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五章 反应

第二十五章 反应

    “月落了?”不管是安诺德,还是道格拉斯,都被“死亡领主”这声悠远的叹息吓了一跳,纷纷抬起头,看向黑暗无光的天空,各自眼中魔法符文流转,闪烁着不同的色彩,“洞穿”了阴云的遮掩,直接看到了一轮清冷迷离的银月!

    银月并没有真正坠落!

    他们心中长长地舒了口气,消除了魔法加持的视线效果,若“银月不坠,月神不陨”的类神爱特娜都被“神降术”击杀,那自己这边真是没有一点希望了!

    不过,按照“死亡领主”阁下的意思,银月也没能挡住“神降术”?

    哪怕类神,也无法抗衡“神降术”一击吗?

    短暂的庆幸之后,强烈的失望、迷茫情绪升起,让普利希尔、尼尔森和康格斯等魔法师颇感黯然,教皇强大到如此程度了?还有没有战胜的可能?“死亡领主”阁下是不是也感觉到了颓然和丧气,他最巅峰的时候,连教皇的“神降术”都未能逼出来,更何况是现在!

    “各自回去吧,等教会的反扑浪潮平息下来再讨论其他事情。”“死亡领主”坦纳诺斯面前浮起了一层淡白的迷雾,迷雾褪去之后,他整个人也消失不见了。

    安诺德收敛心情,恢复了笑呵呵的状态:“不管教皇如何,我们该怎么做还是得怎么做,或许他使用‘神降术’要付出极大代价呢?这段时间,我们彻底隐藏,不要有任何行动,但要注意观察贵族和教会之间关系的变化。”

    “我们没这么愚蠢,始终被人耍得团团转。”普利希尔哼了一声,“你说过的‘深蓝恶魔’等大贵族的靠拢,希望能尽早有成果!”

    她就是被这美好的前景迷惑了!

    看着一道道恨不得痛打自己一顿的目光,安诺德干笑道:“放心,没有问题,我们会密切观察和联络夏普的。”

    “那我们先离开了。”普利希尔克制住丢一个大火球过去的冲动。再次抬头望天,幽幽叹息了一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得到‘天亮’……”

    “天亮之后,又是一场汹涌的浪潮。”尼尔森红宝石般的眼睛带着淡淡的压抑和感伤,话语中的意思与普利希尔截然不同,他分外担心教会的报复。

    安诺德嘿了一声:“坦纳诺斯阁下都没有慌张,我们急什么,这次的事情之后,他可是教会的主要目标。”

    刚才“死亡领主”的态度让他觉得也许事情会有变化,教会的反扑力度不会太强。

    “希望你这次没有撒谎。”普利希尔淡淡地说道。转身飞入了变得透明的“毁灭者之塔”。

    等到其他魔法师都离去。道格拉斯才开口道:“里格会不会透露阿林厄的埋藏地点?”

    “不会!”安诺德毫不犹豫地回答。就像是一直跟在里格身边,知道一切事情。

    感受到他的自信,费尔南多恍然大悟:“侵袭头脑,编织记忆。里格早就……老狐狸,你刚才又骗我!”

    他年轻气盛,经验不足,自身的聪明才智还抵不过性格的缺陷,所以,此时再次升起自己太年轻太天真的想法,居然会毫无保留地相信老狐狸的解释!

    “多被我骗骗,以后就没什么人能骗得到你了。”安诺德目光慈祥地像是在看着晚辈,“你看道格拉斯。之前就察觉到了这问题,但因为对他没什么影响,所以装作不知,没有揭穿我,等到需要的时候才突然发问。”

    费尔南多的老师陨落之后。一直以自学为主,但也少不了他老师好友安诺德会长的指导,要不然他凭什么年纪轻轻就有七环的实力了!

    当然,这个年纪轻是与其他高阶魔法师比较而言。

    “早晚有一天,我会听笑话似地听着你的谎言。”费尔南多承认老狐狸说的有道理,可嘴上却不肯承认。

    道格拉斯笑容和煦地道:“确认了这点,我就放心了,会长先生,这段时间我就常驻阿林厄了,如果有魔法问题和怎么制订计划的经验想教我,就麻烦您来阿林厄,当然,如果我有疑惑,也会写信与您交流的。”

    他大概摸清楚了安诺德的脾气和性格,说话不再那么拘谨,反倒开起了玩笑。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越来越没有礼貌了,还要我老人家亲自去阿林厄。”安诺德故意叹息了一声,虽然道格拉斯年纪不小,但与他这位活了上千年的老者相比,依然是年轻人,“好吧,别把阿林厄给拆了就行了,我还打算有空研究研究的。”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费尔南多:“你这段时间与老格林多联络,随时掌握夏普的情况,不管教会是杀他还是不杀他,情况都对我们有利,嘿嘿,费尔南多,如果有机会,你就用那条腰带变成女孩子,然后去给海瑟薇当宫廷教师吧。”

    “滚!”费尔南多恼怒地吼道,心中隐约明白了“放走”克托尼亚的作用,不过应该没那么轻易放走他吧?

