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六章 贵族心态的变化

第二十六章 贵族心态的变化

    伦塔特的深夜与其他城市没有太大差别,除了大教堂与贵族聚居区看得到长明不灭的光芒,其余地方全靠银月或星辰“照明”,所以,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伦塔特格外的阴冷静寂,只是偶尔有马灯一闪而过。

    “深蓝恩赐”夏普站在卧室的落地窗边,专注地看着外面的漆黑,没有任何值得欣赏之处的漆黑,就像它是自己人生最重要的意义。

    他右手抬起,抚摸着鼻梁上宛如瘤子般的凸起,晶莹朝气的蓝色眼眸染上了少许忐忑,别人或许不知道裁判所巨头阿方索已经率领人员离开,前去追捕“毁灭者之塔”的魔法师,但作为“真理之剑”骑士团的副团长,公爵,大贵族,国王最信任的部下之一,九级黄金骑士,他有足够的渠道知晓这个事实,因此,他在等待着结果。

    咚咚咚,快速奔跑的脚步声传来,夹杂着铁靴撞地和甲片碰撞的锵锵之声。

    “团长大人……”前来通风报信的骑士大口喘着粗气,他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就从附近赶到了夏普大人的别墅,“‘时光之心’身受重伤返回,阿方索和他带去的所有神职人员、守夜人全部死亡!”

    “时光之心?”夏普难得地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不明白怎么会与克托尼亚扯上关系。

    “这是从光辉大教堂内部传出来的消息,具体的情况不明。”骑士急促地说道,“团长大人,克托尼亚指控您勾结魔法师,暗杀阿方索,他救援不及,只能保住自己的生命,他这是想您死啊!”

    王室在霍尔姆教区内部很是收买了部分实力不高、位置不起眼,但关键时刻能得到并传递出部分情报的主教。

    “阿方索起疑心了,或者,有人出卖了行动计划给克托尼亚,但既然他都插手了,为什么阿方索还会死亡,他自己又为什么会重伤……”夏普似乎陷入了茫然的状态,忘记了自身处在危险当中,想破脑子也没想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哐当!报信的骑士忽地单膝跪下,膝盖的铁甲狠狠撞在了地板上,略带哭腔地道:“团长大人,您快逃吧,教会肯定不会放过您的,他们需要一个行动失败的‘祭品’,他们会将您送上火刑架的!只要躲到国王陛下回来,您一定会无罪的!”

    “……如果我逃走了,那就等于自己承认了罪名,我不信教会能在没有证据,只有魔法师满口胡言的情况下,定一位公爵的死罪,那会让所有贵族都害怕和寒心的。”夏普沉默了一下后,收敛住了疑惑、忐忑和担心,一如往常那样具有首领气质地对麾下的骑士说道。

    行动失败,有魔法师被逮捕,从而出卖自己,是他预料之中的一种情况,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相信在国王陛下的庇佑下,自己不会有任何事情,唯一让他有点不安的是,指控来自另外一位公爵,史诗骑士克托尼亚,分量比预计的重很多!

    哐当,落地窗发出轻微的响动,一团烈火从远处飞来,直接穿透进入,变成了一位板寸头的凶狠大汉。

    “团长大人,快逃!有红衣主教提出要逮捕你了!”他是夏普的副手,七级的天骑士,“焚魔烈焰”古居夫。

    夏普右手悄然握紧,语气依旧平缓:“不用担心,这是惯例的逮捕和审问,他们没有证据,我不会有事的,要是现在逃跑,那就永远说不清楚了。”

    “大人,不能相信教会,过去他们直接审判处死过多少位仅仅是被怀疑的贵族!”“焚魔烈焰”古居夫虽然很佩服副团长大人在这么危急的关头还能保持平静沉稳,但这无法平息他的焦急,也许“神恩天使”弗兰茨马上就亲自过来了!

    夏普摇了摇头,左手悄然握紧了长剑的手柄:“那些都是伯爵以下的贵族,我是国王陛下亲自敕封的公爵。”

    “大人……”古居夫恨不得拉着副团长大人逃跑,可夏普坚定的态度让他迟疑了,“要不您先躲进内克瑟宫,相信教会不敢强行闯进去的,然后等待国王陛下归来。”

    “额。”夏普有点意动了。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卧室内多了一位头发稀少却根根竖起的年轻人,他周身有一道道银白的电光缠绕,瞳色和肤色是异常少见的银色:“团长大人,光辉大教堂决定不逮捕您,而是派一位红衣主教秘密过来安抚您。”

    他是夏普的另外一位副手,“纯银之罚”塞斯克。

    “什么?”发出惊讶声音的是“焚魔烈焰”古居夫和最先赶来的那位骑士。

    “情况发生了变化?”作为首领的夏普内心同样非常惊愕,不过表面上他还是努力装作沉稳淡定的模样。

    “纯银之罚”塞斯克耸了耸肩:“不知道,核心的消息还有待打听,也许他们决定尊重贵族了……”

    他的话语里带着浓浓的讽刺。

    没过多久,一位红衣主教果然到来,向夏普转告了“神恩天使”弗兰茨阁下的慰问,告诉他:邪恶的魔法师“死亡领主”设下圈套,重伤了克托尼亚阁下,击杀了阿方索等神职人员,并故意散播这是他与你的合作,试图破坏教会与贵族的关系,但“神恩天使”阁下是主眷顾的圣徒,睿智正直,丝毫没有受谣言的影响,也请副团长你不要受到挑拨,要相信主的公正。

    微笑送走这位红衣主教之后,夏普转身进入卧室,脸色变得异常凝重,对“纯银之罚”等三位下属道:“一定还有别的事情发生,快去打听!”

