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八章 暴怒的主教

第八章 暴怒的主教

    “时间停止!糟糕!”

    在大脑静滞停顿前,“猎杀者”突地冒出了这个念头,可一切都太晚了,他甚至来不及做任何举动就变成了“琥珀里的蚊虫”,凝固在半空。

    整个世界的色彩剥离,灰扑扑得像是陈旧的画卷,接着,猎杀者视线中的鲜活恢复,金色、黑色、绿色、红色等重新渲染,自己的身体也动了起来。

    “动?”

    他不太清醒地想着,自己怎么能看见自己在动?

    其实,在遭遇“时间停止”之前,他还心存侥幸,认为自己身上有好几件应激而发的超凡物品,应该可以阻挡住“时间停止”效果内的三四轮攻击,应该有把握活下来。

    可是,为什么自己看到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然后重重摔落,身上蔚蓝漆黑等光芒不断闪现,却无力阻止“他”掉到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怎么会这样?

    “猎杀者”愕然回望,发现自己呈现半透明的状态,正被那位身材高大的魔法师牢牢握在手中。

    自己的灵魂被抽离了出来?

    九环法术?

    与魔法师战斗经验丰富的“猎杀者”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虽然他不太清楚那是什么九环魔法,但听过它的效果,知道它能够把灵魂从受术者身体内抽取出来!

    而自己所有的超凡物品都挡不住这个诡异的法术!

    完了!

    他知道自己再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

    道格拉斯没有仁慈,没有犹豫,手中腾得燃起苍白色的火焰,烧得“猎杀者”痛苦惨叫,像是被无数细针扎入身体,来回搅动!

    与此同时,他看到对面的“代行者”身上亮起圣洁的光辉,抵消了一个法术效果,可是,那身材矮小的魔法师也摆脱了“时间停止”。抬手一指,在“代行者”反应过来前将他变成了一尊灰扑扑的石像!

    费尔南多虽然自身也会被“时间停止”效果影响,但他早有准备,所以比“代行者”反应快很多。

    按照两人制定的计划,道格拉斯在时停效果内主要对付八级的“猎杀者”,分出余力消耗掉“代行者”一件保命物品,削弱他的魔法抗力,而费尔南多恢复后,不管其他,只进攻“代行者”。

    在骑士和神职人员保命手段不如魔法师丰富诡异的情况下。费尔南多完全有把握在两三个法术之间干掉猝不及防又逃脱不掉的“代行者”!

    这个计划最大的难度在于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需要互相信任。不仅信任对方没有恶意。而且信任彼此的实力,相信对方能有效完成任务,现在看来,配合得不错。所以,费尔南多心中油然升起了道格拉斯还是很不错很值得相信的想法。

    啪啪啪!

    五个银黑色的魔法飞弹从费尔南多手中飞出,打在了被石化术改变的“代行者”身上,于是,“石雕”发出清脆的碎裂声,一道道缝隙从外部向内里蔓延,然后,它迅速垮塌破碎了,激起飞扬的尘土。

    从房门打开到现在。仅仅过去了两三秒钟,但两位高阶的强者就已经被击杀,一位*失去了灵魂,空余躯壳,一位变成了无数碎石。

    有准备的魔法师总是异常恐怖!

    而这个时候。本森还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愕然地看着面前光影变化,守夜人队长“狮子”和“看门者”则呆呆愣愣,尚未摆脱道格拉斯的控制。

    一道幽黯深邃的光芒从道格拉斯指尖射出,一下击中了本森,顿时,他所有的法术效果都消失了,所有的魔法都无法施展了。

    “反魔法射线” !

    “本森!”费尔南多转过头,高声咆哮着,他变回了原样,气势宛如大海上最凶猛的风暴。

    本森不敢置信地看着费尔南多,内心又惊又恐又茫然,耳中嗡嗡作响,如同遭遇雷鸣,口里不断呢喃:“我,我不想……”

    这种时候,费尔南多怎么会浪费时间,一道道银白的闪电从虚空钻出,将本森缠成了一个雷球。

    电火花消失,本森全身焦黑的倒地,只有脸部在费尔南多刻意控制之下保存还算完好,满脸的愕然害怕,凝固的目光则惊骇欲绝。

    这时,附近看守和监控整个裁判所的守夜人才通过神术阵发现了这里短暂的战斗。

    “敌袭!”

    “代行者大人,敌袭!”

    “快去通知代行者大人,完全开启神术防御阵!”

    “就是代行者大人遇袭!”

    一时之间,守夜人、审讯人、处刑人都惊慌失措地四处奔走,他们从未遇到过总部被突袭的情况,根本不知道最应该做什么,只是按照正常的战斗经验,躲避,隐藏,寻找着反击的机会,而少数几个清醒者却通知不到有权限完全开启神术阵的“代行者”,只能茫然地互相交流。

    “代行者大人遇刺,快去找‘猎杀者’大人!”

