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八章 各自

第二十八章 各自

    布满裂缝的半截山峰被岩石与泥土挤压着,绘刻的回路和符号几乎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上方的建筑除了后来修建的,全部残缺不全。

    十几位魔法师在这仿佛被彻底摧毁的“城市”内生活着,他们数量太少,以至于无法给这里带来一点生气,四周依然的阴冷寂静,像是一片坟地。

    “阿林厄……”漂浮在半山腰的道格拉斯用希尔凡纳斯语言低声呼唤着它的名,哪怕已经看到过它一次,此时还是无法排解那种震撼,难以克制内心的激动和迫切。

    他缓缓飞到了阿林厄的地面,在几位魔法师殷勤恭敬的引导下,步入了只剩三分之一的中央魔法塔,顺着长长的甬道,深入“天空之城”的内部,在那里,有着一切奥秘所在的核心,有着飞行动力的来源,当然,它们都毁灭严重,无法直接看到当初的模样。

    “研究开始了。”

    深入地底时,道格拉斯内心对自己说了一句,他之所以选择前来霍尔姆王国,而不是去阿尔托,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这里有他梦寐以求的浮空城。

    那不管清醒还是梦境,纠缠了他很多年的疑问,将在这里获得最好的解答环境。

    踏着灰白的石质台阶,他一步一步地走了下去,身影渐渐消失于洞口的黑暗,一切又归于了寂静。

    …………

    凌晨之前的夜晚尤为的漆黑,仿佛没有一点光亮。

    “时光之心”克托尼亚坐在自家别墅的大厅内。膝盖上横着那把光阴式闪烁的长剑。

    经过“神恩天使”弗兰茨的费力医治,他已经摆脱了残余的诅咒。恢复了身躯,但是,他血脉的虚弱却连普通骑士都看得出来,至少得有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自身的巅峰状态了。

    “克托尼亚,‘死亡领主’不是老了吗?”一阵风吹过,略带嘲讽的声音响起。

    那团无形之风落地,凝聚出一位瘦高的男子,他的发丝。他的皮肤,他身上的每一根线条,都给人风在吹拂的感觉,所以,无论发色,还是瞳色,他都是奇特的半透明。

    “雷蒙。他是老了,但你敢和他战斗一次吗?”克托尼亚淡淡地回答。

    这位史诗骑士就是目前加莱公国的大公,“不息之风”雷蒙,而加莱公国属于原亚瑟帝国范围,所以,他对“死亡领主”有种根深蒂固的敬畏。听说和自己关系不睦的“时光之心”被其重创后,特意嘲讽了一句。

    “哼。”雷蒙自顾自地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弗兰茨让我们动起来,给那些躲藏的老鼠们一个难忘的教训。”

    他是接受“神恩天使”的命令而来,其余几位史诗骑士也在赶来的途中。

    “不是让我们动起来。而是让你们配合我。”“时光之心”克托尼亚傲慢地抬起头,年轻朝气的脸庞上带着淡淡的蔑视。“我是深受主眷顾之人,是我王之外,海峡这面实力最强的骑士,所以主宠爱我,教会相信我,让我统御你们。”

    “难道我们就不受主眷顾了?”雷蒙反唇相讥,他一直知道克托尼亚很傲慢,但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能说话难听到这种程度。

    “这是‘神恩天使’的命令,你们只能听从!”克托尼亚一副站在教会那边,将其他史诗骑士完全当成下属的态度。

    雷蒙自觉自身也算是涵养很好的骑士了,此时也忍不住恼怒地道:“你当我们是什么?随意被你使唤的小狗?”

    “不是小狗,是主的羔羊,我们这些仆人想怎么御使就怎么御使。”克托尼亚依然傲慢地回答。

    “好,很好!别忘了你也是贵族骑士!”雷蒙气不打一处来,差点就动手干掉面前的混账家伙。

    克托尼亚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我随时能成为圣骑士。”

    “你!”雷蒙决定用战斗来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荣耀。

    这时,大门再次被推开,一团像是藏着无数灾厄的黑暗涌了进来。

    “哼。”雷蒙再次忍住了动手的冲动。

    …………

    光辉大教堂,布置传送阵的房间内。

    “神恩天使”弗兰茨一直守在这里,第一时间掌握从兰斯传来的消息,并做好返回圣城的准备。

    “他们杀掉阿方索,重创克托尼亚之后,肯定会隐藏起来,躲过我们的清剿,所以,这段时间,只要我们不乱来,局势会相对稳定。”弗兰茨指点着旁边的红衣主教——新接手裁判所的卡努埃尔。

    卡努埃尔垂下头,恭敬地道:“是,大人您预料的很准确,我刚刚收到一位重要人士的情报,‘死亡领主’对魔法师联合工会、毁灭者之塔、灵魂至高等魔法组织的命令就是:‘等教会的反扑浪潮平息下来再讨论其他事情。’”

