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一章 一个人总有自信的领域

第十一章 一个人总有自信的领域

    “嗯!”叫做海瑟薇的小女孩蠕动着身体,想要一点点爬起来,可她的双手依然抱着巨剑没有松动,似乎这是她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所以光靠手肘的她根本没办法站起,好不容易撑高了一点,又再次摔倒。

    一次又一次,海瑟薇始终还是没有爬起来,她的骑士老师只是在旁边看着,一句话也没有说,仿佛在告诉她,别人不能依靠,只有自身才是骑士之路的唯一凭依,渐渐的,海瑟薇冷漠却好看的银灰色双眸似乎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可她紧咬着红红的嘴唇,深皱着秀气的眉头,没有发出半点疼痛或难过的声音。

    这样的场景让老格林都有点于心不忍,沙哑着声音道:“夏普……”

    他刚喊了一个名字,一直安静旁观的道格拉斯突然温柔和蔼地开口了:“有的东西,暂时放下,是为了更好地拿起它,不要太给自己压力。”

    海瑟薇抬头,雾蒙蒙的银灰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道格拉斯,似乎在努力地思考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费尔南多嗤笑了一声:“死抱着那把巨剑,当然站不起来,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小孩!”

    “这,是,任务!”海瑟薇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蹦出,不知是在咬牙切齿,还是不懂得怎么合理安排语序,于是只能按照思维习惯来分解。

    费尔南多没好气地道:“你先把巨剑丢到地上,站起来之后再拿起它,要不然以你的四肢协调能力,你永远别想再站起来了!”

    他看出了海瑟薇真正的问题在哪里,但毫不留情地说了出来,同时,心里默默补了一句,还有你的语言表达能力!

    海瑟薇脸色一黯,再次板起了脸,除了冷漠和倔强,不见半点表情,并且,她没有听费尔南多嘲讽之中隐含的建议,而是依然继续着自己的努力,一次次地撑起,又一次次地摔倒,终于,在经历不知道多少次失败后,她跪坐了起来,然后竖起巨剑,以它为支撑,慢慢站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老格林脸上隐约露出一丝激动:“除了眼睛的颜色,她还有着他血脉里流淌的坚毅!”

    “是的,否则我不会接下这个任务,即使是那位大人物亲自安排的。”叫做夏普的骑士老师微笑了起来,有点欣慰,又有点感慨,好看的蔚蓝眼眸仿佛没有风的大海,静谧如蓝宝石。

    海瑟薇白净的小脸上沾染了几道污痕,整齐的刘海变得凌乱,她抱起巨剑,侧头看了费尔南多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也未发出冷哼,可就是那道冷漠的眼神,让费尔南多脸色发黑,嘟囔道:“这种小事靠着不断尝试,还有成功的机会,换了别的事情,这么愚蠢的做法只会让你前面几次就死亡,再也没有重来的可能。”

    海瑟薇表情不变,目光转向道格拉斯,双腿微微弯曲:“谢谢。”

    她的声音柔美之中带着几分清冷。

    “坚毅和永不服输是好品质。”道格拉斯先赞扬了一句,然后继续道,“但也要懂得认识自身的错误,坚持,不代表要坚持错误,而是应该严格地按照客观事实来思考和处理问题。”

    海瑟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抱着巨剑,跌跌撞撞走到了骑士老师夏普身边。

    夏普笑了笑,对老格林道:“你这里居然有位说话如此富有哲学意味的客人,我只在红衣主教级的神学家身上听到过类似的话语,不过他的意思刚好相反,坚持就是要坚持真理,而真理就是主的道理。”

    在过去,因为不少智慧生物生命漫长,让他们有空闲去思考一些形而上的问题,所以,有了哲学这个名词,后来,不少普通学者也纷纷加入了这个行列,不因生命的短暂和实力的弱小放弃思考,所以,他们又被称为哲学家或思考者,但是,随着曙光战争的深入,随着真理教会取得统治地位,凡是不符合他们口味的哲学家渐渐消亡殆尽。

    “事实上,只要还活着,谁都会进行思考,当然,低等生物除外。”费尔南多再次嘴巴很臭地插嘴。

    夏普侧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猛然消失,小旅馆大厅内的气氛一下变得凝固,有海水哗啦啦的声音隐约透出,而海瑟薇的脸色突地柔和了下来,露出少许期待的表情。

    “咳。”老格林咳嗽了一声,打断了这种沉凝,“夏普,别与小孩子计较,他从来都是这样,并不是针对你。”

    费尔南多虽然无法展露自己高阶魔法师的气场,但依然毫不客气地回瞪着夏普,没有半点退缩。

    “哈哈哈,哈哈哈。”夏普忽然大笑了起来,“有意思,和我年轻的时候很像,看不起别人,喜欢挖苦别人,性格又臭又硬。”

    费尔南多哼了一声,侧过头不再理他,不觉得自己有哪一点和夏普像。

    夏普坐到了木制吧台前的高脚椅上,老格林则非常有默契地倒给了他一杯深黄色的烈酒。

    “呼!只有你还保留着这个配方!好久没尝到这么烈的酒了!”夏普狠狠地灌了一口,然后嘿嘿笑道,“自从我好几次被他打个半死之后,我的嘴巴就再也不臭了。”

    他刚才看来真的有教训费尔南多的想法。

    费尔南又冷哼一声,不过没再嘴欠,因为他心里一直很明白,在伦塔特,若没有绝对把握,还是不要暴露魔法实力,那样死得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同伴!

