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章 情报

    夜色朦胧中的“烤鱼旅馆”一如既往的陈旧冷清,看起来没有任何改变,但费尔南多已经不敢靠近,在约定的位置留下暗记后,拐入了附近的贫民区,躲藏在一株枝叶茂密的大树之上,静静地俯视着下方破烂的房屋。

    当银月升到最顶点时,一道人影踩着满地的清辉,迅速靠拢了破屋。

    费尔南多仔细检查过无人跟踪之后,从树上漂浮了下来,压着声音道:“老头子,你还没死!”

    “你死了我都还活着!”这道人影俨然便是老格林。

    按照安诺德会长的命令,他继续留守“烤鱼旅馆”,负责与“深蓝恩赐”夏普联系,但不再参与工会魔法师中转联络的事情。

    费尔南多哼了一声,转入正题:“老头子,告诉夏普,我们决定接下任务,暗杀阿方索,希望他能提供有关阿方索的一切资料。”

    “什么?你们真的决定暗杀阿方索?你把疯狂传染给会长了?”老格林异常惊讶,在他看来,这种事情根本是在彻底激怒教会,并且没有一点成功的可能,反而容易搭上整个工会!

    费尔南多嘲笑地看了老格林一眼:“胆小鬼是无法理解冒险的意义的。”

    “似乎有点把握的样子。”老格林活了快两百岁,眼光、见识都是不凡,仅仅从费尔南多的一句嘲笑就察觉到了问题的变化。

    “胆小鬼果然都很敏感。”费尔南多一点也没有尊老爱幼的高尚品德,嘴欠是他的主要特征,不过他也是从死亡和鲜血之中走出来的魔法师,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危险,因此不会忘记提醒老格林。“别让夏普知道我们有点把握。”

    他在“有点”上面加重了语气,即使面对老格林,也没有说全部的真话。

    老格林嗤笑了一声:“我是你这种莽撞的人吗?不过,为什么会找夏普提供资料,不怕他故意陷害你们或暗中通报给教会吗?”

    “等我们引诱阿方索外出时。夏普肯定会察觉我们已经接受了‘任务’,开始行动了,如果他会通报教会,那时候一样可以,所以不如现在给他一点信任,这是合作的基础。而且还能节省搜集情报的时间。”最初,费尔南多自己也一直纠结于此,碍于安诺德会长和道格拉斯都表示没有问题,才决定前来,不过仔细思考之后,他隐约把握到了其中的关键之处。只是不像老狐狸那样笃定。

    或许老狐狸还隐瞒了别的事情,所以才如此相信夏普合作的诚意?

    老格林点了点头:“夏普这两天一直待在烤鱼旅馆,好像在等待你们的答复,我现在就把你的话转告给他。”

    “对了,还有这些数理书籍和笔记,是我和道格拉斯送给海瑟薇的。”费尔南多将十来本黑色封皮的书本递给了老格林。

    “你们真的想让海瑟薇走上魔法这条危险的道路?”因为海瑟薇父亲的关系,老格林对此一直不太赞同。

    费尔南多笑道:“嘿。这种事情我们能强迫得了吗?老头子,放下你的担心吧,趁着你还没死,该找一位女士,生一个自己的小孩了,别把多余的爱心放在不需要的人身上。”

    他把淡淡的关心隐藏在了嘲讽之中。

    老格林先是一言不发,接着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我记得你刚到魔法塔的时候,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小孩,充满活力,又倔强又精致。被你老师教训还会偷偷哭泣,什么时候嘴巴变得这么臭了?”

    黑历史被揭穿让费尔南多的脸一下涨得通红,双眼迅速酝酿出恐怖的“风暴”,可就在他咆哮前,老格林已经隐入了黑暗。往“烤鱼旅馆”返回。

    “该死的老家伙!”最终,费尔南多只能非常小声地诅咒了一句,怕惊动了附近之人。

    大概十分钟之后,老格林返回,严肃地对费尔南多道:“夏普答应提供阿方索的资料,明天这个时候交给你。”

    “他知道我们接下任务后是什么反应?表情和气息变化是怎样的?”费尔南多谨慎地问道。

    老格林哪会不关注这些细节,无需再回想,直接答道:“有点小错愕,然后就保持着轻松惬意的微笑,嗯,还骂了一句,‘狂妄自大,不知道自己力量多么弱小的老鼠,看你们怎么死!’”

    费尔南多在内心勾勒了好几遍当时的场景,没发现夏普有异常,于是轻轻点头:“明天我在旅馆内躲藏,暗地里观察他给你资料的过程。”

    这种时候,越小心越好,费尔南多可不是没有经验的年轻人。

    “对了,这里有海瑟薇给你和道格拉斯的信,应该是前两天就写好的,夏普一直带在身上。”老格林从怀里掏出一封厚厚的信。

    “给我们的信?她会写什么?”费尔南多才不相信短短两次的相处,自己和道格拉斯就与海瑟薇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因此颇为愕然。

    他用魔法检查了一遍之后,小心翼翼地展开,只见信上的字迹娟秀清丽,可除了抄写的一道道数理题目之外,多余的单词一个没有!

