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四章 暗流

第五十四章 暗流

    腐烂的淤泥散发着恶臭,一只慌乱之下闯入这里的野狼深陷其中,哀嚎着想要将腿拔出来,却越陷越深,直至污泥淹没了它的耳鼻,中断了它的惨叫。

    维森特回到沼泽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看到自己经常活动的地方漂浮着一个阴森冰冷的黑袍者。

    这黑袍者裸露在外的地方全部只剩下了白骨,凹陷的眼眶内跳动着针状的红色火焰,衣物是华丽金线构成奇特图案。

    他也注意到了维森特的归来,用沙哑阴沉如同亡者的声音道:“你刚才去哪里了?魔法议会有使者要过来。”

    维森特淡淡地道:“回家了一趟,解决了一些事情。”

    以及,接回了雪莉。

    “回家?解决事情?你屠城了?你将城市里的教堂和裁判所都摧毁了?”黑袍巫妖又惊又怒地说道,“你知不知道这会给我们带来多大麻烦?你想毁掉组织吗?”

    教会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有死灵法师屠城,这绝对是挑衅到了极点的行为,绝对会引来传奇等级追捕!

    “康格斯,这是我的事情,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退出组织。”维森特简单地回答,没有任何的争辩。

    这巫妖正是“灵魂至高”的首领,大法师康格斯,当初库克斯之变,他仗着死灵系保命法术众多而诡异,侥幸逃生,可后来“灵魂至高”也受到了毁灭性打击,只有少部分成员逃脱,他也不得不彻底躲藏了一阵子。

    几年之后,风声过去了一点,他离开了隐藏的地方,试图重组“灵魂至高”,这个过程中,他偶然得知“死亡领主”的半位面始终没有被教会找到,似乎自动封闭了起来。于是,他回到库克斯附近的沼泽,寻觅“死亡领主”可能留下的半位面线索,结果意外在沼泽里发现了一位自学成才的死灵法师。维森特?米兰达。

    仅仅靠着几本常见的死灵系魔法书和沼泽里并不齐全的材料,他竟然就在几年内成为了正式魔法师,这让正打算重组“灵魂至高”的康格斯非常欣赏,于是以指导为名,将维森特代入了“灵魂至高”。

    但后来二十多年发生的事情让康格斯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叫做“维森特?米兰达”的家伙或许是因为没有接受正规魔法教育的缘故,很多想法简直与死灵系根本的理念背道而驰,可也正因为如此,完全不受过去知识束缚的他竟然真的改进修正了不少死灵系理念,在人体结构和循环领域屡次做出了巨大突破。得到了好几次真实世界的反馈,以康格斯无法想象的速度晋升了九环!

    二十八年从无到有,成为大法师,这绝对是魔法天才中的天才,即使是在魔法帝国鼎盛时期。据康格斯所知,能比拟这一纪录的也只有寥寥四五位,就连号称最强大魔法师的“太阳王”塔诺斯,也因为“命运无迹者”最初的特殊,比维森特花费的时间长。

    当然,康格斯也从维森特做出的巨大突破里获得了极大的好处,加上魔法议会那边传过来的《魔法哲学的数学原理》及《微积分基础》。他的认知世界已接近半固化了,有把握在五十年内尝试晋升传奇。

    因此,康格斯对维森特的感觉很复杂,明明是准备当做学生来对待和栽培的人,结果在短时间内就与自己平起平坐,拥有和自己叫板的实力了。以至于忙碌着重建组织的自己还没来得及和他建立师生关系,培养出可以互相信任的交情。

    不过康格斯也暂时没有打压维森特,保护自己权利的想法,因为他知道维森特或许有过奇遇,靠着某件奇特的物品献祭了自身的部分血肉。否则他最初没可能在环境和材料都恶劣的情况下突破至正式法师,所以,他要想晋升传奇,需要更大的理论突破,需要更久的时间,而自己不一样,到时候,无需自己出手,维森特就会俯首行礼了。

    听着维森特简单冰冷的回答,康格斯强忍住怒气道:“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情了吧?”

    “库克斯还有一条‘疯犬’。”维森特毫无隐瞒。

    “只是一个守夜人?”康格斯松了口气,“我会转告各个分部和各大组织,让他们最近注意隐蔽。”

    维森特轻轻点头:“魔法议会的使者是谁?”

