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八三八章 掠地(九)

第八三八章 掠地(九)

    七月初五的云中惨案在天下浩浩荡荡的大战局势中惊起了一阵波澜,在扬州、襄阳一线的战场上,一度成为了女真大军进攻的催化剂,在此后数月的时间里,或多或少地导致了几起惨绝人寰的屠杀出现。

    但战争便是这样,即便没有云中惨案,此后的一切会否发生,人们也无法说得清楚。曾经在武朝搅动一时风云的齐氏家族,在这个晚上的云中府里是默默无闻地死去的至少在时远济的尸体出现后,他们的存在就已经无足轻重了。

    以齐砚为首的部分齐家人一度被围困在府中的一座木楼里,乱局扩张之后,木楼被大火点燃,楼中无论老少妇孺还是成年青壮,多被这场大火付之一炬。叱咤中原一生的大儒齐砚带着两个曾孙子躲在楼中的水缸里,但火势太盛,随后木楼倒塌,他们在水缸之中被活生生地憋闷死了,类似于死亦五鼎烹的豪言,却不知死前受了多少的苦楚。

    对于云中惨案在外界的定论,不久之后就已经确定得清清楚楚,相对于武朝奸细参与其中大搞破坏,人们更加倾向于那黑旗军在背后的阴谋和捣乱对外则两者并行,定义为武朝与黑旗军双方的携手,堂堂武朝正朔,已经跪在了西南魔头面前云云。

    内部却有暗潮在汹涌。

    七月初九晚,云中府将戴沫最后遗留的手稿交到时立爱的案头,时立爱在看过之后将手稿烧毁,并且下令此乃奸人挑拨之计,不再往后追查。但整个消息,却在女真中高层里渐渐的传开,无论是真是假,杀时立爱的孙子,矛头指向完颜宗辅,这事情复杂而诡异,耐人寻味。

    长久以来,女真东西朝廷相互制衡,也相互依存。阿骨打在时,自然有着毫无疑问的权威,吴乞买身体尚好时,一切也都安然无事。但总的来说,皇朝建立之后,阿骨打的直系血亲乃是一派力量,这力量核心在东朝廷,最初以阿骨打的第二子完颜宗望为首,宗望往下,三子宗辅、四子宗弼(兀术),声望与力量,却是比不过最初几乎是作为太子培养的宗望的。

    而在西面,军神完颜宗翰(粘罕)、完颜希尹,乃至于当初的不败战神完颜娄室等重将集合起来,铸成了西朝廷的威仪。女真分为东西两片,并不是因为真有多大的利益斗争,而只是因为辽国地盘太大,互相信任的两个核心更容易做出治理。在先前的年月里,幻想着东西两个朝廷的碰撞,坐收渔利,那不过是一帮武朝书生“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臆想而已。

    宗望的死扩大了摩擦的可能性。阿骨打第三子宗辅相对老实敦厚,毫无兄长的霸气,宗弼霸气有余谋略不足,甚至由于过度高傲刚愎的个性,小时候没少挨过完颜希尹的揍。当宗辅被宗弼怂恿着要接下兄长的班,东西两面的摩擦也渐渐开始出现。但这个时候,纵横一生可与阿骨打并肩的完颜宗翰,也不过是将宗辅宗弼兄弟当成无知的小辈罢了。

    吴乞买倒下,女真发动第四次南征,是对于国内矛盾的一次极为克制的对外宣泄所有人都明白大局为重的道理,并且已经看出了上头人的选择这个时候,即便对双方的开战进行挑拨,例如宗辅打希尹,希尹害宗辅,人们也能很容易地看出,真正得利的是南方的那批人。

    归根结底,女真国内的猜疑程度还没有到南方武朝朝廷上的那种程度,真正坐在这个朝堂上方的那群人,仍旧是驰骋马背,杯酒可交生死的那帮开国之人。

    时立爱的身份却最为特殊。

    他是汉族世家,根基深厚,他身在云中,留守西朝廷,在金国的官位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略等于管国家政事的宰相,与管理兵事的枢密使相对,但同时又任汉军统领,若是完全不明白这其中关窍的,会觉得他是西朝廷老大宗翰的心腹,但事实上,时立爱乃是曾经阿骨打第二子宗望的军师他是被宗望请出山来的。

    宗望的军师,常年身居西朝廷,完颜希尹视他为友,完颜宗翰对其倚重,他本身又有自己的家族势力。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用于平衡南北两方的一位身份最复杂的人物,表面上看,他忠心于东朝廷,宗望死后,理所当然他忠心于宗辅,然而宗辅杀他的孙子?

