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八五九章 滔天(十)

第八五九章 滔天(十)

    夏日已渐渐到来,原本处于战争当中的江南之地火焰正炽,五月间,却仿佛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寒冬当头罩下。天下局势犹如一场魔幻的错觉,在短短的时日内,令所有人先后感到了讶异、怀疑、震惊……而后逐渐化作冷入骨髓的绝望。

    五月初一的丹阳,君武从昏迷之中醒过来,感受到的便是类似于这样的情绪。那一日阳光正炽,他醒过来时,身上还带着伤,却只觉得浑身都有沸腾的热血,妻子过来,服侍他洗漱、喝粥,他随后便准备召集岳飞等将领,但首先过来的,是从临安赶到、已等待了一日的内宫使臣。

    这个时候,后方的皇帝周雍、姐姐周佩等人,都已经上了钱塘江上的龙船了,京中诸事由一众大臣主持,目前在进行的,便是与女真人的求和谈判。

    通知前线各军停止对峙行为的命令,此时也正陆续地发往前线各地,先前由常州发往镇江的,由大将陈绍率领的十余万部队,这时停止了向希尹部队的前进,而希尹率领的屠山卫以及术列速率领的部队此时放下了对镇江的屠杀,徐徐转向南下的道路。

    腹部尚有伤痛的君武目瞪口呆,他需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渐渐理解眼前的一切。

    就在临安,第一轮的谈判正在进行,兀术的骑兵本欲攻城,但皇帝周雍已经到了钱塘江上,朝廷众臣提出让女真大军暂停向前,双方才可继续和谈,女真议和使臣完颜青珏则以武朝各军停战,同时向女真军队提供粮草补给等要求为交换。

    在这样的议和基础上,朝廷派出各路使臣,向江南各军下达休战命令,女真方面,兀术将骑兵驻于城外引而不发,亦向江宁战场的宗辅传递了消息,但看起来,希尹并不愿意遵守这样的条件。

    而朝廷的议和仍在继续,向君武说清楚了状况之后,内宫使臣开始劝说君武回京,君武坐在床边怔怔地坐了许久,捂着肚子,艰难地站了起来,妻子从旁边过来,被他挥手推开了。

    他颤巍巍地拔出悬在床边的宝剑,朝那内官走了过去,明晃晃的剑尖按在了对方胸膛上:

    “你再说下去,我杀了你。”内官的劝说声于是停了下来。

    明媚的五月天,透过窗户透进来的除了阳光,还有安静得犹如幻觉的嗡嗡作响,君武放下宝剑坐下了,沉默了许久,终于轻声道:“请闻人先生进来。”

    妻子出去召了闻人不二进来,君武坐在那儿伸手按着额头,好久方才说话,声音虚弱而沙哑:“闻人师兄,事情你都知道了?”

    “……是。”

    “我脑子……有些乱,就好像一觉起来,什么都不对了……”君武道,“该怎么办啊?”

    “为今之计,只能劝说陛下收回成命,殿下的话,或许会有些用。”

    “父皇他……吓破了胆,已经去了钱塘江上的龙船,该怎么劝说?如果能劝说,皇姐她……”

    他说到这里,闻人不二走上前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君武明白过来。

    “既然皇姐已经……我不知道该如何说服父皇,闻人师兄,待会劳烦你代我修书一封,跟父皇痛陈利害,然后交由这位内官待会去吧。闻人师兄……”他腹中疼痛起来,伸手按了片刻,“事情至此,若临安议和,是不是……江南就要完了?”

