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八三六章 掠地(七)

第八三六章 掠地(七)

    武建朔十年七月中旬,晋地南面,延绵的山岭,旌旗在招摇。

    晋宁府西北,延虎关,新修的关隘,小半座都已经陷入火海之中,在已经被击破的南面城墙,密密麻麻的士兵正一队一队地往城中涌进去,在如林的旌旗之下,火焰晃动着士兵煞白的脸。

    在已经被击破的城池当中,厮杀还在凶猛地持续着,于玉麟率领队伍籍助城池中的工事死守不退,投石器与重弩朝关卡破口的方向连番发射。身上缠着绷带的于玉麟站在城池的最高处,指挥着战斗,火焰将焦灼的气息往天空中蒸腾。

    自城墙被击破后,战斗已经持续了一日一夜,城内的顽抗不见停歇,以至于在关卡外头进攻的士兵也没有当初的锐气。但无论如何,占据优势、规模庞大攻击军队还在不断地将队伍往关卡里塞,延虎关以东的山间,密密麻麻的都是等待着前进的士兵身影。

    自正月二十二田实遇刺身亡,二月底三月初,以廖义仁为首的降金派系实质上完成了对晋地的瓜分,五月威胜破城,在楼舒婉决绝的命令下,整座城池付之一炬。此时,完颜宗翰、希尹所统领的西路军选择直接南下,任命以廖家为首的众势力主持对晋地反金力量的剿灭。

    楼舒婉等人弃威胜后撤往西面、南面的重重山岭,依靠越来越崎岖的地势与关隘进行防守。而刚刚投靠金国的投降派势力则不顾一切地调集重兵,往这个方向推来,七月初八,延虎关在困守月余后因一队士兵的倒戈,被对面撕开一道口子。

    在延虎关以西,不愿意降金的百姓还在密密麻麻地进入楼舒婉等人所辖的山中,在延虎关东南方向,带领明王军试图前来救援的王巨云被领兵五万余的投降派大将陈龙舟阻隔,陷入激烈的厮杀之中。

    残阳如血,地势崎岖的山间,游鸿卓挥刀厮杀,他面目狰狞,浑身是血,可怖的伤口正从他的肩头延伸往下。这一处山间,接受了任务的十二名绿林人护送着斥候杀向延虎关,要向于玉麟报告安惜福率小股部队绕行而来的消息,然而在途中被降金军队的斥候发现,一番厮杀过后,如今只剩包括游鸿卓在内的五人了。

    对面有长枪刺来,游鸿卓一声大喝糅身而上,顺着枪势投入对方枪影范围之内,长刀已顺势斩出,对方一个闪避,枪身推开了孤注一掷的游鸿卓,随后收枪突刺。已受伤力竭的游鸿卓身形晃动了一下,眼看着枪尖刺到眼前,却已无法躲避,便在此时,有人影从旁边过来,那长枪在空中节节断碎,一道庞大的身影抓起飞碎在空中的枪尖,在前行中顺手插进了那持枪者的脖子。

    “……这是雁南的王家枪,灵动有余,但内蕴不足,适合战阵厮杀,但若是你内力深厚,造诣高他一筹,便不足为惧……炮锤,如今打得最好的,当属南方的陈凡,在这两人手中,简直辱没了武功,傻把式……这使刀的原本学的是虎形,空有架子,毫无气势,你看我手中的虎……”

    游鸿卓身形踉跄,那身影已经走入人群,步伐看起来倒也不快,然而随着声音的传开,那身影一拳一脚间,袍袖飞舞呼啸,罡风如雷,前方杀来的斥候身影便像是遭遇了战场上飞舞的局势,顷刻间左飞右倒,到后来他打出虎形拳,空气中隐隐能听到猛虎般的咆哮,挡在他前头的身影血洒长空,犹如爆开了一般。

    如此深厚的内劲,已臻化境的武学造诣,游鸿卓只在当年的赵氏夫妇,以及如今在女相身边的八臂龙王身上隐隐看到过。他此时受伤太重,目光已然摇晃。在这高手到来之前,双方已经有过激烈的厮杀,如今对面尚有十一二人,不一阵便被杀得只剩最后一名持枪者,只见那身形庞大的来着手朝后方一挥,将一名先前躲在树下的孩子召了过来。

    “……为师先前说过,绿林间使枪,讲究一寸长一寸强,对付他怎么办?平安,刀拿出来,今日他是你的……”

    后方那孩子身形矮小,看来竟不过五六岁的年纪此时的游鸿卓自然不可能再记得他当初曾在泽州救过的那名孩子了这名叫平安的孩子身形颤抖,在师父的喝声中拿出了匕首,却不敢上前。

