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八一一章 饥饿(上)

第八一一章 饥饿(上)

    放眼望去,视野之中仍是白雪,阳光从厚厚的云层上方照射下来。傍晚时分,天气罕见的放晴了一下。

    林州的城墙算不得高,但经过去年下半年的一轮修葺,还是颇为坚固的一道城防。北面的城墙上,黑色的旗帜正在寒风中飘扬,华夏军的士兵上上下下的,搬运着各种守城器械,呼延灼奔行在城墙上,偶尔为搬运火炮的士兵搭一把手,调试一下,或是指挥着下方营连长进入责任区段,面貌倒是严厉的。

    呼延灼在武朝之时本就担任过大将,如今在华夏军中的职务是团长。梁山上下来的人,原本多有心性高傲者,然而面对着如今手下的士兵,呼延灼的心中倒是没有多少傲岸之气。

    一方面华夏军军规严格,反映在训练中的也多,在体会到由此而来的坚强战力之后,呼延灼作为将领本身对这类规定便是大加赞赏。二来,如今跟在祝彪旗下的这支队伍,其中有半数以上是经历过西北、小苍河之战的老兵,十年磨砺成一剑,呼延灼虽然曾经是老派将领,但心中对于许多士兵的经历亦存有敬意。

    虽然这一万余人几年以来隐匿于梁山水泊,对于火炮等物的发展与训练,不如西南华夏军那般熟练。但是在与女真连年的大战中,能够面对金国大军而不败,经历小苍河那般大战而不死的,整个黄河以北,仅此万人,再无更多。

    此时,仅仅是在城墙上有条不紊的备战工作,便能够看出每一名士兵身上的士气与铁血来。

    林州守将许纯一看着那城墙上的一幕,心中也是震撼,当得此时,关胜已经过来,拉着他一道去开军事会议:“对了,许将军,术列速来了,你我两军很快就要并肩作战,既是友军,不可不相互认识一下,今日晚间,我华夏军开动员大会,之前还有些诉苦交心的活动。来时说了,借你军营校场一用,你手下的兄弟,最好也来参加嘛……”

    “诉苦交心……”

    “哦,就是晚饭后坐下来互相聊一聊,拉拉家常,虽然仅只一次,也不见得能熟悉起来,但士兵们互相认识一下,总是有点好处的。”

    “这个当然是可以的……”

    “好,许将军答应了,小事情,小孙你去安排。”关胜回头对一名副手说了一句,随后转过来:“待会大伙的碰头,才是真正的大事……”

    “不过……那个动员会若是一起开,怕地方不够大,而且……”

    “哦,无妨无妨,说过了,只是认识一下,动员会的时候,分开也可以嘛。我想先跟你合计一下,女真人这次的意图……”

    ……

    林地之间,战马喷着白气,呼啸的交错,兵器的响声伴随着人体落地的轰鸣,铲起高高的雪块四溅飞舞。卢俊义在雪地上飞奔着冲出去,手中的长枪钉在地上,拖着尸体而走,随后猛地拔出来。

    红与白交汇在一起,对面的蹄音已经飞快地拉近了距离,马上的女真骑士挥舞钢刀斩下来,而在那奔马的前方,卢俊义的身体晃动,一杆大枪仿佛无声地消失在身后,下一刻,枪锋从身体的另一侧窜出。

    这是回马枪中的一式,枪锋呼啸着冲上天空,雪痕暴绽,那战马的颈项在巨大的冲击下被枪锋剃开,随后这锋利的枪刃刺向女真骑士的胸膛,冲天而出。那战马奔行着便在雪地中倒下,骑士在雪地上翻滚,站起来时胸口上已经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卢俊义已经扑了上来,将这名身形同样高大的女真斥候按倒在雪地中,挥手割断了喉咙。

    他在转眼间杀了两名身手高强的女真斥候,迅速地搜摸了一阵,随后便去牵回了自己的坐骑,穿过积雪中的树林,迅速朝山顶上过去。

    曾经身为河北枪棒第一的卢员外,如今四十六岁的年纪。加入华夏军后,卢俊义最初的想法还是担任一名将领领兵作战,但到得后来,他与燕青一道都被宁毅安排在特种作战的队伍里当教官,李师师行走中原之时,他与燕青跟随而来,暗中其实负责了不少隐秘的任务。到得这次中原开战,他加入祝彪这边帮忙,兼任斥候作战。随着女真人的拔营,卢俊义也在第一时间赶到了最前线。

    杀掉巧遇的两名女真斥候,卢俊义去往山顶,山麓另一头的大道上,延绵的旌旗与队列便出现在了视野当中。卢俊义拿起望远镜,仔细记录着每一支队伍的特征与可能的破绽……

    三万六千余的女真大队,近四万的跟随汉军,浩浩荡荡的七万余人一路南行,卢俊义便跟随了一路,期间有追逐与厮杀偶尔展开,夜晚时分,他与同伴在山间的洞中汇合休息,夜空中,有女真人的鹰隼飞过去。

