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三章 “胡尔”之议

第四十三章 “胡尔”之议

    “胡尔”庄园位于森林边缘,是霍芬伯格家族夏日打猎的休憩场所,此时正值初春,没有客人,所以连仆人都显得稀少,僻静而安宁。

    庄园主屋的书房是国王霍芬伯格打猎时处理公务之地,被严密的神术阵保护着,可此时,在神术阵保护之中的却有三位魔法师。

    道格拉斯以王室客人的身份秘密居住于此地,身上的魔法袍不得不变成了当今最为流行的高领外套,这让他颇不习惯,觉得太过张扬。

    “是你安排道格拉斯躲到这里的?”外面说话不便,几人进入书房,费尔南多随口询问起海瑟薇,想要弄清楚究竟是她的意思,还是“真理之剑”的意思。

    虽然之前大战的时候,他无暇顾及天空的场景,但既然“死亡领主”和“冰地女巫”阁下陨落,“真理之剑”与“时光之心”却活得好好的,他不难猜出当时的情景,肯定是这两位贵族骑士背叛了!

    这次损失之惨重超过了费尔南多能够承受的极限,在他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对贵族骑士愈发不敢相信。

    海瑟薇轻轻点头:“我。”

    她虽为贵族,却成为了一名魔法师,加上多年的交情,费尔南多对她倒是比较信任。

    夏普嘿了一声:“你觉得海瑟薇的事情能瞒得过国王陛下,只不过他故意装作不知道而已,哎,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局势所迫。没有哪位贵族希望教会彻底摧毁魔法师势力的,就像道格拉斯说的那样,从现在开始,我们与教会的冲突会越来越激烈。”

    他对未来多了一丝彷徨。

    道格拉斯从容地坐到红木高背椅上,声音平和地道:“大地母神还在,异神教会还在,德古拉还在,银月还在,黑暗山脉还在,无尽汪洋还在。教会还远远没到可以抛弃贵族的程度。只不过,联军被打垮后,他们已经很难将教会的绝大部分力量拖住,教会对自身统治区域的掌控力将达到巅峰。你们要做好准备了。忍耐的准备。”

    他语速不快不慢。声音也带上了中年绅士独有的磁性,虽然在描述不好的局面,但却让费尔南多、夏普听得心绪渐缓。不再那么徘徊无措。

    这是传奇影响周围环境的力量,还是道格拉斯已经成长为如此富有人格魅力的领袖?费尔南多内心悄然闪过了这个疑问。

    “我怕的是忍耐也没有用。”夏普平和了心情后,将内心的担忧说了出来,这是他的担忧,也是“真理之剑”的,更是绝大部分贵族的,因为看不到一点获胜的希望。

    道格拉斯端起旁边的素雅白釉杯,喝了一口白开水,继续用那能安定人心的嗓音道:“从前面的战例可以看出,‘神降术’之后,教皇必须有恢复的时间,用我们魔法师的术语来说,就是这个神术的缓冲时间很长,若是缓冲时间之内强行使用,前任教皇就是警示,所以,我们不用也不能对‘神降术’如此畏惧。”

    “‘银月’爱特娜硬抗‘神降术’一击而不死,只是重伤逃走,说明‘神降术’还是能挡住的,若祂恢复过来,我们再想办法让‘地狱之主’或‘深渊意志’降临,未必不能围杀教皇。”

    这是显然易见的分析,可彷徨绝望之人却很难静得下心来思考,聪明的头脑被迷雾笼罩,看不到自己之外的事情。

    听着道格拉斯慢慢分析,夏普的情绪越来越沉静,像是找到了久违的信心。

    “可召唤‘地狱之主’或‘深渊意志’降临,需要繁复的仪式和极大的代价,很容易被教会发现并提前破坏,而且,‘深渊意志’疯狂嗜血,召唤前来说不定反而是敌人。”夏普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哼,胆小鬼。”费尔南多不屑地看了夏普一眼,“虽然‘深渊意志’疯狂,但却可以提前做好准备,诱导祂往我们希望的方向‘前进’。”

    作为一名出身于魔法帝国的法师,对召唤魔鬼和恶魔,费尔南多是没有一点排斥,只是不太喜欢这些愚蠢的邪恶家伙。

    道格拉斯微笑道:“我或许得去地狱一趟,与‘地狱之主’谈谈,祂是有理智,懂得分析和权衡利弊的类神,或许我们能找到比较容易让祂降临的办法,老实说,我对血祭一直没有好感。”

    晋升传奇后,在没有定向“异界之门”帮助的情况下,他依然能进行异度空间旅行了。

    “暂时先等等,我觉得以《魔法哲学的数学原理》的价值而言,你应该能很快再次晋升。”费尔南多觉得道格拉斯再强一点之后去地狱比较好,免得“地狱之主”看不起这么“弱小”的合作者。

    “提升实力和去地狱没有冲突。”道格拉斯点了点头,“据我估计,我大概二三十年就能达到三阶,而且战力不差。”

    他将目光投向夏普:“这条道路很危险很艰难,但如果不去做,那就一点希望也没有,只有一步步地走,才能在黑暗绝望里面走出一条希望之路。”