    闻人不二嘴唇微动,斟酌了片刻:“怕是……天下要完了。”

    君武按着腹部站起来,他失魂落魄地朝着门外走去,妻子过来搀扶着他。

    眼前闪过的,似乎还是昏迷前一刻的冲杀与热血。他感受着腹部的箭伤,看见士兵们、百姓们朝着女真人冲过去了,那汹涌澎湃的一刻,是他近十年来最为渴望的一刻,但随着一梦而醒,他的父亲在背后转身逃离。

    他恍恍惚惚地出门,视野一侧的远处有丹阳的城墙,这边是依靠几间小屋而建的巨大军营,更远方是密密麻麻延展开去的难民营地,妻子在旁边说了几句,这边是镇江军、那边是背嵬军,如此这般。君武脑子里想起十余年前的汴梁城,第一次守城结束后,目睹着秦嗣源被下狱,老师的心情,甚至于闻人不二的心情,或许就是这样的吧。

    要带此大军,回到临安,留住父皇。

    他心中想到这里,随后又定住。临安城外,兀术的大军已在扎营,中间这一段,其实谁也过不去了。

    派人回去,游说各方,救出姐姐,留下龙船,尽人事而听天命……他的脑子里闪过各种各样的念头。如此缓缓走到房屋侧面的土坡上,才在一颗病恹恹的树木下坐下来,那树被劈了一半的枝丫,在下午的阳光里投下参差的树荫,君武坐在石头上,看着夏日的阳光洒向眼前的大地。

    过得不久,妻子在旁边说:“岳将军来了。”

    君武直了直身子,让他过来。岳飞穿着甲胄过来见了礼,君武笑了笑:“岳将军,接下来如何是好啊?这天下……撑不住了。”

    “末将便是为此而来。”

    “将军有想法了?”

    “为今之计,首先自然以稳住临安局势为首要任务,派出少量人手,联络长公主府的众人,尽量留住陛下,或者不济,尽量留住公主殿下,太子修书劝陛下回心转意,亦是首先要做的……”

    岳飞说到这里,拱手,顿了顿:“然而,长公主殿下既然都不能稳住临安局势,殿下出手,恐亦难有建树。殿下不得不考虑无力回天时的后续之事……以我朝当前局面,陛下若逃,天下军心民心,恐将尽丧,各地士绅大员,面对女真人都难有一战之力,天下沦陷近在眼前,但唯一的一线希望,仍在殿下这里。”

    “岳将军是希望……”

    “陛下若走,天下半数诸侯都将在女真人面前跪下,但也必定有半数乃至大半忠义之士,念我朝旧好,不愿改投女真,但即便如此,我朝大义已失,面对女真再难一战。如殿下守镇江时出现的三心二意之辈,恐将层出不穷,当今之计,最重要的是整肃内部,使殿下手中仍能握有可战之兵。只要仍具备一战之力,即便临安跪服、天下沦陷,我等于长江以南,仍有民心所向,是战是留仍有腾挪空间。”

    岳飞言语铿锵,斩钉截铁:“此前八年,殿下整肃天下军纪,但事实上仍不得不在各方大员、权臣、大将之间拉拢妥协,数百万大军,军纪不能一统,执法不得严苛,因此才有江南之地希尹的趁虚而入。故臣请殿下以太子身份,召集眼下能召集的各方大员,收兵权、严监察、肃军纪!”

    “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法。”君武眼中闪过光芒,已经站了起来,“但我若这样做,恐怕就要与临安,与天下多数士族之心决裂了。”

    “回禀殿下,陛下若逃,这天下民心,恐怕再无完全靠得住的。殿下唯一可恃者,只有手上能握得住的些许东西了。”

    岳飞的话说到这里,已经坦白到了极致,君武自然是能明白的。八年的时间,苦心经营打造的前线各军,实际上以岳飞的背嵬军军法最为严格,很多时候严苛到为人诟病的程度,但大战起时,最能战者也就是这支背嵬军。

    其余的如韩世忠的镇海军,亦是借着太子的威仪与韩世忠的大名,方才隔绝了许多外部的影响。到这次他率领着镇守镇江的十余万军队,在武朝军队中仍是精英,但仅是一个两个的奸细,到后来便坏了十余万人的战线,乃至于毁掉整个武朝的根基,想来令人心痛难言。

    往日里他是武朝的太子,就算能顶着巨大的保下一支两支军队的军心,但面对着数千万人的国家,各方的势力,却也不得不各种权衡、退让。为了增加些许胜利的筹码,他杀掉自己的小舅子,差点令得妻子郁郁而终。但终于无力回天。

    到得此时,父皇若逃离临安,整个天下都将就此崩盘,整个烂摊子,各种既得利益者的诉求,他接不下来,那无非也是一个死字他不必再委曲求全了。

    五月渐渐开始变得凛冽的阳光透过那歪歪扭扭的树木照下来,君武按着腰间的伤口,目光逐渐凝聚,变得坚毅。

    “好。”有杀气从他的身上透出来,“该杀人了!”

