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三章 谁是猎物

第三十三章 谁是猎物

    “赌什么?”贝托在魔法上的天赋很强,被他的老师“元素支配者”喜爱,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刻薄,尖酸,好胜,为人处事上只比安泰克这个喜欢躲在阴暗角里落操纵梦境的家伙强点,所以,他丝毫不显心虚地反问着芙兰。

    芙兰白皙娇嫩的右手摸了摸胸口别着的蓝宝石胸针,剔透朦胧的光芒将她的白纱长裙染上了一层梦幻的色泽:“你不是很喜欢我这枚‘人鱼的眼泪’吗?要是我输了,它就是你的了。”

    一件八级的高阶物品,纵使是贝托这传奇魔法师的学生,也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沫:“真的?”

    他的老师“元素支配者”擅长炼金,可也不会经常给学生炼制物品。

    贝托身上确实有几件高阶魔法物品,但没有一件的价值比得上这枚“人鱼的眼泪”胸针,它不仅蕴含强大的法术,而且能有效提高元素系水领域冥想、施法的效果,是贝托这位元素系高阶法师的最佳搭配之一,他眼红这枚胸针很久了!

    只不过芙兰的老师是那位鼎鼎有名的“星之导师”,他难以依靠别的办法获得。

    “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没有兑现过?”芙兰外表清秀,恬静纯美,可说起话来却像一位豪爽的男士。

    “如果我输了呢?”虽然心中惊喜,但从一名魔法师的习惯出发,贝托还是谨慎地问道。

    芙兰撇了撇嘴巴:“像个小妞,一点也不爽利。”

    “你!”因为某次*改造事故的关系。贝托的声音尖细不像正常男声,并且暂时没有恢复的办法,所以他最忌讳最敏感别人说他不像男人。

    芙兰拢了拢头发,冰晶石般的手指划过柔顺的黑色长发,说不尽的柔美动人,带着强烈的女人魅惑,自顾自地看着前方说道:“如果你输了,等到下次老师们碰头的时候。你要当场宣布喜欢我。”

    这段时间,关系好的传奇魔法师是经常聚会,商讨局势,交流魔法,而且他们还会带自己得意的学生参加,一是炫耀攀比,二是让学生们增广见闻,多听多学。

    贝托嘶的吸了口气,当着那么多位传奇阁下的面宣布喜欢芙兰。那会很丢脸的——传奇阁下们哪会不清楚芙兰的性癖,只不过这对他们毫无意义。

    “然后我会狠狠地拒绝你。”芙兰笑靥如花地说道,“怎么样?要不要赌?你应该比安泰克那个胆小鬼好一点吧?”

    被芙兰一激。贝托哼了一声:“我的丢脸换一枚八级的高阶物品。很占便宜啊,芙兰,你就这么有信心?”

    “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妞而已,很容易被俘虏。”芙兰抿了一口奇怪饮料,整个人似乎因为有了目标而容光焕发。

    “暗”恋芙兰的“深渊领主”学生杜伊阴沉着脸,转头与一对双胞胎男子交流起来。对这两个随心所欲的家伙视而不见。

    这时,大门打开,费尔南多挽着安泰克走了进来。

    领口高耸的安泰克脸色红润,腰部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僵硬而挺得笔直,在贝托眼里。他这是标准的得意。

    安泰克第一次那么享受地介绍道:“贝托,你已经认识了。芙兰,‘星之导师’阁下的学生,擅长占卜。”

    他这是暗示费尔南多不要玩得太过火,小心被芙兰察觉。

    “……这是杜伊,‘深渊领主’阁下的学生,身体已经完全改造成了恶魔聚合体,强尼,卡文斯,他们是双胞胎,同为‘半神巫妖’阁下的学生。”安泰克继续介绍着这个圈子的核心人物。

    强尼和卡文斯长得很像,外表年龄大概只有十四五岁,黑发黑瞳,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天真稚气。

    对于安泰克介绍的这几位,费尔南多在心里默默地打着叉,他们都是传奇的学生,基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自己的老师前往霍尔姆地区,所以,还是关注周围那群天赋好却没有什么深厚背景的魔法师吧。

    作为传奇的学生,安泰克只介绍了值得自己介绍的几位,末了指着费尔南多道:“兰朵,来自霍尔姆地区,是位擅长元素系法术的高阶魔法师。”

    “这是你的女伴,或者更进一步是未婚妻?”芙兰突然插嘴道,她的清脆而甜美,可语气却不太淑女。

    安泰克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咳嗽了几声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这种扭扭捏捏的回答很符合他平时的形象,所以其他人没什么怀疑,强尼呵呵笑道:“是位漂亮的女士。”

    他外表如同小男孩,可声音却苍老沙哑,精灵般的体内仿佛居住着一个腐朽的灵魂。

    “谢谢。”费尔南多故意笑容灿烂地行礼,满意地瞄到了芙兰双眼一亮。

    闲谈了几句之后,费尔南多主动插嘴:“听说各位的老师都参加了最近两次的传奇大战,不知道传闻里的‘神之守护’是什么样的?”