    表面上看来,这事情当然是假的。但如果是假的,谁得了好处?黑旗和武朝得不到好处。而如果是真的,这中间就太过耐人寻味。

    得知整个事件线索在图穷匕见的那一刻指向宗辅。谷神府中的陈文君一时间有些恍惚,皱着眉头想了很久,这一天仍是七月初九的深夜,到第二天,她按兵未动,整个云中府也像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息。七月十一这天,阳光明媚,陈文君在菜店后院找到了正在整理瓜菜的汤敏杰,她的出现似乎令汤敏杰吓了一大跳。“哇”的一声捂住了还有伤的脸,眼睛骨碌碌地往周围转。

    陈文君走上前去,一直走到了他的身边:“为什么栽赃的是宗辅?”

    “什什什、什么?”

    “不要装糊涂,我承认小看了你,可为什么是宗辅,你明明知道,时立爱是宗辅的人。”

    汤敏杰摸摸下巴,然后摊开手愣了半天:“呃……是……啊……为什么呢?”

    “你想暗示些什么?还有什么后招没放出来?”陈文君皱着眉头,“时立爱叛变东朝廷了?宗辅要敲打他?粘罕要为夺权做准备,故意挑拨宗辅与时立爱?还是说,你想将矛头指向其他什么人的身上……”

    陈文君低声说着她的推论,站在一旁的汤敏杰一脸无辜地看着她,待到对方严厉的目光转过来,低喝道:“这不是儿戏!你不要在这里装傻!”汤敏杰这才抿嘴,拼命点头。

    “其实……是这样的。”汤敏杰斟酌一番,“完颜夫人,您看啊,戴沫是个武朝的官员,他被抓过来快十年了,老婆死了,女儿被糟蹋,他心中有怨,这一点没问题吧?我找到了心里有怨气的他,把完颜文钦给教坏了,嘿嘿……这也没有问题,都是我的阴谋诡计。然后戴沫有个女儿,她刚被抓过来,就被记在完颜宗辅的名下了……”

    他双手比划着:“那……我有什么办法?我倒想把她记到宗翰大帅的名字下面去,但我才来了多久?我没想那么多啊,我就想耍耍阴谋诡计杀几个金国的公子哥儿,你们聪明人想太多了,这不好,您看您都有白头发了,我以前都是听卢老大说您人美精神好来着……”

    陈文君不为所动:“即便那位戴姑娘确实是在宗辅名下,初五晚上杀谁总是你选的吧,足见你故意选了时立爱的长孙下手,这便是你蓄意的操纵。你选的不是宗翰家的子侄,选的也不是我家的孩子,选了时家……我要知道你有什么后手,挑拨宗辅与时立爱反目?让人觉得时立爱已经站队?宗辅与他已经决裂?还是接下来又要拉谁下水?”

    “真的没有了!”汤敏杰低声强调着,随后搬起一箱瓜菜放好,“你们这些聪明人就是难打交道,啰啰嗦嗦疑神疑鬼的,我又不是什么神仙,就是杀人泄愤,你以为时立爱的孙子好跟吗,盯了多久才有的机会,当然就是他了,呃……又来……”

    他絮絮叨叨地说话,钢刀又架到他的脖子上了,汤敏杰被气得闭上了眼睛,过得片刻眼睛才睁开,换了一副面孔:“嘻,杀宗翰家的人有什么好处?杀你家的两个孩子,又有什么好处?完颜夫人,女真人选择了南征而不是内讧,就说明他们做好了思想上的统一,武朝的那些个书生觉得一天到晚的挑拨离间很有意思,这么说,就算我抓住您家里的两个孩子,杀了他们,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完颜宗辅,您也好,谷神大人也好,会对完颜宗辅寻仇吗?”

