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一章 女伴

第三十一章 女伴

    “他?难怪……”费尔南多低声说了一句。

    虽然“真实梦境”是吸血鬼一族的天赋法术,但能够神乎其技到把这么多人的梦境串联在一起,各自具备本身的思考能力,那就只有德古拉亲王这位传奇巅峰的血族了——陨落的亚伯整体实力强过德古拉一些,可在“真实梦境”之上,却比德古拉差。

    据说,德古拉除了制造众人联合的梦境,还能无中生有,凭借自己的吞噬掠夺天赋,将自己的梦实质化,里面的各种生灵宛如真实,能思考能交流,但本身不知道自己是虚假的,是梦境的一部分。

    安泰克继续为费尔南多解说着:“梦境阿尔托将真实阿尔托掩盖,能有效防止教会传奇的突袭,而且,血族、精灵、巨龙、矮人以及我们人类之间,历年来积累了不少矛盾,总是克制的话,反而会引起大的冲突,现在这样就很好,反正是梦境,有什么矛盾尽管发泄,死了也还能复活。”

    说到这里,他略微骄傲地笑了笑:“梦境阿尔托的绝大部分力量来自德古拉亲王,但老师,斯坦尼斯,其他同学,以及我,都做了一定的贡献,所以我才能第一时间察觉到你进入梦境,前来‘接’你。”

    费尔南多深深地看着这位懦弱胆小的好友,发现他终于绽放出了一点属于自身的光芒,撇了撇嘴道:“你的贡献恐怕还没有指甲盖这么大。”

    “是的,我才晋升高阶没多久。”安泰克对此并不自卑。反而颇为得意,能成为高阶魔法师是他年少时的梦想,至于更高的等阶,那时候他连想都不敢想。

    费尔南多啧了一声,注意力转移到前方的战斗之上,越看越是心惊,血族和精灵的天赋法术、肉搏能力、弓箭匕首等完全看不出一点虚假,连战斗的余波都是那么的真实。

    “这‘真实梦境’没我想象的那么差。”他不情不愿地感慨道。

    安泰克很清楚好友的性格。对此只是咧开嘴巴道:“呵呵。”

    费尔南多并不着恼,而是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德古拉在阿尔托?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特里亚一线,或者兰斯附近吗?”

    联军对教会的反扑彻底被遏制了?

    “前两天,格里菲斯成为新任教皇,改名为格里高利,当天,德古拉亲王、太古时光龙、精灵女皇、大地母神、无尽汪洋之主五位传奇巅峰,太阳王、星之导师、元素支配者、高塔学者、召唤大师、变形大师、魔鬼之王、半神巫妖、太古红龙、塞特亲王等十多位三阶的强者。以及老师等传奇再次突袭了兰斯,这是除黑暗山脉的‘主脑’之外,目前主位面能调动的最强力量了。”安泰克的情绪一下低落。但还是为好友大概介绍了目前联军的状况。

    与“太阳王”一样。“星之导师”也非当初开创星相系的那位传说人物了。

    “无尽汪洋之主也参战了?结果还是失败?”费尔南多凝重地问道。

    安泰克点了点头:“无尽汪洋之主不得不参战了,若真理教会获胜,大海也将无法平静,所以,九大海将军以及其他海洋势力,同时对教会的沿海城市发起进攻。拖住了留守的圣徒、普通枢机主教和史诗骑士,它本人则秘密前来兰斯,参与这场大战。”

    他顿了顿,表情有点忧伤:“教会早有准备,而且。格里高利表现出了真正类神的实力,加上天使之王、伊凡、鲁道夫、菲利克斯、霍芬伯格、瓦欧里特等强者的相助。毫无损伤地打退了我们的全力进攻,甚至,甚至,若非我们撤退得及时,恐怕会陨落不少阁下。”

    “刚继任就有类神的实力……看来不管老教皇是不是因为‘神降术’提前死亡,新任教皇都有类神的水准。”费尔南多喃喃自语着,这个事实真是让人开心不起来,接着,他急迫地问道,“没有传奇巅峰陨落?没有‘神降术’?”

    安泰克的情绪恢复了一点:“嗯,格里高利这位新教皇没有施展‘神降术’。”

    “看来他得‘适应’一段时间才能掌握‘神降术’,否则这样的大战之中,用‘神降术’杀掉一位传奇巅峰,会让联军信心垮塌,彻底崩溃的。”费尔南多一向看不起神职人员,包括教皇,认为他们的实力并非来自本身,易于获得也易于失去。

    “也不一定。”安泰克下意识反驳道,“教皇再用‘神降术’杀掉一位传奇巅峰的话,其余几位肯定会害怕和畏惧,但会更加地卖力,将这直接威胁到生命的隐患抹去,到时候,教皇能用出几次‘神降术’?”

