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二章 打赌

第三十二章 打赌

    夕阳西下,余晖如火,真实的阿尔托更加地如同墓园,除了少数魔法师隔得很远地看守着不同区域的城墙,只有寥寥几位行人在大街上游荡。

    空旷的道路上,一辆“马”车飞快驶过,没有激起一点蹄声和车轮碰撞声,就如同来自寂静地狱的特使。

    这辆“马”车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它没有车轮,前面奔跑的四匹马则都朦朦胧胧,仿佛苍白的雾气凝聚,只有头部燃烧着熊熊的火焰,眼睛位置是两点跳跃的红光。

    “这就是传闻里的‘梦魇’?”窗子半开的车厢内,少见的女中音响起,略带磁性,分外诱惑。

    安泰克的魔法袍变成了领子直到后脑的礼服,光鲜时髦,而这让他分外不适应,不断地拉扯着衣服不同部位,似乎有点喘不过气:“是的,这是老师创造的能直接进入梦境的特殊马匹,是用幽魂马这种不死生物和具有特殊能力的恶魔‘梦境操控者’一步步融合而成。”

    恶魔的种类太多,连最博学的传奇魔法师都无法夸口自己辨识得齐全,而且魔法帝国可没有知识共享的潮流,不拿出足够重要的东西,别人根本不会将自身的独有知识分享,甚至,作为底牌的一些法术和知识,那是根本不会共享的,所以,即使有的种类的恶魔已经被发现,也只是被少数人知道,比如安泰克提到的“梦境操控者”,费尔南多之前根本没听说过。

    “‘梦魇’拉车。聚会是在梦里?”明艳如火的“少女”费尔南多恍然道。

    安泰克干笑了一声:“不是,我专门借出来的,既然有了女伴,总得隆重一点。”

    “看来你还不是完全的无可救治。”费尔南多用独特的习惯表达了一句赞扬,精致漂亮的脸庞之上,鲜红明亮的眼眸分外灿烂,正如同黑夜里亮起的闪电,异常吸引人心。

    安泰克先是挺了挺胸。但很快就再次佝偻起来,悲伤地叹气道:“等一下被嘲笑的时候也会更加惨痛,‘看,那个傻瓜好不容易找到的女伴,专门借出梦魇送过来的女伴,就这么被轻松抢走了,失败者就是失败者’。”

    他后面半句话的语气活灵活现,还故意捏起了嗓子,显然在模仿某位经常嘲笑他的同伴。

    “总比被抢资格都没有的以前好。”费尔南多不知道是在安慰。还是在讥讽。

    安泰克思索了一下:“有道理……每次都有进步也算是件好事,反正我也没奢望真的找到一个女伴,等我成为了**师。梦境之中要多少女伴就有多少女伴。”

    “别把虚幻当成真实。”费尔南多收敛起表情。严肃地提醒着好友,这么多年不见,他发现安泰克越来越有沉迷于梦境的迹象了。

    “为什么虚幻不能成为真实?梦境为什么不能成为一个真实的世界?”安泰克之前压制了很久,语气略有点激动,“这是幻术系所有魔法师共同的希望。”

    “所以,幻术系最高成就就是连自己也欺骗?”费尔南多的嘴巴可比安泰克毒多了。

    安泰克摇了摇头:“不。不是欺骗,是它真的成为了真实……”

    话未说完,“梦魇”已经停下,前面是一座风格严肃、色彩阴郁的别墅。

    “到了,幻术的事情先别急着讨论。”安泰克再次扯了扯领口。虚步走下马车,然后转过身。按照费尔南多教导的礼仪,伸出手,牵着“她”下来——这方面,费尔南多比他经验丰富多了。

    “你还有救。”费尔南多点了点头,很有“扮演者职业道德”地挽住了安泰克的手,他身材矮小,与瘦高的安泰克站在一起倒是颇为贴切。

    安泰克的脸顿时浮起了一层可疑的红晕,左手不自然地动了动,感觉到费尔南多脖子以下那不可说的部位饱满而充满弹性。

    “这,这,这是真的,真的吗?”他结结巴巴地说道,身体紧绷,就仿佛被一条巨蛇给缠住了。

    费尔南多骄傲地道:“别怀疑我的魔法水准,哪怕是传奇魔法师,在没有得到那件物品前,恐怕也做不出来如此好效果的恒定转化。”

    “但我还是觉得怪怪的……”安泰克僵硬地带着费尔南多走向大门。

    “呵呵,你平时连‘怪怪的’都享受不到,抓紧机会吧。”费尔南多笑呵呵地说道,灿烂如同阳光。

    安泰克发现费尔南多的嘴欠和猥琐已经到了一种自己需要仰望的程度,只好闭上嘴,同手同脚地踏上台阶。

    “你说,这次教皇格里高利在兰斯表现出来的类神实力究竟是真的,还是借助了兰斯布置的神术型迷锁?”费尔南多突然开口说起来了别的话题。

    “啊,什么?”安泰克最开始没和费尔南多在一个“频率”上,接着才回过神来:“我不清楚,反正听我老师讲,当时确实是超过了传奇巅峰的实力,没有任何疑问,但战斗结束后到现在为止,祂都没有离开兰斯半步。”

    费尔南多点了点头,再次思维跳跃到安泰克跟不上的程度:“斯坦尼斯会参加今晚的宴会吗?”