    他张开手:“怎么可能?肯定是华夏军的人干的,肯定是武朝的人干的啊!我再换个说法,就算真是宗辅干的,您知道的清清楚楚,两边会打起来吗?亲者痛仇者快啊夫人,不可以打啊谷神大人。下面的人都会拉住您和您的丈夫,这件事,一定得是坏人做的,就算谷神大人要寻仇,这件事也闹不大,不过啊,时立爱的孙子死了,宗辅干的,嘿嘿嘿,真是奇怪……”

    汤敏杰一面说,一面拿那古怪的目光望着身边持刀的女卫士,那女子能跟随陈文君过来,也必然是有不小本领的心性坚定之辈,此时却不由得挪开了刀锋,汤敏杰便又去搬东西。压低了声音。

    “大家会怎么想,完颜夫人您刚才不是看到了吗?聪明人最麻烦,老是爱琢磨,不过我家老师说过,凡事啊……”他神色夸张地附上陈文君的耳边,“……怕琢磨。”

    “这个答案满意了?你们就去琢磨吧,其实根本没那么多事情,都是巧合,初五晚上的风那么大,我也算不到,对吧。”汤敏杰开始做事,随后又说了一句,“以后你们不要再来,危险,我说了有人在盯我,没准什么时候查到我这里,看到你们,完颜夫人,到时候你们跳进汤锅都洗不干净……唔,汤锅……呃,洗不干净,呼呼呼呼,哈哈哈哈……”

    他低声说着,似乎察觉到什么有趣的事情,无可抑制地笑了起来。

    陈文君看着他,皱了一阵眉头,最后说道:“时立爱原本踩在两派中间,韬光养晦已久,他不会放过任何可能,表面上他压下了调查,暗地里必然会揪出云中府内所有可能的敌人,你们接下来日子难过,小心了。”

    这话说完,转身离开,身后是汤敏杰无所谓的正在搬东西的情景。

    时间已是秋天,金黄的叶子落下来,齐府宅邸的废墟里,衙役们正在清场。满都达鲁站在烧毁的院落旁,若有所思。

    副手从一旁过来:“大人,怎么了?”

    “那晚的事情太乱,有些东西,还没有弄清楚。”满都达鲁指着前方的废墟,“一部分齐家人,包括那位老人家,最后被活生生的烧死在这里,跑出来的太少……我找到烧了的门板,你看,有人撞门……最后是谁锁上的门?”

    “呃,大人……”副手微微犹豫,“这件事情,时老大人已经开口了,是不是就……而且那天晚上龙蛇混杂的,自己人、东边的、南边的、西南的……怕是都没有闲着,这要是查出南边的还没什么,要真扯出萝卜带着泥,大人……”

    “是啊,不查了。”满都达鲁皱了皱眉。

    副手从旁边跟上来:“而且,将对着时老大人的事栽赃给三殿下,小的一直觉得,有些蹊跷,太奇怪了,倒不像是武朝或者黑旗干的……总觉得,还会有事……”

    细细碎碎的猜测消失在秋天的风里。七月中旬,时立爱出面,守住了齐家的众多财物,交还给了云中惨案这天幸存下来的齐家幸存者,此时齐砚已死,家中堪当顶梁柱的几个中年人也已经在火灾当晚或死或伤,齐家的子孙战战兢兢,试图将大量的珍宝、田契、文物送到时家,寻求庇护,另一方面,也是想着为时氏长孙死在自己家中而道歉。

    时立爱分文未收,只是代表金国朝廷,对于受到惨案袭击的齐家表示了道歉,同时放出了话来:“我看今后,还有谁敢在大金国动你齐家一草一木!即便皇亲国戚,我大金也绝不放过!”

