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三章 教训

    声音高高低低,飘飘渺渺,让人找不到夏普具体的位置,而旅馆内,一道又一道人影闪现消失,正是被刚才交手惊动的费尔南多等魔法师。

    “想办法逃离,千湖之地的拉莫拉格湖见!”道格拉斯的身影刚刚浮现在角落,费尔南多的心灵连线就警觉又默契地延伸了过来,将失散后碰头的地点告诉他。

    这并非他畏惧“蔚蓝恩赐”夏普,在九环大法师道格拉斯存在的情况下,他自认为联手之后有可能击杀对方,毕竟道格拉斯懂得“时间停止”,是大法师之中的佼佼者,而他自己也会众多的高阶奇诡法术,虽然还无法与黄金骑士正面抗衡,但却可以影响、干扰、削弱、限制对方,使得同阶的战斗呈现一面倒的态势。

    可是,这里是伦塔特,处在众多强者看护之下,动静稍微大一点,就会被关注,被围攻,若内克瑟宫或光辉大教堂内的两位之一出手,自己等人没有一点活下来的可能——“真理之剑”威廉松?霍芬伯格接受教会的邀请,前往了阿尔托前线,看守内克瑟宫的是“时光之心”克托尼亚,这是让传奇魔法师都会颤抖的名字!

    从他横空出世以来,年轻、强大、朝气的他就追随着威廉松?霍芬伯格,杀掉了一位又一位强大的魔法师、海族、精灵、吸血鬼、魔鬼和恶魔,用他们的尸骨鲜血铺就了自己通往史诗领域的台阶,之后更是杀掉了传奇魔法师“阴影之主”奥西里斯,黑暗史诗骑士“无面者”,踏着他们的头颅,晋升传奇二阶,威名赫赫,闻者胆寒!

    其中一次战斗是他晋升史诗骑士不到十年的时候,在一次例行的追捕中,他与希尔凡纳斯魔法帝国前“霍尔姆地区总督”“阴影之主”奥西里斯狭路相逢了。

    这是一位活了至少四千年的强大魔法师,曾经距离传奇三阶是如此之近,可惜却始终未能突破,不得不离开了“魔法圣地”安提弗勒,接替失踪的“灾难君王”维肯成为“霍尔姆地区总督”,掌握了这部分领地,之后在“曙光战争”中,被“真理之剑”霍芬伯格联手一位圣徒级的枢机主教突袭,遭受重创,神秘失踪。

    于是,希尔凡纳斯魔法帝国的风暴海峡领地——“大霍尔姆地区”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况,几位资历和实力较差的传奇魔法师谁也不服谁,更没有和亚瑟帝国的传奇法师们联合,在真理教会和贵族骑士的分隔打击下,一位又一位的陨落,成就了“真理之剑”的荣耀,让他成为当前仅有的九位传奇三阶史诗骑士之一。

    可谁知道,在“大霍尔姆地区”分崩离析,新一代贵族骑士成长起来后,“阴影之主”奥西里斯又“活”了回来,遇到了“时光之心”克托尼亚。

    那一战,余波将绝大部分目击者摧毁,只余下寥寥几人,据他们所说,在“时光之心”破坏掉“阴影之主”的命匣后,非常意气风发地说了一句:“你老了,连灵魂与法术都‘腐朽’了……”

    这也解开了部分魔法师的疑惑,正常来说,法师是能压制同阶骑士的,即使他们血脉特殊,也顶多平手或差一点,从未听闻哪位史诗骑士可以在单对单战斗中越阶击杀传奇魔法师的,最初,魔法师们怀疑是“阴影之主”还未从圣徒级枢机主教和“真理之剑”造成的致命创伤中彻底恢复,实力下降严重,而现在,他们又多了一个有力的理由。

    是的,“阴影之主”奥西里斯实在太老了,快接近自身生命的极限了,灵魂都开始腐朽了,精神力和魔法强度自然大幅度降低!

    虽然这让魔法师们的自尊心好受了一点,但他们很快又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那就是不仅“阴影之主”老了,连魔法帝国似乎也老了,腐朽了。

    这几百年的战争里,一位又一位年轻的枢机主教或史诗骑士“诞生”,其中更是有着不少类同于“时光之心”的佼佼者,比如“裁决天使”鲁道夫,比如成为教皇前的几位枢机主教,而三大魔法帝国之中,新晋升的传奇魔法师是少之又少,更加没有什么四五百岁的“年轻人”,透着明显的衰老腐朽气息。

    这种晋升的速率其实与曙光战争前类同,但那是和平时期,传奇魔法师们活得时间又足够长,短时间无人晋升也无所谓,而现在,不少人将这种状况比喻成傍晚的“落日”,虽然还残留着一点辉煌,但终究无可阻挡地消失,落入黑暗之中。

    甚至不少老牌魔法师哀叹道:“年老的终将被年轻的取代,这是无法逆转的宿命,在年轻、朝气、充满活力的真理教会和贵族们面前,魔法师和魔法帝国们就像一具早就腐朽的苍老身体,一戳就倒。”

