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七章 安诺德的安排

第二十七章 安诺德的安排

    千湖之地,湖底遗迹。

    从黑森林返回后,道格拉斯并没有立刻前往埋藏“阿林厄”的地点,而是与安诺德、费尔南多一起等待着伦塔特城内的消息,只有了解了教会反扑的力度和强度,知道“深蓝恶魔”夏普的结局,他才能较为安心地研究“天空之城”,免得当初参加聚会的魔法师被逮捕,将“阿林厄”所在泄露——它坠毁在那里,几乎没办法在不引起大动静的情况下转移走。

    “会长大人,‘时光之心’克托尼亚离开了光辉大教堂,返回了他位于城内的别墅,而教会并没有逮捕‘深蓝恶魔’。”一位魔法师向安诺德汇报着伦塔特城内的情况,他们并没有办法在教会内部和大贵族之中安插间谍,因此只能打听到表面的事情。

    安诺德捋着白胡须,轻轻点头:“克托尼亚已经从里格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也肯定会告诉弗兰茨,而教会不说处决夏普,连逮捕审问都没有进行,非常诡异,看来事情起了变化,也许是教皇与‘银月’之战造成的后果……”

    他分析着原因,可碍于这里和阿尔托、特里亚、兰斯一带远隔千山万水,魔法师们又没办法像教会一样在各个重要城市的大教堂布置传送声音信息的神术阵,所以情报有限,分析不出所以然来,只能揣测性地下着判断。

    “不管原因如何,至少教会这次妥协了,对贵族妥协了,这对助长他们的野心很重要。”道格拉斯表情平和,不知是喜悦还是期待地说道。

    “所以我说教会不管杀不杀夏普,都对我们有利。”安诺德笑眯眯地说道,转头看向费尔南多,“你暂时别去找老格林,夏普现在应该知道我们利用他的事情了。正是愤怒难消的时候,先冷一段时间再说。”

    说到这里,他笑得很促狭地道:“费尔南多,佩福斯伯爵刚好在伦塔特,你可以去问问他了。想明白贵族的地位来自哪里没有。想清楚贵族的力量有多强没有,顺便打听一下阿尔托那边的情况,弄清楚教皇与‘银月’大战的结果。”

    这种时候。贵族的情报来源可比他们丰富多了,不找他们打听,找谁打听?

    “佩福斯伯爵?”费尔南多愣了一下,微微皱眉道,“又要换上那根腰带啊。”

    安诺德笑呵呵地道:“怎么?很排斥?我觉得你之前很有兴趣啊,还在研究怎么改进腰带。”

    费尔南多干笑了两声:“生命相对死亡是如此的短暂,所以,为什么不在有限的生命之中多尝试一下不同的体验?”

    “但再有趣的体验都会厌倦,只有世界与魔法的奥秘才能永远的深邃动人。”道格拉斯并不清楚变性腰带的事情。因此随口表达着自身的观点。

    安诺德哈哈笑了两声,很有长辈风度地不再多说什么。

    …………

    夜色寂静,可佩福斯伯爵的别墅人来人往,热闹得就像是白天。

    一位位骑士趁着黑夜而来,又趁着黑夜离去,彼此交换着情报。确认着态度,丝毫没有停歇,盖因今晚发生的事情太过骇人听闻,让他们不得不慌张忙碌,放弃休息。谁能想得到夏普公爵会联合魔法师暗杀红衣主教阿方索呢?谁能想得到克托尼亚阁下提前得到了消息,打算将魔法师全部干掉呢?谁又能想得到,威名赫赫的“时光之心”阁下却因此落入陷阱,差点陨落,遭遇了成名之后最惨痛的一场败仗呢?

    而这样的事情,必然会掀起一场飓风,仅仅是风尾扫过,都会让他们这些普通贵族失去一切,所以,他们怎么可能不心慌不观望,不去寻找自己的领主和更高阶的贵族打探口风?

    正因为如此,佩福斯伯爵的别墅才如此热闹。

    看着几位下属贵族联袂离开,佩福斯伯爵脸上浮现出深深的疲惫,对他这样的天骑士而言,几晚不休息根本不算什么,绝对不可能因此而疲倦,他累的是心灵,必须根据时时变化的情报,分析教会的态度,其他大贵族的态度,不断调整自己的立场,免得在这场风波之中遭遇不测。

    “伯爵大人,既然教会派红衣主教安抚夏普大人,事情看来就不会再有不好的变化了,这是主的恩典,邪魔的阴谋无法得逞。”客厅内最后一位贵族躬身行礼,准备告退,他是佩福斯伯爵的心腹。

    在心腹面前,佩福斯伯爵没有掩饰自己的疲惫:“如果不是特里亚和兰斯相继发生了大战,也许结果会有很大不同,我们是强大的,也是虚弱的。”

