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三章 等你归来

第五十三章 等你归来

    布伦泽尔男爵的庄园几经易主之后,愈发得破败,庄园后面的山丘长满了杂草,在清晨的阳光照耀之下,滚动着露珠。

    哒一声,露珠滴落在了一堆盘起来的白骨之上,留下了淡淡的湿痕。

    这堆巨蛇的尸骨轻轻抖动了一下,但很快又重新安宁了下来,在它周围,一头背生双翼的巨虎毛皮衰败,血肉腐烂,腥黄的脓水横流;一只只食尸鬼张扬着自己的狰狞恶臭;数不清的幽魂飘荡在半空,对洒落的阳光毫无畏惧……山丘之上似乎变成了传说里的冥界,充满了不死生物。

    而在这些不死生物环绕之中,一位瘦得皮包骨头的男人端坐巨石之上,苍白黯淡的左手轻轻抚摸着石面,幽暗深邃的目光静静地望着城市方向。

    城门口,一位身着主教袍的中年男子正表情严肃地向着教堂方向走去。

    “早上好,主教大人。”经过他的人们都躬身问好,他是城市大教堂的主教阿罗约,仅次于那位红衣主教的大人物,一位很严厉的神职人员。

    阿罗约在胸口画着十字架,习惯性地祝福道:“主会庇佑大家。”

    就这样,他慢慢到了教堂门口,在几位圣骑士侍从的致敬下踏上阶梯,步入大门。

    大门之上,淡淡的圣光缭绕,让一切显得庄严肃穆,使人心灵洁净。

    阿罗约停在大厅中央,虔诚地祈祷道:“唯真理永存!”

    然后他从侧门离开。向红衣主教汇报着附近小镇、庄园、村子的信仰情况。

    等完成了汇报,他开始了对整座教堂的巡视,检查有没有疏漏和不敬的地方,而巡视完毕之后,将是祈祷、忏悔和学习的时间。

    这是他过去三十多年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只不过,伴随着这种生活的是,他从跟随在主教身后的见习牧师,慢慢变成了这座城市这处教堂最显赫的那位主教,见证了城里不少家族的兴盛和衰败。

    “感谢主的恩赐。”他真切地在内心祈祷了一句。

    祈祷完。他发现自己已经巡视到了布置有传送阵的房间。于是提高了警惕,开始确认这里完好无损,除了得到允许的人员外,再无他人进入。

    “很好。没有异常。”他严肃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眼睛看着的是微弱光芒流淌的传送阵。

    突然。他皱起了眉头,觉得这传送阵异常可恶,充满了邪恶的气息。像是通往地狱或者深渊的大门。

    他的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了一个想法:有神职人员背叛,“地狱之主”入侵了这里!

    “不行,必须毁掉它!”刚下定决心的他,忽然有了明悟,光靠自己的神术力量,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摧毁这处传送阵,唯一的办法就是,集中所有力量,直接自爆!

    他心中陡然升起殉道的神圣感,踏前一步,高声道:

    “唯真理永存!”

    跟随他巡视的几位见习牧师目瞪口呆地看着阿罗约大人的身体冒出了圣光,然后轰隆的一声巨响,世界一片黑暗。

    轰隆!

    传送阵被炸得四分五裂,房间直接垮塌。

    主持这处重要教堂的红衣主教惊愕无比地感应到了这一幕,不敢相信会有主教背叛主,自愿毁掉主的传送阵。

    紧接着,他脑海里油然浮现出了两个九环魔法:入侵头脑,编织记忆!

    可哪怕传奇魔法师,也未必能将这两个法术玩得如此神乎其神,没有一点破绽,受术者也毫无抗拒,自愿自动地为施法者达成目的!

    这样的魔法师最难防范,最为可怕!

    轰隆!

    城市的另外一个地方,控制神术防御阵的核心被自爆的光芒淹没了。

    轰隆!轰隆!

    听着这连续的两声爆炸,城外山丘中央的那位干瘦男子一下站了起来,目光之中半是柔情半是冷酷。

    吼!

    山丘之上的不死生物齐齐发出死亡的嚎叫,从原地爬起,漫山遍野。

    干瘦男子漂浮到半空,向着城市飞了过去,身后脚下全是从“复仇深渊”归来的不死生物!

    城门口的士兵原本正在检查入城的队伍,忽然感觉天空变暗,下意识抬头望去,顿时吓得双股战战,脸色煞白。

    只见半空之中,一头头只余白骨或腐肉的怪物将太阳遮蔽,带来了死亡的召唤,而在它们的簇拥之中,是一位斗篷没有拉起的邪恶死灵法师。

    他们双腿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排队的人群吓得四散奔逃,可很快就被围过来的不死生物大军们吓得同样倒地。

    不死生物们没有喧哗,没有急进,理也没理这些人,直接涌到了城门边,或走门或翻墙或飞行地进入了城市。

    “敌袭!”

