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八章 只是狗而已

第四十八章 只是狗而已

    雪莉先是吓了一跳,差点没尖叫起来,然后她一边慌乱地东看西看,一边快步向前,抓住了维森特的手。

    她的异常反应让维森特茫然不知所措,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是这种反应。

    雪莉努力压低声音,克制着自身的害怕和惶恐:“维森特,快逃,守夜人发现你家地下室的尸体了。”

    “什么?”噩耗如同流星般击中了维森特,事情太过突然,以至于他根本无法相信,哪怕消息是从他最爱也最信任的雪莉口中吐出,“不可能,这不可能,守夜人怎么会知道地下室有尸体,怎么会来查我?”

    要是守夜人的行动能严密到调查清楚每一户人家的状况,那这个世界上早就不存在魔法师了,也早就不存在守夜人了,因为他们都累疯累死了。

    雪莉见维森特情绪混乱,无法采取有效行动,只好把事情原委讲了出来,不过,她尽量浓缩成了一句话:“安德鲁他们觉得尊严受辱,找了守夜人调查你,打算把你害死在审讯室,我的女仆刚好听到了他们的图谋。”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我不是魔法师,不想成为魔法师的……他们为什么要逼我……”维森特愤怒慌乱交加,情绪近乎崩溃。

    雪莉不愿意耽搁维森特躲藏的时间,长话短说地道:“不用担心,我会让爸爸出面担保你的,到时候只要接受检查,主会明白你不是魔法师的,不过,这几天你先去沼泽找隐蔽地方躲一躲,让爸爸有时间与其他贵族、教会沟通。”

    她条理清楚的话语和并不非常慌乱的表现让维森特的情绪渐渐稳定:“好,我听你的,雪莉。”

    这种时候,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布伦泽尔男爵身上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贵族担保魔法师嫌疑者的事情,当然,最后接受检查,确认是否为魔法师是必须的。

    “没时间给你准备衣物和食物了,这几天你要多加小心,如果爸爸的行动顺利,我会让护卫去沼泽边缘的树木刻下印记的。就是我们约定好的那些印记。”他们两人的关系曾经遭受过布伦泽尔男爵夫妇的强力反对,有段时间甚至连书信都无法往来,所以渐渐约定好了一些简单的印记,告诉彼此自身的状况,而现在,这些印记又能派上用场了。

    突然。维森特的表情紧张了一点:“我似乎看到几道黑影在你庄园外晃动?”

    他有一双猫般的瞳孔,视力比常人强很多,而此时他们躲在花园内,被众多植物包围,外面的人很难直接发现。

    “守夜人来了……”雪莉低声自语道,作为维森特的未婚妻,她毫不怀疑守夜人会过来调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维森特变得非常紧张,花园虽然植物众多,但只要走进来,不难轻松看到自己两人!

    躲到庄园其他房屋内?可守夜人肯定会一间间搜索的!

    绕圈子,悄悄逃出去?

    正当他慌乱之际,雪莉忽地抬起头:“维森特,你先躲在这里,我假装去沼泽西面找你。引开守夜人,五分钟后,你从庄园侧门去沼泽东面。”

    “这,可,你会很危险的……”在普通人心目中,守夜人的形象与魔法师、恶魔、魔鬼一样恐怖。

    雪莉坚定地摇了摇头:“没事,我是贵族。顶多被询问盘查几句,维森特,快躲起来!”

    …………

    庄园外,守夜人小队队长“疯犬”吩咐着自己的队员:“你们散开。守住庄园不同方向,防止维森特这个邪恶的魔法师逃走,我和‘驯兽师’进去盘查和搜寻。”

    这样的情况下,代号为“驯兽师”的守夜人比其他人有用很多,他驯养的那些“魔法生物”能派上用场了。

    “队长,所有的情报都指向沼泽,我们来这里仅仅是为了调查维森特经常活动的沼泽区域,不用这么麻烦吧?”有位队员觉得这样太耽误时间了,庄园暂时不用搜查和封锁,赶紧审问清楚,然后去沼泽才是正确的方法,免得有人悄悄通风报信,让维森特躲到了沼泽深处,而以那里的环境,这意味着除非出动公国所有的守夜人小队,否则抓住的希望异常渺茫。

    “疯犬”的绰号里虽然有个“疯”,但此时却异常的严肃谨慎:“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守夜人围捕的守则,必须先封锁,再进入庄园,你们能肯定只有维森特一个魔法师吗?能确定他的未婚妻没有被迷惑堕落吗?能相信布伦泽尔男爵没有暗中豢养魔法师吗?”

    一连串的问题让那名队员羞愧得抬不起头,只能不断地道歉,要是队长真的疯起来,自己可少不了苦头吃。

    难怪追捕一名年轻的魔法师,队长也会带着整个小队出动,原来他担心贵族牵涉入了这件事情。

    “根据之前的调查,维森特和布伦泽尔小姐感情很好,只要盯住她,也许我们不需要深入沼泽。”“驯兽师”补充了一句。

    这时,“疯犬”的鼻子抽动了一下,忽然下达了命令:“各自隐蔽!”

