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三章 安诺德的心愿

第二十三章 安诺德的心愿

    费尔南多觉得一口气塞在胸口,怎么也吐不出来,这老狐狸竟然欺骗了所有人!而且更可恶的是,他还预先暗示了,像看戏剧般看着自己等人被误导!

    难怪他一点不担心“深蓝恩赐”夏普会反悔揭发!

    费尔南多强忍着怒气,跟随安诺德急速往森林外飞去,传奇强者战斗的余波可是能毁灭这里的!

    “‘死亡领主’阁下的实力恢复到三阶了吗?”道格拉斯重复了费尔南多问题中的一个,这种时候,他更关心双方的实力对比,其他都是细枝末节,可以等到事情结束再讨论。

    森林深处,光影变化,雪花纷飞,仿佛有无数鬼影在里面游荡,让人不寒而栗,安诺德眯着眼睛回头看了看,笑得像真正狐狸一样:“‘死亡领主’阁下当初被教皇重创,身体、灵魂、命匣全部破碎,只差一点就彻底陨落,幸运的是,当时教皇用的不是‘神降术’。”

    “后来‘死亡领主’阁下依靠传奇秘术保存下来的灵魂核心,融合了不少别人的灵魂碎片,以炼金生命的方式复活过来,重塑了身体。”

    心灵连线里,他不急不忙地讲着死亡领主的事情,似乎对这场战斗的结果没有怀疑,毕竟死亡领主是曾经的传奇巅峰,而且又是麾下有着不死军团的恐怖强者,哪怕现在实力下降严重,对付一位还未晋升三阶的“时光之心”,也没有任何问题:

    “但这样隐患极大,碎片之间彼此冲突,主意识经常被干扰,绝大部分法术模型都变得残缺不全。所以长久未能恢复实力。”

    “直到十几年前,坦纳诺斯阁下靠着对灵魂的深入研究和掌握,缓慢将其他碎片彻底吸收,这才慢慢恢复了传奇三阶的实力,或许再有几十年。他就能重归巅峰了。”

    “这样看来问题不大……”费尔南多下意识说了一句。

    他这是基于现实的判断,经过漫长的曙光战争,所有人都清楚了一点,同阶的情况下,魔法师是强过骑士和神职人员的,只不过魔法师成长的时间间隔太长。远远高于这两者,尤其是后者,所以才慢慢落到了下风。

    另外,象征着死亡、复活和生命的死灵法师,因为深刻了解灵魂,属于战斗力最强的三类魔法师之一。并且更致命更奇诡!

    所以,哪怕克托尼亚是“时光龙”血脉的变种,是足以与同阶法师抗衡的强大骑士,面对比自己高一阶的死灵法师,也不会有任何获胜的希望,只看他能不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逃走了。

    安诺德笑了笑,没有回应费尔南多的话。反而主动地对两人解释起了这次的行动:“其实,在联络‘红眼’、‘灵魂至高’等组织的同时,我也尝试着向三位传奇阁下‘问好’,得到了让人满意的回答。”

    他们速度很快,已经到了黑森林的边缘,所以再次一起回头,看向传奇强者们的战场。

    就在这时,无数灵魂面孔漂浮挣扎的亡魂迷雾里,一道朦胧闪烁的光芒突地飞了出来,一路之上。所有的阻碍都宛如幻影,根本没有迟缓它片刻,就仿佛彼此之间处在不同的时空。

    “时光之力果然强横……”心灵连线里,道格拉斯油然感慨了一声。

    话音未落,因为冰雪飘舞而显得略微光明的天空。一下黯淡了起来,一条庞大的巨龙盘旋降临,它全身肌肉腐烂,深可见骨,脓水横流,口中吐着苍白的火焰。

    这竟然是一位“龙巫妖”,传奇级的不死生物!

    这条死亡巨龙双翼展开,遮天蔽日,让半个森林都处在了绝对的黑暗之中,将那道流逝的“时光”包裹在内,只能依稀看到朦胧的光芒在挣扎,在撕裂。

    附近的空中,再次冒出了两道巨大的身影,一个是浑身缠着黄褐色布条的木乃伊,强横的气息让远处的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也能感受到,一个是全身只剩下骨架的怪物,它比龙巫妖还庞大,仿佛是无尽汪洋里传奇海怪死后留下的骸骨。

    这两只绝对有传奇等级的死灵,在各自光环的缠绕下,投入了“龙巫妖”制造的深沉黑暗里,于是,那道“时光”最后的朦胧也被遮住了。

    森林内,一个个妖鬼、僵尸、无皮狗、木乃伊、死魂灵、幽魂等不死生物像是汹涌的潮水,攀爬覆盖满了“黑暗”。

    “一位传奇等级的死灵法师真是恐怖到了可怕的程度,尤其他还是以掌握了强悍不死军团闻名的‘死亡领主’职业,克托尼亚完了……”费尔南多对死灵系涉猎很深,看到此时的场景,难免有点目瞪口呆。

    其余死灵系的传奇职业里,不管是“苍白之主”,还是“半神巫妖”,虽然同样“帮手”众多,可都比不上以此为“正职”的“死亡领主”,这两个职业更偏向于即死法术、灵魂攻击、诡秘状态等方面。

    若非当初教皇毁掉了“死亡领主”的主力“军团”,他一人就能顶住大霍尔姆地区的绝大部分传奇了,要知道,他鼎盛之时,传奇三阶的死灵仆役都有两个!