    一位位神职人员和骑士从城市的不同地方站了出来,迎接向半空中的死灵法师。

    那死灵法师似乎有点恍惚,自言自语地道:“我是维森特,我回来了……”

    “杀了他!”一道道圣光,一根根长枪,全部向着维森特攻去。

    维森特枯瘦的脸上露出刻骨的仇恨,抬起脑袋,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叫。

    一圈圈音波散开,一个个模糊的女妖飞舞,所有飞行的神职人员和骑士雨点般落地,而不能飞行的那些,看着半空这一幕,吓得浑身颤抖。

    维森特的表情变得冷酷,看着正努力抗拒着“女妖之嚎”的红衣主教,抬起左手,轻轻一点。

    红衣主教身上顿时迸发出无数道黑气,整个人变得干瘪枯瘦,像是尸体。接着,他无力地从半空坠地,摔成了好几块,可却没有一点鲜血溢出。

    维森特俯视着整个城市,忽地降落,落到了一位手持长剑的中年骑士面前。

    “不,不,不要杀我……”那中年骑士惶恐不安地摆着手,不断地往后退,他周围的骑士们已经被吓跑了胆。没有一个敢于上前帮助他。

    维森特沙哑刺耳地道:“安德鲁。”

    “你。你认识我,你,你是维森特!”中年骑士安德鲁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辨认出了眼前恐怖死灵法师的身份。他的脸庞除了没有血肉感。枯瘦异常。与二十多年前没有任何区别!

    维森特缓步向着安德鲁走去:“是你,是你举报我,害死了雪莉。”

    “不。不关我的事,都是,都是‘疯犬’这个疯子干的,我,我从来没想过会,会害死雪莉。”安德鲁吓得快哭出来了。

    “疯犬?他在哪里?”维森特冰冷地问道,不回答就直接入侵头脑。

    安德鲁为了保命,什么都愿意坦诚:“‘疯犬’因为不讲证据杀了很多魔法师的关系,得到了公国枢机主教的赏识,调到了库克斯。”

    “库克斯吗?我一定会去找你的……”维森特眺望向远方,目光异常阴冷,有着无法排解的仇恨。

    然后他继续看着安德鲁:“当初还有谁?”

    “还,还有洛塔尔,还,还有高恩,‘驯兽师’,审讯者‘挖骨人’,他们就在这里的裁判所。”安德鲁将当年所有牵扯到的人物都招供了出来。

    “很好,为了感谢你的坦诚,我不会亲手杀死你。”维森特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微笑,身后的不死生物大军一拥而上,将安德鲁淹没了。

    “不!”

    凄厉痛苦的嚎叫响起,不断地响起,不死生物们撕咬吞食着安德鲁的血肉,一条一条,直至白骨。

    维森特的目光看向聚集在此处的贵族们,看着他们将洛塔尔和高恩推了出来,然后将手一挥,让两位贵族血肉腐烂,变成了僵尸。

    “维森特,当初的事情与我们无关,对雪莉和布伦泽尔夫妇的死,我们也很遗憾,你要报仇,我们不会阻止,但请你不要牵涉无辜。”领头的贵族骑士努力平复着情绪,诚挚地求肯道。

    维森特目光森冷地道:“你们有机会救她的,你们什么也没做。”

    话音刚落,不死生物大军就蜂拥而上,将贵族们全部淹没了。

    几分钟后,维森特踏着累累白骨,走到了裁判所门口,这里的守夜人,包括“驯兽师”在内,绝大部分已经在刚才战死。

    “主不会放过你的!”裁判所残余的审讯者们恶狠狠地看着维森特。

    维森特什么也没说,直接让不死生物大军将他们吞没,只留下一声声的惨叫和那位花白了头发的“挖骨人”。

    “我只后悔当初没能拷问出你的下落!”“挖骨人”一副狂热虔诚的模样。

    “你会有很多时间后悔的。”维森特沙哑着声音,轻飘飘地说道,没有半点争执的意思。

    一朵苍白的火焰从“挖骨人”灵魂内透了出来,将他烧得惨叫连连。

    “主会,啊!会惩罚你的!”

    “不!”

    “啊!该死,饶了,饶了我吧!”

    “饶了我吧!”

    求饶声中,维森特头也不回地走向了墓园,渐渐的,惨叫声平息了,加上那些不敢正常呼吸的普通人,整座城市死一般寂静。

    这样的寂静里,维森特走到了墓园,走到了魂牵梦绕的那座坟墓前。

    坟墓无声裂开,棺材直接上浮。

    维森特走到棺材边,单膝跪下,绅士一样将棺材盖轻轻推开。

    “雪莉,我来了,我来接你了。”随着缝隙越来越大,他阴冷的目光越来越柔和,充满了爱怜、思念和自责。

    棺材内,一具白骨静静地躺在那里。

    维森特俯下脑袋,温柔地亲吻着白骨的嘴巴位置,梦呓般道:“雪莉,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他眼角有一滴泪水滑落,滴在了雪莉的面部。

    堕落灵魂,追逐死亡,不为永生,只为等你归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