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章 局势突变

第四十章 局势突变

    加莱公国,库克斯。

    与南部沼泽相邻的它,即使夜深人静,天气也异常炎热,不时有怪鸟从黑暗里穿出,带来让人毛骨悚然的叫声。

    沼泽边缘,静静望着库克斯城的老狐狸安诺德突然失笑道:“尼尔森,你没想过有一天能重新回到这座城市吧?”

    他说的回是以主人姿态的回。

    这里是亚瑟帝国的首都,基础布置最为完善,最适合构建死亡领主研究出来的那个迷锁,自然成为了这次行动的目标。

    “红眼”尼尔森蠕动了下“浮肿”的肌肉,语气难得的感慨:“我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重临库克斯了……我还记得我成为九环*师时,就是在这里受到‘死亡领主’阁下的嘉奖。”

    普利希尔用笑意掩盖着少许紧张:“我最初以为目标是伦塔特的,想不到是库克斯。”

    这次的行动,主要是传奇魔法师们在史诗骑士的暗中配合下完成,但一旦毁掉了教堂,占据了城市,就需要大量的高阶法师维持秩序,驻守各处,进行迷锁构建的繁重准备,因此安诺德带着尼尔森、普利希尔、阿曼纳塔、费尔南多等魔法师在沼泽边缘等待着信号。

    安诺德啧了一声:“‘真理之剑’可不愿意丢掉自己的地盘。”

    “咦,怎么没看到道格拉斯?”普利希尔大概明白了原因,开始左看右看,没找到十年前给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的那位*师。

    安诺德笑了笑:“道格拉斯说自己的研究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似乎已经把握住了什么。所以我让他不用参加,有我们足够了。”

    话刚说完,他突然眯起了眼睛:“开始了。”

    他收到了“死亡领主”的“风之讯”,传奇魔法师们即将开始行动。

    …………

    厚重泥土掩盖之下的地底。破破烂烂的“天空之城”一如既往地躺在那里。

    道格拉斯就坐在城市中央的广场上,面前摆着一张张写满了符号、数字的纸张。

    从大量星相记录归纳出来的规律和微积分的应用让他隐隐约约摸到了“一件神奇的事物”,具体是什么呼之欲出,却始终差了一点。

    这个疑问深深地缠着他,让他枯坐在这里好几天,可始终没有想到完美的答案。

    星球运转的秘密。大地的力量来源,这些世界最本质的奥秘似乎就在他的眼前呈现,只隔了一扇大门,只要推开它,就能看到!

    一切只差一点就水到渠成!

    广场之上,几位看守这里的魔法师带着各自的小孩在散步,对那位冥思苦想的*师既佩服又好奇,却不敢靠近一步。

    小孩们隔得远远的欢笑奔跑着,努力地获得父母手中的水果。

    …………

    阿尔托,火光冲天。建筑物一座座坍塌,防御法阵似乎没有发挥一点作用。

    “怎么会这样?迷锁呢?”聚会中的贝托不敢相信教会的大举进攻竟然在这个时候到来,更加无法想象阿尔托迷锁居然没有运转!

    阿尔托是魔法帝国的西部要塞,最初是为了对付黑暗山脉的生物们而修建,防御坚固,迷锁强横。在帝国内仅次于安提弗勒,等传奇魔法师、血族、巨龙、精灵等聚集此处,共同对抗教会时,又不计成本地对迷锁进行了完善和加强,历经十几年的时光,已经不下于安提弗勒迷锁了,是联军希望用来消耗掉“神降术”的底牌之一。

    可谁知道,在这关键的时刻,迷锁居然没有发动!

    芙兰冷着一张脸,略有点慌张:“迷锁没有发动。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段时间看守迷锁的传奇阁下出了问题!”

    “是谁?”贝托、双胞胎、安泰克等人齐声问道。

    芙兰看了他们一眼,哼了一声:“你们傻了吗?现在最重要的是逃走,而不是询问哪位传奇阁下出了问题,难道你们还能去杀了他?教会的枢机主教团、骑士团就在阿尔托上空。你们还有时间问这个问题?”

    她这次改用了心灵连线,一边骂着他们,一边往别墅的地下室跑去:“不要往外面逃,随时会被传奇战斗的余波干掉,也不要去找老师他们,他们肯定被枢机主教、史诗骑士们缠着,我们先通过密道出城,躲入黑暗山脉,之后再打听消息!”

