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九章 “冥界主宰的右手”

第二十九章 “冥界主宰的右手”

    光辉大教堂。

    阴影所化的“死亡领主”并没有立即进攻,确定了“神恩天使”弗兰茨的位置之后,他退到了房间外黑暗的地方,等待着夜与日的交替,等待着教堂大门打开的那一刹那,那将是弗兰茨最放松最大意的时刻。

    如果现在施展法术,弗兰茨很可能会心生危险的预感,及时做出防御。

    而在教堂之内战斗,尚未恢复巅峰的他没有一点战胜弗兰茨的把握。

    即使是“真理之神”庇佑的大教堂,长夜光辉不灭,也有众多光芒不能及的黑暗,“死亡领主”坦纳诺斯就站在它们之中,似乎与它们融为了一体。

    布置有传送阵的大厅内,弗兰茨站起了身,焦急地等待着消息,别人或许不清楚,但他却非常明白,今晚将有一个关系到自己未来的结果诞生,不,那亦将是影响整个世界局势的结果!

    传送阵内涌动的圣光突然大放光明,将整个房间照得亮如白昼,神术的气息掩盖了一切。

    “有结果了?”弗兰茨的双眸一下紧盯住传送阵。

    而此时,黑暗里,两点红色光芒一下跳跃浮现,“死亡领主”坦纳诺斯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个绝佳的突袭机会,传送阵制造的波动可以掩盖法术发出前的一切痕迹,尤其弗兰茨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接收消息之上。

    他抬起右手,魔法袍黑色的长袖自然往下缩回,露出了一只干瘪如失去所有水分的苍白手掌。它每一寸皮肤每一道纹路都与常人不同,斑驳着死亡的痕迹,汇成了不死的符文,淡淡的黑气冒出,浓烈的死寂呈现,宛如亡者的国度在这只手掌之下再衍。

    坦纳诺斯屈起四根指头,徒留食指,枯萎的指甲最先亮起了诡秘的黑灰色。

    他口中发出旁人难以听到的崎岖声音,周围一张张灵魂面孔浮现,扭曲着。狰狞着。但却都黯然无声,纷纷投入了食指尖端的死寂黑灰,让它染上了一层苍白的色泽。

    “死亡领主”的身体渐渐透明,变得与灵魂面孔没多大区别。然后被自己的食指吸了进去。原地只留下一根苍白与黑灰混杂的手指。

    啊!

    凄厉的惨叫突兀响起。一道模糊的面孔大张着嘴巴从食指尖端飞出,瞬间就越过了重重时空,扑到了弗兰茨的背后。

    “暗杀?”弗兰茨茫然地看着面前传送阵。不太明白为什么戒备森严的光辉大教堂内,自己也会遭遇暗杀!

    他身上一道道光芒炸开,触发型的超凡物品竭力阻挡着那道面孔的透入。

    但这时,那根已经变成奇诡黑白灰色的手指突然在弗兰茨面前冒出,穿过了即将破碎的防御,轻轻点在他的额头。

    最初的攻击是“死亡领主”最强大也最诡异的独有传奇法术,他自己命名为“死亡共鸣”,其他魔法师则给了这魔法一个绰号——“死神的召唤”,而第二波的“手指”是“死亡领主”残存的一件传奇物品,一次性传奇物品,“冥界主宰的右手”!

    弗兰茨惊愕茫然的表情凝固,身体急速变得黑灰。

    …………

    费尔南多悄悄飞到了半空,看见城市内的大教堂像是遭遇了地震般剧烈摇晃着,仅仅瞬间,大地开裂,一条翻滚着通红岩浆的缝隙宛如怪兽的巨口,一下将教堂吞没。

    教堂内爆发了传奇等级的神术气息,一道圣光冲天而起,但“它”被漆黑的圆球包裹着,用力拽往下方,飞得越来越慢,短短两三秒种的时间后,不升反降,直接落入了滚烫的岩浆里。

    然后,大地的裂缝合拢,周围安然无恙,再没有一丝痕迹,除了教堂和里面的神职人员消失不见。

    “这种程度的地系力量操控……”费尔南多觉得这是自己见过控制最好也最夸张的地系超凡力量了,当然,他也顶多见过九环**师的类似法术,“而且攻击是针对教会的……”

    他从这点判断对方是友非敌,于是缓缓降落,等待天明之后,混入城中,打听消息。

    …………

    圣城兰斯,大光明厅。

    老教皇须发皆白,皱纹像是能从脸上落下来,苍老的不像是还活着的人类,祂戴着神圣冠冕,拿着白金权杖,眼神不显一点浑浊地看着下方的枢机主教和神圣骑士们:“除了看守要塞不便返回的成员外,枢机主教团已经到齐。”

    他的声音威严却慈爱,顿了顿后,举起了白金权杖,异常神圣庄严地道:“主降神谕于我,指定了新任的教皇,而我将于今晚返回天堂山,重归于主的怀抱。”

    “这是主的恩赐,您为教会做的奉献如同无尽的汪洋。”所有枢机主教团成员低下头,尊敬地说道。

    老教皇轻轻颔首:“我们的奉献就是我们所得到的收获,我现在宣布主的神谕,新任的教皇是……”

    他的目光在几位枢机主教脸上扫过,满意于他们的平静和虔诚,然后声音拔高,宏大神圣:

    “格里菲斯!”