    云中惨案就此定调,除了对武朝、对黑旗军的谴责,无人再敢进行多余的议论。这段时间里,消息也已经传到前线。坐镇南阳的希尹看完所有信息,一拳打在了桌子上,只叫人通知后方的宗翰大军,加速前进。

    只要这一战能够底定胜局,接下来再多的跳梁小丑也不足为惧,自然可以慢慢收拾。但如果此战不顺,后方的敌人已经在撬金国的根基了,先前东西两方在南征默契中压下的矛盾,恐怕都要爆发开来……

    八月,金国的范围内时局开始变得古怪起来,但这古怪的气氛在短时间内并未进入天下人、尤其是武朝人的眼中。除了一直在紧盯北地局势的华夏军中枢以外,更多的人在数年之后才稍稍注意到金国这段时间以来的人心思变。

    虽然在吴乞买病倒之后,许多女真权贵就已经在为未来的走向做准备,但那场规模浩大的南征压住了许多的矛盾,而在此后看来,金国内部局势的逐渐走向恶化,许多若有似无的影响却是从这场云中惨案开始的。

    而在这段时间里,坐镇云中的时立爱大规模地清理着当地汉奴中的可疑者,将整座城池杀得人头滚滚。一方面籍着丧亲之痛,无人敢触这位老人的霉头,他在扩大着时家的力量,不得不对受到的侵犯做出应对。另一方面,这位在辽、金政坛更替中浮沉一世的老人似乎也已经隐约察觉到阴谋背后的那份凶险。

    在他生命最后时日留下的部分稿件来看,时立爱在这段时间内对云中府汉人的雷霆手段,也正是为了揪出隐藏在阴影背后的那疑似西南“心魔”的力量。然而云中府背后的那道阴影,安静地沉默了下来,他没有递出与此有关的进一步后手,而是将句点划成了一个问号,撇清关系,任其在人们的心中发酵。

    这是后话。

    武建朔十年的秋天,我们的目光离开云中,投向南方。仿佛是云中惨案的消息在一定程度上激励了女真人的进攻,七月间,扬州、襄阳两地都陷入了白热化的战火之中。

    在扬州城,韩世忠摆开守势,据城防地利以守,但女真人的攻势凶猛,此时金兵中的不少老兵都还留有着当年的凶悍,参军南下的契丹人、奚人、辽东人都憋着一口气,试图在这场大战中建功立业,整个军队攻势凶猛异常。

    八月,韩世忠假意弃扬州南逃,金兀术欣喜若狂,率大军追击,要阵斩韩世忠首级以示天下,随后遭受韩世忠部队的伏击与反扑。在扬州城头,金兀术以大量攻城器械狂轰滥炸,隐占上风,到得这一战,却被韩世忠包围斩杀女真士兵三千余,他本人被大炮波及落马,险被生擒。

    这一战成为整个东线战场最为亮眼的一次战绩,但与此同时,在扬州附近战场上,所有参战军队共一百五十余万人,其中武朝军队占九十万人,分属十二支不同的队伍,约有半数在第一场作战中便被击溃。溃败之后这些队伍向镇江大营方面大吐苦水,理由各不相同,或有被克扣军资的,或有友军不力的,或有刀枪都未配齐的……令君武头痛不已,连连骂娘。

    但相对于十余年前的第一次汴梁保卫战,十万女真部队在汴梁城外陆续击溃上百万武朝援军的状况而言,眼下在长江以北不少部队还能打得有来有往的情况,已经好了许多了。

    溃败的军队被聚拢起来,再度编入建制之中,已经经历了战火的士兵被慢慢的选入精锐部队,身在镇江的君武根据前线的战报,每一天都在裁撤和提拔将官,将可战之兵喂入韩世忠等大将的编制里。江南战场上的士兵许多都未曾经历过大的血战,也只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不断过滤提纯。