    队员们无条件服从着他的命令,散入庄园外面的田地、树林和小溪等地方躲避。

    过了半分钟,庄园大门口有道身影悄悄地走了出来,她穿着女仆的衣物,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纱帽,朦胧的黑纱垂了下来,遮住了容颜。

    她左看右看,确认无人之后,快速但慌乱地向着沼泽方向走去。

    “是雪莉,她瞒不过我的鼻子。”“疯犬”狞笑着对“驯兽师”说道。

    “驯兽师”笑得阴惨惨地道:“她应该是去沼泽通知维森特,这种事情,她可不敢交付给女仆和守卫。”

    没有关系的普通人只会选择站在真理教会这边!

    “嘿,你说的很对,这次的任务看来能轻松完成了。”“疯犬”的笑容异常残忍,裁判所的嘉奖,安德鲁给的报酬,真是双重丰收啊!如果,如果能把事情闹大。牵涉进更多人,那功劳就更大了!

    看到雪莉的身影快要消失在道路尽头,他吹响了奇怪鸟叫般的哨声,让队员们重新集合。

    “我们跟着她,‘驯兽师’留下来监控庄园,防止布伦泽尔男爵这里有突发状况。”“疯犬”命令道。

    “好的,队长。”“驯兽师”谦卑地回答。他的“宝贝”为数不少,虽然无法监控整个庄园,但重点观察大门和布伦泽尔男爵是完全没有问题。

    “疯犬”为了防止维森特还有老师之类的帮手,带着“驯兽师”之外的整个小队出发了,悄悄地缀在雪莉身后,跟着她穿过初绿的田地、稀疏的树林。渐渐抵挡了弥漫着黑雾的沼泽。

    忽然,“疯犬”的眼睛一下瞪大,因为他看到雪莉悠悠然地转身往回,甚至连沼泽边缘都未抵达。

    “她用了什么隐秘方式联络维森特?”

    “不对!被骗了!”

    怒火中烧的“疯犬”明白再赶回去已经来不及了,直接带着队员从隐秘处跳了出来,将雪莉团团围住。

    “你们是谁?要做什么?”雪莉厉声喝道,像是宴会上遭遇了平民的贵族小姐。

    “疯犬”阴沉着一张脸。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雪莉小姐,维森特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他今天到沼泽以后就失踪了。”雪莉努力让自己平静。

    “那你来干什么?”“疯犬”觉得自己越来越无法控制怒火。

    雪莉冰冷地道:“来找他啊,但看到沼泽之后,我明白这里不是我这种贵族小姐可以游玩的地方,所以就决定回去了,他死在里面算了!”

    “如果你这么坚持,我只好将你带回裁判所。”“疯犬”的一双眼睛透出了血红。

    “你们敢!我是贵族!”雪莉大声喊道。

    “疯犬”冷笑道:“贵族又怎么样?只要与魔法师有关。贵族一样会被绑上火刑架,把她给我绑起来,我要让她知道裁判所的拷问不是那么美好!”

    “你们这群疯子,我父亲会向教会抗议的,你们等着接受处罚吧!”雪莉有点不敢相信地尖叫道。

    “让他去抗议吧!”“疯犬”毫不退让。

    …………

    “什么?守夜人将雪莉抓去了裁判所?”布伦泽尔男爵又惊又愕又恼怒地问道。

    等确认了情报后,他大发雷霆:“这群疯子,还将不将贵族放在眼里了!还遵不遵守公国律法了!我要去教堂。我要去找子爵大人!”

    他愤怒地冲了出去。

    半天之后,他一脸不敢相信表情的回来了,面对夫人的连声追问,只是颓然地道:“怎么会这样。教会完全不将我们贵族的意见放在眼里,甚至,甚至威胁我,说如果我有问题,会将我一起抓起来。”

    “教会的人都疯了吗?不怕公国的贵族们反抗吗?”布伦泽尔男爵夫人同样无法相信。

    布伦泽尔男爵摇了摇头,木然地道:“反抗?反抗有用吗?能打得过教会吗?”

    …………

    裁判所的审讯室里,女性的尖利叫声一直在回荡。

    “还没有招供出维森特的下落?”“疯犬”问着审讯者。

    审讯者一脸阴沉地道:“没有,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坚韧,她的身体完全垮了,还是不肯供述。”

    “那直接用神术配合。”“疯犬”狰狞地道。

    审讯者愕然看着他:“她会死的,她是贵族。”

    “没关系,一个贵族而已。”今天教会的态度让“疯犬”愈发大胆,决定炮制一起大功劳,反正他们与魔法师联姻,肯定不是好东西,主也会赞成自己这样做的。

    审讯者愣了一下后阴笑道:“是时候让那群贵族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了,他们只不过是我们养的狗。”

    他大步走进了审讯室,尖叫声慢慢变成了噩梦般的惨叫,到了最后,连惨叫都消失了。

    “死了,可惜啊,这么漂亮的女士。”他一脸兴奋和享受地走了出来。

    审讯室内安静无声,像是从未有过一名叫做雪莉的女孩被送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