    平时作为传奇学生的天之骄子们人心惶惶,由于缺乏历练,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若是斯坦尼斯在,他们倒是有主心骨,但他再次为了晋升传奇的材料进入了黑暗山脉。

    幸好,芙兰在这个时候保持住了最基本的冷静,展现了自己作为领袖的沉稳一面,指出了当前最佳的处理之法。

    安泰克畏畏缩缩,吓得双腿颤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直面如此巨大的危险,他更喜欢躲在暗处,操纵梦境,制造幻觉,战胜敌人,而此时,天空之中巨大的轰鸣声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他的心灵。

    突然,一道纯粹的光芒从天空降下,仿佛来自神灵的裁决,抹消着一切不净。

    光芒被陡然出现的“神秘镜面”反弹,分裂成好几道流光,其中一道,不偏不倚,正中了芙兰等人所在的别墅。

    圣洁的光芒爆发,轻微的破碎声如同审判者落下的木槌,整个别墅直接消失。

    贝托、芙兰、安泰克等人距离地下室入口只有一步之遥,却被“审判之光”的余波吞没了。

    贝托看着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急速化为圣光,脑海里只有一个模糊的想法:“我就这么死了?”

    在这纷乱“黑暗”的时代,即使是传奇的学生,贝托也不敢肯定自己绝对能活到生命自然终结。他曾经设想过自己的死法,每一个死法都无一例外的轰轰烈烈,有与传奇大战之后,力竭被杀。有被守夜人暗算,拉着对方同归于尽,就像是戏剧里的主角。

    可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死得是如此默默无闻,如此轻描淡写。两位传奇战斗的余波直接将自己从世上抹去了!

    这一点也不轰轰烈烈,甚至连轻微的反抗都没有!与过去战斗中死掉的普通人何其相似!

    “原来我只是配角……”贝托的意识彻底消散。

    安泰克同样感受到了身体和灵魂在瞬间的蒸腾,害怕、畏惧等情绪终于彻底消失,内心浮起淡淡的悲哀:“我还没有制造出真实的梦境……”

    “梦境之中还没有那么多的女伴……”

    “和费尔南多约好的见面永远也无法实现了……”

    “老实说,他变成的兰朵真的很漂亮,只比芙兰差……”

    芙兰定定地看着贝托、安泰克等同伴被圣光吞噬,复活保命的光芒一道道闪现,又一道道被淹没,心中很是明白,自己与他们一模一样。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这样死在这里!”

    “我是要成为传奇魔法师的‘女皇’,怎么能像普通魔法师一样轻易死在这里?”

    “我还有很多心愿没完成,我还要报复兰朵,要将他改造成真正的女孩子……”

    野心、*、心愿等瞬间爆发,可芙兰的挣扎、呐喊和努力都毫无用处,短暂的坚持之后。她也被圣光分解了,只有微妙的遗憾残留。

    高空中战斗的两位传奇,由始至终都未看这栋别墅一眼。

    别墅只余下残缺不全的墙壁,燃烧着白炽的火焰,与城里大多数建筑一样,可谁也不知道,它在静静诉说着一段故事,一段传奇的学生们堕落奋斗却终于无声无息消亡的故事。

    不管你有再大的心愿,再强烈的野心,这样的时代里。只能被埋葬!

    热风吹过,一切再无痕迹。

    …………

    “梦魇之王”、“星之导师”等传奇魔法师与几位枢机主教和史诗骑士激烈战斗着,彼此的想法在心灵连线里回荡。

    “挡不住了,格里高利亲自出手,以类神的实力压制住了德古拉和无尽汪洋之主。”

    “梅坎特隆挡住了达尼索斯。伊凡和鲁道夫合战大地母神与精灵女皇……”

    “银月没有出现?”

    “没有?怎么办?”

    “用最后的办法!库弗雷该派上用场了!”

    “好,只能召唤‘地狱之主’了!”

    当初银月突袭前任教皇未果后,传奇魔法师们决定为战局添加一枚重要的砝码,哪怕为此将灵魂出卖给魔鬼也在所不惜!

    突然,“星之导师”愕然道:“没有用,库弗雷的血祭没有一点用处!”

    “是他,班纳姆!”有人终于回过神来,确定了内奸,“本源之焰”班纳姆!

    之前看守迷锁的并非“本源之焰”,所以他们没有第一时间怀疑他,现在看来,应该是他暗杀了那位传奇魔法师!

    最后的底牌失效,“星之导师”、“梦魇之王”等再也没有战意了,开始寻找机会逃跑。

    可这时,高空之中浮现出一位中年男子,五官平凡,皮肤黝黑,风度翩翩,头戴神圣冠冕,手持白金权杖。

    “格里高利!”

    “教皇!”

    “祂不是被德古拉和无尽汪洋之主拦住了吗?”

    教皇格里高利微笑道:“银月不至,德古拉只能提前撤离,海尔克斯见他离开,自然也不想拼命。”

    他顿了顿,看着这一堆传奇魔法师:“你们都不是传奇巅峰,不知道合力能不能接住我一记‘审判之光’?”

    传奇三阶的魔法师对上类神,如果不靠诡异多变的法术保命逃跑,只会被秒杀,而此时,他们周围还有众多的枢机主教和史诗骑士缠着。

    “为什么祂要放弃追杀传奇巅峰,反而重点对付我们这些魔法师?”这是“梦魇之王”等人心中的最后一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