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八四四章 煮海(三)

第八四四章 煮海(三)

    武建朔十一年,从大年初一开始,临安便一直在戒严。

    里头的人出不去,外头的人也进不来了,连续几日,城中都有各类的谣言在飞:有说兀术眼下已杀了不知多少人了;有说临安城外百万民众想进城,却被堵在了城门外;有说禁军前几日放箭射杀了城外的百姓的;又有说起当年靖平之耻的惨状的,而今大伙儿都被堵在城内,恐怕将来也凶多吉少了……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人们在城中的酒楼茶肆中、民宅院落里议论串联,近一百五十万人居住的大城,即便偶尔戒严,也不可能永久地持续下去。民众要吃饭,物资要运输,往日里繁华的商贸活动暂时停顿下来,但仍旧要保持最低需求的运转。临安城中大大小小的庙宇、道观在这些日子倒是生意兴隆,一如往日每一次大战前后的景象。

    李频与公主府的宣传力量虽然曾经大肆宣传过当年“天师郭京”的危害,但人们面对如此重大灾难的无力感,终究难以排遣。市井之中一时间又传出当年“郭天师”败阵的诸多传闻,类似郭京郭天师虽然有着莫大神通,但女真崛起迅速,却也是有了妖邪庇护,如那“谷神”完颜希尹,若非神仙妖魔,如何能称“谷神”?又有市井小本描写天师郭京当年被妖媚女魔勾引,污了六甲神兵的大神通,以至于汴梁城头一败涂地的故事,内容曲折香艳,又有春宫插图随书而售,在临安城戒严的这些日子里,一时间供不应求,洛阳纸贵。

    世间之上并无新事,愚夫愚妇们花上积攒的钱财,求来神明的护佑,平安的符记,随后给最为关心的家人带上,期待着这一次大劫,能够平安地度过。这种卑微,令人叹息,却也不免令人心生恻隐。

    正月初六,周佩站在皇城的城墙上,指挥着巨大的热气球冉冉地在城市上空升起来。她抿嘴蹙眉,仰着头一言不发地盯着升上天空的巨大物体,心中担心着它会不会掉下来。

    宁毅弑君之时,曾以热气球载着少数人飞过宫城,对于这等能够越过帝王居所的大逆之物,武朝朝堂上下都颇为忌讳。因此,自武朝迁都,君武做出热气球之后,这还是它第一次升起在临安的天空上。

    临安东南西北,此时一共八只热气球在冬日的冷风中摆动,城池之中哗然起来,众人走出院门,在各处聚集,仰起头看那犹如神迹一般的新奇事物,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一时间,人群仿佛填满了临安的每一处空地。

    周佩的目光将这一切收在眼底。

    为了推进这件事,周佩在其中费了极大的功夫。女真将至,城市之中人心惶惶,士气低落,官员之中,各类心思更是复杂诡异。兀术五万人轻骑南下,欲行攻心之策,理论上来说,如果朝堂众人一心,固守临安当无问题,然而武朝情况复杂在前,周雍作死在后,前后各种复杂的情况堆积在一起,有没有人会摇摆,有没有人会倒戈,却是谁都没有把握。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时的武朝,亦像是曾经被宁毅使过攻心计后的梁山。考验未至之前,却是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了。

    周佩在几日里游说各大员,对于升起热气球振奋士气的想法,众人言辞都显得犹豫,吕颐浩言道:“下臣觉得,此事恐怕功效甚微,且易生不必要之事端,当然,若殿下觉得有用,下臣认为,也未尝不可一试。”余者态度大多如此。