    他大步走下土坡。

    “岳将军,即便这山河倒乱……你我至死不降。”

    岳飞拱手:“末将领命。”

    夏日渐渐的转深,天下的氛围也渐渐的开始变化了。

    五月初二,君武于丹阳召集镇江守城军中众将,以背嵬军三万精锐为核心,开始收拢兵权,严肃军纪。同时修书游说江南各军,分析现状,陈说利害,希望各方力量即便面临此危难局势,仍能以武朝利益为先,严守底线,共抗女真。

    丹阳的整肃与整编以最为严厉的形式开始了。与此同时,希尹与银术可的部队不理和谈先决条件,迅速南下,在临安的朝堂之中,完颜青珏以“议和者为宗辅、宗弼两位元帅,无法约束希尹部队”为由,答应派出使者,尽量延缓或是停止谷神部队南下步伐,实际层面上,这自然又是一句空谈。

    周雍此时已经上了龙船,对于女真人的南来,也并不在意,停战的命令发往四面八方。此后几天时间里,以公主府、太子府、华夏军以及城内各主战派力量为核心的诸方势力又不断做出对周雍、周佩的截留、营救努力,京中局势一时之间混乱无已,厮杀遍地。

    五月初五,屈原投江的端午节,在确定希尹部队逐渐接近临安范围的情况下,周雍下令龙船舰队起航,就此出海远扬而去,促成此时的秦桧被周雍召上龙船,成为逃离京城的一份子。而京中的和谈局面,则交由以主和派李南周为首的部分大臣主持,周雍希望他们能在“无后顾之忧”的情况下抗住女真人的逼迫,为武朝争取下令人满意的投降条件。

    初八,希尹部队抵达临安,默默地开始架设攻城器械,谈判局势大乱,完颜青珏逼迫此时执代天子印的李南周拟旨,并派出使者召韩世忠离开江宁。

    五月十一,往江宁而出的使者行至半路,被太子君武派出的人手截停,同时,初步完成丹阳整编的军队开始朝江宁方向过去。十年经营,江宁算得上是君武真正的大本营,宗辅数十万军队横于途中,双方于江宁南面对峙起来。

    同时,朝廷之中开始不断发出命令,令太子君武不能再率军妄动,不可与女真人轻启战端,君武留下旨意,不做回复。

    漫长的五月中旬,此时的武朝纵横千里的大地上,无数的人、无数的意志在私下里串联,停战的消息传至襄樊时,刘光世仰天长叹、老泪纵横,但他已经做好死战不降的准备。这个时候,从西南传出的华夏军内讧分裂的消息或多或少地也增加了女真人手中的筹码。

    及至五月下旬,各方的神经都已绷紧到极致,五月二十六这天傍晚,临安城,完颜希尹已经做好完完全全的攻城准备,禁军偏将牛兴国等人在最为绝望的情况下,发动了叛乱。

    此时,在朝堂上下各项屈辱的卖国条例已经拟定,临安的城门就待打开,城外女真十万大军蠢蠢欲动,第一批在女真人的催促下被搜集起来的“劳军”女子已经准备送出临安城外,又一次最为惨烈的靖平之耻即将开始了。

    叛乱出城,面对着十万女真人,死路一条,留在城内,等到女真人堂堂正正地入城,所有人亦是死路一条。临安城中的“叛乱者”们,终于选择了发出绝望的一击。

    这个傍晚,临安以西、以南的两座城门被打开,数以十万计的军民开始朝着城外汹涌而出,女真士兵亦追杀而至,天渐渐的黑了,熊熊大火在临安城内燃烧起来,牛兴国等众将率领禁军士兵,在临安城外的战线上试图挡住女真人的追赶,但不久便被兀术的骑兵冲散,一部分的士兵、民众抬着炸弹、火药朝女真人发起自杀性的冲击。

