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章 命中注定的见面

第十章 命中注定的见面

    罗兰愣了一下,有点傻乎乎地问:“费尔南多,你刚才没到,里格会长……”

    话未说完,他就看到费尔南多直冲冲地越过自己,像是一团爆烈的飓风席卷过大地,鲜红眼睛圆瞪,毫不掩饰地表达着自身的愤怒。

    道格拉斯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又舒展开来,没有与费尔南多打招呼,只是看着他下了楼梯,向着地下一层的密室走去。

    “费尔南多!”罗兰这才醒悟过来,慌忙高喊道,“别与里格会长争论!”

    砰!

    费尔南多用力地甩上了密门,让它狠狠地撞到门框上,将一切隔绝于内。

    “怎么办?费尔南多会激怒里格会长的!”罗兰认为自己已经能够预见接下来的情况,求助般地看向道格拉斯,只有具备实力与风度的他出手,才能让一场争执结束。

    道格拉斯点了点头:“如果有什么意外,我会阻止,但表达意见是费尔南多的权利。”

    “可那是里格会长!”罗兰有点无法理解道格拉斯的想法,他这个人魔法实力很强,各方面知识渊博到惊人,对数理又有着敏锐的洞察力,但就是思维方式怪怪的,不仅爱问为什么,而且部分观点实在让人无法接受,不像是上下尊卑关系异常严谨的魔法师。

    道格拉斯只是微笑,没有说话,此时,下方密室内隐隐传出费尔南多的咆哮声,一浪高过一浪,让罗兰怀疑墙壁会垮塌。

    他侧耳倾听,想要弄清楚费尔南多在咆哮什么,可这时。密门砰的一下打开,干瘦严厉的里格阴沉着一张脸,大步走了出来,跨上楼梯。

    “我是佩福斯郡分会的会长,我有权这么做。不用你这个老头子来判断!”费尔南多追了出来,声音极其响亮,中气十足。

    里格脚步一顿,回过头,声音像是来自地底深处般阴冷:“你已经不是了!”

    “那又怎么样?我作出决定的时候还是!”费尔南多恶狠狠地瞪着里格。

    “没有道理的疯狗……”里格嘟囔了一声,转过身就继续往上走。

    费尔南多挥舞着手臂:“腐朽的老家伙。即使我错了,与道格拉斯有什么关系?他只是听我这个分会长的命令,他根本不知道总部的要求!”

    听着他们对骂,罗兰是目瞪口呆,他虽然一贯知道费尔南多脾气暴躁,从来不畏惧任何人。喜爱大声讽刺和喝骂,但从未想过他会如此咆哮副会长!这可是副会长啊!整个公会才三位!哪怕会长大人与他们争执,也会客客气气!

    他本来打算阻止,可听着听着,忽然明白了费尔南多的想法,他并不是因为自己受处罚而觉得委屈,因为提出那个建议时。他就做好了被责骂的心理准备,顶多打算一直据理力争,他愤怒的、不解的是为什么这件事情会拖累道格拉斯,所以竭力在为道格拉斯开脱。

    这时,里格刚好走到道格拉斯旁边,轻轻吸了口气,侧过头,挤出一丝没有笑意的笑容:“道格拉斯,刚才忘了通知你,作为九环大法师。你有资格参与五天后的核心会议,所以你前往‘阿林厄’基地的事情安排在下周。”

    “好的。”道格拉斯没有问刚才为什么里格会遗忘,或者说为什么现在才做出决定邀请,很客气地点了点头。

    “老家伙,你们有本事就别接纳道格拉斯啊!多的是组织想要大法师的加入!”费尔南多不依不饶地吼道。

    在传奇魔法师自顾不暇的情况下。九环大法师已经算是各个组织的最高战力了,整个魔法师联合工会目前也才只有两位,正会长安诺德和副会长里格,剩余两位副会长仅仅是有希望晋升的八环高阶魔法师——当然,传奇组织“帕尔梅拉的小屋”肯定不是这种情况。

    里格哼了一声,不愿意继续自降身份地与费尔南多争吵,匆匆忙忙地越过罗兰,往老格林房间方向走去。

    “哼,你们这群老头子,都这种危急的时候了,还想着手中的权利和资源!当初我愿意加入公会,就是看好你们摒除猜忌,公正开放地融合其他组织和法师的理念,现在嘛,哼!高阶魔法师也不缺组织要!”费尔南多没有停嘴,对着里格的背影再次咆哮。

    罗兰的冷汗瞬间就下来了,他一直以里格会长为榜样,自认为比较能够理解对方的想法,费尔南多这种话也敢当面说出口,不怕事后被悄悄报复吗?

    如果可以,我一定会假装没听到的!

    里格身体顿了下,接着步伐较快,消失在了拐角处。

    “费尔南多,你怎么能这样说话?”罗兰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你不怕被安排一个看似简单实际却很危险的任务吗?”

