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五章 悲惨世界

第四十五章 悲惨世界

    街道之上人来人往,奥利弗石雕像般站在中央,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作为一名少年,虽然他在戏剧之上天才横溢,在某些方面经验丰富,也有着出远门的体验,但类似的状况还是超过了他能够承受的极限,这可是自己未来几个月的生活费用啊!

    该怎么办?吃饭怎么办?睡觉怎么办?

    无数的问题伴随着懊恼沮丧憋怒的情绪涌入他的脑海,让他只觉阳光明媚的下午猛然变得昏暗,周围喧闹的人群漠然而疏远,仿佛双方不在同一个世界。

    “该死的小偷!”

    许久之后,奥利弗爆发了一声惊得路人腿软的嚎叫。

    嚎叫的同时,他的右手紧握住行李箱,生怕再冒出一个小偷把最后的财物抢走。

    不顾众人鄙夷、好笑和看疯子般的目光,奥利弗尽情地发泄着,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认真地思考自己该怎么活下去的问题。

    “冷静,冷静,奥利弗,你有才华,有外貌,有力气,肯定能渡过这个难关的。”奥利弗低声鼓舞着自己,大脑急速转动,试图从自己的经验里找到处理类似窘境的办法,而他看得最多的就是一部部戏剧。

    “对对对,这个时候,我需要找一个欣赏我的人,我新的人生将从那里开始。”他从戏剧里找到了经验,握拳道,“奥利弗,你最宝贵的财物不是刚才的钱包,是你的头脑。是你行李箱内的戏剧剧本,只要拿着它们,去戏剧协会找懂得欣赏的绅士看,就立刻能换取到一笔丰厚的报酬。”

    有了办法的奥利弗恢复了少年人的精神,从行李箱内找出厚厚几叠纸张,紧紧地攥住它们,一边问路一边肖想着发财之后自己准备做什么:高雅豪华的别墅,恭顺好看的女仆,精致美味的食物,值得珍藏的名酒。漂亮火热的情人。以及,以及,“我要请人干掉那该死的小偷!”

    戏剧协会所在的阿兰姆大街距离城门口不远,奥利弗很快就看到了那被灰白石柱支撑着的独特建筑。

    他看了一眼门口守着的佣兵。脚步顿了顿。想起了戏剧里面最常用到的一个桥段。那就是主角因为穿着破烂,外表寒酸,被守门者高傲地拒之门外。从而不得不更加曲折更加悲愤地达到目标。

    “我不能犯这样的错误。”奥利弗觉得自己实在太聪明了,及时想到了这点,于是一个闪身往附近的广场走去,就着平滑如镜的水池梳理着刚才发泄时变得凌乱的头发,然后从行李箱内取出一件黑色高领外套,取代身上这件风尘仆仆的衣物,末了,他掏出一块白手绢,折成花般的模样,插入了胸前口袋。

    “高雅的绅士。”奥利弗满意地点了点头,重新提着行李箱走向戏剧协会大门。

    到了门口,他目不斜视,只是在两位佣兵拦上来时,一脸居高临下模样地哼了一声。

    两位佣兵被他从容的态度和出色的外表迷惑了,认为是一位高贵的先生,于是不敢阻拦,慢慢退回了原地。

    “哈哈,奥利弗,你太棒了!一定能成功的!”奥利弗内心赞美着自己,步伐加快,走入了大门。

    “喂,喂!我告诉你们,我将来会是最伟大的剧作家!你们不能这么没有礼貌!”

    几分钟之后,奥利弗被两个彪形大汉架了出来,直接将他从台阶上扔了下去。

    “快滚吧,骗子!”

    “狂妄自大的疯子!”

    两人分别咒骂了一声,顺手将奥利弗的行李箱和手稿也丢了下去,啪,行李箱落地打开,衣服飞了出来,手稿纷纷扬扬,宛如大雪降临。

    看着自己视若珍宝的手稿一页页在面前飞舞,落到自己脸上,落到尘埃之中,奥利弗短暂变得茫然,接着愤怒地吼道:“你们会后悔的!”

    我这么年轻的戏剧天才,肯定能做出一番大事业的!

    悲凉痛苦地收拾好行李,奥利弗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游荡,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

    “今晚先找个避雨的地方,明天去市政厅、酒馆等地方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份事做。”奥利弗见阴云开始密布,于是从沮丧之中回过神,咬牙切齿地道:“我懂得创作诗歌,我会文字,还怕饿死在伦塔特?”

    他慢慢重塑了信心,找到了一处突出的房檐,躲到了下面。

    哗啦啦,大雨落下,在地表溅起白色的水雾。

    奥利弗看着这样的场景发呆,忽地高兴了起来:“我今天的遭遇将是我以后戏剧创作的源泉!”