    人们借着黑夜的掩护四散逃亡,少部分的军民因此得以幸存,在临安城南的钱塘江江岸上,大片大片的民众被追赶得奔入水中,一些早有准备的逃亡者们抬着木箱、柜子、木梁、竹排飘于水上,在此后保留下一条性命,数以万计的生命被水浪吞没下去。

    更多的人们在屠杀中死去,希尹兀术的部队叩城而入,正式接管周雍离去之后的武朝江山。比靖平之耻更为惨烈的屈辱和屠杀,在临安城中爆发开来。

    庞大的建朔天下崩溃的钟声,就此敲响。

    ***************

    那一年的夏天,整个临安城,在发生着无人能够详述的惨剧。

    反抗者们被杀戮在街头,以李南周为首的众议和大臣搜集着城中的珍玩、女子、工匠交付给女真军队,抵偿战争的“亏欠”,这是与靖平之耻类似的一幕,只是京中已没有多少皇亲国戚可供女真人折辱、游戏。

    京中的人们在这场战争里失去丈夫、失去妻子、失去母亲、失去孩子……平静十年之后,这悲凄难言的一幕,却也不过是整个天下将要经历的惨剧的小小开端罢了。

    完颜希尹走进狼藉的金銮殿,兀术坐在皇帝的宝座上,正与一众跪在地上的汉臣戏耍,看到他来,挥挥手将汉臣们打发了。

    “武朝大事已毕,先前商议好的事情,该做了。”

    在完颜希尹的面前,兀术不敢端坐在椅子上面对他,于是从上方下来:“武朝皇帝未死,太子未除,兄长还在江宁打仗。此地距西南三千里,怎么做?”

    完颜希尹的目光微微一凝,眼神开始变得冷冽起来。

    “小四,你的想法……再说一遍?”

    兀术摊了摊手,微微后退:“江宁还在打,兄长的兵不可能就此撤走吧,武朝皇帝去了海上,他们的水师尚在招降,一旦追过去,我还要在陆上截他。谷神,我与兄长之前说过,全力助你灭西南,你要什么都可以,如今天下都是我们的,武朝的人正在归附。这样全都归你,只要你带得动的,军队、器械、后勤,你都带去够你填平西南了。”

    希尹盯着他,兀术被看得发毛:“我和兄长灭武朝,你与粘罕灭西南,天下的兵都给你了,还要怎样?你怕我背后捣乱不成?我兀术以先祖之名立誓,这一次,绝不在你背后乱来!”

    “……屠山卫于镇江有损失,你的骑兵,给我三万。”

    希尹说完,转身离开,兀术在背后呆了片刻。

    “……好。祝谷神旗开得胜,西南小贼一战而平!”

    ……

    天下正在沦陷。

    夏日持续,无数人在这样的混乱中选择着自己的站队。六月,在内奸的出卖下,宗翰击破襄樊防线,刘光世率领大量溃兵南下,建立小范围的反抗势力,同月,陈凡白马银枪,击破长沙城,将黑色的旗帜,插在了长沙城头。

    江宁,经过十余日的对峙,在背嵬军与镇海军的两面出击下,君武击破了宗辅防线的侧翼,回归江宁,开始了另一次严厉的肃清。此时,朝廷已经不断下旨,褫夺太子君武的正式权力,但乱世已经展开,这样的旨意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女真人的旨意正横扫天下。

    ……

    西南。

    第一波到来的,是接受了希尹意志,从宗翰军中发出的谈判和劝降使臣。他们携带着或许是出自希尹手笔的写有多条要求的文书,抵达了张村。文书之中,列有诸如华夏军向女真称臣、移交各项技术、移交具体工匠人员,且命令华夏军在各类技术上进行自我阉割的各种不同要求,门类繁多、五花八门。在这个时代,这样“文明”的劝降书并不多见。