    前方那人只是哈哈一笑:“平安,为师说过什么?人在江湖,侠义为先,如今天下动荡,这些奸贼投靠金国人,欺我汉家江山,吃里扒外死有余辜,想想这些天来为师带你看过的那些景象,想一想这些天来看过的那些该死的金兵,想一想那些跟你一样大小的孩子!不要害怕!他们该死!该杀!他们是比你虚长几岁,身形高大些,但脖子也是软的!今日为师替你压阵,你去见见他们的血”

    这人说着,伸手抓起那孩子的衣襟,猛地将孩子扔了出去,那孩子的身影在空中惊呼翻转,前方最后一名持枪的斥候忍不住挥枪刺上来,这边那武艺高强的庞大身影袍袖呼啸挥舞,孩子的身影落上枪身,只听当当当的几下,人影往地上撞飞出去,持枪的男子倒在地上,又爬起来,伸手摸了摸脖子,鲜血飚出来,落到正从地上爬起来的孩子的脸上持枪者的喉咙已经被匕首划开了。

    “哈哈哈哈,好”游鸿卓听见浑厚的笑声在耳边想起来,残阳如血弥漫,“平安!好!从今日起,你便是堂堂男儿,再不逊于任何人了”

    乱世的氛围已变,即便是眼前这样的景象,慢慢的恐怕也会见怪不怪。弥漫的硝烟升腾上天下,人们在天空下厮杀与挣扎。

    梁山水泊,小船穿行过芦苇荡,船上的人们屏住了呼吸,看见尸体浮动在前方的水面上,沿着尸体前行,厮杀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随后他们杀出芦苇荡,朝着更前方开阔水域上的战场汇集过去。

    炮响如雷,箭矢飞舞,士兵在船上、水上、水底各处展开厮杀,一艘大的官船上,火药被点燃了,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火焰涌出船舱,船只带着弥漫的硝烟往水底沉下去。

    西南,成都平原。夏日里的汛情已经转缓,在完成了抗洪任务,守住华夏军第一年的扩张成果后,华夏第五军重新回到训练备战的节奏之中,小范围的征兵也已经有序地展开,理论上来说,一旦完成这一年的秋收,西南的华夏军就可以进入新一轮的扩军节奏了。

    张村,华夏军核心所在,总参谋部,早在六月间就已经进入到紧张里状态里了。一方面接收外界信息,研究女真军队的各种薄弱点,另一方面,根据先前传来的消息,推算和预测战争的发展状况,事实上,考虑到未来必然会发生的战争,各种有针对性的战争准备,此时也必须提交项目,沟通后勤,开始做起来了。

    东西两路战况的讯息每日一传,在张村进行汇总,每天也总会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让所有人聚集进行分组的分析和讨论,之后又会有各种任务分配到每一个人的头上,例如根据已经确定的战况分析女真高层诸如宗翰、希尹、宗辅、宗弼等将领的战争思维和习惯倾向,再根据对他们每个人的心理分析建立粗步的逻辑框架,分析他们下一步可能做出的决定。

    虽然看起来像是纸上谈兵,但对部分思维简单的将领的行为预测,还是已经有了相当的准确度了。

    最近几日,在这总参谋部里,最让众人啧啧称道的,是西路军方向上岳飞的战术动向。他在襄阳经营已久,随着女真人的到来,却是他首先出击,围困邓州而后打援。

    女真将领阿里刮原本镇守汴梁,籍着在中原的搜刮,聚起了上万重骑兵对于铁浮屠重骑,一段时间内曾经是金人热衷的发展方向,只是后来榆木炮、火药使用得愈发厉害,再到铁炮出世后,希尹一方意识到了重骑的局限,才渐渐叫停。不过大规模的披甲重骑在战场上仍旧是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力量,阿里刮接手了原本金国的部分铁浮屠,后来又在中原大量的补充,将铁浮屠丧心病狂地扩充到近万之数,这次见岳飞攻邓州,他急吼吼地便碾杀了过来。

    岳飞的背嵬军于邓州以北二十里的地方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完成了战场的挑选与布防,双方短兵相接之后,双方展开激烈的厮杀,岳飞巧妙地构筑起数道铁炮的防线,阿里刮试图以重骑兵正面推垮对方的炮阵,在先后推翻背嵬军两道阵地后,进入到大规模的铁炮包围里,遭遇了激烈的攻击。

