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六章 “贵族的尊严”

第四十六章 “贵族的尊严”

    深夜,庄园主屋的豪华卧室里。

    雪莉的父亲脸色铁青地来回踱着步,对雪莉的母亲抱怨道:“都是你出的好主意!说什么同意婚约,让那低贱小子开始接触贵族圈子,打击他的信心,使他主动离开雪莉,结果呢?他反而抓得更紧了!”

    “谁知道他这么不要脸!”雪莉的母亲阴沉着脸道。

    雪莉的父亲哼了一声:“你见过的世面太少了,完全不懂人性,这种穷小子只想通过婚姻变成贵族,我们越是展现,他越是充满渴望,怎么可能主动离开?”

    “你都知道!你什么都知道!那你还同意我的想法,还答应婚约?”雪莉的母亲尖锐地吼道,“你说说,你能有什么办法?雪莉简直就像被魔法控制了心灵,怎么劝都不听!还拿生命威胁我!

    雪莉的父亲表情变得阴冷,嘿了一声:“我当然有办法。”

    雪莉的母亲愣了一下:“你有办法?什么办法?怎么不早说?”

    一连串的问题暴露了她慌乱焦急愤懑的内心。

    “我找人观察过这小子,他对草药学和药剂调配学很感兴趣,经常去沼泽那边寻找奇特草药。”雪莉的父亲阴冷着一张脸,举起右手,“过段时间,找个佣兵跟着他去沼泽,然后,喀嚓……”

    他作出了捏断喉咙的手势。

    “什么?你要杀掉他?你不怕雪莉恨我们一生吗?不怕她自杀吗?她可是经常拿生命威胁我们!”雪莉的母亲失声问道。

    雪莉的父亲露出阴狠的微笑:“她怎么可能会怀疑我们?我们可是已经被她软化,答应了婚约的好父母,如果想杀他,怎么可能会答应婚约?”

    “你……”雪莉的母亲突然醒悟,“所以才答应婚约的?”

    “嗯,否则我怎么会让步?”雪莉的父亲点了点头,“今天的宴会上,那几位喜欢雪莉的年轻人看起来对穷小子很不满,雪莉应该会将他们视为怀疑对象。嫉妒一向是犯罪的主要因素之一。”

    “很好,我一点也不想再看到那穷小子!”雪莉的母亲满意地笑道,“亲爱的,你真聪明,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我得看着点雪莉。”

    雪莉的父亲摇了摇头:“先别急,我说了。嫉妒一向是犯罪的主要因素之一,那几个小子都是贵族出身,对平民一向胆大妄为,什么都做得出来,所以先观察一阵,也许他们能帮我们将目标完成呢?那我们就不必亲自冒险去找冒险者了。呵呵,我答应这次宴会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你一向是对的。”雪莉的母亲微笑点头。

    …………

    庄园主屋的一间客房内。

    之前宴会中表现得最为挑衅的三个贵族子弟悄悄聚在了一起。

    “安德鲁,我的愤怒难以遏制。”其中一位天然卷发的贵族子弟恼怒地说道。

    叫做安德鲁的高胖年轻贵族满脸阴郁地道:“我也一样!对,我是很喜欢雪莉,可还没到得不到她就会疯狂的程度,所以,如果她嫁给别的贵族。我只会伤心难过,不会做什么过激的举动,但是,但是,她居然要嫁给一个平民小子,一个根本无望激发血脉的小子!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是对贵族尊严的侮辱,以后我怎么在宴会上面对其他人?‘哟。安德鲁,你连一个平民小子都比不过?’”

    “是的,我恨不得现在就杀掉他!”另外一位有着琥珀色眼睛的年轻人重重挥舞了一下拳头。

    最初说话的天然卷贵族用力地点着头:“我和你一样,不过,现在那穷小子是雪莉的未婚夫了,我们要做什么的话,恐怕会激动布伦泽尔男爵夫妇。他们在附近有着广泛的影响力。”

    他显得非常沮丧,布伦泽尔就是雪莉的姓。

    房间内一下变得安静,陷入了难言的静谧。

    突然,安德鲁冷哼了一声:“这种事情完全可以不用我们出面。”

    “嗯?”其他两人都疑惑地看向他。

    安德鲁笑道:“我认识一位守夜人。只要他控诉那穷小子是魔法学徒就行了。”

    “他是魔法学徒?”琥珀色眼睛的年轻贵族惊愕地问道。

    “不管以前是不是,以后肯定是。”安德鲁阴毒地说道。

    哦!其他两名贵族对这种把戏并不陌生,一下就听懂了安德鲁的真正意思。

    “可要是布伦泽尔男爵去救他出来呢?”天然卷贵族提出一个问题。

    安德鲁嘿嘿笑道:“自从教会占领阿尔托之后,那帮魔法师躲得更隐蔽了,好多守夜人许久没有杀过邪恶者了,据说裁判所上层对此有点不满,害怕底层守夜人失去价值,所以,只要有魔法师的线索,这部分守夜人肯定不会放过,只要在布伦泽尔男爵救人前弄到‘证据’,让那穷小子自己招供,男爵还敢对抗裁判所,对抗教会?”