    “猎杀者大人也找不到了!”

    “谁,谁有‘代行者’大人死亡后自然过渡的权限?”

    混乱依然在继续,承平百年的裁判所在群龙无首后难以做出有效的反应,好一会儿之后才有人想到自己拥有了神术阵权限——按照神术阵的设置,如果“代行者”战死,则他的助手自然获得神术阵的许可。

    可这个时候,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已经脱离了裁判所,提着“猎杀者”和本森的尸体,漂浮在裁判所上空。

    “丢到广场入口。”费尔南多语气森然地说道,依然有着咆哮的感觉。

    两具尸体落地,费尔南多手指一划,猎杀者的鲜血自动飞出,在地上勾勒出血红的单词:

    “背叛者,死!”

    “猎杀者,死!”

    与此同时,漆黑的雨幕里,道格拉斯将手一招,四颗流星带着熊熊燃烧的火焰从天而降。狠狠砸中了裁判所的二层小楼。

    轰隆!

    剧烈的爆炸发生,碎片纷飞,冲击波肆掠着周围,小楼连同地底的大部分建筑倒塌了,粉碎了,而还未从混乱中摆脱的守夜人们绝大部分变成了残缺不全的尸体,只少数幸运儿活了下来。

    由于裁判所位于地底,又有神术阵隔绝,加上暴雨如注,电闪雷鸣。道格拉斯施展“时间停止”等法术时。教堂内的红衣主教并未察觉。只是在“代行者”死亡时,才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流星”坠落,红衣主教惊恐惶然,第一时间竟然忘了该做什么。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一边准备开启城市防御阵,一边打算通知霍尔姆教区总部的光辉大教堂。

    流星拖着长长的焰尾划过天际,坠入城中时,靠着黑暗和雨幕躲到半空的罗兰就像看到了出发的信号,手上一枚戒指跳跃出一道道弧形的电火花,与下方费尔南多布置的魔法阵产生了微妙联系。

    于是,天空中的闪电突地收缩成一束,接天连地。浩浩荡荡劈下,银白的光芒驱散了所有黑暗。

    啪!

    没人引导的闪电漫无目标地劈中了刚刚开启的光层,无数电蛇四散飞舞,让神术阵的运转慢了几秒。

    罗兰看也没看自己造成的效果,转身就往约定好的远方飞行。速度之快,几乎达到了他自身的极限,并且,他越飞越低,慢慢降入了森林。

    而裁判所上空的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在流星出现时就已经消失不见。

    暴雨依旧,毁掉了多少痕迹。

    一分钟后,城内另外一位高阶强者,天骑士佩福斯伯爵赶到了裁判所,看到了变成深坑的废墟,表情变幻不定,更多的是惊讶和不敢相信。

    “背叛者,死,猎杀者,死……”佩福斯伯爵看到了费尔南多留下的血色单词,低声自语道,“真够疯狂的,这群魔法师胆子太大了,教会肯定会暴怒……哼,之前将我当狗一样呼来唤去,我倒要看看你会是什么表情!”

    他深吸一口气,克制住脸上的笑意,似乎觉得疯狂也不是什么坏事。

    红衣主教赶到,表情僵硬,脸色铁青,就像佩福斯伯爵欠了他几十万金塔勒,不断地低声怒骂着:“该死的!该死的!我要烧死你们!”

    不少贵族来到,看到了现场的情景,没人敢于说话,保持了尴尬的沉默。

    “你们看什么?还不去追捕那群疯子!”红衣主教咆哮起来。

    贵族们垂下头,将自身的表情掩盖在暴雨和黑暗之中。

    又过了两分钟,教堂内圣光冲天,传送阵的波动清晰可感。

    一位黑发的年轻男子从教堂内飞了出来,他身材高大,没有穿盔甲,留着乌黑的半长发,深蓝的眼眸之中仿佛有一条河流在涌动,沧桑悠远,手中则提着一把光阴凝聚似的长剑。

    红衣主教表情变了变,然后飞了过去,略显敬畏地道:“克托尼亚阁下。”

    “我会追捕他们。”克托尼亚抬头看了看黑暗的天空,雨水的落下似乎猛然放缓了。

    …………

    在约定的地方碰面后,罗兰有点兴奋地道:“竟然真的突袭成功了!”

    “没想到裁判所的防备会如此松弛……”道格拉斯似乎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轻松和容易。

    费尔南多保持着不错的心情,笑容满面地道:“黑爪狗和教会的白痴们脸色一定很好看!”

    顿了顿,他收敛起笑容,对道格拉斯道:“我们带你去工会总部。”

    “听说工会有一座毁坏的浮空城?”道格拉斯略感好奇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