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一章 黑暗与曙光

第四十一章 黑暗与曙光

    高空之中,“冰地女巫”、“诅咒之眼”与“死亡领主”坦纳诺斯相隔甚远地成三角形站立,他们的中央是不再那么意气风发的“时光之心”克托尼亚,以及有着一双冰冷银灰眼眸的成熟男人霍芬伯格。

    这两位史诗骑士都没有持握自身的长剑,空着双手,漂浮在那里。

    “时间差不多了,我下去骗开防御。”霍芬伯格抬头看了看明净清晰的星辰,不卑不亢地说道。

    “诅咒之眼”阿特兰特闭着双眼,笑眯眯地道:“多谢陛下合作。”

    霍芬伯格与克托尼亚不同,并没有被“死亡领主”的诅咒控制,而且实力近乎巅峰,属于合作者。

    霍芬伯格身子一沉,化为一道银灰剑光往下飞去,同时声音残留在高空:“行动开始!”

    他话音刚落,克托尼亚的身体猛然朦胧,散成了粼粼波光,内里透出一道银灰剑芒,暴起发难,直斩“冰地女巫”!

    霍芬伯格的“真理之剑”居然在他的手上!

    “冰地女巫”猝不及防,只来得及激起触发型、被动型的防御和闪现效果,可那道银灰剑芒如跗骨之蛆,挥之不去,将一层层法术防御斩开,把一道道空间转移效果破灭,直接斩中了“冰地女巫”。

    斩尽一切,真理之剑!

    克托尼亚完全是不管不顾,没有留一点防御保护自身,似乎旁边的“死亡领主”和“诅咒之眼”根本不存在。

    这一刻,他的眼睛里只有“冰地女巫”。

    “死亡领主”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却并未动手,因为他似乎已经被挪到了别的世界!

    银灰剑光穿身而过, “冰地女巫” 冰晶雕成般的身体被无数虚幻裂缝撕扯破碎,化成了无数碎片飞舞。大雪悠然降下。

    “冰地女巫”临死也不敢相信“时光之心”克托尼亚会攻击自己,因为他之前被俘,遭“死亡领主”种下了可怕的诅咒,一旦有危害自己等人的行为,立刻就血脉沸腾而亡。

    这个诅咒的源泉来自“死亡领主”的传奇巅峰本质,又属于魔法里面最神秘的那种。因此,哪怕是“地狱之主”、“银月之神”等类神,也难以在不引起“死亡领主”注意下强行解开,除非有一位类神级别的魔法师直接破解。

    这绝无可能!

    这样的魔法师还没有诞生!

    雪花消散,“冰地女巫”陨。

    霍芬伯格所化的银灰光芒飞到半途,悠然一折,穿过重重时空,闪现到了“诅咒之眼”面前。

    “诅咒之眼”阿特兰特在“冰地女巫”遇袭时,已经反应了过来,但他并没出手救援。而是直接施展法术逃遁,因此,当霍芬伯格本身的银灰光芒斩中他时,只有一声惨叫透过层层时空传来,并未取得最好的效果。

    “逃得挺快嘛……”霍芬伯格冰冷冷地说了一句,并没有立刻追击他。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死亡领主”坦纳诺斯,心中暗道:“不要怪我,怪只怪阿尔托溃败了,你们没有一点希望了……”

    这是半个多小时前的情报,决定了他的选择,而传奇魔法师们虽然时常保持通讯,却没有建立遍布各地的声音传送阵的能力,只能在固定时间通过半位面交换消息,而激烈的战斗中,阿尔托的传奇魔法师们哪有空闲给这边情报!

    “死亡领主”坦纳诺斯似乎被世界遗弃了、排斥了。孤零零地漂浮在那里,声音根本无法穿透出去,而这让他明白,自己遭遇类神了。

    库克斯的高空,一位头戴神圣冠冕。手持白金权杖的中年男子浮现了出来,平和地说道:“你该荣幸,主让我放弃追击黑暗生物,专程来处决你。”

    一位传奇巅峰的魔法师,一位已经有上千年传奇巅峰经验的死灵法师,那是绝对恐怖的存在,哪怕德古拉、达尼索斯也不敢说自己一定比“死亡领主”强,甚至若论手段诡异,神秘多变,生存能力强,复活手段多,“死亡领主”能甩它们几条街。

    “死亡领主”坦纳诺斯看着面前的教皇格里高利,突然发问道:

    “你究竟是谁?”

    克托尼亚身上种下的诅咒被奇怪破解,让他察觉到一点不对,从而发现了教皇给自己的微弱熟悉感,那是很多很多年前,他曾经在某位传奇魔法师身上感受到过的类似感觉。

    格里高利力量范围之内,声音无法外泄,他微抬脑袋,略显傲慢地道:

    “你已经不配知道。”

    白金权杖举起,天堂山投影浮现,“您是一,也是万”的声音回荡在半空。

    …………

    半空忽然飘落的雪花让老狐狸安诺德心中一紧,不好的预感通过“命运主星”投影涌上心头。

    “快逃!”他声嘶力竭地吼道。

    沼泽各处,一位位黄金骑士、天骑士以元素化、光化的姿态奔来,库克斯方向,一个个红衣主教在圣光保护下降临,黑暗里,守夜人们神出鬼没,不断收割着生命。

    回过神来的康格斯、尼尔森、普利希尔、费尔南多等*师、高阶魔法师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还是开始拼命,各种法术爆发,同样绞杀着敌人,同时,他们没有纠缠的心思,一旦窥见机会,立刻启动保命魔法,哪怕自杀,也要第一时间逃离这里!

