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二章 “艰难”的任务

第十二章 “艰难”的任务

    虽然对于同龄人来说,海瑟薇学习的数理知识已经是非常高深的了,但在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眼中,这实在不算什么值得花费太多脑力的问题,所以海瑟薇不断地翻动着书籍,不断一言不发地用纤细的手指指着其中一条题目,然后等待标准的、简单的答案,而每一次,她都没有失望。

    一边吃着蜂蜜烤鱼,一边喝着烈酒的骑士老师夏普,渐渐被这边的情况吸引住了,忘了与老格林叙旧,微皱着眉,仔细地打量起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

    或许是因为有点小激动,海瑟薇的脸孔比刚才略显红润,好久之后,她才合上书籍,低着头,小声说了句:“谢谢。”

    费尔南多刚要嘲笑两句,夏普突然放下手中的酒杯,从高脚椅上站了起来,呵呵笑道:“老格林,想不到你这里的客人,除了是哲学家之外,还是数理学家,我看比那些宫廷教师都厉害啊……”

    他话是对着老格林说的,可一双蔚蓝剔透的眼睛却死死地盯着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

    老格林拿起夏普喝酒的杯子,将它放入水槽清洗,同时嘟囔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很多擅长数理的家伙都有点哲学思维。”

    “是啊,数理是哲学的终极体现。”道格拉斯顺着老格林的话语笑道。

    费尔南多则撇了撇嘴,将头扭到一边,一副不屑和夏普这野蛮人交谈的模样。

    夏普嘿了一声,不再盯着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而是慢慢踱步走到海瑟薇旁边,含笑看着她小口地吃已经有点发凉的蜂蜜烤鱼:“海瑟薇,这里烤鱼的味道怎么样?”

    “不错。”面对自己的骑士老师,海瑟薇也依然言简意赅,不肯多说半个单词。

    “尝过之后,我们也该离开了,你还得回去享用晚餐,我可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带着你随便乱吃东西。”夏普微笑说道。

    海瑟薇取下骑士服左侧挂着的白手绢,斯文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然后轻轻点头:“嗯。”

    “拿好你的骑士剑,不要随意丢弃,但要记住,不能为了它而影响自己,骑士的生命在于自己的信条,自己的精神,自己的意志,而不是手中的剑。”夏普终于为之前的事情教导了海瑟薇两句。

    海瑟薇抱起比自己高的巨剑,眉头轻皱,似乎还有点不认可这个说法,可她并没有直接反驳,只是略带沉思地、踉踉跄跄地跟在夏普身后走向旅馆大门。

    刚刚迈出大门,她忽地转过头,依然还是没什么表情,但那双银灰色眼睛里的冷漠无情却仿佛柔和了一点,接着,她对着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微微颔首,似乎是再次答谢他们刚才在数理问题上的指导。

    到他们远去之后,费尔南多半笑半哼地开口了:“银灰的瞳色,淡漠冰凉的眼神,她是霍芬伯格家族的后裔吧?不知道与‘真理之剑’是什么关系?”

    他眼角的余光看着老格林,等待着他的答案。

    “真理之剑”是霍尔姆国王威廉松?霍芬伯格的称号,他是一位比“时光之心”克托尼亚还强大的传奇,是最早跟随“真理神教”反抗魔法帝国统治的骑士,所以“真理之神”特意降下神恩,“赐”予了他一把和他血脉相符的史诗长剑,其同样被命名为“真理之剑”。

    “你不需要知道。”老格林眼睛也不抬地回答。

    费尔南多哼了一声:“这种事情很好调查的,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个等死的老家伙一样觉得它是秘密。”

    老格林对他的嘲讽充耳未闻,专心致志地擦拭着手中的酒杯。

    …………

    第二天一大早,费尔南多就敲响了道格拉斯的房门,因为他睡醒之后,发现自己对某个魔法问题有了新的想法,于是兴冲冲地过来交流。

    “我承认,我昨天的看法有点小错误……”房门刚刚打开,费尔南多就诚恳地说道,可他的话才说了一半就戛然而止,因为房间内不止道格拉斯,“副会长,你怎么又来了?”

    书桌前方的靠背椅上端坐的俨然便是前几天被他“咆哮”走的里格副会长!

    “我难道不能来?”里格摸了摸自己的鹰钩鼻,语气阴沉地道。

    费尔南多嘿了一声,刚要开口讽刺里格的脸皮,却被道格拉斯打断:“里格会长是来交代我任务的。”

    “任务?什么任务需要你这位九环大法师去做?研究阿林厄?”费尔南多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

    道格拉斯平和地笑道:“让我想办法成为海瑟薇的数理教师,私下里的,并顺便测测她的魔法天赋,如果可以,引导她走上魔法的道路。”

    “她在霍芬伯格家族里的地位很高?”费尔南多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对于工会拉拢贵族的行动纲领没有疑问。

    “她的父亲是‘真理之剑’最小最宠爱的孩子,叫做路德维希,也是被寄予了霍芬伯格家族第二位传奇强者希望的骑士,可惜,他在某个遗迹意外死亡,所以,‘真理之剑’把对他的感情转移到了他唯一的女儿海瑟薇身上,非常疼爱,完全没有嫌弃过她缺乏骑士天赋。”里格声音没什么起伏地介绍了大概情况,毕竟费尔南多昨天也参与了“教导”海瑟薇的事情。