    这样的情况下,周佩令言官在朝堂上提出建议,又逼着候绍死谏之后接手礼部的陈湘骥出面背书,只提出了热气球升于空中,其上御者不许朝皇宫方向观看,免生窥探宫闱之嫌的条件,在众人的沉默下将事情敲定。倒是于朝堂上议论时,秦桧出来复议,道大敌当前,当行非常之事,用力地挺了挺周佩的提案,这倒令周佩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去除了朝堂上的阻力,尚有天气的因素阻碍着热气球升起来,此时临安城的天气仍旧寒冷,空中风力不小,热气球升空之后故障的可能性也相应加大。到得初六这天,兀术的骑兵已经绕过防线逼近临安,格物院的技师方面终于决定选择风力稍小的一刻冒险升空,八名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热气球操纵者于未时二刻将气球升了起来。

    距离临安的第一次热气球升空已有十余年,但真正见过它的人仍旧不多,临安各街头巷尾人声哗然,一些老人呼喊着“天兵天将”跪下磕头。周佩看着这一切,在心头祈祷着不要出问题。

    这一次,天命终于还是站在了武朝一方,八颗热气球在天空中悬挂了一刻钟,才又徐徐落下,中途未曾出现可能的故障。公主府与李频方面的宣传力量此时也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一名名宣讲者到街头巷尾安抚民心,到得明天,还会有更多的报纸随之而来。

    另一方面,在临安有了第一次热气球升空,往后格物的影响也总会扩得更大。周佩在这方面的心理不如弟弟一般的执着,但她却能够想象,如果是在战争开始之前,做到了这一点,君武听说之后会有多么的高兴。

    安排好接下来的各类事情,又对今日升空的热气球技师加以勉励与嘉奖,周佩回到公主府,开始提笔给君武写信。

    此时江宁正遭受宗辅的大军猛攻,镇江方面已连连发兵救援,君武与韩世忠亲自过去,以振奋江宁军队的士气,她在信中叮嘱了弟弟注意身体,保重自己,且不必为京城之时过多的焦急,自己与成舟海等人自会守好这一切。又向他提起今日热气球的事情,写到城中愚夫愚妇以为热气球乃天兵下凡,不免调侃几句,但以振奋民心的目的而论,作用却不小。此事的影响虽然要以长远计,但想来远在险地的君武也能有所欣慰。

    这天夜里将信送出去,到得第二日清晨,成舟海过来,将更大的信息摆在了她的面前。华夏军大年三十通过决议,初一过了个太平的春节,初二这天,杀气腾腾的宣战檄文便已经通过明面发了出来:而今女真行不义之战,中原民不聊生,江南战火连连,全天下所有的华夏子民,都应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然而却有贪生怕死之人,慑于女真淫威,举刀向自己的同胞,对于这些已经踏破底线之人,华夏军号召天下所有汉人共击之……

    在这檄文之中,华夏军列出了不少“战犯”的名单,多是曾经效力伪齐政权,而今率队虽金国南征的割据将领,其中亦有私通金国的几支武朝势力……针对这些人,华夏军已派出上万人的精锐队伍出川,要对他们进行斩首。在号召天下义士共襄盛举的同时,也号召所有武朝民众,警惕与防范一切试图在大战之中投敌的无耻汉奸。

    周佩就着清晨的光芒,静静地看完了这檄文,她望向成舟海,脸上倒是看不出表情来:“……真的……还是假的?”

    “华夏军中确有异动,消息发出之时,已确定有数支精锐队伍自不同方向集结出川,队伍以数十至一两百人不等,是这些年来宁毅特意培养的‘特种作战’阵容,以当年周侗的阵法配合为基础,专门针对百十人规模的绿林对抗而设……”

    周佩眨了眨眼睛:“他当年在汴梁,便常常被人行刺……”

    “嗯,他当年关心绿林之事,也得罪了不少人,老师道他不务正业……他身边的人最初便是针对此事而做的训练,后来组成黑旗军,这类练习便被称作特种作战,大战之中斩首敌酋,非常厉害,早在两年襄阳附近,女真一方百余高手组成的队伍,劫去了岳将军的一对儿女,却正好遇上了自晋地回转的宁毅,这些女真高手几被杀光,有凶人陆陀在江湖上被人称作大宗师,也是在遇上宁毅之时,被他一掌毙了。”

