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七章 追本溯源

第三十七章 追本溯源

    缝合怪般的祭司用那双没有瞳孔的眼睛空洞地看着费尔南多:“他向伟大的神灵奉献出了这栋别墅。”

    “那他在哪里?”费尔南多凝重地问道,内心愈发觉得事情怪异,图克不是打算逃离这里吗?怎么突然就变成了邪神的信徒?

    难道他已经被邪神的祭司,甚至就是邪神自己,彻底扭曲了思维,成为了一个没有自我的“奉献者”?

    祭司的声音变得没有起伏:“他在神殿。”

    “我是他的朋友,我来找他,希望你们能带我去神殿见他。”费尔南多本来不愿意直接冒险去这伙行为怪诞的信徒的老巢,但从正常分析,自己是前来寻找图克的,而且这里又有“法师官邸”,属于魔法师控制的城市,真有什么危险,完全可以获得援助,如果不去,很容易被神秘的追杀者发现异常。

    当然,费尔南多心里很清楚,实际上,这里未必是魔法师控制的城市了,这是从“求救者”的出现推断的。

    祭司缓慢向前,就像能看得到事物一样轻巧地绕过了费尔南多:“跟着我吧,疑心太重的法师,到了神殿,你会感受到神灵的威严和崇高,知道图克发自内心地选择了更好的道路。”

    他没有阻止?费尔南多来不及多想,跟着祭司走出了别墅。

    此时,夜色已深,银月朦胧,城内处处都是黑暗,少见灯火。

    费尔南多步伐不快不慢地跟着祭司。大脑却飞速运转,分析着整件事情:“一位魔法师在留下了那样的笔记后莫名成为了邪神的信徒,整座城市能进不能出,而且还有人专门送来水和食物……这究竟是魔法师们在以这座城市秘密做着什么,还是邪神信徒悄悄渗透进了库弗雷,一点点把它掌握在手中,然后为了保密,封锁了城市……”

    逻辑上得出这两种猜测并不困难,因为这里毕竟是魔法师控制的区域,濒临各大异神教会。黑暗生物、精灵、矮人或真理神教的手还伸不了那么长。很容易被发现,而且前者还包含了与邪神合作的可能。

    他权衡判断着这两个可能,试图弄清全局,找到逃生的办法。而从呼救者是魔法师这点似乎更指向后面那种可能。

    前面的祭司走到了市场区。推开了一处店铺的门。

    门内摆放着不少杂货。并没有特殊之处,瞎眼祭司灵巧地穿行于这杂乱的地方,没有碰到任何事物。

    店铺的中央。一条石阶斜斜通向地底,里面隐隐有明黄的光芒泄出。

    “库弗雷也有这种地下密室啊,难怪那位**师能藏身到求援。”费尔南多心中暗忖,忽然,他眉头一皱,察觉到了其中的矛盾之处:“我之前就推断过,神秘的追杀者至少是九级的强者,否则还有能力让我入梦的**师不可能被困在这里。”

    “这样一位强者,在知道自己的敌人躲在这座城市之后,是秘密调查,还是直接使用最强手段,两三下之间将整座城市抹去?”

    费尔南多相信这个时代的强者都没有顾及非己方生命的善良心思,能最快时间完成任务就必然会选择相应的方式,免得耽搁了时光,被敌人的援军赶到,诛杀在当场,所以,这位强者怎么可能选择在库弗雷与那位**师“捉迷藏”,一点点地排查,他不怕哪位传奇阁下偶然经过了这里吗?

    很显然,直接动用雷霆手段,毁灭城市,逼出或直接将**师杀死在藏身处是最有效的手段——除非他躲在地底很深很深之处,或者有九级的迷锁保护,而前者如果没有法术效果保护,很容易被超凡手段发现,因此,一旦巨大的足以毁灭城市的打击降临,那些迷锁、法术效果都会应激产生波动,从而被发现。

    另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隐藏的手段已经涉及时空的深层次奥秘,可一位**师显然是办不到的,如果是天然形成,那他完全可以安心养伤,没必要急着求救。

    最为重要的一点是,这里距离阿尔托有不短的距离,不管发生了什么大动静,只要保证第一时间摧毁“法师官邸”,那十分钟之内绝对不会有人发现

    “所以,这位神秘的追杀者并不是不想直接抹掉城市,而是有某种因素让他顾及,让他不敢选择这种激烈的手段,不得不与**师玩起了‘捉迷藏’……”

    从方式行动的选择倒推着敌人的想法,费尔南多越来越把握到其中的“真实”:“要么这里邪神的能力超过了九级,让他顾忌,要么只有那个可能了!”