    森林深处一片黑暗,没有一点声音外泄,安静到了极致,既诡异又恐怖,让人无法了解到战斗的进展,所以,费尔南多只好收回了目光,继续着刚才的“话题”:“满意的回答?”

    之前老狐狸不是说只有获得了贵族们的合作,才能打动三位传奇法师所在的组织加入吗?他又在骗人了吗?

    安诺德看了他和道格拉斯一眼,老神在在地道:“虽然坦纳诺斯阁下不满当初帝国的举动,不愿意前往阿尔托帮忙,但作为曾经站在这个世界最顶峰位置的强者之一,他不缺乏对局势的判断,明白这是最后的自救机会了!”

    “趁教会绝大部分主力被亚伯、德古拉、达尼索斯等各族强者和帝国的传奇阁下们拖在西部的机会。必须自救了!一旦尘埃落定,那或许连下水道里的老鼠都不如了!”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要么死亡,要么活得更好,我们明白。他们这些魔法师之中的精英同样明白,即使我不去联络‘问好’,他们最近也应该会有所举动了。”

    说到这里,安诺德呵呵笑了一声:“本来他们是不太看重我们的,可夏普的委托给了我灵感,于是有了这次的行动。从一开始,真正的目标就是‘时光之心’克托尼亚,贵族之中最有希望更进一步的史诗骑士,也相对更靠拢教会的强者。”

    “难怪当初夏普随随便便一个委托,还未做更多确认,你就如此积极地推动!”费尔南多愈发觉得心塞。自己竟然没看出这点,直到现在回想,才察觉当时老狐狸的态度热切得过分了!

    安诺德笑而不语,倒是道格拉斯点了点头道:“连我们都相信这次是为了暗杀阿方索,克托尼亚又怎么会怀疑呢?”

    “可如果里格不是叛徒呢?时光之心并未赶来呢?”费尔南多已经明白了完成夏普的委托仅仅是表面的伪装,用来掩盖真正的目标,可心中还有一些疑问。

    安诺德笑得像偷到了小鸡的狐狸:“那真正的目标就是阿方索。通过暗杀他,挑起贵族与教会的矛盾,拉拢以夏普为代表的部分大贵族,从中获得生存的空间。”

    啊?费尔南多愕然看向安诺德,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他的思路了。

    安诺德嘿嘿笑道:“首先你得时刻记住我们的道路:拉拢贵族,挑拨他们与教会的关系,所以,不管是围攻亲教会的‘时光之心’,还是暗杀阿方索,都是为了这条道路而奋斗。只不过前者效果更好,后者次之。”

    “在前者无法完成的情况下,后者是我们的最低保障,它绝对不仅仅是伪装。”

    费尔南多听得很专注,隐隐把握到了一些本质的东西。第一次迫切地想听老狐狸讲下去。

    安诺德的目光转向道格拉斯,笑呵呵地道:“要想顺利达到目的,绝对不能制订那种环环相扣,精致到任何一个环节稍微出现一点意外都会失败的计划,因为实际行动中的意外多到可怕,人心也复杂得难以完全把握。”

    “行动的关键在于隐瞒、伪装、欺骗,隐瞒自身真正的目的,伪装成别的想法,而这个想法会在某种程度上帮助真正目的的完成,这样才会最大程度地避免失败,因为敌人破坏的并非自己真正想要的,甚至他的破坏反而帮助了你,而不管伪装,还是欺骗,又都离不开详细情报的支撑,和对自身关键信息的隐瞒……”

    他飞行于森林外,背负双手,白发飘扬,侃侃而谈,说不尽的从容淡定,听得费尔南多一愣一愣,发自内心地骂道:老狐狸果然是老狐狸!

    不过他平时怎么不讲得这么详细?

    道格拉斯安静地听着,同样有类似费尔南多的感慨,安提弗勒之战前,他一直专注于研究,被其他魔法师排斥,基本没有主持大局,制订计划,安排行动的经历,后来在流亡过程中,吃了不少亏,才慢慢学到了一点,可这些经验是如此晦涩,以至于他还是显得生涩,可此时听到安诺德的讲解后,顿时有一种豁然开朗,融会贯通的感觉。

    他心中一动:“会长先生,您是在教导我?”

    他用上了敬称。

    安诺德转过头,微笑看着依然笼罩在绝对黑暗之中的森林,苍老而感怀地道:“不管你的问题有多么奇怪,你都是工会里最有领导潜力的魔法师,嘿,费尔南多虽然聪明,但太急躁太沉不住气了,所以,我得在我死亡前,将我的一些经验告诉你。”

    “老狐狸!”

    “会长先生……”

    安诺德抬手制止了他们的话语,继续道:“这场让魔法师绝望的战争里,那么多位传奇阁下都陨落了,何况我?也许什么时候,我就被枢机主教、史诗骑士或者守夜人们杀掉了,不会比别人幸运,也或许要不了一百年,我就已经衰老死亡了,这是自然的规律,除非我成为传奇魔法师,否则难以突破。”

    “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魔法师重回这个世界的至高位置,再建一个辉煌而灿烂的魔法帝国。”

    他的目光没有离开传奇战场,声音变得略微低沉:“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着看到这一幕……”

    唯愿有生之年,看到“你”重回至高!

    他的背影有些佝偻,白发是如此明显。

    这时,一道灿烂到无法想象的光芒在黑暗里爆发了,照亮了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