    对伯爵大人最后一句话感同身受的这位贵族叹了口气:“是的,伯爵大人,教会的妥协让我们感觉到了自身的强大,可他们妥协的真正原因却让我们明白到自身的虚弱,如果,如果国王陛下他们彻底打败了魔法师、吸血鬼、巨龙、精灵等的联军,我们……”

    说到这里,他有点畏惧,害怕有守夜人躲在附近,于是没再往下说,默默地告退离开。

    佩福斯伯爵望着缓缓闭合的大门,心中思绪起伏,如同无尽汪洋之上汹涌的潮水,若没有了魔法师、吸血鬼等敌人,教会还有什么必要“养着”贵族,尊重贵族?最近一百年来,神职人员态度的变化就能说明一切了!就像那位漂亮火爆的女魔法师说的一样,贵族的敌人是魔法师,可贵族的地位同样来自魔法师!

    突然,他猛地转过头,看向黑咕隆咚的窗外,压低声音道:“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

    “总得主人允许,我才能进来。”略微磁性的低沉女声响起,落地窗的玻璃一下往内凸出,仿佛一位透明人要从水泡里钻出。

    但很快,一位身着红色魔法袍的娇小美女就走了出来,玻璃恢复原状。

    看着明艳如火的少女,佩福斯伯爵却没有了调笑表情,而是颇为严肃和凝重地道:“你来干什么?”

    “嘿,我的来意,你会不清楚?我记得你不是这样的傻瓜啊?”变身成女性后,费尔南多觉得自己的讽刺相对显得更柔和了,“我们之前交流过,现在我想知道,你的疑惑解开没有?你想明白贵族的地位来自哪里没有?想清楚你们的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没有?”

    佩福斯伯爵的眼睛是独特的金色竖瞳,就像金龙一样,他看着费尔南多,缓缓道:“问题的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太弱小了,哪怕‘死亡领主’恢复,你们也一样弱小,而我,不可能去追寻必然失败的机会。”

    贵族地位和力量的问题,之前他还有所疑虑,可今晚的事情让他彻底明悟,不过,自己明白归明白,他可不打算与魔法师们分享,直截了当地指出了问题的核心。

    对这样的态度,费尔南多很满意,至少表明佩福斯伯爵愿意和自己等人交流了,这是合作的兆头,他笑了笑,像是有光芒乍亮,一室生辉:“我们弱小,但魔法师、血族、巨龙、精灵等的联军不弱小,若是贵族们再离心,教会仅能自保,当然,我们暂时不需要你们冒险合作,只是希望可以得到一点帮助,让我们有时间成长,到时候,你会发现我们已经不再弱小,足以和你们合作了。”

    “魔法师强大起来的速度可比不上神职人员。”佩福斯伯爵不置可否地道。

    费尔南多感受到佩福斯伯爵的顾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我刚才听到特里亚和兰斯发生了大战?”

    “……是的,银月、亚伯、德古拉联手偷袭教皇……”佩福斯伯爵沉吟了一下后,将自己了解的消息原原本本讲了出来。

    费尔南多一边听得惊讶、愕然和激动,一边暗自嘲笑,提供情报正是“一点帮助”的范围,伯爵你嘴上不同意合作,心里却早就“答应”了。

    …………

    “教皇没有动手,联军依然没办法打破兰斯,甚至只击杀了一位枢机主教和史诗骑士,之后完全被压制?教会的实力真是可怕……”安诺德从其他渠道也得到了部分情报,印证了费尔南多的收获,可即使如此,他还是难掩惊愕,有点不敢相信教会的实力已经强大到这种程度了!

    这个世界上,除了神职人员和贵族之外的传奇差不多都联合起来了,可依然没办法击败失去教皇的教会——甚至教会还在大霍尔姆地区、无尽汪洋边缘等留有枢机主教和史诗骑士看守,防止残余魔法师和海族传奇捣乱。

    这真是让人有点绝望的事实!

    “如果教皇恢复,或者有新任教皇加冕,等到他可以动用神降术时,联军恐怕会溃散。”道格拉斯担忧地说道,现在都没办法击败教会,甚至还被压制,再加上教皇,那就更加不堪了。

    安诺德点了点头:“只能希望‘银月’在教皇恢复或新教皇成为类神前恢复,那样能形成对峙。”

    “这不是我们能控制的问题。”道格拉斯略微自嘲地笑了笑,“看来这次的反扑不会太强烈, 顶多目前剩下的史诗骑士和枢机主教都动起来,会长先生,那我去‘阿林厄’了。”

    “好的,别偷懒,争取研究出点什么啊!”安诺德一点也不见外地叮嘱着,然后看向费尔南多,“我希望你能去一趟阿尔托、特里亚等地方,弄清楚那边的状况,弄清楚格里菲斯和伊凡谁更有希望成为新任教皇,并寻找一些潜力的年轻魔法师过来,毕竟他们也插手不上传奇之间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