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九章 安排

    “没有问题,你可以自由安排。”安诺德笑呵呵地上下打量了道格拉斯一眼,没有掩饰自己的表情,似乎现在才重新认识这位小自己几百岁的**师。

    这时,普利希尔宛如一朵郁金香,摇曳生姿地走了过来,嘴角含笑地对道格拉斯道:“你,嗯,怎么讲呢?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方式很让人惊讶,确实,有的现象充斥着我们的生活,让我们就像习惯自己的双手和眼睛一样习惯了它们,忘了去问一句为什么会这样。”

    “五百多年了,我再次感受到了最初接触魔法时的震撼。”

    对这位热情女士的赞扬,道格拉斯只能微笑点头:“对魔法对世界的探索永无止境。”

    “好了,我们不要耽搁了。”普利希尔没有啰嗦,笑容嫣然地看着其他人,“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暗杀阿方索,各位回去之后按照计划行事。”

    计划?费尔南多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帮老家伙私下沟通的时候已经连计划都制订好了?

    肥胖臃肿的尼尔森用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看着道格拉斯,哼了一声:“安提弗勒的魔法师都在研究这种问题?难怪会被真理教会攻克……”

    道格拉斯没有与他争论,心中清楚地记得,这位是亚瑟帝国的遗民,最擅长的是血脉融合和**改造。

    “有的时候,我常常在想,阴影的力量究竟是什么,来自哪里……”阿曼纳塔声音飘忽地说了一句,然后整个人消失在房间内的阴影里。

    康格斯则看着安诺德,用一贯阴森沙哑的声音道:“老狐狸,我会按照你说的做,但如果你的计划出了问题,哼……”

    目送各个组织的首领一一离开后。安诺德很没形象地挖了挖自己的鼻子:“和这群家伙打交道比与他们战斗累多了。”

    “没有信任的基础,只能一步一步来。”道格拉斯笑了笑,并不介意这样。

    “这次的行动就是迈出信任的第一步。感谢‘深蓝恶魔’,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想杀掉阿方索。至少给了我们联合行动的机会,有了第一次,再想组织第二次、第三次,就会容易许多了。”安诺德恢复了笑眯眯的和蔼老人模样。

    费尔南多没好气地道:“但必须得成功!失败了,就很难再有第二次合作了,除非有一方已经接近灭亡,老头子。你们制订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这里只有安诺德和道格拉斯,所以他顺口喊出了老头子。

    安诺德没责骂费尔南多的不礼貌,笑眯眯地道:“很简单啊,我之前已经说过一遍。由‘毁灭者之塔’负责引出阿方索,其他组织掩护与配合我们动手,教会肯定想不到我们已经联合起来了。”

    “怎么引出?不怕教会怀疑有陷阱?不怕引来‘时光之心’?他最近一直在抓捕魔法师。”费尔南多对这个计划表示不满意,哪怕教会不知道这么多魔法组织已经暗地里联合了起来,可引诱的稍微生硬一点。也容易被看出有陷阱,到时候很可能遭遇雷霆一击。

    安诺德满脸笑意地看着费尔南多:“你只是七环魔法师,这种战斗派不上用场,关心具体的计划做什么?”

    “我,我会很快成为**师的!”被轻视的费尔南多如同安诺德预料一般恼怒地说道。

    “哈哈。”安诺德笑了两声。“年轻就是好啊,不过,这次的行动也需要你加入,没人比你更能操纵雷雨天气了,放心,引诱的事情绝对不会让阿方索看出有问题。”

    费尔南多怒气勃勃地瞪着会长,有一种被调戏了的感觉:“那具体怎么诱使阿方索离开伦塔特?我如果觉得没把握,可不会参加行动的!”

    “嘿嘿,就等你这句话,那你就不参与吧,我之前一直怕你鲁莽地想加入。”安诺德笑容奸诈地道,然后在费尔南多咆哮前加快了语速,“好了,我开玩笑的,具体的诱使方案得调查清楚阿方索的性格、爱好、做事风格、选择习惯之后才能做出,但核心不会变,就是由‘毁灭者之塔’通过内部隐藏的叛徒向裁判所告密。”

    “内部隐藏的叛徒?他们知道叛徒?”费尔南多惊愕地问道,同时,内心悄悄腹诽着,老头子这么大年纪的家伙了,居然还能笑得这么奸诈,真是天生老狐狸!

    安诺德含笑摇了摇头:“费尔南多,你太年轻太天真了,各大组织虽然不敢说掌握了所有隐藏的叛徒,但至少把握住了一部分,并将他们放在了不会造成太大损失的位置,而现在,就是他们为组织‘效力’的时候了。”

    他又补充了一句:“有的时候,叛徒对我们更有价值。”

    道格拉斯一直微笑旁听,隐隐觉得奇怪,会长先生好像没必要解释得这么详细,难道他平时就是这么与费尔南多交流的?

