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五章 行踪

第三十五章 行踪

    “你是说,图克已经搬走了?”染上了一丝女性娇媚的“兰朵”询问着面前的中年妇女。

    因为临近矿藏,霍尔萨瓦城的天空仿佛长年被灰尘所覆盖,阴霾而灰暗,他所处的位置则是一条阴暗小巷子的中央,建筑的风格明显地偏向魔法师们喜欢的神秘阴沉。

    被费尔南多询问的中年妇女是个普通人,畏畏缩缩地道:“是的,魔法师大人,在一个月多前,图克就从这里搬走了。”

    对魔法师的尊重和畏惧深深地刻在了魔法帝国平民血液里。

    费尔南多环视了这里一圈,阴冷沉重的建筑斑驳而陈旧,处处能看出破败的痕迹,一边心中暗道图克到了这里似乎也过得不好,一边继续问道:“那你知道他搬去哪里了吗?具体是多少天前?”

    中年妇女害怕地想了想:“魔法师大人,那天下着大雨,我记得比较清楚,刚好上个月月中的那天。”

    其实古代魔法师对年月日的规定详细而繁复,比如凛冬之年青铜之月塔诺斯日这样,但普通民众哪里记得如此复杂的东西,用的最多还是一到十二和少数几个比较特别的月份名称。

    费尔南多轻轻颔首,暗中施展的魔法告诉他,如果没有干涉,这中年妇女又不是隐藏的高阶魔法师的话,她的话真实可信,而第二点,他已经确认。

    中年妇女见面前漂亮的少女点头,心中顿时略微放松了一点,说话更加流畅:“图克先生是一位不爱说话的魔法师。每天基本都躲在房间内做实验,但前几天。我在大厅遇到他,听到他自言自语‘库弗雷’,‘新的人生将从那里开始’这些话。”

    她之前是处在附近的平民,后来受雇成为库克的佣人。

    “库弗雷……”费尔南多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很快就从记忆中的地图上找到了对应的地方。那是阿尔托偏西北的一处城市,位于魔法师势力与反抗真理神教的十几个异神教会统治区域交界的地方,并没有丰富的矿藏和独特的资源。

    图克去那里做什么呢?疑惑在费尔南多心中泛起。

    然后他稍微占卜了一下,确定没有明显的危险,决定去那里看看,顺便悄悄观摩一下异神教会,他一直对神灵的存在形式,为什么教会要发展信仰等事情充满好奇。可惜在霍尔姆地区,真理神教是如此强势,他哪有机会去观察和研究,这次既然到了阿尔托,那就顺便过去看看吧。

    等完成了这个心愿,再返回阿尔托,与比蒂、洛伊娃等招揽的魔法师,以及他们的同伴一起。回霍尔姆地区。

    “芙兰这小妞真是够火辣够味道,可惜不能和她多待一段时间。”费尔南多略微遗憾地想道,接着内心暗自嘿嘿。“不过如果被她知道了我真实的身份,肯定会发疯,早点离开也好。”

    既然“死亡领主”让传奇阁下们重视,那与霍尔姆地区的交流肯定会变得频繁一点,到时候老狐狸若是来一句我派的使者费尔南多巴拉巴拉之类的话,那就麻烦了。

    …………

    库弗雷城。一座魔法帝国时期的商业城市,即使是现在,人口也非常众多,比矿业城市霍尔萨瓦城不知道繁华了多少倍。

    太阳高照,费尔南多从半空俯视着这座城市,见到行人如蚁,塔尖高耸,并未异常。

    他降下高度,落在城门外,没有试图挑战城市的防御法阵,然后靠着芙兰给的信物,穿过了大门。

    刚刚进入城市,费尔南多就有灿烂的阳光陡然一暗的感觉,像是来到了阴冷遮阳的树林内。

    “这种城市的魔法阵一直保持着这种程度的运转?”费尔南多猜测着。

    大街之上,库弗雷的居民似乎彼此很熟悉,费尔南多经常看到五六到十几个人聚在一起,小声地交流着什么。

    “出了什么事?”费尔南多警惕想道,悄悄给自己施展了一个不引人关注的法术,接着靠了过去。

    “今晚记住去祭司那里,他将会为我们祈福。”

    “我肯定要去,我得忏悔。”

    ……

    类似的话语钻入了费尔南多的耳朵,并没有什么特殊。

    费尔南多撇撇嘴:“看来太靠近异神教会,被他们发展了信徒,嘿,总比信真理神教好。”