    费尔南多撇了撇嘴:“为什么不让我去?我觉得我会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

    他这只是随便说说,年纪相对等级还非常小的他暂时还没有教导学生的想法。

    “你?呵呵。”里格没有笑意地做出了回答。

    道格拉斯也微不可及地摇了摇头,似乎同样觉得暴躁嘴欠的费尔南多不可能是好老师。

    费尔南多哼了一声,对他们的态度表示了强烈不满,打击道:“夏普很可能是那位黄金骑士,小心被他识破了身份,那会带来整个工会覆灭的严重后果,而且,‘真理之剑’是非常非常虔诚的信徒,哪怕真能诱惑海瑟薇走上魔法道路,我怀疑他也不会暗中支持我们,而是直接杀掉海瑟薇,他一向很果断。”

    “虔诚的信徒和合格的国王从来都是矛盾的,我注意到‘真理之剑’越来越像后者了。”里格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然后站起身,往门外走去。

    费尔南多愣了一下,在他越过自己后才嘴硬道:“还算没那么蠢……”

    …………

    “烤鱼旅馆”的顶级早餐是一块白面包,一坨黄油和一条烤鱼,费尔南多一边嘟囔着“怎么又是它”,一边大口地吃着,对于还未举行过任何生命延长仪式的他来说,食欲一如既往的旺盛。

    吞吃了几口食物后,费尔南多艰难地分出心神,含糊地问道:“你打算怎么成为海瑟薇私下里的数理教师?既然她的地位如此重要,我可不认为‘蔚蓝恶魔’夏普会放任她与一位陌生人待在一起,任由你引导她走上魔法的道路。”

    他已经弄清楚了夏普的身份,“真理之剑”骑士团副团长,九级黄金骑士“蔚蓝恩赐”,而在魔法师之中,这个称号被“蔚蓝恶魔”代替了,这可见他曾经杀死过多少法师!

    “先得找机会再次见到海瑟薇。”道格拉斯优雅地吞咽下食物后才微笑说道,“我还不清楚她与夏普的相处方式,无法预先制订计划。”

    费尔南多灌了自己一口麦酒:“还不是那么鲁莽嘛……”

    这时,半闭的小旅馆大门被人轻柔的敲响,接着,换了一身小小公主服的海瑟薇抱着一本浅蓝封面的书籍走了进来,依然是齐刘海,披肩发,而她的背后,鼻梁凸起的夏普双手负于身后,似笑非笑地跟着。

    蹬蹬瞪,海瑟薇轻盈地跑向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的“餐桌”。

    “同手同脚……”费尔南多还是那么的嘴欠。

    这让海瑟薇下意识放缓了步伐,慢慢走到两人面前,将书籍摊开于桌子空荡的地方,翻到了早就折叠好的一页。

    她细细的手指戳着其中一道题目,巴掌大的脸蛋微微扬起,用一双淡漠的银灰眼睛定定地看着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一句也没说。

    “这道题目啊……”费尔南多抢先开口,同时隐秘地与道格拉斯对视了一眼,看吧,不用你想办法再见到海瑟薇,她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夏普漫不经心地走到老格林面前,坐上高脚椅,要了一杯烈酒,一边喝着,一边看着三人的“教学”。

    这一上午,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尽心尽力地解答着海瑟薇的问题,她已经不局限于原本的题目,而是在讲解过程中,不断地深入探究下去,提出书本上并不存在的问题,当然,这难不倒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

    快到中午的时候,海瑟薇收起自己的书籍、纸张、羽毛笔和墨水瓶,认真地曲腿行礼,用清冷柔美的声音道谢,如同面对真正的老师。

    “我还会在这里住上一个月,有什么问题尽管拿过来问,很难看到对数理如此热爱的孩子了。”临别之际,道格拉斯故意说道。

    海瑟薇轻轻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夏普则哈哈笑了一声:“要不你直接做海瑟薇的家庭教师吧?我想这比你之前任何工作都好。”

    他没有等待道格拉斯的回答,就像开了一个玩笑般转身就走。

    目送他们远去后,费尔南多嗤笑了一声:“事情比想象的轻松,她对数理是真正的热爱啊!”

    道格拉斯若有所思地看着夏普和海瑟薇消失的拐角处,没有理会费尔南多的问题。

    接着,两人回到房间继续自身的交流与学习,除了午餐和晚餐之外,再也没有踏出过房门一步。

    一直到夜深人静,费尔南多才告辞离去,道格拉斯则略嫌疲惫地揉了揉额角,看向窗外的星空,即使他是大法师了,这样高强度的思考和交流,也让他有吃不消的感觉。

    “明天看来又是一个晴朗的……”夜色如幕,繁星点缀,道格拉斯低声说了一句。

    突然,所有的星星都蒙上了一层蔚蓝的色泽,朦朦胧胧,如同海面倒影,然后,哗啦啦的潮水声从天空传来,大海倒倾,水幕天降!

    道格拉斯反应极快,身前突地冒出一只巨大的半透明手掌,将潮水挡在了外面,然后他体表腾起一圈又一圈银白的闪电,兹兹兹地涌入奔流的“海水”之中。

    与此同时,道格拉斯的身影消失不见了。

    忽然,蔚蓝的海水如同幻觉般褪去,夏普似笑非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果然是个魔法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