    啪,疼痛在奥利弗脑袋上炸开,他艰难地转身,看到一名流浪汉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

    “这里是我的!”他指了指这屋檐之下。

    奥利弗今天积累的怒火全部爆发了,又是少年心性,于是一边怒吼道:“我占了就是我的!”一边扑了上去,和流浪汉厮打起来。

    突然,他的表情凝固了,眼睛失去了神采,原来他背后又来了一位流浪汉,用木棍狠狠地给了他脑袋一击。

    黑暗、血腥、疼痛、寒冷,始终纠缠着奥利弗,让他无法摆脱这难以想象的痛苦处境。

    竭尽全力之后,奥利弗猛地翻身坐起,眼前黑暗消退,露出昏黄的烛光。

    “我,我这是在哪里?”他看着简陋狭窄的小屋自语着,觉得脑袋火辣辣的痛。

    “我家。”冷酷的男性嗓音响起,通往里面的房门打开,一个矮胖壮实的光头恶汉走了出来,“你已经被卖给我们了。”

    “什么?”奥利弗不敢置信地从床上跳了下来,迎面就被恶汉一拳打翻在地。

    “叫老大。明白吗?”光头恶汉张扬着武力,“闭上嘴巴,听我说。”

    奥利弗被打得七晕八素,摸着肿起的嘴角,有些害怕地看着光头恶汉。

    光头恶汉嘿了一声:“你这个外乡人,没钱又没实力,居然还敢和本地流浪汉起冲突,嘿嘿,他们把你打晕之后,抢走了你的衣服。把你卖给了我。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手下了,等到你付出的劳动等同于我给予的金钱后,才能获得自由。”

    这恶汉似乎不算太恶劣啊……奥利弗捂着嘴角道:“我们是做什么的?”

    “埋尸人。”光头恶汉有些厌恶地道。

    天刚蒙蒙亮。光头恶汉乔治就带着奥利弗到了收尸房。

    “这里是那些没有亲属或者没有钱的尸体。我们负责把他们埋到新公墓那边。报酬由教会和市政厅给。”乔治推开了大门,腐烂尸臭立刻弥漫了出来,让过去从未接触过的奥利弗干呕连连。

    收尸房内还有不少穿着破烂的埋尸人。他们都是乔治的手下。

    “哟,今天又多了好几个小宝贝。”乔治夸张地说道,然后走到新送来的尸体面前,仔仔细细地摸索起来,寻找可能值钱的财物,若是对方衣物还算完整,他会直接剥下。

    这看得奥利弗冷汗直冒,全身哆嗦,觉得自己到了地狱。

    乔治收刮完之后,哈哈大笑道:“小伙子们,干活了!”

    奥利弗不情不愿地将尸体搬运往专用的马车,触摸到冰凉的皮肤时,差点抽手跳开,感觉手变得异常肮脏,似乎连自身都开始腐烂。

    从收尸房到新公墓的路程之中,埋尸人们都待在一起,没有给奥利弗逃走的机会,而光头恶汉乔治更是恶狠狠地告诉他,自己在教会和市政厅都有关系,他要是敢逃,他就敢把他直接埋进新公墓。

    新公墓四处弥漫着腐烂恶臭,它们飘扬进了城中,让附近的贫民区始终处在类似的臭味里。

    “这里都是穷人,教会的牧师们才不会过来净化。”乔治抱怨了一句,吩咐奥利弗等人找块地方挖坑。

    这处新公墓预先被牧师们处理过,所以出现不死生物的几率很低,他们比较放心。

    奥利弗拿着铁锹,机械麻木地挖着坟坑,挖着挖着,里面突地现出了一根根白骨,吓得他倒退了好几步。

    “这里埋过了?”乔治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没事,就埋在他们上面。”他毫不在意地吩咐道。

    一具具尸体被丢了下去,一锹锹泥土被洒了下去,很快,地面重新变得平整。

    乔治找了块木头制成的墓碑,插到了这片墓地中央,上面没有花纹,没有墓志铭,只有一个简陋的十字架。

    “我的人生就一直这样?”腐烂臭味之中,奥利弗麻木茫然地想着。

    …………

    郊外的一座庄园内,大厅灯火通明,美食之味弥漫。

    “那谁,呃,维森特,要不要来一根?这可是来自布里亚纳王国的顶级烟草?”一位打扮很时髦的黑发蓝眼年轻贵族笑嘻嘻地对维森特道,手里拿着几根淡黄色的香烟。

    不管表情,还是语气,他都透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傲慢。

    维森特的脸微微涨红,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抽烟。”

    “哟,真是乖宝宝啊,难怪雪莉会看上你。”这年轻贵族讽刺地说道。

    维森特旁边的雪莉上前一步,微扬脑袋道:“是啊,我讨厌又喝酒又抽烟还没有一点风度的男人。”

    说完,她拉着维森特就往旁边的餐桌走去,低声道:“维森特,不要介意,这都是我的错,不该强迫你来参加这次宴会的。”

    “没关系,我们马上要结婚了,我迟早会面对这样的事情。”维森特想到了自己的梦想,意气风发地说道,“我很坦然,我确实不是贵族,不能从小享受这些东西,但我会努力,会比他们更好,让你将来的生活不会变差。

    远处,雪莉的父母静静看着这一幕,表情冷漠无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