    夏普喝了一杯后,转头对小女孩海瑟薇道:“你找个位置坐着,等下有条蜂蜜烤鱼,嗯,巨剑可以放下了。”

    海瑟薇扳着脸点了点头,将巨剑横放在桌子上,接着动作轻快如同小鹿地拉开椅子坐下,从储物袋内掏出了一本深蓝色封皮的图书。

    翻开图书,她仔细地看了起来,脸上的冷漠渐渐褪去,表情柔和了许多,偶尔会微微勾起嘴角或轻皱眉头。

    这让她整个人一下变得鲜活生动,不再像刚才那么独特,而是如同这个年龄段之中比较安静的那种孩子。

    “安提弗勒见闻录?”费尔南多眼睛很好,忍不住又将海瑟薇看的图书的书名念了出来,“这么小就看这种书,会越来越笨的。”

    海瑟薇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什么也没说,重新又将脑袋埋下。

    见状,道格拉斯失笑了一声,似乎不太理解费尔南多的行为。

    罗兰嘿嘿笑了笑,坐到道格拉斯旁边,压低声音道:“是不是觉得这不像费尔南多?其实,他一直都这样,嘴巴臭,爱讽刺别人,讨论正经问题时很严肃很暴躁,可平时却比较不正经,喜欢逗弄小孩子,喜欢与别人开比较猥琐的玩笑,你和他熟悉之后就明白了。”

    他完全无视了费尔南多的怒视。

    “这说明他心态年轻。”道格拉斯呵呵笑道,“不过对小孩子,还是要鼓励为主。”

    罗兰继续压低声音:“费尔南多曾经有个妹妹,不到十二岁就‘意外’死亡了,所以他比较喜欢小孩子,只是嘴上不愿意承认,宁愿以逗弄为主……”

    啪,费尔南多拍了下桌子,打断了罗兰的“出卖”。

    “呵呵。”不断喝酒的夏普听力似乎非常好,适时地笑了两声,表示自己全听到了。

    海瑟薇翻页的动作变缓了很多,好像也听到了罗兰的话语,于是,她紧绷的脸松弛了不少。

    罗兰得意地笑了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免得双方打起来暴露了魔法师的身份。

    费尔南多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罗兰,仿佛在考虑晚上怎么收拾他的问题。

    看了会儿《安提弗勒见闻录》后,海瑟薇将它收了起来,重新拿出一本黑色封皮的厚书、几叠草稿纸、一支羽毛笔和一瓶外形精美的墨水。

    翻开书籍,海瑟薇专注地写写画画,整个人散发着一种让人移不开眼睛的“光彩”,那是自信的光彩,是她之前最缺乏的!

    “数理基础……”费尔南多瞄到了上面的内容。

    他并不奇怪,数理是唯一被教会允许公开学习的与魔法相关的知识,因为部分贵族得让自己在账目上不被管家蒙蔽,得处理各种后勤问题,当然,大部分贵族还是以不懂计算为荣。

    道格拉斯同样能看穿昏暗,微笑了一声:“其实有更简单的方法。”

    他这是见猎心喜,一时没控制住自己。

    “真的?”海瑟薇不太客气,直接追问,似乎不太相信。

    话既然已经出口,道格拉斯也不推辞,走到她旁边坐下,拿起羽毛笔,给了她另外一个方法,思路奇特,简单快捷。

    海瑟薇愣愣地看着面前的草稿纸,没过十几秒钟,她冷漠的银灰眼眸透出了几分生动的神情,肯定地点头:“真的。”

    一边说,她一边重复了这个方法,接着又停下来思考了一阵,然后快速地将书籍翻到其中一页,推到道格拉斯面前,表情淡漠,可一双眼睛却隐隐含着期待地道:

    “这个呢?”

    道格拉斯看了看,还未说话,不知什么时候蹭过来的费尔南多就嗤笑道:“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做……”

    他噼里啪啦地将解答方法讲了一遍。

    海瑟薇先是皱着秀气的眉毛,可演算了一遍后,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然后,她迅速将书籍翻到了另外一页,一句话也没说,就那样看着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