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二章 出人意料

第二十二章 出人意料

    “时间停止”效果产生,银白褪去,黑暗消失,闪电凝固在半空,雨水结晶于静谧,整个世界只剩下淡淡的灰色,处在法术范围内的阿方索就像一只冻结于冰晶内的昆虫,保持着奇怪的姿势。

    但就在这时,啪一声脆响穿过“停止”的时光,传入了道格拉斯的耳中,接着他看到灰霾一寸寸碎裂,仿佛被打坏的玻璃,世界从而支离破碎。

    “这?”自学会“时间停止”这个九环法术之后,道格拉斯从未在施展它时遇到过这种状况,竟然被外力直接打破了法术效果!即使他擅于克制情绪,保持冷静,又加持了众多的法术,此时也难免愕然非常。

    “冰晶”飘零,阿方索恢复了正常,可闪电依然缓慢,雨水宛如停止,只是天空之中多了一挂波光粼粼的长河垂落,奔流不息,永不复返,一如时光。

    这浩浩荡荡的“时光长河”惊醒了时停效果之中的众人,打破了极致的静谧,轰然倒挂,笼罩了附近几十千米的黑森林,让一切朦朦胧胧,“水波”荡漾,就像清澈又昏暗的水下。

    不管是近处的安诺德、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还是远方的尼尔森、康格斯和阿曼纳塔,都像进入了透明的琥珀之中,迟缓却“坚定”地向着中央的“时光长河”“投”去,他们表情不一,或愤怒或愕然,可同样无法控制自身的举动,就如同任何一个智慧生命都无法与时光流逝抗衡一样!

    “克托尼亚!”

    毁灭者之塔中的普利希尔稍好一点,惊愕地看到那挂“时光长河”的起点是一位模糊扭曲的年轻男子,他半长的黑发烈烈飞舞,双手和长剑皆光阴似水,一双沧桑悠远的深蓝眼眸略带嘲笑地看着下方,说不尽的意气风发,睥睨傲然,俨然便是“时光之心”克托尼亚!

    根据情报还在南方兜圈子的“时光之心”克托尼亚!

    长剑所向,最先挡在“时光长河”前面的“死灵仆役”无声无息间从中分开,腐烂的肉块化为飞灰,头骨、手骨、肋骨四散落地。

    一剑之威,竟恐怖到如此程度!

    “时光之心?”

    “克托尼亚!”

    “怎么会这样?”

    “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康格斯、尼尔森、道格拉斯等人都将余光投向了安诺德,不是派里格引他去南方兜圈子了吗?不是根据多方面情报确认他还在南方吗?

    他们看向安诺德的同时,还在施展法术,试图脱困,可“时光长河”影响之内,他们的动作迟缓,思维迟缓,连魔法施展也异常迟缓!

    一时之间,恐惧、茫然、惊愕、绝望等情绪在众人心中冒出。

    “是你?”普利希尔等人仿佛听到安诺德悠长地叹息了一声。

    “是我。”克托尼亚背后浮现出一道人影,皱纹深重,鹰钩鼻子,竟然是魔法师联合工会的副会长里格!派去引开克托尼亚的大法师!

    他依然满脸的阴沉,可却带上了恶毒又快意的笑容,声音在每一个灵魂之中响起:“我本来只是出卖一点情报换取好处,没想过覆灭掉整个组织的,但你这个老家伙居然派我去做这么危险的任务,你们现在的处境全都怪你!”

    “哈哈,多亏了里格的情报,终于有机会将你们这几个组织彻底消灭了!”阿方索发出残忍又满足的大笑,附近的红衣主教和圣骑士迅速靠拢他,保护在他四周。

    “该死的叛徒!”这是普利希尔、尼尔森、康格斯和阿曼纳塔等人心中泛起的第一个想法。

    费尔南多更是怒吼道:“老家伙,肮脏的叛徒!”

    时光如水,浸蚀着这片山谷和森林,凡是这个范围之内的魔法师,法术频频失误,根本没办法逃走,这让他们绝望,恼怒,又憋屈,康格斯等高阶以上的法师开始准备自我毁灭,在预备的地方重新复活。

    一剑斩碎安诺德的死灵仆役并限制住所有人的行动之后,克托尼亚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长剑,清朗的声音回荡在每个人心头:“可惜只有几个大法师……”

    淡淡的骄傲充斥于话中,根本没将安诺德、道格拉斯等人放在眼里。

    而除了只有骨头的巫妖,其他人的脸色都略微灰败,仿佛死亡近在眼前,二阶史诗骑士的威压岂是寻常!

    克托尼亚话音刚落,他背后的漆黑之中猛地凸显出一张面孔,“他“巨大无比,戴着黑色兜帽,眼睛是两点苍白的火焰,嘴巴张开,发出常人无法听到的崎岖音节,宛如降临的死神!