    …………

    依然被残留的“亡魂迷雾”笼罩的森林内,头顶漂浮着一把黑色巨镰的“死亡领主”漫步其中,他竟然返回了这里。

    “‘银月’状况怎么样?”他突地对着空无一人的漆黑腐烂森林说道,声音一如既往地像是从墓穴里传出。

    “根据血脉感应,不算致命,但也得很长时间才能恢复。”无人的黑暗忽然涌动,一道人影凝聚了出来,他穿着红色的夹衣和领子高到头顶的黑色外套,留着一头到肩膀的银发,双眸如同天空里银月般深邃迷人,外表毫无瑕疵,比女士还要漂亮,足以称之为妖异。

    他嘴角含笑,看了“死亡领主”一眼,惋惜地道:“为什么每一位死灵系的传奇魔法师都弄得这么难看,这么阴森?当初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是多么纯净无暇的少年啊。”

    “教皇怎么样了?”“死亡领主”早就学会了无视对方无聊的话题。

    “在占据了特里亚之后,自身回到了兰斯,也许我们能期待一些状况的出现。”银发男子摇了摇头。“亚伯死了,我很难过,你现在这个模样,我更加难过,哎……”

    “亚伯死了?德古拉会很高兴吧……”“死亡领主”怔了一下。

    …………

    伦塔特,光辉大教堂。

    “‘死亡领主’与‘冰地女巫’、‘诅咒之眼’联手了?他恢复到三阶了?”与所有古斯塔帝国的男人一样,来自这个国度的“神恩天使”弗兰茨留着一把浓密的大胡子,脸上满是岁月斑驳的痕迹,唯有那双碧绿的眼睛,没有一丝一毫沧桑。深邃而圣洁。

    对于“时光之心”克托尼亚的禀报。他第一时间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克托尼亚咳嗽了两声:“嗯。如果没有他,不管是‘冰地女巫’,还是‘诅咒之眼’,我都不放在眼里。我现在的伤势,绝大部分是他造成的。”

    他的身体从腰部断开,只剩下了半截,血肉不断蠕动生长,试图恢复,可又不断腐烂成腥黄的脓水,恶臭扑鼻。

    弗兰茨一边施展“神疗术”,一边仔细地询问着战斗的经过,末了点了点头:“也就是你爆发‘时光之力’能逃脱。换了是我,恐怕已经陨落。”

    旁边被招集来的几位红衣主教一开始听得惊心动魄,接着变得又后怕又恼怒,被撵得像狗一样的魔法师居然敢设计杀害阿方索,围攻“时光之心”?

    长久的优越感被打破让他们义愤填膺。一个个高声道:

    “弗兰茨大人,必须让那群魔法师明白现在是主的世界!”

    “大人,下令各国史诗骑士行动吧!一定要让参与的魔法师全部接受审判!”

    “回复到以前吧,不管是不是贵族,只要有嫌疑,都抓起来烧掉!”

    “夏普居然敢背叛主,与魔法师合谋暗杀阿方索,他必须得到严厉的审判!”

    “弗兰茨大人,请让我去抓捕夏普!”

    他们请求着,催促着,想要发泄内心的愤怒,想要审判渎神的贵族和魔法师。

    弗兰茨表情平静地看着他们,直到他们都安静了下来,才缓缓开口道:“夏普只是随口委托,让魔法师明白他们与我们的实力差距,从而离开,并没有证据直接证明他参与了暗杀阿方索的行动。”

    “可不管如何,他没有当场杀死魔法师,这就是渎神,这就是背叛,这就足以上火刑架!”伦塔特裁判所一位巨头大声道。

    “他是贵族,他是‘真理之剑’最信任的几位下属之一。”弗兰茨语速不快地说道。

    另外一位红衣主教恨恨说道:“那又怎么样?没有我们,他们只是魔法师的一条狗,是主给了他们新的生命和现在的地位,这就是他们对主的报答?我们要让贵族们明白,主才是至高无上的,在主的面前,他们没有特权!弗兰茨大人,向教皇冕下请求援助吧,既然部分贵族不值得信任,那我们就将他们一起清洗。”

    他也知道当前的人手无法完成这个“任务”,因此怂恿弗兰茨向教皇请求圣徒级强者的援助。

    “我能理解你们的愤怒,我自己也是这样,想要审判‘死亡领主’,想要审判夏普。”弗兰茨平和地说道,然后话锋一转,“但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们,也是昨晚,吸血鬼两大亲王,传奇巅峰的亚伯和德古拉联手突袭教皇,而关键时刻,‘银月’也出手了……”

    啊?

    所有人都惊讶了,愕然看着弗兰茨,难道教皇冕下陨落了?

    弗兰茨表情不变地道:“教皇冕下迫不得已,连用了两次‘神降术’,击杀了亚伯,重创了‘银月’,但祂本人也状况不佳,返回了兰斯,西进战争僵持在特里亚一线。”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也许,我们会有一位新教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