    结合前面“究竟是魔法师们在以这座城市秘密做着什么,还是邪神信徒悄悄渗透进了库弗雷,一点点把它掌握在手中,然后为了保密,封锁了城市”的推测,费尔南多相信自己已经看透了迷雾!

    “如果邪神达到了传奇,以当前的局势,只要祂愿意,魔法师们肯定会和祂合作,专门给他‘传教领地’,何必如此偷偷摸摸……”

    “而且,一位位魔法师在这里出现问题,哪怕他们能伪造声音和信件,总会有种种漏洞难以掩盖,比如那些送水送食物却不进城的人,以及这些水和食物的来源……在局势紧张的情况下,这些很难不被阿尔托的魔法师们察觉……”

    “所以,这里是也只能是阿尔托传奇阁下们的某个秘密实验场所!只有他们才能让统治范围内的一座城市不被怀疑地与外界隔绝,才能不引人注意地调动大批食物!”

    “所以,那位神秘的追杀者才没有选择毁城,那会第一时间引来传奇!”

    “面前”的迷雾一点点消散。整个局势展露在了费尔南多眼中,可判断出这点的他却陷入了更加愕然的状况。

    “到了。”祭司死板的声音在费尔南多耳畔响起。

    他打了个机灵,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完了台阶,站在了一处刻满死亡花纹的大殿内。

    大殿之中,不少人跪地祈祷着,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图克。”神灵面前,祭司的声音变得低沉。

    前方一位穿着黑色陈旧外套的男子倒退着向祭司和费尔南多移来,他没有站起。纯粹的跪行。

    直到离开了祈祷的队伍。他才转过身,看向费尔南多:“你是谁?”

    他的眼神迷茫而浑浊。

    费尔南多辨认出这是真的图克,郑重地道:“我希望能拉拢一批有潜质的魔法师,芙兰推荐了你。”

    他特意提到芙兰并隐藏了大霍尔姆地区的信息。是希望让人有所顾忌。虽然这不太可能。但聊胜于无。

    “呵呵,有潜质的魔法师……”图克在魔法师这个单词上加重了语气,满脸平静安详地道:“我已经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再也不会研究那无聊的魔法了。”

    “是吗?我很遗憾。”费尔南多礼貌而正常地回答。

    其实,若是有熟悉他性格的人在场,都会察觉到他的怪异,“咆哮者”怎么可能不喷得图克满头满脸,将信仰、神灵贬得毫无价值。

    这个时候,费尔南多心中是惊涛骇浪起伏不停,不是因为图克,而是他已经看清楚了事情的真面目!

    “事情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魔法师们用这个邪教在秘密研究着什么,他们为此封锁了城市,准进不准出,另外一个部分是一位**师被人追杀,躲进了城市的某个隐蔽处,通过祈祷仪式让我入梦,向我求救。”

    “这么一分开,问题就彻底地暴露了出来,那位**师和追杀者显然都知道这里的特殊,否则早就有人试图毁城,然后引出传奇被干掉。”

    “那么,一位被魔法师如此严密控制的城市会坐视一位**师被人追杀吗?那位**师即使觉得这里的魔法师已经被神秘的追杀者控制,也完全可以自己制造大的动静,引来监控这里的传奇,可他没有这么做!”

    “而魔法师的秘密研究基地,调动大量人力物力封锁城市的秘密研究基地,会被人这么轻松的控制吗?”

    “除非,除非,监控这里的传奇与那神秘的追杀者是一伙的,甚至就等同于那位神秘的追杀者!”

    “所以,从某个渠道察觉到不对的**师才没有直接求助,所以,‘法师官邸’等地方才会被轻松控制,因为它们本来就在控制之中。”

    “那位传奇之所以没有用强力手段,恐怕是因为还有不少传奇关注着这里,因此他不敢闹出太大动静!”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不明白自己是不是卷入了内讧,费尔南多此时却想不了那么多,他只有头皮发麻的感觉,与一位传奇为敌吗?

    他没有等待安泰克和芙兰来寻找失踪的自己,因为那位传奇绝对会选择在此之前干掉自己,反正这是很多位阁下共同制定的规则——库弗雷能进不能出!

    图克点了点头,重新走回祈祷的队伍,费尔南多机械地感谢了祭司一句,向着外面走去。

    “怎样才能自救呢?”费尔南多不断地思考着,可完全想不出从传奇手中逃脱的办法。

    步入街道,清冷的银月光芒洒在身上,费尔南多脑袋一清,决定换一种思路,从那位被困**师的角度考虑一下问题。

    “既然事情与这里的传奇监控者有关,那**师让我入梦的举动就很冒险了,而且从图兰的笔记看,没一点这方面的内容,这说明他向我求救,是认为会有一定的希望,而不是贸然地随便选择。”

    “那这个希望在哪里呢?是我的智慧,魔法实力,还是别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