    “很好。”弗兰茨轻轻颔首,转过来继续看着不断涌动圣光的传送阵。

    …………

    一张张透明狰狞面孔浮现的黑色雾气环绕着一座尖耸的魔法塔,这座魔法塔通体漆黑,如同墓碑,只最高一层有微弱的光芒闪烁。

    光芒来自于一盏银制的烛台,浑身笼罩在斗篷之下的“死亡领主”坦纳诺斯安静地看着面前尚未打开的书籍,上面写着十几个奇特的文字,似乎来自于美什凯特帝国:

    《历代魔法师对最初之躯的秘密研究》。

    …………

    经过漫长的跋涉,费尔南多降落于地面,这里是圣城兰斯的西北方向,靠近大战的特里亚位置,是传奇强者最多的区域,所以他不敢大意地飞行在高空。

    这是一片狭长的地带,东南是圣城兰斯。东北是神圣海尔兹帝国北方行省,西南是阿尔托这个魔法帝国最后的大本营。西北是特里亚战线,北方是真理教会的盟友,信奉大地母神的异教,再北一点则是真理教会完全控制的沙赫兰帝国。

    “天使之王、格里菲斯、伊凡、鲁道夫四大传奇巅峰,加上不逊色于传奇巅峰多少的‘真理之剑’和‘真理之盾’,以及五位炽天使,超过八位的三阶圣徒,和数量压制联军的枢机、史诗。即使没有教皇,教会的实力也恐怖到足以对抗他们之外所有势力的联手,更别提他们还有大地母神教等盟友的帮助……”费尔南多变身成一只老鼠,小心翼翼地穿行于这片区域,脑海里回想着这段时间以来得到的情报,有点沮丧,又有点恼怒。

    这还没算未加入西进战争的圣弗兰兹等圣徒和枢机主教、史诗骑士!

    “难道非得将地狱的魔鬼和深渊的恶魔放进来。才有希望打败教会?”费尔南多心情乱糟糟地想着。

    突然,他发现前方城市内最高的那座建筑物开始了剧烈的摇晃,而教会统治的地方,最高的建筑只能是大教堂!

    “怎么回事?传奇阁下们又发动进攻了?”联军已经被集中起来的教会力量赶回了特里亚附近,所以费尔南多才会如此猜测。

    …………

    “有‘红眼’总部的情报?”克托尼亚威严地看着面前的守夜人。

    守夜人低着头:“是的,情报来源可靠。”

    他知道面前的史诗骑士才遭遇陷阱没多久。因此原原本本地将情报来源和具体内容讲了一遍。

    克托尼亚拿起长剑,急促地道:“他们应该是在转移,我现在就赶去拦截,你通知雷蒙他们随后赶来。”

    “是,阁下。”守夜人并不意外地回答。

    朦胧的光芒穿梭于云层之间。很快靠近了一座看起来很普通的小城。

    克托尼亚大喊一声:“邪恶的魔法师,都去死吧!”

    他化身“时光长河”。浩浩荡荡地击落,目标是城市中央。

    还未来得及转移的尼尔森看着这道光芒,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但时光如水洗过,他依然活在这个世界上,身边的高阶魔法师们都活着,只有一位八环的魔法师死亡化灰,当然,更远处的一位位红眼法师全部倒在了地上,他们像是已经死去多年!

    “时光之心实力下降到非传奇了?”这是尼尔森的第一个想法,但他很快看到克托尼亚背过身,对着城外喊道:“你们逃不掉的!”

    额?尼尔森猛然醒悟,拉着旁边的高阶魔法师们就往另外一个方向逃遁,那是预备的逃离线路。

    他们离开不久,雷蒙等史诗骑士赶到了,克托尼亚面无表情地道:“慢了一步,高层转移走了,只有这几十个中低阶魔法师还未来得及逃跑。”

    …………

    “死亡领主”坦纳诺斯放下手中的厚厚笔记,从储物袋内掏出了一面蒙着深沉黑色的镜子。

    他抚摸着镜子,上面渐渐清晰,映照出来的场景居然是有着十字架的房间。

    光辉大教堂,之前治疗克托尼亚的地方,角落里的阴影突然活了过来,漆黑而扭曲,就仿佛当时克托尼亚伤口之上的诅咒。

    “死亡领主”右手伸出,按在镜面之上,整个人开始虚化,融入其中。

    那道阴影蠕动着站了起来,变成了浑身被兜帽笼罩的“死亡领主”!

    他模糊的脸部,两点红芒闪烁,锁定了传送阵附近的“神恩天使”弗兰茨。

    …………

    道格拉斯结束了一段时间的研究,走出了地底,坐到了一块岩石上,看着渐渐昏暗的天空。

    “太阳东升西降,为什么会这样……”道格拉斯依然有点沉迷不知外物地喃喃自语。

    西边,太阳落下,染红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