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章 好友相见,分外嘴贱

第三十章 好友相见,分外嘴贱

    日正当空,古老而宏伟的阿尔托城屹立于贝伦河畔,虎视着这片大地。

    它的城墙与绝大部分魔法师喜欢的黑色不同,呈暗黄之色,似乎沧桑了无数岁月,如同那永恒不变的星空。

    费尔南多虽然没敢飞行,但昼夜兼程,还是在几天后抵达了这座帝国目前的核心城市。

    他整了整衣服,向着城门走去,那里守卫着十几位魔法师,领头之人毫不掩饰地张扬着气息,是一位*师!

    此时正值中午,进出城的农夫、商贩、市民却没有一点减少,依然熙熙攘攘,让人感受到了阿尔托的繁盛热闹和生机勃勃。

    “停!”守门的一位中阶魔法师看到费尔南多靠拢,警惕地挥手让他站住,非常时期,谁也不想成为守夜人的牺牲品。

    因为费尔南多穿着鲜红魔法袍的关系,守卫的魔法师们注意力都转移了过来,除了那位*师之外,表情都略显沉凝,似乎稍有异动,他们就会毫不留情地出手。

    费尔南多声音洪亮地道:“我来自大霍尔姆地区,到这里寻找我的好友安泰克,他是‘梦魇之王’阁下的学生。”

    安泰克仅仅是一位刚入六环的高阶法师,想来名声不响,所以费尔南多为了避免意外,直接抬出了他的老师,传奇魔法师“梦魇之王”。

    他们这一系的传承,最终职业就是“梦魇之王”,就如同过去统治这座城市的马斯基林一样。他的《星相与元素之书》上也只有两种传奇职业,“预言者”和“元素支配者”。

    要想获得更多的传奇职业,只有为帝国立下足够的功劳,然后才能进入安提弗勒的帝国图书馆“众神之塔”学习——在希尔凡纳斯帝国最鼎盛的时期,魔法师们信心膨胀,自认为传奇强者就是凡世的神灵,不同的职业就是不同领域之神,因此将帝国图书馆命名为“众神之塔”。但真理教会的崛起,让这些“神灵”跌入了尘埃。

    “梦魇之王阁下?”听到是传奇魔法师,守门的*师收起了漫不经心的态度,和善了许多。

    费尔南多轻轻点头:“是的,但我不认识他,我只和他的学生安泰克熟悉。”

    他不屑于攀附传奇魔法师。

    奇怪的诚实家伙……在场的魔法师们并不能理解费尔南多的骄傲,想当然地认为他是那种研究魔法把自己研究傻了的典型。

    守门的*师微笑道:“我和‘梦魇之王’阁下的另外一位学生斯坦尼斯认识,从他嘴里听说过安泰克这个名字,所以。你进去吧。”

    啊?面对这种待遇,费尔南多反而不适应了,就这么轻易地进去了?他们连自己的姓名都没有问!

    那位*师会错了意思。以为费尔南多没记起斯坦尼斯。不敢轻易相信自己的话,于是压低声音道:“斯坦尼斯是‘梦魇之王’阁下最好的学生,你应该听安泰克提起过吧?他半年前已经认知世界半固化,被视为准传奇,呵呵,也许我们能看到少见的景象。两位‘梦魇之王’同处一城。”

    “他已经认知世界半固化了?”费尔南多本来以为马上快八环的自己算是同一代“年轻”魔法师里的翘楚,谁知道年纪不比自己大多少的斯坦尼斯居然已经走到了这种程度。

    “是的,或许这段时间就会尝试晋升,他是幻术系梦境领域的真正天才。”这位*师难以掩饰自己的羡慕,九环与传奇只有一线之隔。却是天与地的差别。

    费尔南多没有点头,欲欲跃试地道:“我对幻术也有很深的研究。”

    他没说完的意思是。希望这次能和斯坦尼斯交流一下,看看这位“真正的天才”是否名副其实,他才不会赞扬、嫉妒和仰视谁!

    守门*师一脸恍然的模样,以为这位擅长幻术的魔法师是专门来向斯坦尼斯和“梦魇之王”请教的,这种事情可不少见,尤其他还与“梦魇之王”阁下的学生安泰克熟悉。

    “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从刚才费尔南多提起“梦魇之王”,他就觉得有必要和这位高阶魔法师认识一下,“我是尼斯?布朗,你直接称呼我尼斯就行了。”

    费尔南多觉得这才是正规的程序嘛:“我是费尔南多?巴力斯塔,喜欢别人叫我费尔南多。”

    “这个姓,似乎是亚瑟帝国的?”尼斯顿了顿,迟疑地问道。

    费尔南多点了点头:“是的,但我老师是帝国的法师。”

    尼斯没有做进一步确认,好像能肯定费尔南多的话语真实,他微笑道:“费尔南多,快进去吧,安泰克在等你了,有机会我们再交流一下魔法知识。”

    “什么?安泰克在等我了?就这么进去?不用检查核实我的身份?不怕我已经投降了教会,成为了守夜人?”费尔南多觉得自己和道格拉斯认识之后,问题是与日俱增。

    尼斯脸上的笑容略显诡异:“放心,阿尔托不会有守夜人,你看,那不是安泰克吗?”

