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四章 “联动”

第二十四章 “联动”

    黑幕瓦解,天空透亮,粼粼波光仿佛从远古而来,跨越了漫长的时光,洗刷着一切尘埃。

    时光的面前,所有的事物都是尘埃!

    而在这波光之中,一道人影宛如游鱼,滑溜异常地穿过了极光铸成的冰墙,抢在“亡魂迷雾”重新降临前,一下脱出了重重包围。

    时光的力量无孔不入!

    这道人影比起刚才黯淡了许多,再也没有那种意气风发,睥睨傲然的感觉,刚脱离绝对的黑暗,就匆匆忙忙化作一道道朦朦胧胧的光线,打开了时空屏障,向着远处传送而去。

    就在这时,一把黑色的、巨大的镰刀,带着最深最沉的死亡,突兀地从天而降,似乎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机会,狠狠地斩在了朦胧光芒的中央。

    啊!

    凄厉的惨叫就像来自未来,在每一个人心头悠然响起,使人浑身颤栗。

    “光阴”从中裂开,断成了两截。

    “它”的前半部分不管不顾,直接跃入了撕裂开的“时空缝隙”里,后半截则猛然炸开,让死亡巨镰陷入粘稠的“时光大海”之中,变得缓慢无比。

    吼!

    巨龙的咆哮发出,一道苍白的火焰紧随着那道光影钻入了缝隙,然后,缝隙合拢了,“时空”恢复正常了,只是隐约有痛苦、凄厉的哀鸣回荡在高空。

    “这都没死?”约定好的见面地点附近,普利希尔觉得自己的嘴巴快合不拢了。

    逃亡的过程中,她也一直在关注着传奇强者们战斗的进程,明白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在围杀克托尼亚——传奇三阶的魔法师一位,传奇一阶的魔法师两位,相当于传奇二阶的不死生物一只,相当于传奇一阶的不死生物两只。换了伦塔特光辉大教堂内的那位圣徒来,也一样是陨落的结局,可“时光之心”克托尼亚居然逃掉了!

    哪怕他受了重伤。可光是能逃出这样的围杀,也足以让他自傲了!

    她的周围。康格斯深陷的白骨眼窝里,两点针状红芒跳动得异常激烈:“时光之力就如此强横?”

    他将原因归结于魔法之中也处在最高位置的“时空力量”,要知道,前任教皇“击杀”“死亡领主”坦纳诺斯时,并未使用过“神降术”,当时谁也不知道真理教会有这种似乎超过了类神的恐怖神术,直到“太古时光龙”阿芙罗拉与它的伴侣“太古时光龙”达尼索斯受希尔凡纳斯魔法帝国执政官“星耀之光”邀请。突袭兰斯,世人才见识到了这仿佛超越了一切的“神之力量”。

    结果是,哪怕在三大魔法帝国巅峰时期,也仅仅是退守黑暗山脉。从未低头的“太古时光龙”阿芙罗拉彻底陨落,达尼索斯仅被余波侵袭都重伤逃遁。

    这虽然是昭显“神降术”威力的战例,可也从侧面印证了时空之力的强大,逼得前任教皇不得不用出“神降术”。

    而之后,前任教皇和现任教皇又各用了一次“神降术”。对手分别是“太阳教会的神灵”与希尔凡纳斯魔法帝国执政官“星耀之光”,两者都属于星相时空领域的强者,尤其后者,有着布置完善了上万年的“安提弗勒迷锁”相助,被认为是最有希望挡下“神降术”之人。可是,一击之下,人亡城毁,让活着的每一位强者侧目,让所有魔法师开始从心底恐惧。

    阿曼纳塔看着半空中闭合的时空缝隙,融入阴影的身躯一下凸显了出来,再也无法完美隐匿。

    “这,这没有道理……”出身亚瑟帝国的尼尔森不敢相信恢复了三阶实力的“死亡领主”阁下竟然没能杀掉一位二阶的史诗骑士,尤其是在还有两位传奇魔法师相助的情况下!

    惊愕之余,他们同样浮现出浓浓的失望,本以为克托尼亚这位大霍尔姆地区魔法师的噩梦会在今天终结,但他的战力真是超出了想象!

    距离见面地点已经不远的道格拉斯略微茫然地看着高空,一样有点无法接受,虽然他有克托尼亚死战逃脱的心理准备,但真正目睹时,还是难免觉得不真实。

    费尔南多更是愕然失声:“他竟然跑掉了?当初牵头研究时光类血脉的传奇阁下是哪位?”