    “除非他能保证一次就干掉我!否则,我会让他明白什么叫做风暴的愤怒!”费尔南多不屑地道,“而且,他和会长也没那么融洽。”

    罗兰怔住了,难道自己的好友看似鲁莽冲动,实际却有所依仗?他的咆哮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在演戏?

    “难怪你会不怕里格会长……”他小声地说道。

    费尔南多愣了愣:“这和怕不怕有什么关系?换成是会长,我也一样这么骂他!”

    好吧,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费尔南多……罗兰不知自己是觉得放松,还是悲哀。

    费尔南多深呼吸了一口气,理了理头发,然后才道:“这样的时代中,我们随时都可能死在黑爪狗或神职人员手上,所以,不必害怕死亡,这是我们共同的命运和最终结局,而如果不害怕死亡,那还怕什么会长、副会长?”

    道格拉斯一直安静地听着他们对话,此时笑了笑,插嘴道:“谢谢。”

    “我只是看不惯他们的不公正!”费尔南多抬头看了看斑驳的天花板。

    …………

    之后三天。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一直没有被分派任务,罗兰倒是被派去进行着一些联络的事情。

    对这样的状况,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并不介意,甚至觉得正合自己的想法,两人不断地交流。不断地思考,愈发觉得当前魔法体系有着不可弥补的缺陷。

    虽然费尔南多一直处在倾听和学习的位置,但他天才横溢,直觉敏锐,对数理,对魔法之中众多领域有着不同寻常的见解。偶尔几句发言,都给道格拉斯带来了新的灵感和想法,所以两人并不是一味地“教学”,相处得非常愉快。

    临近傍晚的小旅馆内,烛光昏黄,草稿纸上的笔迹模糊不清。可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的眼睛已经固化了不同的法术效果,真正的黑暗也能直接看穿,因此两人一边漫不经心地吃着蜂蜜烤鱼,一边交流着一个计算的问题。

    有位中阶法师好奇地旁听了一下,然后很快就头晕目眩地走开了。

    突然,小旅馆半掩的大门被人推开,夜晚的凉风吹了进来。驱散了浓浓的湿热。

    “格林,来两条蜂蜜烤鱼!”人未进来,粗豪的嗓音就震得烛火一荡一荡。

    刚回来坐下的罗兰暗自腹诽,这吼声可以和费尔南多的咆哮媲美了。

    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却同时抬头,这是骑士的感觉?是格林的朋友?

    因为格林的关系,不少骑士在这里来来往往,使得魔法师们被发现的危险系数提高,但也同样非常有效地蒙蔽了教会,而且格林也会仔细甄别骑士,如果朋友对魔法师抱有较强敌意。或者对讨论的魔法问题比较敏感,他就会假装发怒地撵走对方,与对方绝交——当然,若旅馆内有骑士,他也会在外面做好标识。让进来的魔法师有所准备,不至于口无遮拦地暴露秘密,而要是没有标识,那就会重复费尔南多带着道格拉斯到来时的场景。

    谁也猜不到,一个骑士们私下聚会的场合居然是魔法师的联络中转地!

    听到这个声音,格林手中擦拭的木制酒杯一下落到了吧台上,砰的一声闷响。

    他死死地盯着门口,那只浑浊的死绿色眼睛居然荡出了一圈圈的波纹,影响着四周的真实波纹!

    “你怎么来了?”他一边说,一边用目光示意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收起草稿纸。

    “你不要爵位,只要财宝,就为了开这么一家旅馆,卖蜂蜜烤鱼?‘死亡左眼’的骑士称号就这么放弃了?”门口走进来一位高大健壮的男子,他穿着贴身的灰色骑士服,眉毛很浓,鼻梁凸起,仿佛长了一颗瘤子,看似年轻,可若仔细观察,会发现岁月铭刻的痕迹,而他一双蔚蓝的双眸却晶莹朝气,如同十七八岁风华正茂的少年。

    他的背后跟着一位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五官秀气,精致可爱,但却使劲地板着一张脸,没有一丝笑意。

    她梳着齐刘海,头发整齐地绑着,如同精美的人偶,双手吃力地抱着一把比她身高还高的巨剑,跌跌撞撞地走在后面。

    而她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双银灰色的眼睛,冷漠而锋利。

    “她是?”老格林再次开口,声音里满是疑惑。

    眼睛很年轻的男子笑了笑:“我现在是她的骑士老师。”

    小女孩努力挺直背,可迈出的左脚却踢中了右脚,让本就不太平衡的她啪一声摔倒在地。

    “哈哈,走路都成问题,还当什么骑士侍从?”费尔南多嘴欠地笑道。

    趴在地上的小女孩依然紧紧地抱着巨剑,努力地抬起头,纠结着两条秀气的眉毛,愤怒地瞪着费尔南多:“谁都不会走路,只有学!”

    额?费尔南多一时没听懂是什么意思。

    “是那个人的后裔?”老格林的表情变得非常古怪,既凝重严肃,又隐含好笑。

    有着漂亮眼睛的男子无奈地笑了笑:“是的,我之前也没想到是他的孩子……好了,海瑟薇,慢慢爬起来,你会一点点变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