    生死的博弈,铁血的交集,相对而言,十余年前的许多场面,犹如儿戏一般。

    ……

    “……女真人这次过来的队伍,从前方传回来的情报,准确来说大概在七万五左右,半数是术列速的直系精锐,这支队伍跟随阿骨打征战天下,如今虽然有差,但也差不了多少。他们这次打的主意,要么击垮我们,要么围住我们,不管是哪一项,我们都不允许……”

    “……但同时不能退,我们退后,威胜也撑不住了。所以,打是要打,最好是打疼他们,但是不用过于求胜,漂亮的守一次,难度不大。我们这里有华夏军一万,许将军麾下有两万三千多弟兄,来之前,王巨云已经调动麾下的明王军过来帮忙,明王军主力近三万,还有最近扩充的两万人,嗯,人数上比起来,还是我们占优,哈哈,所以怕什么……”

    温暖的房间里,主帅们的会议一直在开,关胜拉着许纯一坐在一块,商量着双方的各种划分和配合问题。华夏军的名头太大,许纯一在军事上并未有太多坚持,只是随着会议的进行,他逐渐听到外头的声音响起来,心生疑惑。

    “杀了女真狗!”

    “……杀了女真狗!”

    “我们也是人!”

    “……也是人”

    诸如此类的声音偶尔传来,乍然听起来有些可笑,然而随着加入人群的增加,那声浪传来时便让人有些心惊了。许纯一偶尔问问关胜:“这是……”

    “哦,没事,大家在一起交心,听起来还是很热烈的。我们谈谈南门这边的问题,我有些想法……”

    外头军营的校场上,偌大的广场被分成了一个一个的区域,华夏军士兵是最先集合的,随后吃过晚饭的守城军士兵也来看热闹了。会场上不时有人上去,说起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有在西北的战事,说起那边已经是一片白地,有参与了小苍河三年大战的,说起自己第一次杀女真人的想法,亦有家在中原的,说起了女真人连番杀来后的惨象。

    有人说着说着,哭了起来,先是一个人,后是一群人。守城军的士兵也被叫上去,虽然是结结巴巴,然而在这样的天下,众人大都有着相同的苦处,尤其是被逼着当了兵的,谁的家里没有几个枉死的冤魂。

    这种忆苦思甜的交心会,王山月那头也学了,但最初自然还是从华夏军发起的。这个年月里,过着苦日子的人们无人关心,众多的苦难,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靖平之耻,连皇帝、妃子、大臣家眷这类贵人都遭了那样的苦难,一般人家中被女真人弄死一两个的,诉苦都没人听。这样的集会,对于某些人来说,在台上结结巴巴地说起自己家的惨剧,有人听了,是他们一辈子第一次发现自己也有人格和尊严的时候。

    间或有华夏军人上台说起如何杀女真人的时候,人群中便是一片一片歇斯底里的呐喊之声,有些人甚至哭得晕倒了过去。

    待到许纯一等人开完会,与关胜一道出来的时候,整个场面,几近于沸腾。关胜搂着许纯一的肩膀。

    “许将军,晋王在生之时信任你,他如今去了,我们也信任你。为晋王报仇,咬下女真人一块肉来,在此一战了。你我二军进则同进退则同退,实为一体,自今日起,多关照了!”

    许纯一肃容,随后双手一抬,重重地拱了拱手。

    沸腾的一夜,不知什么时候才渐渐平息下来,漫长的黑暗过去,第二天天明,东面的天际放出绚丽的朝霞,士兵换岗,登上城墙,在变幻的天光里,等待着女真大军的到来。

    二月初六,正午。女真的旌旗朝着林州城蔓延而来,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当中,术列速的帅旗招展。林州城墙上,一些华夏军老兵握紧了手中的钢刀或是攥住了墙头的青石,目光凶戾,咬紧了牙关。

    在附近守城军的眼中,杀气冲天而起。这些年来,面对着术列速这样的女真大将,能够发出这种仿佛要冲出城去厮杀一番而并非是死守的悲壮气息的军队,他们从未见过。

    这些人却不知道。建朔五年六月,术列速率军参与围攻小苍河,小苍河在经历了半年的死守后,决堤了谷口的水坝,青木寨与小苍河的军队悍然突围。虽然在其后不久,宁毅率领两万大军进延州,斩杀了辞不失找回一城,但在许多华夏军人的眼中,术列速亦是手上沾满了兄弟鲜血的大仇人。

    年初在雪地中的惊鸿一瞥,彼此都忍住了扑上去的冲动,对外人而言仿佛是一场有慷慨也有豪迈的谈笑,对于当事双方,则是在真正恨不得你死我活的心态中做出的选择。而到得此时,谁也不必退了。

    天上的云变幻着形状,很快地翻滚着过去。

    林州,战鼓轰鸣而起。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