    果然没见过世面,贝托在内心嘲笑着,略带喜悦地说道:“‘神之守护’应该是时空类的防御法术,通过扭曲时空,将保护的目标置于一个无法触摸的地方,如果不懂得时空的奥秘,攻击威力再大,也难以打破,当时我老师……”

    这种程度的情报在他们这个圈子并不是什么值得保密的事情,因此贝托、强尼、芙兰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补充着自己从老师那里听到的特别之处。

    而费尔南多听得异常专注,两只鲜红的眼睛亮闪闪,耀眼而璀璨。

    “看吧,就是一个乡下小妞,天真烂漫,热情纯朴。”心灵连线里。芙兰笑呵呵地对贝托说道。

    贝托哼道:“但这也意味着保守不好勾引,你别逞强。”

    “对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妞,我一向有办法,只需要在她反应过来前让她体会到陌生的快乐。”芙兰动了动十指,一副胃口大开的模样。

    “别丢掉你的名声。”贝托一边说话,一边暗自想着,即使我输了,也能嘲笑安泰克的难堪。

    在费尔南多刻意引导之下。两次传奇大战的细节一点点存入了他的脑海,忽然,芙兰站起身,姿态优雅而妩媚地原地动了动身体:“真烦,这些事情还有什么讨论的?既然是宴会,那当然得跳舞。”

    话音刚落,一直关注着她的其他女性魔法师们就用魔法制造出了热烈的旋律。

    她笑呵呵地走到费尔南多前面,星眸闪耀地道:“兰朵,别和这群没有乐趣的臭男人一起。我们去跳舞吧?”

    啊?费尔南多没想到芙兰会如此主动,下意识看了看旁边的安泰克,这样的举动更加让芙兰、贝托等人相信她是一位没有经验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妞。

    “我想邀请你的女伴跳舞。你不会不答应吧?”芙兰似笑非笑地看着安泰克。

    安泰克似乎有点畏惧她。点了点头:“我没意见。”

    “那美丽的女士,我们开始舞蹈吧。”芙兰拉着费尔南多的手就奔向中央,大胆直接,没管费尔南多同意不同意。

    接着,她强行揽住费尔南多的腰,让她与自己贴身而舞。

    “你不怕被芙兰抢走了女伴?”贝托笑嘻嘻地挑拨道。

    安泰克尴尬地笑了笑:“兰朵不是那样的女孩子。”

    舞曲火热。贴身的两具身体更为烫人,费尔南多第一次这样体验女性的身体,新奇又笨拙,让芙兰咯咯娇笑不停,然后。她的嘴巴停在了费尔南多耳边,沙哑着道:“你真的很美!”

    “你也是……”费尔南多真诚地回答。

    话音未落。他就感觉耳朵传来颤栗的快感,整个人就像被电了一样,然后那张浅粉色的嘴唇就印在了他的嘴上。

    呵呵,很生疏很纯净很容易挑逗嘛!芙兰一边吻着一边得意地想道。

    然后,她察觉到兰朵的双手用力抱紧了自己,热情地回应了起来。

    赢了!她先是欣喜地想着,但立刻被怀里热情的尤物点燃了情火,非常努力才沙哑着道:“我们去房间。”

    “哟!”看到两人这样的状况,贝托差点吹起了口哨,“兰朵不是那样的女孩子。”

    他用安泰克的话嘲笑着对方。

    安泰克脸涨得通红,恼羞成怒:“反正芙兰也是女孩子,怕什么?”

    还不知道谁吃亏呢!

    “哈哈。”贝托得意地大笑起来,觉得安泰克的理由蹩脚至极,在他们的眼里,芙兰什么时候是女孩子了?

    “你还是老老实实做梦吧,那里有你的女伴!”贝托肆意地嘲笑着。

    ……

    房间内,衣裙洒落一地,古怪的气味遍布每一寸空间。

    大床上,两具白皙的身体交缠着,刚刚结束了一个段落。

    芙兰抚摸着费尔南多的背部,娇笑道:“我能感觉到你的生疏,是不是觉得很奇特,从未体验过这种陌生的快感?”

    她这是指费尔南多纯净。

    “嗯,我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感觉。”费尔南多诚实地回答,女孩子的身体竟然是这种感受!和男士真是有极大不同!

    芙兰满意地笑了起来,胜利的快感让她再次泛起了*:“兰朵,你说你是来阿尔托寻找有潜质的魔法师?”

    “是的。”费尔南多的手也不自觉地动了起来。

    “哈哈,没用的,这里如果失败,霍尔姆地区一样不会有好结局,为什么要去那里冒险呢?”芙兰含糊不清地说道,“我们还是继续快乐吧!”

    …………

    回去的马车上,安泰克恼怒地看着费尔南多:“你是不是太轻松就被得手了?”

    这让自己丢脸丢大了!

    “那种感觉很棒很新鲜,我停不下来。”费尔南多一点也没有道歉的意思,“她明天还会来找我,说介绍几个在这里不太开心的魔法师给我。”

    “芙兰只喜欢女孩子,她如果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安泰克打击道。

    话未说完,他突然抬起头,感觉到芙兰的气息正迅速靠拢:“不会吧!我只是随便说说!”

    芙兰停在了窗边,清纯的脸蛋上没有了*,表情非常严肃地看着费尔南多:“死亡领主的实力恢复了?”

    “啊?”费尔南多完全不明白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