    周佩静静地听着,这些年来,公主与太子在民间颇有贤名,周佩的手下,自然也有大量习得文武艺售予帝王家的高手、豪杰,周佩偶尔行雷霆手段,用的死士往往也是这些人中出来,但相对而言,宁毅那边的“专业人士”却更像是这一行中的传奇,一如以少胜多的华夏军,总能创造出令人害怕的战绩来,事实上,周雍对华夏军的恐惧,又何尝不是因此而来。

    成舟海说完先前那番话,略顿了顿:“看起来,宁毅这次,真是下了血本了。”

    “怎么说?”周佩道。

    成舟海微微笑了笑:“如此血腥硬派,摆明了要杀人的檄文,不符合华夏军此时的状况。无论咱们这边打得多厉害,华夏军终究偏安于西南,宁毅发出这篇檄文,又派出人来搞刺杀,固然会令得一些摇摆之人不敢妄动,却也会使已然倒向女真那边的人更加坚决,而且这些人首先担心的反而不再是武朝,而是……这位说出话来在天下多少有些分量的宁人屠。他这是将担子往他那边拉过去了……”

    周佩微微笑了笑,此时的宁人屠,在民间流传的多是恶名,这是常年以来金国与武朝共同打压的结果,然而在各势力高层的眼中,宁毅的名字又何尝只是“有些”分量而已?他先杀周喆;后来直接颠覆晋地的田虎政权,令得一世豪杰的虎王死于黑牢之中;再后来逼疯了名义上身为“一国之君”的刘豫,将他从汴梁的皇宫中抓走,至今下落不明,黑锅还顺手扣在了武朝头上……

    这何尝是有些分量?事实上,若真被这位宁人屠给盯上,说出“不死不休”的话来,整个天下有几个人还真能睡个安稳觉。

    周佩脸上的笑容一闪即逝:“他是怕咱们早早的撑不住,连累了躲在西南的他而已。”

    成舟海点点头:“也怪……呃,也是陛下先前的做法,令得他那边没了选择。檄文上说派出万人,这必定是虚张声势,但即便数千人,亦是如今华夏军极为艰难才培养出来的精锐力量,既然杀出来了,必定会有损失,这也是好事……无论如何,太子殿下那边的局势,咱们这边的局势,或都能因此稍有缓解。”

    周佩点点头,眼睛在房子前方的大地图上打转,脑子盘算着:“他派出这么多人来要给女真人捣乱,女真人也必然不会坐视,那些已然倒戈的,也必然视他为眼中钉……也好,这一下,整个天下,都要打起来了,谁也不落下……嗯,成先生,我在想,我们该安排一批人……”

    成舟海笑起来:“我也正这样想……”

    周佩走到地图前方:“这些年,川蜀一地的不少人,与华夏军都有生意往来,我猜华夏军敢出川,必然先借助这些势力,逐步往外杀出来。他打着锄奸的旗号,在眼前的情况下,一般人应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蓄意与他为难,但各路的厮杀也不会少。我们要派出我们的人手,先令各路官府不阻碍华夏军的行动,必要的时候,可以与华夏军的这些人合作、可以给予帮忙,先尽量清理掉那些与女真私通的渣滓,包括我们先前统计出来的那些人,如果不便行动,那就扔在宁魔头的头上。”

    她说到这里,已经笑起来,成舟海点头道:“任尚飞……老任心思缜密,他可以负责这件事情,与华夏军配合的同时……”

    “将他们查出来、记下来。”周佩笑着接过话去,她将目光望向大大的地图,“如此一来,即便将来有一天,两边要打起来……”

    她的话语低下去:“咱们心中也有底了……”

    “……”成舟海站在后方看了她一阵,目光复杂,随即微微一笑,“我去安排人。”

    “劳烦成先生了……”

    周佩说完这句话,望着地图沉默了许久,回过头去时,成舟海已经从房间里离开了。周佩坐在椅子上,又看了看那檄文与随之而来的那份情报,檄文看来规规矩矩,然而其中的内容,有着吓人的铁血与凶戾。