    这惨烈的一战双方损失都不少,背嵬军死伤数千,被摧毁铁炮百余门,阿里刮一方在悍然突进中一开始尝到了甜头,后来泥足深陷无法自拔,投入巨大的重骑兵当场折损近千余,有三千余骑因战马重伤而失去战斗力,步兵折损两千余。待到阿里刮骇然收兵,背嵬军撤回,又在邓州城下击溃来援的新野军队,斩首近三千,完成了希尹到来之前的一次迎头痛击。

    待到希尹抵达南阳,背嵬军从容退回襄阳,火气上来的希尹直接解了阿里刮的职,贬为先锋,此后大军修整,不再进攻,也算是认可了岳飞麾下这支背嵬军的战力。

    至于扬州,兀术在城下展开狂轰滥炸已有几日,自后方宗辅大军压上,与前来解围的傅定康所部十万大军展开对峙,前锋已开始厮杀,高邮方向上猛烈的战火也并未停歇,目前大部分参战军队都已到位,但论起战果还需要几日的发展。

    到得七月十一这天,参谋部里众人聚集起来开会,名叫彭越云的小参谋递交了有关韩世忠可能已经开始耍阴招的战术推论,众人围绕这战术一番议论,宁毅也过来了,讨论片刻,又有新的情报送到。宁毅看了第一份,笑着塞给其他人。

    “或许说中了,看起来,韩世忠未来还真有可能弃扬州以引宗弼上钩。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这份是江南传过来的关于难民疏散的消息报告,看起来,小太子那边已经做好了放弃长江以北每一处的思想准备,长江以南才是选定的决战地……当然,要把这个局做好,肯定还是要花时间,看韩世忠什么时候放弃扬州吧……嗯……”

    宁毅一面说着,一面看传来的第二份情报,到得此时,他微微皱眉,脸上是涵义复杂的笑容。众人朝这边望过来,宁毅沉默片刻,将情报交给众人,脸上有些纠结。

    “这家伙,怎么做到的……”

    众人看了那情报,先是皱眉,随后恍然,接着兴奋,然后却也神色复杂起来,各自对望。

    “是小汤啊……”

    “这……这家伙太狠了吧……”

    “今晚是不是得加餐?”

    “女真人要疯,这是好还是不好……”

    “呃,大家说说,这个消息……是我们先拿到还是女真东西两路大军先知道……”

    “……他们知不知道是我们做的啊?”

    “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点不太想跟那个家伙挂上关系,要不然我们先发个声明,说这事跟我们没关系?”

    “要不然,撇清关系的申明,我们在女真人发疯之前发?”众人的议论声中,宁毅看了众人一眼:“这样子,显得比较逼真啊哈哈哈哈……”

    他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了。

    请报上是云中惨案的消息。

    七月初五,一众反金匪人入云中,本欲至大儒齐砚府中劫掠,捉齐氏一族后即行撤离,然而行事之中出错,先是齐府家丁顽抗,稍稍打乱了一众匪人的步调,而后,时立爱之长孙时远济被离奇卷入事件之中,被人割喉而死,将整个事件卷入了完全失控的方向上。

    时立爱乃是北面汉人中名气最高者之一,金灭辽时,他便在辽国为官,其时武朝有数度相召,时立爱觉得武朝腐朽,推脱不去,并且严肃警告整个家族的人不得出仕。

    直到后来金国一统,时立爱投靠金国,大受重用,到得如今,他是宗翰麾下乃至于整个女真朝廷上的汉臣之首,封国公,知枢密院事。宗翰南征后,云中府的大小事务,便是他在主持。

    若以实权而论,便是几个女真国公甚至于王爷加起来,恐怕都比不过如今的时立爱。这一晚别的女真勋贵被卷入齐家之事,恐怕都还不会闹大,然而首先死的,却是时立爱的长孙。

    时远济在傍晚失踪后不久,时家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对,此后云中府全城戒严,进入齐家的一种匪人走无可走,面对着时立爱长孙的尸体,开始了此后一系列疯狂的举动。

    这一夜,入城的数百匪人在云中府内奔走厮杀,疯狂求生四处放火,正值天干物燥的秋天,不知为何,一些地方又囤积有火油,这一夜大风吹刮,云中府内火势延绵,烧荡了无数房舍,竟有数千人在这场混乱与大火中丧生。而在一众匪人求生的过程里,十数名被当成人质的女真勋贵子弟也先后丧命,死状惨烈。

    而在这场巨大的混乱里,黑旗军的探子还顺势进入了险些被火势波及的大造院,进行了一番破坏。

    时间回到七月初五那一日的晚上。

    齐府之中,完颜文钦在看见时远济尸体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就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