    战况一时非常惨烈。

    老狐狸安诺德搜寻着普利希尔和费尔南多的下落,打算逃走之前帮他们一把。

    这时,高空中的克托尼亚看到了他,双眼一眯,右手用力一甩,“真理之剑”就化为流光。斩破了层层时空,一下斩到了安诺德身上。

    “实力低微也敢掺合这种事情?空有聪明等于零。”他淡淡地嘲笑了一句。

    安诺德身上的法术效果还未来得及启动就被一层层斩破,剑光透身飞过。

    冰冷刺痛之感麻痹了安诺德的灵魂,让他下意识转头望向伦塔特。迷糊地想道:“我终于要死了吗?”

    …………

    “老狐狸!”

    不顾受伤,艰难拼杀到了包围圈边缘,即将施展“混乱传送”的费尔南多不敢相信地看着老狐狸被银灰剑光斩中。

    在他心目中,老狐狸是个极其狡猾的老头,不管说什么,都可能藏着阴谋。永远不慌不忙,任何事情都尽在掌握。

    他不是应该还有更多的手段、更多的援军翻盘吗?怎么会这样就死掉了?

    一把匕首悄然从黑暗中刺出,扎到了费尔南多的背心。

    …………

    伦塔特附近的平原,地底深处。

    道格拉斯呆呆愣愣地坐在广场中央,全身心地思考着那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忙碌了一阵后,他略显疲惫地抬起头,看向了留守这里的那些魔法师。

    此时,几位小朋友奔跑着,玩闹着,一不小心就将手中的苹果脱手飞出。

    苹果划着抛物线。无可遏制地落向了广场地面

    这道弧线就像一道闪电在道格拉斯脑海内划过,照亮了整个黑暗,过去积累的点点滴滴瞬间凝聚出了一个答案。

    “原来如此!”

    “天体运行的规律原来如此!”

    道格拉斯状若癫狂地拿起手中羽毛笔,就着身旁的羊皮纸飞快书写了起来。

    整个阿林厄内的魔法火焰忽然熄灭,大地传来轰鸣的闷响。

    留守魔法师们面面相觑,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变化。

    伦塔特附近。正是夜晚,原本该黑暗笼罩,可一轮白炽的太阳高悬空中,散发着光与热。

    它的背后,一个浩瀚无垠的朦胧宇宙呈现,一颗颗星辰按照明显又玄奥的规律排列运转着。

    “发生什么事情了?”还未睡下的守城骑士们目瞪口呆。

    …………

    濒死的安诺德突地看到伦塔特方向升起了一轮太阳,与这边的黑暗形成鲜明对比,于是嘴角艰难扯出一道笑容:

    “我幻觉了吗?”

    “或者他真的成功了?”

    他泛起淡淡的欣慰,被真理之剑的剑光撕成了碎片。

    费尔南多也看到了这一幕,并竭力控制自己不被匕首附带的昏迷效果影响。然后通过“混乱传送”消失在原地。

    “伦塔特天亮了?道格拉斯的认知世界半固化?‘真实世界’反馈?”

    这是他清醒之前最后的念头。

    与此同时,库克斯的史诗骑士“不息之风”加入了战场,拦截了试图逃跑的其他人。

    乳白的圣光海洋吞没了天空,“死亡领主”坦纳诺斯身体一点点透明虚化,难以逆转。

    他感应到了伦塔特的变化。略微感慨地微笑道:“魔法的传承,永不断绝。”

    教皇格里高利仿佛一下老了二十岁,头发都花白了起来,祂望着伦塔特的“太阳”,咳嗽了一声道:“不过是认知世界半固化,顶多是个新晋传奇。”

    “神降术”之后,他正需要安静,不想再动手,于是吩咐霍芬伯格道:“你去处理。”

    …………

    一个个熟悉的人倒下,老狐狸的血溅了自己一脸,黑暗里到处都是敌人,根本无法逃脱出去……费尔南多一下从噩梦中惊醒,感觉浑身疼痛。

    “嗯。”身边有人轻轻嗯了一声。

    费尔南多愕然望去,才发现自己在一辆宽敞的马车内,车行驶的很平稳,感觉不到一点颠簸,而车厢中,一位秀美绝伦的少女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她有一双标志性的银灰眼眸,剔透冰冷。

    “海瑟薇?”虽然十年未见,费尔南多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心中油然感叹,小女孩长成大美人了。

    海瑟薇穿着普通的白色宫廷长裙,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就是自己,接着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该怎么安慰费尔南多,于是直接道:“道格拉斯传奇境界的阻碍没有了。”

    费尔南多一下回到了现实,沮丧颓废地低吼道:“这有什么用?‘死亡领主’阁下死了,老狐狸死了,尼尔森死了,大家都死了!”

    “一个新晋传奇有什么用?”

    海瑟薇目光闪烁地看了他一会儿,从旁边拿起一本厚厚的黑色封皮书籍:“道格拉斯让我给你的。”

    “一本书有什么用?”费尔南多正是绝望之时,随手接过书籍,看向封面,目光微微呆滞:

    《魔法哲学的数学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