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四章 还在平凡之中

第四十四章 还在平凡之中

    “胡尔”庄园的书房内,厚实的窗帘退到了两旁,白纱遮住窗户,让阳光透射进来,制造出一片金黄灿烂。

    海瑟薇拿着羽毛笔,坐在书桌之后,认认真真地计算着什么,不时抬起头,用简单的话语与道格拉斯、费尔南多交流,如果想要表达的事情太过复杂,她会选择口头和文字结合的方式。

    窗前的道格拉斯,表情沉凝,像是陷入了思考,在阳光塑造的金黄领域内来回踱步,偶尔会突然停住,指出费尔南多和海瑟薇想法不成熟的地方,一针见血,直指要害,等到他们两人提出新的意见后,他又再次踱起步来,一副沉思者的模样。

    费尔南多坐在书桌斜前方的沙发上,面前漂浮着一叠叠白纸,一根根羽毛笔在无人驾驭的情况下,自行于纸面上演算书写着,每当他想到什么,他就会声音洪亮地说出来,一点也不介意会出错会丢脸。

    他们三人探讨奥术,交流魔法知识的场景就如同一幅油画,鲜明而富有内涵,可惜无人见证,无人记录这魔法史上璀璨的一幕。

    这样的讨论已经持续了很多天,费尔南多与海瑟薇对万有引力、对天体运动系统、对运动三大定律的所有疑惑都得到了完美解答,而且各自有了丰厚的收获。

    “我将微积分应用于九环法术时,发现构建的难度大幅度降低……”费尔南多挥舞着手中的羊皮纸。

    被魔法处理过的这张羊皮纸上,阴影与光芒并存,法术模型的图案呈现出独特的立体感。

    “不仅是九环法术。三环以上的魔法在构建上都会得到最大程度的简化,如果说过去构建学习魔法的难度是一百,那现在只剩下六十了。”道格拉斯来回踱步之中发声回答。

    费尔南多怔怔地看了看手中的羊皮纸,突地感慨道:“如果早二十年完成微积分的创建。那现在**师和高阶魔法师的数量绝对会增加很多,同阶魔法师的战斗力更是会翻倍。”

    思索之中的道格拉斯停顿转身,看着费尔南多道:“你恢复得怎么样了?对微积分和引力的掌握怎么样了?”

    “暂时没有问题了。”费尔南多肯定地回答。

    道格拉斯点了点头:“那麻烦你去联络其他组织,表达我们联合的意愿。但同时告诫他们,最近几年内宁愿没有材料,也要完全隐藏,不能在教会与贵族的冲突达到一个顶峰前尝试行动。”

    “那群懦夫,给他们胆子也不敢!”费尔南多不屑地说道,然后收起羽毛笔和草稿纸,理了理衣物,似乎就要准备出发。

    不得不说,费尔南多是个行动派。

    道格拉斯转过头。对海瑟薇道:“海瑟薇。你也该返回伦塔特了。长期停留在这里,会让教会与别的贵族怀疑你。”

    “嗯。”海瑟薇轻轻回答了一声,手中的羽毛笔却没有停顿。

    道格拉斯轻吸了口气:“‘深寒之主’和‘诅咒之眼’的半位面封闭隐藏了起来。所以,我得先去地狱一趟。”

    短暂的相聚后。三人又各自为了魔法师的将来踏上了不同的路途。

    …………

    啪,烛台掉落于地,摔成了碎片,断裂的蜡烛闪烁了几下后黯然熄灭,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的状态,只有野兽般的荷荷声在回荡。

    “雪莉,别怕,你听我说!”荷荷声消失,年轻男子略显急促的声音响起,他有一对猫般的瞳孔。

    少女沉重的喘息着,没有回应。

    “雪莉,呼,冷静,呼,我不是魔法师,相信我,我不是魔法师!”年轻男子的呼吸声同样沉重,就像是被拉动的铁匠铺风箱。

    叫做雪莉的少女缓缓压制住喘息,出乎年轻男人意料地平静回答:“维森特,你也冷静,不管你是不是魔法师,我都一样的爱你。“

    这句话如同神奇的咒语,房间内沉闷压抑的气氛一下消失。

    维森特的眼睛似乎有点古怪,能够在黑暗里看到事物,所以他敏捷地点亮了刚才被他一巴掌拍灭的书桌烛台。

    昏黄的光芒再次充塞房间,维森特已经将手中的心脏放下,将满手的血污擦了干净,步伐极快地冲到了少女雪莉面前,激动地问道:“真的?”