    一股黑色的旋风直接从克托尼亚脚底冒出,将他和里格包裹在内。

    这旋风飘渺如烟,死气森森,哪怕只是望着,下方几十位高阶以下的神职人员和守夜人也迅速腐烂了肉体,变成了一具具茫然的骷髅!

    刚才被克托尼亚斩碎散落的死灵仆役之骨,一根根炸开,散发出惨白的烟雾,瞬间就将森林和山谷吞没,只有那颗头骨,一下飞起,落入了那巨大面孔之中,在半空凝聚出一位拖着长长黑色法袍的瘦高身影,一张张灵魂面孔在“他”周围环绕,发出凄厉的哀嚎,似乎在歌颂他,赞美他!

    这道人影与刚才的死灵仆役非常相像,只是那把黑色的巨镰漂浮到了上空,仿佛在等待着收割生命。

    啊!

    惨白的烟雾之中,一位红衣主教突然惨叫起来,淡淡的灵魂被直接从躯壳内抽出,融入了烟雾。

    一位位牧师、主教、守夜人、圣骑士的灵魂同样飞出,加入了烟雾中狂欢的死灵队伍,一根根树木枯萎,一个个生物腐朽,除了魔法师和少数几位神职人员之外,这里已经是没有任何生命的亡者国度!

    惨白的烟雾开始浓缩,一张张恐惧、痛苦、扭曲的模糊面孔飘浮其间,共同构成了一个困住黑色旋风的牢笼。

    黑色旋风之上突地裂开了一道缝隙,如水的波光浸蚀了出来,与此同时,阿方索背后的一位红衣主教和圣骑士忽然爆发,一个招来火焰风暴,一个直接自毁,将猝不及防的阿方索打得四分五裂,灵魂支离。

    “你们?”还在得意之中的阿方索根本没想过会这样,哪怕死亡,也只有淡淡的惊愕留下。

    手持光阴长剑的克托尼亚从黑色旋风内突了出来,刚好看到这一幕,而里格却变成了一具没有任何水分的干尸,直接从天空坠落,他所有的保命魔法都未来得及起作用,只有脸上凝固着不敢置信的恐惧。

    “侵袭头脑,编织记忆,死亡风暴,亡魂迷雾……”克托尼亚先是喃喃自语了几个单词,接着表情凝重又略带惊讶地看着迷雾之外的那位神秘人,那被一个个灵魂面孔“包围”“崇拜”的法师:“坦纳诺斯……”

    说话的同时,他的身影变得模糊,持着长剑,闪烁不定地前行,仿佛穿梭于不同的时空,以此避开“亡魂迷雾”的封锁。

    这变化是如此突然如此迅速,以至于普利希尔、尼尔森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直到听见克托尼亚的自语,他们才猛然醒悟。

    “死亡领主阁下!”

    尼尔森的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惊喜。

    “死亡领主!”

    康格斯、普利希尔和阿曼纳塔则带着无法相信的惊讶。

    道格拉斯是他们之中最先反应过来的,但他没有插手刚才的变化,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参与!

    此时,他疑惑、好笑又惊愕地看向安诺德,他的死灵仆役怎么忽然变成了曾经的传奇巅峰,亚瑟帝国的末代执政官,“死亡领主”坦纳诺斯了?他究竟隐瞒了多少事情?

    “老狐狸,这是怎么回事?”费尔南多咆哮道,觉得自己被戏耍了,这次的行动有没有自己好像都无关紧要!

    安诺德的脸上没有一点惊愕,咳嗽了一声:“先离开这里,或者你们想被传奇战斗波及?”

    说话的同时,他手中飞出了一道七彩的光芒,飞入高空,炸成一团灿烂的烟花。

    顾不得询问和“殴打”安诺德,普利希尔横了他一眼,让“毁灭者之塔”奔跑了起来,康格斯、尼尔森和阿曼纳塔也各自转身离开,前往之前约定好的任务完成后的见面地点。

    道格拉斯、费尔南多随着安诺德穿梭于黑森林,向着远处遁走,这时,他们突然心有所感地抬起头,看到战斗的半空撕开了一道缝隙,一个双眼紧闭的清癯老者走了出来,而北方则飞来了一位宛如冰雕的冷艳少女。

    “心灵风暴!”

    “极光之墙!”

    两道晦涩的声音远远传来,费尔南多怒视着安诺德:“所以,这次真正的目标其实是‘时光之心’?里格又是怎么回事?‘死亡领主’阁下的实力恢复到三阶了?”

    “咳,我说过,‘有的时候,叛徒对我们更有价值。’”安诺德笑眯眯地看着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