    费尔南多想了想,大概明白了安诺德的意思,内心再次骂了一句,老狐狸!

    “其实,在夏普‘委托’这个任务后,他们两个已经自动加入了行动,没必要再报名。”安诺德呵呵笑道,“对了,道格拉斯,我对你提出的疑问很好奇,有兴趣聊一聊吗?”

    “非常乐意。”道格拉斯没有犹豫地回答。

    三人一边往千湖之地返回,一边交流着道格拉斯提出的那些问题,各自抒发着自身未经验证的看法。

    等进入湖底遗迹,现出身形,安诺德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紧皱着眉头,满脸的思索模样:“奇怪,你的观念很奇怪,不对,不对……”

    喃喃自语中,他没忘记派迎上来的罗兰找几位副会长过来商议。

    里格、拉蒙和维罗妮卡进来时,安诺德早就恢复了正常,笑着将各大组织聚会的事情讲了一遍,末了道:“这次的行动,我们负责最重要的两个环节,如果成功。以后我们将更能主导其他合作,其中,第二个环节是实际动手。由我和道格拉斯负责,费尔南多与康格斯、尼尔森、阿曼纳塔等人掩护和配合。这是已经决定的,没有疑问。”

    他先说了第二个环节,然后才看着里格:“第一个环节是引开克托尼亚,排除掉他暗中跟随的可能。”

    费尔南多恍然大悟,之前他还担心引出阿方索时顺便把“时光之心”也引出来了,毕竟谁也不能肯定他只对工会的魔法师感兴趣,老狐狸考虑的真周到!

    “如果只有我们单独行动。连续两次引诱,肯定会被看穿是阴谋,所以,必须有其他组织配合。同样的,如果两次引诱间隔的时间太短,也必然会被看破,里格,我需要你明天南下。引着克托尼亚兜一个星期的圈子,你是副会长,值得他这么重视。”

    安诺德看着里格,表情变得非常严肃和凝重,“我知道。这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被克托尼亚击杀,只有九环**师,只有擅长逃遁、隐蔽的你才能够胜任,而且,你还得注意暴露行踪的方式,不能让克托尼亚怀疑,让他以为他一直在追捕你,就像他以前追捕其他**师和高阶魔法师一样。”

    这个任务的危险让费尔南多都有点害怕,怀疑里格会拒绝,但阴郁深沉的里格却非常淡定平静地道:“没有问题,这是我的职责。”

    道格拉斯对里格了解不深,倒不觉得有什么,费尔南多却一下睁大了眼睛,这老家伙平时争权夺利,刻薄阴狠,可关键时刻,还是很有觉悟,很靠得住嘛!

    这一瞬间,他觉得里格的鹰钩鼻子都似乎不那么难看了。

    安诺德褪去了严肃,笑着叹息道:“我们只能在危险中前行,里格,要不我们换一换?我来引克托尼亚兜圈子,你和道格拉斯联手击杀阿方索?我是会长,我应该承担最危险的环节。”

    里格露出一丝笑意:“还是算了,你们的环节更危险,如果出了变故,你们很难逃脱,而我,至少一切都在自己的把握之中。”

    “那就这样决定了。”安诺德转头看向费尔南多,“费尔南多,你还有一个任务,回伦塔特,收集阿方索的资料,包括但不限于爱好、性格、做事风格、选择倾向、人际关系。”

    过去,他们从未想过暗杀阿方索这种事情,所以只搜集了阿方索擅长的神术和战斗案例等资料,这对暗杀来说,显然不够。

    “几天的时间会不会太紧?”费尔南多疑惑地问道,里格副会长将要南下,要不了几天就会开始行动,自己用来搜集情报的时间顶多五天。

    安诺德微笑道:“你只需要侧面搜集一些,用来印证主要情报。具体的资料,直接向‘深蓝恶魔’索取。”

    “啊?”费尔南多再次愕然了。

    “他是任务的委托者,他对阿方索的了解很深,这种事情不找他找谁?”安诺德似笑非笑地道。

    “可,可是……”费尔南多内心充满了担忧,这时,道格拉斯插嘴道:“去吧,没有问题。”

    他似乎明白了会长潜藏的意思?费尔南多看了道格拉斯一眼,又看了安诺德会长一眼,可为什么自己不懂?

    忽然,他觉得自己在这两人面前显得有点笨……

    临行前,道格拉斯找到费尔南多,拿出几本黑色封皮的书籍和笔记本:“难得遇到对数理如此感兴趣的小孩,我这里有一些过去学习的资料和心得,麻烦你给夏普,让他转交给海瑟薇,里面没有一点关于魔法的内容。”

    费尔南多点了点头:“嗯,我也得送她几本数理方面的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