    他大概明白了这次的行动是魔法师那边的圈套,目标根本不是阿方索,而是“时光之心”克托尼亚,连“死亡领主”这位曾经的传奇巅峰都出动了,比自己预计的严重几十上百倍!所以,自己不可能这么轻巧地过关,肯定还有别的因素掺杂才导致这样的结果,而这很可能是比本次事件更重要影响更深远的大事。

    等到三位属下离开,夏普来回踱起了步,连观赏外面黑夜的心情都没有了,淡淡的焦虑无法控制地蔓延。

    天空忽然亮起,闪电一闪而逝,“纯银之罚”塞斯克出现在了卧室里。

    夏普克制住心情,保持着自己首领的形象:“打听到什么了?”

    “特里亚发生了大战,教皇冕下连用两次神降术,击退并重创了‘银月’爱特娜,击杀了亚伯……”塞斯克脸色充满震惊地叙述着。

    “什么?”夏普再也无法保持形象,惊呼出声,“银月”动手了?然后被击败了?

    塞斯克顾不得重复,继续说道:“但教皇冕下状况欠佳,返回了兰斯,传奇魔法师、血族亲王、太古龙等飞过了特里亚,直接向兰斯发起了进攻,战况焦灼。”

    这比之前“神恩天使”弗兰茨说的更进一步,因为新的情报已经从兰斯传来。

    “原来是这样……”夏普低声说道,然后宽慰着略显惶恐的塞斯克,“除非有类神动手,否则兰斯没那么容易被攻破,等到特里亚前线的阁下们返回,事情就平稳下来了,只是不知道教皇冕下到底怎么样了……”

    很快,“焚魔烈焰”古居夫返回:“团长大人,‘天使之王’阁下降临圣城兰斯,用神,神之守护挡住了太古时光龙达尼索斯、德古拉、精灵女皇、‘太阳王’等传奇强者的进攻。”

    此“太阳王”仅仅是传奇三阶,并非当初的塔诺斯。

    “团长大人,国王陛下、圣格里菲斯、圣伊凡、‘真理之盾’、鲁道夫等从特里亚赶回,彻底打退了魔法师和黑暗联盟的进攻。”最先的骑士最后回来,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教皇冕下没有动手,看来状况确实不好……”夏普轻声分析着,突然,他哈哈大笑起来,“难怪他们会如此轻松就放过我,这个时候,海峡这边迫切地需要贵族的帮助,西进战争同样如此!”

    “是的,恭喜团长大人您。”最先的骑士欣喜地说道。

    夏普笑容满面,看着三位信任的属下:“不用被审判不是我最高兴的事情,你们猜得到我最高兴什么吗?”

    “西进战争僵持?”“焚魔烈焰”古居夫不太肯定地回答。

    “银月也被重创了?”最先的那位骑士对教会,对教皇,对神降术,还是充满了敬仰和崇拜。

    “纯银之罚”塞斯克沉默了一下道:“团长大人,你是高兴于这两件事情展示了贵族的力量?连枢机主教都会警惕、拉拢和畏惧的力量?”

    “是的。”夏普回头看向窗外,浓浓的黑暗不知道藏了多少秘密,“我今天才知道,我们的力量是如此强,哪怕我真的害死了阿方索,他们也一样拿我没有办法。”

    面对副团长大人故意地袒露心扉,自曝罪名,三位骑士互相看了一眼后,齐齐单膝跪下:“贵族至上!”

    …………

    “先由亚伯和德古拉设下陷阱,突袭教皇,然后用自己为诱饵,消耗教皇的‘神降术’,最后让亚伯和德古拉击杀虚弱的教皇,计划很好,但‘银月’比我想象的心软很多,祂就不怕自己直接被‘神降术’抹杀吗?或者祂对类神不死的特质这么有信心?而且,祂那么肯定教皇无法连续两次使用‘神降术’?”听完“银眼伯爵”描述这个简单却有效的计划后,“死亡领主”半是感叹半是试探地问道。

    有着“银眼伯爵”这个称号的漂亮血族微笑道:“因为祂对‘神降术’的威力和后遗症有一定了解,安提弗勒之战时,始祖一直在附近旁观,但没有动手,并在兰斯周围待了很久,可惜,还是判断出错了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