    长久以来,面对着复杂的天下局势,周佩时常是感到无力的。她天性骄傲,但内心并不强悍。在无所不用极其的厮杀、容不得半点侥幸的天下局势面前,尤其是在厮杀起来凶狠果决到极点的女真人与那位曾被她称为老师的宁立恒面前,周佩只能感受到自己的距离和渺小,即便有着半个武朝的力量做支撑,她也从不曾感受到,自己具备在天下层面与这些人争锋的资格。

    在这方面,自己那不顾一切往前冲的弟弟,或许都有着更为强大的力量。

    当华夏军毫不犹豫地将伪齐皇帝刘豫的黑锅扣到武朝头上的时候,周佩感受到的是世事的冰凉,在天下博弈的层面上,老师何曾有过感情用事?到得去年,父皇的懦弱与恐惧令周佩认知了冰冷的现实,她派成舟海去西南,以妥协的形式,不择手段地强大自己。到得如今,临安就要面对兀术、内忧外患的前一刻,华夏军的动作,却或多或少的,让她感受到了温暖。

    即便西南的那位魔头是基于冰冷的现实考虑,即便她心中无比明白双方最终会有一战,但这一刻,他总算是“不得不”伸出了援手,可想而知,不久之后听到这个信息的弟弟,以及他身边的那些将士,也会为之感到欣慰和鼓舞吧。

    另一方面,在内心的最深处,她恶劣地想笑。虽然这是一件坏事,但从头到尾,她也不曾想过,父亲那样错误的举动,会令得远在西南的宁毅,“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来,她几乎能够想象得出对方在下决定之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或许还曾破口大骂过父皇也说不定。

    无论如何,这对于宁魔头来说,肯定算得上是一种奇异的吃瘪吧。天下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父皇以这样的方式做到了,想一想,周佩都觉得高兴。

    这样高兴的心情持续了许久,第二天是正月初八,兀术的骑兵抵达了临安,他们驱赶了部分来不及离开的百姓,对临安展开了小规模的袭扰。周佩坐镇公主府中,结合各幕僚的参谋,一面盯紧临安城内乃至朝堂上局势,一面向着城外有条不紊地发出命令,命徐烈钧、沈城等人的救援队伍不必焦急,稳住阵脚,慢慢完成对兀术的威逼与合围。

    即便府中有人心中忐忑,在周佩的面前表现出来,周佩也只是沉稳而自信地告诉他们说:

    “一定会守住的。”

    在她心中,理智的一面依旧复杂而忐忑,但经过了这么多年,在她经历了那样漫长的压抑和绝望之后,这是她第一次的,看到了些许的希望。

    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多年以前的那个午夜,汴梁城中的挥别之后,周佩再也没有见到过宁毅。她回去成了亲,呆在江宁,他则去到梁山,剿灭了梁山的匪患,跟着秦爷爷做事,到后来杀了皇帝,到后来打败西夏,对抗女真甚至于对抗整个天下,他变得越来越陌生,站在武朝的对面,令周佩感到恐惧。

    但与此同时,在她的心底,却也总有着曾经挥别时的少女与那位老师的映像。

    那时的宁毅转身离开,她看着那背影,心中一直明白:无论是怎样艰难的事情,只要他出现了,就总会有一丝温暖的希望。

    这天夜里,她梦见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到得第二天清晨,各种新的信息送过来,周佩在看到一条信息的时候,停留了片刻。信息很简单,那是昨天下午,父皇召秦桧秦大人入宫召对的事情。

    自与群臣闹翻之后,周雍躲在皇宫里便懒得理人,昨天兀术对临安发动了不痛不痒的进攻,周雍召见了秦桧这中间当然有信息量在,因此下面的情报人员将这消息递了上来,但总的来说,也并非什么大事,心中有数便了。

    周佩在脑中留下一个印象,随后,将它放到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