    宁毅接见了使臣,一条条的看得有趣:“啧,你们那边的希尹跟我学得不错嘛,越来越有想象力了。”

    “当今天下英雄之中,唯谷神与先生惺惺相惜,谷神经常提起西南的宁先生,道若身在一国,双方必为知己。而今我金国已灭除武朝,一统天下,唯留西南黑旗,独木难支,先前听说又有内乱出现。今武朝百万大军与粘罕大帅之西路军已秣马厉兵,蓄势待发,谷神心念天下苍生,故留下余地,还望先生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好几年前在小苍河,你们的那位叫范弘济的使者,可没有你这么会做人。”宁毅笑望着前方的使者,随后在那厚厚的文书上写了几个字,扔了回去:“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那使者接过书文,顺手翻看,口中道:“宁先生……”说到这里,看见了宁毅写的字,他的话也就停住了。

    那书文后方是随意的九个字。

    全都不同意,拿回去改。

    宁毅已经走过来了,拍拍他的肩膀:“那是因为,华夏军已经不是小苍河时候的华夏军了,完颜希尹派你过来,不过是看看我的意志,你一点都不重要,战场上拿不到的,桌子上也谈不拢……我本来希望武朝能够多撑一下,现在看来,算了,我自己来吧,什么百万大军秣马厉兵,回去叫粘罕和希尹都过来,你们的西路大军进了成都平原,我埋了你们。”

    他的话淡然地说完,已经从房间里离开了,夏末的光从窗外照进来。

    ……

    大海,时间已是夏日的末尾了,在周雍的心软下,周佩得以出来,在龙船的甲板上走动散心。一开始周围的卫士看得都还紧,渐渐的,面对着这位沉默的长公主,大家渐渐的放下心来了。

    六月二十四,海鸥在天上飞着,周佩仰着头看,海面上碧空如洗。

    周雍从不远处走过来,到了周佩的身边,他伸手会开身边的侍卫,轻轻叹了口气,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周佩站了起来,陡然间奔向船舷。

    她高高地跃了起来,海鸥从眼前飞过,她的身体落向湛蓝的大海。

    一滴眼泪,从空中落下……

    ……

    云中,汤敏杰看完了从南面传过来的各项信息,然后闭上了眼睛,刚毅而冷漠的脸上,亦有光芒闪过。

    “第二次靖平……”

    他攥紧了手中的纸,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

    徐州。

    由于江南防线的崩溃,刘承宗的部队不必再威胁女真人的退路,已经经历了数月战斗的部队正朝长江以北的山东方向折去。

    晋地。

    楼舒婉、于玉麟的军队在极其艰难的情况下进行了数次反扑,在晋地各系力量斗志消褪的情况下,扩大了稍许的地盘,得到些微的喘息。但到得此时,田虎、田实时期的积蓄已逐渐耗尽,更为艰难的时刻将要到来。

    ……

    六月末尾,在天下谁也不曾注意到的小小角落里,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

    西北,自小苍河之战后,女真人对这里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以至于数年的时间内瘟疫横行,赤地千里。

    这样的情况,正要被人们渐渐淡忘。

    府州,折可求治下,华夏军与女真人去后,西北人们的最大聚居地,天下激烈大战的背景之中,这里的情况倒渐渐的变成了相对安静的桃源之所。

    这一日,吞天的霞光正要落下,五树岗,府州西面的一处驿所,看守的老兵从房间里出现,傍晚的暖风正卷起贫瘠的沙土在走,他忽然间感觉到了不祥的震动。

    老兵趴在地上听着,渐露迷惑的目光,片刻,他看见在大地的那一端,汹涌的骑兵裂地而来!

    他便要转身朝后方走去,后方的身影上,一道提前到来的身影高高地跃起在空中,挥起了马刀。

    血浪汹涌,绽放开来

    (第九集*辽阔的大地*完)

    (欢迎进入《赘婿》第十集*长夜过春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