    “呵呵……”对此,费尔南多只能干笑一声。

    …………

    第二日,夕阳尚未落下,费尔南多就潜进了“烤鱼旅馆”,躲到了吧台后面的厨房里。

    大概晚餐时间之后一个小时,鼻梁仿佛长了一颗瘤子的夏普独自前来,丢给了老格林一叠满是折皱的纸张:“我能了解的所有细节都在上面了。”

    他对暗杀并不陌生,知道哪些资料管用,毕竟在真理教会最初崛起时,骑士配合神职人员暗杀魔法师是常见的事情。

    看到老格林一言不发地望着自己,他重重地哼了一声:“如果怀疑资料的真伪,自己去验证,我只是主顾。不是佣人。”

    说完,他摊出手:“信呢?”

    “什么信?”老格林愣了一下。

    “给海瑟薇的回信,他们行动失败的可能非常高,这几天没有回信,恐怕就永远没有回信了。”夏普还是一样地看不起费尔南多等人的实力。气得厨房偷看的费尔南多暗暗握紧了拳头。

    老格林拿出写满答案的信,凝重地递给夏普:“你真的想暗杀阿方索?”

    他敏锐地察觉到夏普态度里的一点急切和故意装出的满不在乎,这是多年配合的默契,像费尔南多就根本无法看出。

    “你说呢?”夏普没有正面回答,轻松地笑着反问了一句,然后从怀里掏出另一封信。“这是海瑟薇昨天学习之后的疑惑。”

    费尔南多不用看也猜得到里面是什么类型的内容了。

    等到夏普喝了杯烈酒,吃了条烤鱼,准备离开时,他突然对着厨房墙壁笑了笑,挤了一下眼睛。

    “他发现我了……”过了一会儿,费尔南多走出厨房。望着夏普背影消失的黑暗处道。

    老格林嘿嘿笑道:“以前我们冒险时,他一直是最擅于发现潜藏者的,或许有什么特别的技巧,我忘了提醒你。”

    费尔南多没时间咆哮他,仔细地看起夏普提供的情报。

    …………

    “根据夏普提供的资料以及其他情报的佐证,可以看出阿方索是一个非常强硬非常仇视魔法师的人,严酷到足以称之为残暴。擅于战斗,有不少次主动追击的事例,对贵族的态度很不友善,就是因为与瓦欧里特家族矛盾很大,才被教皇派遣到了我们这里……”两天之后,湖底遗迹内,费尔南多向安诺德会长简要地描述着阿方索的情况。

    重重保护的密室内,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就只有道格拉斯,不参与的拉蒙和维罗妮卡基于保密性被排除在外。

    安诺德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听着费尔南多的讲述,末了点头道:“很有价值的情报,最近两天应该就会开始行动了,你们不要外出,调整好自身的状态。等待我的消息。”

    “嗯,暂时没发现夏普有问题。”费尔南多这两天还悄悄地观察跟踪了夏普,对自己没被发现感到骄傲。

    接下来的两天里,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像其他魔法师一样,在湖底遗迹与其他人交流魔法,交换物品,完全没有马上要参与重大行动的样子,可闲暇时,他们没有再讨论非常耗费精力和注意力的问题,保持着马上可以战斗的状态。

    第三天凌晨刚过,费尔南多和道格拉斯就通过“风讯术”得到了安诺德的命令,悄然离开了遗迹,进入了附近的黑森林。

    “会长来了。”先费尔南多一步,道格拉斯发现了安诺德的踪迹。

    话音刚落,白发苍苍的安诺德就从黑暗中走出,表情严肃,不再是常见的笑眯眯模样:“阿方索已经带着至少七位高阶的红衣主教和圣骑士离开了伦塔特,没有寻求贵族的配合。”

    道格拉斯先是点了点头,忽然脸色微变:“这位是?”

    他这才发现安诺德旁边的阴影里有一位浑身被黑色斗篷笼罩的人,周身淡淡的黑雾缭绕,死气森森,两点红光从兜帽下透出,手中握着一把长长的镰刀,之前自己竟然没感应到他的存在!

    费尔南多更是惊讶,直到道格拉斯提醒,自己才发现这位死气浓郁的神秘人!

    “我的死灵仆役,相当于九阶的超凡生物,最善于隐匿,老实说,我之前很少用到它,工会里几乎无人知道,但这次行动很重要,我只能将底牌先拿出来,争取一击杀掉阿方索……”安诺德褪去了严肃,笑呵呵地介绍道,同时告知道格拉斯该怎么配合自己和这死灵仆役进攻。

    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释然地点了点头,对会长的全力以赴深表赞同。

    “那我们出发吧,北面的夏威尔郡。”安诺德的目光望向了北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