    他陆续听了几处,没发现奇怪的地方,于是直接走向城市中央的“法师官邸”,向那里的工作人员了解图克的下落——按照魔法帝国规定,只有在当地的“法师官邸”登记,才能享受和获得魔法师的特权,比如补贴。

    没过多久,他就满意地从“法师官邸”离开了,图克确实来了这里。

    “我还担心他研究成疯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费尔南多一边腹诽着,一边根据得到资料,向着直角街24号走去,那里是图克获得的居所。

    直角街位于城墙附近,光芒黯淡,与霍尔萨瓦城灰尘后的景象颇为类似,同样的阴沉黯淡,房屋也都破旧不堪,像是很久没有进行过修葺——只要不是自己的魔法塔,魔法师们才懒得浪费法术和精力去修复,用他们的话来说,养着那帮平民,就是用来做这种事情的!

    “图克在这里也被排挤了?可他才来没多久啊。”费尔南多自语了一句,怀疑是贝托造成的影响。

    当然,他相信不是贝托直接干的,否则图克早就凭空失踪了,但贝托的讨厌会从他的圈子从他的跟随者口中传出,慢慢传到别的城市,于是有人会刻意讨好。

    咚咚咚。

    费尔南多停在一层没有花园的两层别墅前,随意地敲着房门。

    这栋别墅是如此陈旧,连普通的魔法门铃都没有。

    一连几声后,里面毫无动静,连惯常的魔宠或炼金人偶都没有出现。

    “图克不在?”费尔南多嘟囔了一句,真是不巧啊。

    他再次尝试地敲门,这次更加用力,试图制造更大的响声。

    咚咚,吱呀……

    随着费尔南多动作,房门缓缓敞开了,它并没有真正关上。

    费尔南多隐隐有点不对的预感,但又想到图克只是一位刚晋升高阶的魔法师,于是,艺高人胆大地放出了秘法眼,让它飞入别墅,对每个角落都侦查了一遍。

    别墅内的桌椅等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不管楼下还是楼下,都没有生灵存在的痕迹,也没有特别的密门。

    “书房内有笔记,实验室内有摆好的材料……图克是在准备实验时匆忙离开的?”费尔南多根据秘法眼的反馈推测着,“也有可能不是离开,而是失踪……”

    否则一位魔法师是不会任由自己的魔法笔记摆在书房而不随身携带。

    但这同样让费尔南多疑惑,那让图克失踪的家伙,姑且称为“神秘人”,为什么不拿走魔法笔记本?这可是一个魔法师最珍贵的财物了!

    疑惑发酵着,费尔南多再三确认没有危险后,进入了书房,打算通过阅读图克的笔记来找到线索。

    “……地火风水,我对这四大元素已经烦透了,完全无法理解后面的内容了。”

    “……也许我该尝试研究一下神灵的奥秘!真理教会,各大异神教会有那么多强者,还有‘大地母神’等伪神,说明这其中肯定蕴含着强大的秘密,不朽的秘密……”

    “……我偶然得到这个东西似乎与神灵的奥秘有点关系,但我目前素材不足,根本没办法研究……”

    “……听说库弗雷城有一些异神教会在传教,而那里还属于我们魔法师,这真是幸运女神给我的礼物。”

    “新的人生将从此开始!”

    这不是一本真正的魔法笔记,倒像是图克的日记,这也让费尔南多的疑惑缓解,他如果匆忙离开,倒是没必要一定要带着它。

    “这里的事情有点不对!”

    突然,几个明显仓促潦草的单词跃入了费尔南多的眼睛,里面蕴含的惊恐似乎能直接感受到。

    “图克发现了什么?”

    费尔南多一下收敛起了所有放松,而就在这时,他听到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从大门出传来!

    …………

    “你把兰朵藏到那里去了?她前天就应该回来的!”芙兰直接上门质问着安泰克。

    安泰克一脸的无辜:“我怎么知道?我都不知道你让她去了哪里。”

    “哼,如果让我知道是你因为嫉妒而干了什么坏事,我会亲手让你成为梦魇的食物!”芙兰仔细观察了一下,觉得安泰克没有撒谎,末了道:“奇怪了,霍尔萨瓦城距离这里只有半天的路程,她怎么到今天还没回来?”

    “他去霍尔萨瓦城做什么?”安泰克好奇地问道。

    “我让他去找图克,虽然图克不太讨人喜欢,但……”芙兰思索着其他事情,随口着回答问题。

    安泰克一下站了起来,满脸的惊悚:“图克?他不是被贝托设计引诱到库弗雷了吗?”

    “什么?库弗雷?”芙兰也异常震惊。

    “完了,兰朵不会跟去那里了吧?”安泰克焦躁不安地走向芙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