    这是一个小圈子的聚会,领头的多半都是传奇的学生。

    “啊,什么?”安泰克再次用同样的语言表达了自己的茫然,然后道:“他这几天没在阿尔托,外出搜集材料了。”

    这么多魔法师聚集于阿尔托等城市,材料可不会无缘无故自己凭空浮现,因此,魔法师们会轮流着离开城市,进入森林和黑暗山脉等地方采集资源,或者走得更远,去北方宝石矿藏丰富的地方。

    而这给了守夜人和神职人员们机会,暗杀、围攻等事件层出不穷。魔法师们也不会忍气吞声,同样设下陷阱,反过来击杀教会的人员,于是,阿尔托、特里亚等城市在没有传奇交战时,平静安宁,周围的区域却陷入了反复绞杀的状况、

    这其中不是没有试图引诱传奇出手的陷阱,可双方都未能制造太大的战果。

    所以。斯坦尼斯外出,也许是真的搜集晋升的部分材料,也许是为了设下某个陷阱。

    对这种局势,费尔南多一路行来,了解得不少,点了点头:“等他回来再和他讨论幻术和梦境的事情。”

    “嗯,你正好在阿尔托多待几天,方便寻找有潜质又愿意去霍尔姆地区的魔法师。”安泰克欣喜地说道,这是他人生之中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之一。总的数量不超过三个。

    费尔南多嘿嘿笑道:“于是我的外号会变成‘安泰克的耻辱’?”

    “我觉得你还是尽早回去的好……反正大概的局势你已经了解了。”安泰克悲凉地看了看自己的右手。

    “嘿嘿,我得深入地了解具体的战斗细节,搜集枢机主教、史诗骑士的资料。方便以后对付。所以短时间内,你得顶着耻辱的名声了。”费尔南多毫不在意地说道。

    这时,别墅的铁门无风自开,一道略尖细的男性嗓音响起:“哟,安泰克,你哪找来的女伴?难道是‘粉红磨坊’里出钱请的?”

    魔法师、黑暗骑士、矮人和普通人都有生理需要。所以妓女这个行业并没有失去生存的空间,“粉红磨坊”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当然,她们主要在梦中提供服务。

    “这是我的好朋友,以前在伦塔特认识的。兰朵。”安泰克有点紧张地介绍道,生怕被人看穿费尔南多其实是男的。

    费尔南多笑容灿烂地道:“原来安泰克在阿尔托没有女伴啊。”

    语气略带惊喜。听得安泰克一愣一愣。

    “呵呵,也得有人能看得上他……”尖细的声音渐渐消失。

    安泰克悄悄对费尔南多竖起了拇指,赞美他表演得太棒了:“他是贝托,最喜欢嘲笑我了,他的老师是‘元素支配者’阁下。”

    …………

    别墅里,六七十位魔法师端着奇怪的饮料,漫步于大厅内,他们隐隐围绕着四男一女。

    这四男一女的身前有一道水幕漂浮,显现出铁门附近的场景。

    “哼,安泰克还有个从小认识的女伴啊。”发出尖细声音的是一位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士,他脸色不豫,似乎有点难堪。

    “啧,挺漂亮的小美女啊。”一位端着淡绿色奇怪饮品的少女啧啧说道,“红眼红裙,明艳热情,真是一个尤物。”

    她身材高挑,黑发披肩,外表清秀,像是纯美的淑女,可说出的话却让人难以置信地粗鲁,但周围的人却似乎早就习惯了。

    小胡子贝托撇了撇嘴:“芙兰,这不过是一个来自乡下地方的庸俗女人,粗鲁又没见过世面。”

    他使劲地贬低着费尔南多。

    在曾经安提弗勒的魔法师心目中,霍尔姆地区就是一个乡下地方,水准落后,野蛮粗鲁。

    “但你不能否认,没有被安提弗勒和特里亚堕落**气氛感染的乡下少女肯定纯真而娇羞。”秀气美女芙兰呵呵笑道。

    旁边有位阴沉着脸的金发男子哼了一声:“你打算给安泰克难堪?他也是传奇的学生,而且与斯坦尼斯关系不错。”

    “这种事情靠得是彼此的感觉,怎么能叫给安泰克难堪?嘿,虽然你喜欢我,但无权干涉我的生活。”芙兰讽刺道,她本来只是随便说说,被人这么一插嘴,反而有点愤怒欲试了。

    阴沉男子闭上了嘴巴,决定赶紧遗忘这个变态的家伙。

    贝托心中一动,故意说道:“那个乡下少女和安泰克从小认识,感情一定很深厚,芙兰,你就算想,也无法成功的。”

    “是吗?”芙兰明知道贝托在试图刺激自己,但看了看水幕里费尔南多的模样后,还是朗声道,“要不我们打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