    不知为什么,这些想法电光火石之间在道格拉斯心中闪过,让他泛起莫名的悲哀,接着,他控制住情绪的波动,打算借助“阴影”,跳跃出夏普的锁定,帮助别的魔法师逃走。

    “你自己先逃,别管他们!”老格林忽然飞了起来,漂浮于半空,挡住落下的点点水滴。

    他那只木讷、呆滞、没有丝毫生气的死绿色左眼变得深黑,似乎藏着一个无底洞,能够将所有生命都吸纳的死亡之洞。

    道格拉斯非常明白老格林话里的意思,其他连高阶也没有的魔法师死了就死了,自己这位九环大法师才是魔法帝国复兴的希望,可是,他依然略微犹豫了一下,同时察觉到之前的交手并未引起附近教堂的关注。

    半空之中,夏普的声音带着哗啦啦的水声降临了:“我出手前将附近‘封锁’住了,不会有人察觉,我有话对你们说。”

    话音未落,他的身影突然浮现在小旅馆大厅内,自顾自地走进吧台,给自己倒了一杯烈酒。

    道格拉斯没有动手,与老格林和掩护其他人离开的费尔南多分别对视了一眼,心中弥漫起浓郁的惊讶,同时,也有着淡淡的希冀产生。

    夏普主动揭破这件事情,不刻意瞒着教会,难道也有和工会合作的想法?他这样的想法是否得到了远在阿尔托的“真理之剑”首肯?

    “记得付酒钱和房屋修葺费。”老格林落了下来,恢复了颓废木然的状态。

    费尔南多踏入大厅,对眯眼喝酒的夏普道:“什么话?”

    夏普嘿了一声:“我想杀一个人,自己又不方便动手,据说你们魔法师会接受这样的委托?”

    “谁?”道格拉斯压了压手,示意费尔南多不要冲动。

    他沉稳从容的态度让费尔南多扳起一张脸,忍住了讽刺夏普胆小的想法,仔细地听着他的回答。

    夏普又喝了一口酒,再次笑道:“阿方索,我要杀的人是阿方索。”

    阿方索?叫这个名字的人很多,但主要集中于圣城兰斯周围的国家,而在伦塔特,这个名字只有少数几个答案,其中能够让夏普不方便动手的,更是仅有一位!

    “红衣主教阿方索?”老格林木然的双眼里闪烁起幽深的光芒。

    费尔南多也吃了一惊,“真理之剑”骑士团的副团长,黄金骑士“深蓝恩赐”,居然委托“邪恶”的魔法师暗杀一位九级的红衣主教?这件事情真是太奇怪了!

    “对,他是一位极端崇尚主的人,认为所有的权柄都得归于主,贵族同样是羔羊,所以,我们相处的不太愉快。”夏普似笑非笑地看着三人。

    “红衣主教阿方索是九级的神职人员,是‘神恩天使’弗兰茨的主要助手,真正的霍尔姆教区裁判所巨头……”道格拉斯这段时间也做了关于伦塔特的情报收集,而“神恩天使”弗兰茨正是真理教会留守暴风海峡领地的两位圣灵牧师之一,可以在名字之前加一个“圣”字的三阶强者!

    老格林重新垂下眼帘:“阿方索基本不会离开伦塔特,谁能在弗兰茨护佑下暗杀他?除非自身也不想活了……”

    之前突袭裁判所的事情掀起了轩然大波,被“时光之心”克托尼亚亲自接手,若用泄露行藏等方式引诱阿方索离开伦塔特,那很可能还伴随着“时光之心”!那不比“神恩天使”好对付——克托尼亚被誉为最接近三阶的史诗骑士!

    连费尔南多这么骄傲和暴脾气的人,此时也没敢直接答应下来,这种事情,搭上整个工会都未必能办到。

    “哈哈。”夏普仰头大笑了两声,似乎非常畅快,接着,他低下头,殊无笑意地看着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怎么了?害怕了?”

    他站起身,用一种俯视的态度道:“拉拢贵族对抗教会,你们的策略很不错,但是,你们忘了一点,这是一个只有强者才能‘玩耍’的游戏!”

    “连一位九级的红衣主教都杀不掉?你们有什么资格玩这个左右平衡的游戏?你们有多少传奇魔法师?有抵御住教会多少力量的能力?”

    “若没有实力,不管你们做再多的事情,只要阿尔托的传奇魔法师们战败,教会腾出手来,你们依然是灭亡的结局,没有哪位贵族敢于和你们合作。”

    他哼了一声:“离海瑟薇远一点,若不是格林和你们混在了一起,我早就……”

    顿了顿,他背着手走向门口:“一群老鼠,就不要妄想插足巨人之间的战斗了!”

    费尔南多涨红了脸,双眼仿佛蕴藏着恐怖的风暴,若非道格拉斯暗中压制住他,他早就爆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