    雪莉两排整齐细碎的牙齿咬了咬嘴唇,郑重地点了点头:“我不在乎你是什么身份,我只担心失去你,教会不会放过魔法师的。”

    维森特哈哈笑了起来,笑得像个天真的孩童,而且还原地转了几圈,然后他一把抱紧了雪莉,亲吻着她的鬓角:“放心,我真的不是魔法师,为了你,我不会成为魔法师的。”

    “可那具尸体……”雪莉有些害怕地指了指长条桌上摆放的残缺尸体。

    维森特收敛起喜悦,清了清喉咙:“我在沼泽边缘发现了一些魔法师的遗物,里面有关于魔法的知识,有关于人体的奥秘。”

    “最初,我确实被神奇的魔法吸引了,但我想到了你,我们从小认识,你不顾及自己贵族的身份,偷偷教我通用语文字和希尔凡纳斯文字,帮我找到善堂医生的工作,为了嫁给我,拒绝了一位又一位出色的贵族,惹得叔叔阿姨很不高兴,我又怎么能抛弃你,走上这条注定只能东躲西藏的道路?”维森特解释解释着就加上了甜言蜜语,听得雪莉嘴巴抿起,努力让自身的笑意不外泄。

    这个时期的贵族,私下里还是会学习魔法帝国的文字。

    “所以我把关于魔法的书籍都重新埋在了沼泽边缘,只把有关人体奥秘的书籍拿了回来。”维森特指了指长条桌上摊开的几本书籍。

    雪莉疑惑地道:“人体的奥秘?”

    维森特的表情一下变得正经,语气舒缓而感慨:“我在善堂里面接触到了太多无助的病人,他们没钱请牧师先生用神术治疗,只能依靠我们这些医生开的草药和调配的药剂治病。”

    “外人或许不太清楚,但作为善堂的医生,我非常明白,这些草药,这些药剂,只能治疗轻微的疾病,稍微严重一点的病人,我就不得不眼睁睁看着他们哀嚎着,惨叫着,一点一点地走到生命的尽头,这让我心痛,让我觉得无力,所以善堂的医生,要么慢慢变得冷酷,要么成了疯子。”

    雪莉依偎在维森特的怀里,轻抚着他的背:“我明白,你知道的,我经常到善堂帮忙,也见过很多死亡,甚至有不少病人还是小孩子,他们就这样死在了我的面前,那时候我只恨自己信仰不够虔诚,无法成为修女,无法获得神术。”

    “所以我一直想找到更好的药剂配方,但我发现人体充满了奥秘,心脏是什么结构,我不知道,我们身体内还有什么东西,我不知道,整个身体究竟怎样运转,成为一个整体,我也不知道,这怎么可能找得到更好的配方?”维森特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向往,整个人仿佛能发光一样,“我想了解人体的奥秘,我想弄清楚我们身体到底是怎样一个事物!”

    雪莉看着这样的维森特,觉得他比任何时候都有魅力,轻轻颔首道:“这是好事,但你一定不能去墓地打扰死者的安宁,那会,那会被教会发现的。”

    “我会去森林和沼泽找尸体,实在不行,就先研究动物的。”维森特意气风发地说道,“等我成为有名的医生,我想叔叔阿姨应该就不会阻挠你嫁给我了。”

    雪莉的脸突地羞红:“其实,其实我今天来找你,就是因为他们已经,已经答应了。”

    “真的?”维森特兴奋得快要跳了起来。

    …………

    伦塔特城门处,人头攒动,接踵摩肩,热闹非凡。

    “真是繁华啊!不愧是伦塔特!”黑发黑瞳的少年笑容满面地赞叹道,“若不是子爵大人发现,我还下不定决心来伦塔特,真该感谢他!”

    他挤入了城门,突地大声喊道:“伦塔特!我来了!”

    “疯子。”周围的市民纷纷侧目。

    但黑发少年毫不在意,自我鼓舞道:“奥利弗,你会成为这座城市的名人的!”

    他目光四处打量,寻找着高档的旅馆,能够识字能够学习戏剧,充分说明他家庭条件不差,只不过父母早逝,无人管教而已。

    “哈哈,就这里……”他一边说,一边掏着钱包,可突然之间,他的笑容就凝固了。

    “钱包,我的钱包呢?!”奥利弗大叫道,慌忙回头张望,可哪里还找得到钱包。

    一阵初春寒风吹过,少年奥利弗感受到了伦塔特的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