    九月间,扬州防线终于崩溃,战线逐渐推至长江边缘,而后陆续退过长江,以水师、镇江大营为核心进行防守。

    十月,江北未经历女真袭击的部分地区还在进行顽抗,但以韩世忠为首的大部分军队,都已经撤回了长江南面。从江宁到镇江,从镇江到江阴,十万水师船只在江面上蓄势待发,随时观察着女真大军的动向,等待着对方军队的来犯。

    这一天,临安城里,周雍便又将女儿召到宫中,询问战况。诸如女真部队在哪里啊,什么时候打啊,君武在镇江应该要撤离吧,有没有把握之类的。

    周佩便再度解释了北面战场的情况,虽然江北的战况并不理想,终于还是撤过了长江,但这原本就是当初有心理准备的事情。武朝军队毕竟不如女真部队那般久经战火,当初伐辽伐武,后来由与黑旗厮杀,这些年虽然部分老兵退下去,但仍旧有相当数量的精锐可以撑起部队来。咱们武朝军队经过一定的厮杀,这些年来给他们的优待也多,训练也严格,比起景翰朝的状况,已经好得多了,接下来淬火开锋,是得用血浇灌的。

    江北三个月的大战,有胜有败,但真正见过血的士兵,还是有相当多的都活下来了,女真人想要渡江而战,未占地利,君武他们当初便想过,若第一波进攻,女真人攻势凌厉,便以江北练兵,以江南决战,至于镇江大营被层层拱卫,水路陆路皆四通八达,君武在那儿,自然无事。

    周雍便连连点头:“哦,这件事情,你们心中有数,当然是最好。不过……不过……”

    这位最近时常显得憔悴的皇帝在房间里走动,喉间有话,却是犹豫了好久:“不过……”

    “父皇心中有事,但说无妨,与女真此战,退无可退,女儿与父皇一家人,必然是站在一起的。”

    她加重了话语中“退无可退”的声调,试图提醒父亲某些事情,周雍面上露出笑容,连连点头看着她:“嗯,是有一件事情,父皇听别人说起的,女儿你不要多心,这也是好事,只不过、只不过……”

    “……”周佩礼貌地偏了偏头,盯着他,目光炯然。

    “父皇是听说,女儿你先前派人去西南了……”周雍说完这句,双手晃了晃,“女儿,不要生气,父皇没有其它的意思,这是好……呃,随便女儿做的是什么事,父皇绝不干涉、绝不干涉,只是父皇近来想啊,如果有些事情……要父皇配合的,说一声……父皇得心里有数,女儿,你……”

    周雍带着笑容,向她示意,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周佩站在那儿,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当了十年的皇帝之后,他头上白发参差,也已经显得老了,他是自己的父亲,作为皇帝他并不合格,多数的时候他更像是一个慈父其实在更早以前他既不像皇帝也不像慈父,在江宁城的他只像是一个毫无修养和节制的败家王爷。他的转变是从什么时候来的呢?

    建朔二年,女真南来,他被追到海上,漂流了半年的时间,回来之后,他渐渐有了一个慈父的样子。或是心中对君武的内疚,或是终于明白亲情的可贵。周佩与君武逐渐满足于这样的父亲,即便坐上皇帝的位子,你还能要求他怎么样呢。

    但不知为何,到得眼前这一刻,周佩的脑海里,忽然感到了厌恶,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情绪。即便这个父亲在皇位上再不堪,他至少也还算是一个慈父。

    但这一刻,战争已经打响快四个月了。

    临安依然显得太平,女真人尚未渡过长江,但只有周佩明白,这些时日以来,从长江江岸往南方的道路上,已经有多少拖家带口之人踏上了流浪与迁徙,长江以北,已经有多少人失去了家人、甚至失去了生命,长江南岸一带,又是怎样的一副焦灼与肃杀的气氛。

    而这一刻,周佩忽然看清楚了眼前面带笑容的慈父目光里的两个字,多年以来,这两个字的涵义一直都在挂在父亲的眼中,但她只觉得寻常,只有到了眼下,她陡然意识到了这两个字的一切涵义,转眼之间,脊背发凉,全身的寒毛都倒竖了起来。

    那两个字是

    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