    他对当初那位传奇阁下是深深的佩服,居然可以研究出这种作弊级的血脉。

    “据说是‘灾难君王’维肯阁下,在三大帝国研究血脉融合的传奇魔法师里面,他绝对能排进前三,当然,传闻他并不太擅长时光之力,是与‘预言者’马斯基林阁下合作研究出来的,不过,这个时光类血脉的成果并不出众,一直没有展现出太值得关注的实力,直到克托尼亚血脉变异,才让人明白时光类血脉的可贵……”安诺德解释着费尔南多的疑问,表情依旧淡定从容,没有一点因为克托尼亚死战突围产生的惊讶

    “原来是‘灾难君王’维肯和‘预言者’马斯基林……”费尔南多重复了一遍,还未来得及加“阁下”这个尊称,就狐疑地看着安诺德:“老狐狸,你似乎不紧张不失望?”

    “我很失望很紧张啊。”安诺德笑眯眯地回答。

    “我看不出来。”费尔南多瞪着安诺德,揣测道:“其实,是故意放走他的吧?或者之前黑暗里发生了一些其他事情?”

    “哈哈,我怎么知道?我又不在场。”安诺德一副“我很无辜,别瞪我”的模样。

    道格拉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管如何,克托尼亚也是贵族的一员,直接杀掉他会引起贵族们的恐慌和反弹,还不如……”

    “嘿嘿。”安诺德笑而不语,指着远处洞穴入口的普利希尔道,“我们先过去和他们聊聊。”

    这时,普利希尔也看到了安诺德,顿时,她身边一颗颗炽热的火球冒出,环绕飞舞,然后,“邪魅”地一笑:“老狐狸,你过来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我保证不打你!”

    “这个距离上已经可以好好交流了。”安诺德摸了摸自己的白胡子,倒退了一步。

    “你欠我们一个解释。”康格斯飞了过来,由于只有白骨,实在让人难以猜测他的心思。

    安诺德收敛起笑容,很严肃也很诚恳地将之前对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的解释重新讲了一遍。

    “也就是说,几位传奇阁下有意合作?具体到什么程度?”普利希尔作为一个组织的首领,此时已经从被欺骗被蒙蔽的恼怒之中恢复,认真地思考起当前的局势。

    安诺德看了他们一眼:“这就得大家来协商了,同时也得看教会的应对,不过至少最初步的合作是不成问题的。”

    “对,一位九级的主教被杀,教会肯定会加强追捕,两位枢机主教和几位史诗骑士都会动起来,我们得暂时避开这段时间。”参加阿林厄聚会以来,尼尔森第一次语气和态度颇为不错地说道。

    既然“死亡领主”阁下都愿意站出来参与合作,暂时忘记之前的“不愉快”,自己似乎也没必要太“怨恨”。

    他刚刚说完,周围带着淡淡燥热的黑暗一下裂开,一位头顶漂浮着长长黑色镰刀的死灵法师走了出来,他浑身都被漆黑的法袍包裹,仅仅在斗篷的阴影里露出两点红光。

    在他身边,一个个模糊的灵魂环绕着他,惨叫着,哀嚎着,哭泣着,仿佛在表达着恐惧和臣服。

    “您是死亡的主宰,不朽的意志。”安诺德、尼尔森、普利希尔、道格拉斯等魔法师都左手按胸,右手扶额,诵念着对“死亡领主”的致敬词。

    记忆每一位传奇魔法师相关的致敬词是魔法学徒的必修科目之一,还好传奇魔法师的数量并不多。

    “‘逃走’比死亡……”“死亡领主”的声音像是来自于久远的过去,沧桑,阴郁,死气沉沉,但他话未说完,就猛地抬起头,看向半空,若有似无地道一声,“开始了……”

    开始了?包括老狐狸安诺德在内的所有魔法师都顺着他的目光,疑惑地看向天空。

    只见原本阴沉黯淡,看不到一颗星星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清澄灿亮,一轮皎洁梦幻的银月带着清冷的光辉,划破了天际。

    接着,无边无际的光芒将它淹没了。

    “这是?”一切的幻景消失,天空重归黑暗无光,安诺德隐隐有所预感,半是惶恐半是期待地问道。

    道格拉斯像是回到了过去的噩梦,迷茫地道:“神降术?”

    据他所知,“神降术”除非是攻击位置非常高的目标,否则不可能被其他地方的人看到,其他类神,如地狱之主、深渊意志,根据资料记载,攻击时也不具备跨越大陆的异象,但只有一位类神例外,能看到银月的地方就能看到祂展现出来的异象,而凡是与她战斗的,都会顺带展现,祂就是“银月之神”爱特娜。

    “类神终于出手了吗?”普利希尔觉得今晚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多到不像是巧合!

    “坦纳诺斯阁下,银月挡住神降术了吗?”肥胖的尼尔森急切地问道。

    “死亡领主”轻长地叹息了一声:“月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