    “如果都是帝国的魔法师,还有这个可能,但德古拉、达尼索斯、精灵女皇、大地母神、无尽汪洋之主彼此之间都有矛盾,甚至好几位恨不得杀掉对方,那谁会愿意牺牲自己,消耗掉教皇的第二发‘神降术’,趁祂彻底虚弱的机会干掉祂呢?”费尔南多毫不留情地揭穿了安泰克的妄想。

    安泰克坚持着自己的看法:“谁牺牲不是自己决定的,是教皇,他们若是退走,以后就只有被教皇一个一个杀掉的结局,没有别的可能,当时还能拼一拼。”

    “哼,太天真了,消耗掉‘神降术’的教皇也有类神的实力。”费尔南多讥讽道,然后他看了看天空,“除非银月能在教皇恢复‘神降术’之前恢复。”

    “嗯,这是最好的情况。”安泰克略有憧憬地附和道,“实在不行,那就……”

    说到这里,他忽然住嘴,看向前方,似乎那场即将结束的战斗深深地吸引了他。

    “那就什么?”费尔南多疑惑地追问,心中隐约有了点猜测。魔法师们恐怕也有自己的打算。

    安泰克呵呵笑道:“那就退入黑暗山脉,那里环境复杂,不怕教会。”

    “哼,撒谎的胆小鬼。”费尔南多简短地评价道。

    “真的,我真是这么想的。”安泰克一脸真诚地说道。

    费尔南多无情地揭穿了他的心思:“你是你,其他人恐怕不是这么想的,哪怕黑暗山脉环境再复杂,教会一点点推进。总会让你们没有藏身之处。”

    “呵呵,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安泰克守口如瓶,“好了,我带你进入真实的阿尔托,哎,其实生活在这样的梦境之中多好。”

    “不要太沉迷,被自己梦境迷惑的幻术师迟早会疯掉。”费尔南多提醒了一句。

    安泰克点了点头,没有吱声,右手按在费尔南多的肩膀之上。一道道波纹从他体内散发。

    费尔南多眼前的场景忽然晃动了起来,渐渐模糊,然后。啪一声破碎了。

    短暂的黑暗消退。费尔南多眼前阳光灿烂,那座沧桑久远的阿尔托城就在眼前,原来自己还没有进入城门。

    他的身边,安泰克浮现出来,一边与他交流,一边带着他穿过戒备森严的城门——怕有不受梦境影响的特殊守夜人到来。进入真正的阿尔托。

    真正的阿尔托街道空旷,几百米范围内看不到一个人影,寂静无声,如同苍白的鬼蜮。

    “大部分都在沉睡。”安泰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梦境之中吃的食物来自德古拉亲王的力量。能直接补充能量。”

    “普通人恐怕无法承受这样的梦境太久。”费尔南多严肃地说道。

    安泰克点了点头:“顶多三年,会定时让他们清醒恢复的。呃,费尔南多,我想请你帮个忙,帮,帮……”

    说到这里,他突然结巴了起来,面孔涨得通红,期期艾艾半天,说不出话来。

    “连请人帮忙都说不出口的胆小鬼。”费尔南多鄙视地看着他。

    似乎是被这句话刺激到了,安泰克的语速一下加快:“你那变身腰带的效果似乎很好,我完全看不出古怪,我想请你假扮我的女伴参加一个宴会,那群家伙总是嘲笑我找不到女伴。”

    他没有停顿地说完,差点没喘过气来。

    “……可怜的家伙。”费尔南多斜着眼睛看他,良久才感慨了一声。

    安泰克说出请求后,整个人轻松了不少,用刚才得到的消息道:“你不是要拉拢一批有潜质的魔法师吗,用漂亮女士的形象会相对简单一点。”

    “难道有潜质的魔法师都是男性?我这样子,应该还是有不少女法师喜欢的,而且,最重要的还是实力、前途和未来等因素。”费尔南多鄙夷地说道。

    安泰克抿了抿嘴巴:“但今晚宴会之上有潜质的都是男性魔法师,呃,有十几位魔法水准不错的女士,但她们的首领是位喜欢女孩子的姑娘,你搞定了她,其他女士自然就会追随了。”

    “有道理。”费尔南多点了点头,觉得自己被说服了,反正他也不排斥用变身腰带。

    安泰克见费尔南多有答应的迹象,反而不太放心地道:“你变身的效果会不会被看穿?他们的眼睛都恒定了一些法术效果的。”

    “不会,我改造过这条腰带,使用它之后,就变成彻底的女性了,任何地方都是,即使是传奇魔法师,也顶多看得出我身上有魔法改造的痕迹,但看不出从什么改造而来,不过,还是有缺陷,不能怀孕……”费尔南多介绍着这根腰带,说着重口味的话题。

    安泰克松了口气:“那就好。”

    至于脱掉变身腰带会不会导致法术效果解除的问题,他才不会没有常识,使用一件魔法物品的标志是精神力控制中枢,而不是戴在身上——这只是激发得更快而已。

    正当他得意于自己终于有女伴时,费尔南多突然说道:“你带的女伴当着你的面与其他人打得火热,你会不会很丢脸?”

    安泰克怔了一下:“有道理……”

    然后他赶紧说道:“那还是算了吧。”

    “不,我已经想参加了。”费尔南多凝视着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