    顺着他的手指,费尔南多看到了一位戴着单片眼镜的年轻人,他身体瘦弱,头发凌乱,面孔苍白,颧骨高耸,脸上满是胡渣,浑身散发着让人反胃的味道,仿佛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冥想室或实验室了。

    “你还是与以前一样的难看。”费尔南多毫不客气地打击着安泰克,“而且还不懂得收拾自己。”

    安泰克苦着一张脸道:“反正我收不收拾,都不会有漂亮的女法师看上我,哎,只有你这种俊美的家伙才有收拾的价值啊。”

    他语气里带着淡淡的羡慕和嫉妒。

    “你不会自己改造一下容貌啊?”费尔南多半点也没有照顾安泰克心情的想法。

    安泰克倒是很认真地思索了一下:“我们魔法塔没多少善于*改造的,其他人我又不太信任。怕改造的更丑。”

    “哼,依然是胆小鬼,不敢尝试,不敢冒险,总觉得别人会把事情办糟!你不应该跟着‘梦魇之王’阁下学习的,当初该去‘厄运之塔’!”费尔南多的嘴巴异常地毒。

    “厄运之塔”是“厄运之主”这位传奇魔法师的半位面,他已经陨落在安提弗勒了。

    安泰克在认识多年的朋友面前倒是没那么胆小,略显得意地道:“我老师说。我在梦境领域有着很强的天赋,最适合悄悄躲在安全隐蔽的地方操纵梦境,操纵幻术。”

    “恩,很适合你这个胆小鬼。”费尔南多嘴欠地道。

    安泰克忽然笑了笑:“费尔南多,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嗯?讲故事?”费尔南多没跟上安泰克跳跃的思维,忽然觉得十多年不见,这位好友多了点自己把握不住的东西了。

    安泰克带着费尔南多穿过城门,走进了热闹的市场区,那打着遮阳伞的血族。拥抱着阳光的精灵,盘在房顶的巨龙,喝得东倒西歪的矮人。忙碌来往的人类。让这里如同万国花园,不同的风情糅合在了一起。

    “我老师的好友‘深渊领主’阁下是血脉融合和*改造领域的佼佼者,他在年轻的时候,经常被他另外一位好朋友嘲笑,嘲笑他被恶魔血脉和气息感染,变得异常丑陋。这一生都会被女孩子们畏惧和害怕,但现在,他有着众多的情妇。”安泰克情绪没有起伏地说道。

    费尔南多毫无羡慕:“他是传奇魔法师了,不愿意也得愿意。”

    在魔法帝国,传奇魔法师有着极大的特权。杀人等罪行只要不碰上背景深厚的,都只是罚款。

    说到这里。他嘿了一声:“所以,你靠这个故事来激励你自己?啧,真是励志啊!”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深渊领主’阁下在实力只有七环,还不如他那位好朋友时,因为饱受嘲笑,背后偷袭,将他那位好友杀掉了,制成了恶魔犬。”安泰克的语气一下变得轻松愉悦。

    在与安泰克的互动之中,费尔南多第一次被噎住了,表情有点凝固地道:“你是让我感谢你没有暗杀我?”

    “嘿嘿,实际上我不太敢。”安泰克笑嘻嘻地回答,能看到费尔南多这样的表情,他就已经满足了。

    费尔南多刚想咆哮几句,忽然看到前方的大道之上,一位血族正与一位精灵大战,高阶超凡力量的余波将不少房屋都摧毁了。

    “没人制止吗?”阿尔托的法令就这么松弛?那不用教会打过来,也许一段时间之后,就彼此自相残杀干净了!

    安泰克的声音突然变得古怪,半是好笑半是疑惑地道:“费尔南多,你扮过女孩子?”

    “你怎么知道?”费尔南多吓了一跳,这件事情怎么可能传得到阿尔托?

    安泰克指了指他旁边:“她就在这里啊。”

    费尔南多内心惊愕地看向右手边,只见一位娇小的红眼美女与自己并肩而站,但身影略显模糊。

    他先是茫然,然后恍然道:“这座阿尔托城是我的梦境?”

    “不,是我们的梦境。”安泰克微笑着回答,说到这个话题时,他的胆小消失了很多。

    “我们的?也是他们的?”费尔南多皱眉指着周围的人类、精灵、巨龙、血族和矮人们。

    安泰克点了点头:“这是真实阿尔托所有生灵的梦境所化,你进入这里,自然就加入了梦境,而在这样的梦境里,叛徒是很难隐藏的。”

    “这种水准……不是你老师能完成的!难道他突破到传奇三阶了?不可能,传奇三阶也不可能!”费尔南多对幻术也有深入的研究,读过很多分析传奇战例的书籍。

    安泰克呵呵笑道:“你忘了?德古拉亲王就在阿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