    “如果没有‘证据’,那就在男爵救人前让他承受不住拷问而‘死亡’,反正只是一个平民,没人会真正追究。”琥珀色眼睛的年轻贵族补充完善着计划。

    天然卷发的贵族有点担忧地道:“可这样一来,守夜人们会不会习惯‘制造魔法师’,会不会弄到我们头上来?”

    “白痴,我们是贵族!”安德鲁骂了一句,“好了,大家凑点‘金塔勒’,这样才方便说服我认识的那位守夜人。”

    三人积极讨论的时候,门外却站着一位女仆,她右手端着茶盘,左手凝固在半空,保持着敲门前的姿势。

    她脸色苍白,耳朵略微晃动,将里面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她是血脉特殊的人类,虽然没有激发血脉,成为骑士,但从小有点特异,听力非常出众,因此被布伦泽尔夫妇派遣了服务客房的工作。

    屏住呼吸,这位女仆悄悄转身,一步一步地离开房门。等过了拐角处,她才加快了步伐,往主卧前去。

    “很好,你做的很好,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不要告诉小姐,免得她担心。”布伦泽尔男爵一脸“愤慨”地说道。

    嘿。这个计划真是太棒了,只要过了今晚和明天白天,不管我怎么做,都无法挽救维森特的生命了,雪莉,别怪我。爸爸也无能为力啊……他在内心排练起了怎么安慰雪莉的话语,嗯,等维森特被抓起来,就把这个女仆埋到花园里。

    做事不留能一点漏洞。

    第二天一大早,做了一夜噩梦的女仆早早醒来,为客人们送去早餐,结果发现安德鲁等年轻贵族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离开了。

    “他们开始行动了?”女仆内心有点担忧地想道。雪莉小姐温柔善良,对自己这些仆人态度很好,从来不打骂和折磨,如果她未婚夫死去,她一定会很难过,不知道男爵大人来不来得及阻止?

    忧虑中的她不知不觉走到了雪莉的卧室前,听到里面有柔美的女声在哼唱着欢快幸福的旋律。

    “小姐很开心啊……”她下意识想道,要不要告诉她这件事。让她通知维克托先生躲一下,等到男爵大人解决掉这件事情才回来?

    她印象之中,安德鲁的家族比男爵大人要显赫不少,因此有点担心布伦泽尔男爵无法及时阻止。

    她在门口徘徊着,始终下不定决心,一边是对自己非常好的小姐,一边是男爵大人的命令。

    突然。房间门打开,雪莉满脸愕然地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门前。

    气氛凝固了一下后,雪莉柔声道:“妮丝。遇到什么事情了?我能够帮你做什么吗?”她以为妮丝是来向自己求助的。

    妮丝浑身打了个冷颤,在柔声的关怀中下定了决心,她快速看了看四周,小声地道:“进房间说。”

    房门关上,雪莉听妮丝原原本本将事情讲了一遍。

    她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内心洋溢起潮水般的担心,如果只是单纯的诬告,她相信自己苦求父亲出面,应该没有问题,但是,但是,维森特的地下室内藏着几具尸体,几具被他分解的尸体!

    若被守夜人发现,除了自己,谁会相信他不是魔法师?

    而父亲母亲本来就不太满意维森特,正常情况下出手救一救还有可能,这种情况下,他们绝对不会为维森特担保。

    不行,必须通知维森特,要他将那几具尸体毁掉,或者重新丢回沼泽!雪莉焦急地来回踱了几步,决定赶往维森特的家里。

    她不是不想让速度更快的仆人或守卫代替自己前去,但尸体的事情,怎么可能告诉别人!

    …………

    新公墓内。

    奥利弗与另外一个埋尸人被光头恶汉乔治留在了这里,因为那位“守墓者”今天刚刚被埋进了公墓,市政厅和教会一时没找到代替者,于是让乔治帮忙看守两天,一旦发现有不死生物出现的征兆,立刻点燃烟火,让守夜人们能够赶来。

    乔治才不会自己在这阴森恐怖的墓园待着,于是将奥利弗留了下来:这该死的小子,居然敢勾引我的女儿,我得让他明白我才是他命运的操纵者!

    若非担心奥利弗逃走,他连另外一位埋尸人也不想安排。

    奥利弗这段时间保守折磨,遭受了从未有过的痛苦,张狂得意渐渐从年轻的脸庞上消失,换上了麻木承受的表情,内心渐渐变得成熟。

    “只有爱情是这悲惨世界里唯一的烛光……”他低声感慨道,虽然乔治的女儿不漂亮,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但她温暖了自己绝望的心灵。

    看了看旁边似乎随时想和别人打一架的同伴,奥利弗决定出去转一圈。

    “你要是敢逃,我就把你捉回来活埋!”另外的埋尸人恶狠狠地威胁了他一句。

    奥利弗的心情又差了,这段时间,他没少挨揍。出了“守墓者”小屋后,他在墓园里慢慢踱着步,浓郁的尸臭已经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了。

    “银月是如此美丽,而我却是这样的悲惨……”奥利弗抬起头,望着皎洁的银月,顿时情绪上涌,诗兴大发,可他正要做一首十四行诗时,脚下突地一空,口中一声惨叫发出,“啊!”

    啪,哗啦啦,一片墓地直接垮塌了,无数白骨腐肉裸露了出来,埋尸人们的懈怠制造出了一片片并不稳固的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