    他对这方面的事情很感兴趣,因为他在康格斯那里读过《魔法哲学的数学原理》和《微积分基础》,对里面蕴藏的思想震动至极,并联系到了自身在人体结构和循环领域的成果,甚至若非学会了微积分,他再天才横溢,也没办法比以往更简单地构建法术模型,让进阶速度创下纪录。

    因此,即使他表面上依然淡漠冰凉,可内心早就想见见这两本书的作者德里克?道格拉斯了。

    康格斯漂浮到了维森特面前:“是费尔南多,《微积分基础》的作者之一。”

    他对魔法议会的感官同样复杂,一方面抗拒着对方想要融合自己“灵魂至高”组织的意图,一方面又颇为感激对方公开分享《魔法哲学的数学原理》和《微积分基础》的行为。

    “那可以见一见。”维森特摸了摸怀里揣着的储物袋。

    …………

    “灵魂至高”隐藏的森林内。

    一个互相交换魔法材料和法术书的小型集市今日正逢,热闹而喧哗,维森特和康格斯从边缘经过,踏入了地下宫殿。

    “约好的时间在半个小时之后。”康格斯坐到了自己的书桌背后。

    维森特没有回答,转到了康格斯的书架前,抽出一本厚厚的书籍,认真地阅读了起来。

    时间的流逝非常快,不知不觉半个小时就过去了,这时,负责招待的魔法师带着一位明艳如火的女士走了进来。

    “费尔南多?”康格斯不太确定地问道,实在是这火焰般明媚的女士与费尔南多相差甚大。

    费尔南多微微点头:“我最近被教会的守夜人盯上了,只好变化一下出门。”

    他拉了拉腰带,胸部顿时凹陷,整个人变成了一位个子矮小的俊美男子。

    维森特看着这一幕,厌恶地自言了一句:“变态。”

    正常人出身的他,对男女的界限还是非常看重的,即使有变化需要,也仅是个子和外貌上的区别。

    费尔南多顿时就怒了:“至少比让人看到都觉得恶心的你好!”

    维森特没有回答,不屑于和他争吵。

    费尔南多咆哮了几句后,见对面没有回应,也就没有了动力,于是转头看向康格斯:“我想见见《人体结构和循环理论》的作者。”

    康格斯最近将维森特的研究成果整理成书籍,拿去换取了魔法议会道格拉斯、费尔南多以及神秘的“银灰女士”的最新研究成果。

    康格斯抬起白骨手掌,指了指维森特:“就是他。”

    “啊?”已经成为大法师的费尔南多这才注意到同为大法师的维森特竟然如此年轻!

    外面的集市里。

    已经留上了两撇小胡子的奥利弗在朋友的带领下,第一次参加这么热闹的魔法集会,一边寻找着有没有漂亮的女魔法师,一边随意打量着魔法书籍。

    这二十多年来,限于书籍层次和教导缺乏的关系,他依然停留在五环。

    “《魔法哲学的数学原理》,《微积分基础》……这都是些什么书啊?”奥利弗东躲西藏,很少有参加魔法聚会的经历,很多事情,很多书籍,从未听说。

    摆摊者一脸看乡巴佬的模样:“你看看就知道了。”

    “咦,可以自己看?”奥利弗老实不客气地拿起了书籍。

    过了一会儿,他就忘记了追逐漂亮女魔法师,忘记了身边的一切,完全沉浸入了书籍的世界。

    竟然有这样的书籍!

    竟然有这样的理论!

    …………

    圣城兰斯,大光明厅。

    九级红衣主教亚德里恩充满敬畏地步入了这个神圣的房间,在拜见教皇格里高利之前,头也不敢抬起。

    就在年初,教皇冕下用“神降术”击杀了大地母神,彻底将魔法师、黑暗生物、异神教会驱赶进了黑暗山脉和山脉环绕之中的国度,这也就正式宣告,三大魔法帝国之中仅剩的希尔凡纳斯帝国彻底灭亡!

    亚德里恩拜见过教皇之后,才发现最强大的圣徒伊凡也在大光明厅内,正接受着教皇的命令。

    “你这段时间组织枢机主教和史诗骑士们巡逻黑暗山脉沿线,做好十五年之后逐步侵吞的准备。”教皇格里高利估算着自身的恢复时间,并加上了一定的宽裕。

    英俊阳刚的伊凡低下头:“谨遵教皇冕下谕令。”

    看着伊凡离去,格里高利微微眯起了眼睛,虽然他有绝罚等底牌在手,压根儿不担心圣徒的反叛,但还是习惯性地做着防备,比如让伊凡始终待在圣城兰斯或黑暗山脉前线,不让他返回他起家的北方地区,比如将他关系较好的几位枢机主教分散到各个教区。

    沉默了一下后,格里高利和蔼地对亚德里恩道:“我将任命你为沙赫兰帝国北方行省冰雪大教堂的主教,希望你能好好协助菲利克斯。”

    掺沙子也是预防的手段之一。

    “是,教皇冕下。”亚德里恩诚惶诚恐地回答。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