    “愿您的道行于地上,如同行走在您的国。”一位身着朴素白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虔诚地跪拜于地,他皮肤黝黑,五官平凡,与地里的农夫相比只是没那么多的皱纹,但一举一动皆充满了让人心折的风度。

    “唯真理永存!”其他枢机主教同样跪倒,在胸口画着十字架。

    接着,所有人站了起来,看着格里菲斯一步一步走向七层的台阶。

    随着格里菲斯一阶阶迈上,空灵隽永的歌声、乳白神圣的光芒、无数沙砾般的天使等相继出现,让格里菲斯如同行走在真理之神的国度。

    磅礴的圣光笼罩了兰斯,所有的神职人员和信徒皆匍匐祈祷。

    天堂山的投影出现在半空,落下一道圣洁的光芒于格里菲斯身上,像是给他加了一层光环。

    格里菲斯走上最后一层台阶,肃穆而尊敬地从老教皇手中接过白金权杖,然后转身面对着枢机主教团成员,并将权杖高高举起。

    这时,一道神圣威严的声音从无穷高处降下:

    “赐汝圣名‘格里高利’!”

    老教皇面露微笑,身体猛然透彻,如同最纯净的圣灵,然后他一下崩解,化为无数圣洁光点,飞入了半空的天堂山投影。

    格里菲斯在胸口画着十字架,与所有教皇接任时一样响彻整个兰斯城的宣布道:

    “今日起,我既是格里高利!”

    枢机主教团成员们再次跪倒:“唯真理永存!”

    这群枢机主教团成员的最前方,是一位金发白袍的男子,他的外形刀削石刻,英俊挺拔,只是鼻子略微勾起,显得有点阴沉。

    此时,他的表情是如此专注,他的祈祷是如此虔诚,比在场任何一位枢机主教团成员都专注,都虔诚。

    在他身后,部分枢机主教团成员头埋得很低,让人看不到他们的表情。

    …………

    “什么,这里被大地母神教会接管了?”费尔南多预想了几种情况,比如遇到强大的元素、力场或星相系魔法师(都可能擅长地系法术),比如有人召唤魔鬼公爵降临,比如那条太古金龙突袭,但却没想到这里已经成为大地母神教会的地盘!

    这不需要他特别打听,因为混入城中之后,不少大地母神教会的祭司在向信众们传达着这个事实。

    “昨晚干掉一位枢机主教的是大地母神?也对,只有这个最擅长地系法术的传奇巅峰才能那么容易地杀掉一位处在大教堂保护内的枢机主教……”费尔南多恍然自语。

    其实他和安诺德、道格拉斯都推测过,那些从曙光战争初期就跟随真理教会一起反抗魔法帝国的异神教会,迟早会因为真理神教的壮大和强势与他们反目,之前的情况都证实着这点,比如死在神降术之下的“太阳神”,可他却没有料想到,大地母神会反叛的如此突然!

    “要是在围攻兰斯的时候,大地母神反叛,也许结局就不一样了……”费尔南多没有纠结,很快接受了大地母神背叛真理教会的事实,只是概叹这迟了点,他内心思忖着道:“也许正是因为这段时间被没有教皇的真理教会压制,才让联军决定对大地母神做出重要的让步。”

    站在新拔起的大地母神教堂外,费尔南多内心挣扎了一阵,决定不冒险进去,毕竟守夜人里有不少魔法师,目前肯定敏感的大地母神教会祭司恐怕难以信任自己,还是昼夜兼程赶往阿尔托,寻找熟悉的伙伴介绍。

    “安泰克总是和我说他的同学斯坦尼斯天赋惊人,即将成为传奇魔法师了,嘿,我得当面见识一下。”费尔南多加快脚步,试图混出城,脑海里想着过去朋友的书信消息。

    这时,从两位祭司身边经过的他忽然听到其中一位压低声音对另外一位道:“格里菲斯接任教皇,圣名格里高利。”

    “新教皇诞生了?”费尔南多愣了一下,“伊凡现在是什么想法?”

    必须马上赶去阿尔托打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