    “其实,当前的局势也不算太差,呵呵,我是指对你们魔法师而言,自从阿尔托沦陷,‘死亡领主’陨落之后,教会上层对魔法师就不太重视了,主要的目光都集中在异神教会和黑暗生物之上,也就是说,你们遭遇的追捕、绞杀会比以往的烈度轻不少。”夏普将自己这段时间感受到的重要变化讲了出来。

    道格拉斯自嘲地笑了笑:“弱小也有弱小的好处啊。”

    费尔南多一脸鄙夷地插嘴道:“我原本以为伊凡没能成为教皇之后,会与格里高利起冲突。谁知道,他乖的像是一只绵羊。”

    “神职人员的力量来自‘真理之神’,若反抗‘真理之神’挑选的教皇,就等同于反抗神,没有哪位神职人员敢做这种事情,那将没有同伴,没有支持者,而且,据说教皇有一种叫做‘绝罚’的手段,能隔绝神职人员与‘真理之神’的联系。让他们的‘信仰之心’变成纯消耗无补充的东西。所以,伊凡怎么敢直接与格里高利冲突?”道格拉斯摇了摇头。

    海瑟薇突然开口,清冷地道:“有绝罚。”

    “竟然真的有……”道格拉斯凝重地点了点头,“不过。我们也不必失望。伊凡或许不会与格里高利直接冲突。但不代表他不愿意给格里高利制造麻烦,树立敌人,也许。他对我们魔法师的态度已经有了变化,以后我们得尝试着接触了解一下。”

    四人讨论许久,确定了将来的很多计划,费尔南多再次感受到了激情,那是初入“魔法师联合工会”时的感受。

    道格拉斯拍了拍衣服,站起身道:“费尔南多,你重伤刚愈,先休息一下,等你有空,我们再交流魔法知识。”

    “嗯,到时候我和你讨论《魔法哲学的数学原理》,这绝对是魔法史上最辉煌最灿烂的一本著作。”嘴欠的费尔南多没有吝啬自己的赞美。

    道格拉斯笑了笑:“我很高兴得到你这样的评价,也对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但研究出来的东西越多,我的疑惑也越多,呵呵,未知总是那么让人沉醉,引力究竟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

    这……这类问题的高度和深度让费尔南多和海瑟薇都愣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只有不懂奥术的夏普耸了耸肩膀,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

    清澈纯净的阳光从屋外洒了进来,将一切铸就的金黄灿烂,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天亮了!

    “费尔南多,我需要你帮忙联络其他魔法师,争取重新建立一个联合工会。”

    “不要叫工会了,我会想起老狐狸的,叫全大陆魔法师联合议会好了。”

    “我没问题。”

    “不太好听……”海瑟薇声音极轻地评价了一句。

    …………

    艾丽卡看了看周围满脸写着绝望与无力的魔法师,心情异常沉重,自己所在的只是一个小组织,面对这样的狂风大浪,真是很难应对。

    她缩回了房间,抱着双膝坐到床上,想了想,从储物袋内抽出了一本黑色封皮的书籍,这是上一次通信时道格拉斯先生寄来的,但由于局势急转直下,组织忙着转移,她一直没找到时间看。

    翻开书籍,艾丽卡认真地阅读了起来,带着不自觉的崇拜。

    看着看着,她的双手剧烈颤抖起来,差点拿不稳书籍,虽然她还未掌握道格拉斯先生平时书信里教导的微积分,但这不妨碍她大概看明白第三篇的内容。

    “引力……”

    “这就是魔法女神的琴弦吗?”

    “这才是这个世界的真面目吗?”

    “魔法比我想象的神奇无数倍!”

    她陷入了惊涛骇浪之中,连“诅咒之眼”阿特兰特到来,准备收编他们这个小组织都不知道。

    …………

    吱呀一声,一位身着宫廷长裙的少女推开了房间的大门,手中的烛台将昏暗的房间照得亮堂起来。

    光线凝聚的地位,一位瘦高身材的年轻男子正满脸惊恐地回头望着她,手中紧握着一颗心脏,面前摆放着一具残破的尸体。

    啪,烛台掉落于地,秀美的少女捂住嘴巴,不敢置信地道:“你,你是魔法师?”

    “不,不……”这年轻男子苍白着脸,惊慌地摇着头,却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

    带着旋律的轻浮口哨声在林荫道上响起,一位黑发黑瞳的少年欢快地行走着,他五官俊秀,有着独特的书卷气,分外吸引女士的目光。

    “这次的戏剧太烂了,还没有我大脑里想的那部好!”他啧啧批判着,同时回味道:“奥德丽夫人真是太热情太火辣了……”

    突然,有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从拐角处跑了过来,慌乱地道:“快逃!逃出城!子爵大人知道你和奥德丽夫人上床了!”

    “什么?”少年的脸刷得就白了,聊儿郎当的感觉消散一空,接过包裹,转身就逃。

    等到他逃出城,正是夕阳落下之时。

    “真美!”他渐渐恢复了平静,不再那么慌乱,哈哈笑了一声,“正好,我一直想去伦塔特,我可是要成为最伟大剧作家的男人!”

    落日余晖之中,黑发少年再次吹响了欢快的口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