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八六二章 惶恐滩头说惶恐 零丁洋里叹零丁(下)

第八六二章 惶恐滩头说惶恐 零丁洋里叹零丁(下)

    海风呜咽,灯火摇晃,昏暗的小平台上,两道身影陡然冲过丈余的距离,撞在平台边缘并不高的栏杆上。

    秦桧的喉间发出“嗬”的沉闷声响,还在不断用力前推,他瞪大了眼睛,眼中全是血丝,周佩单薄的身影就要被推下去,满头的长发飞舞在夜风之中,她头上的簪子,此时扎在了秦桧的脸上,一直扎穿了老人的口腔,此时半截簪子露出在他的左脸上,半截锋锐刺出右边,血腥的气息渐渐的弥散开来,令他的整个神情,显得格外诡异。

    就在方才,秦桧冲上来的那一刻,周佩转过身拔起了头上的金属发簪,朝着对方的头上用力地捅了下去。簪子捅穿了秦桧的脸,老人心中恐怕也是惊骇万分,但他没有丝毫的停顿,甚至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喊声,他将周佩猛地撞到栏杆边上,双手朝着周佩的脖子上掐了过去。

    周佩奋力挣扎,她踢了秦桧两脚,一只手抓住栏杆,一只手开始掰自己脖子上的那双手,秦桧橘皮般的老脸上露着半只簪子,原本端方正气的一张脸在此时的光芒里显得格外诡异,他的口中发出“嗬嗬嗬嗬”的忍痛声。

    龙船前方,灯火通明的夜宴还在进行,丝竹之声隐隐约约的从那边传过来,而在后方的海风中,月亮从云端后露出的半张脸逐渐隐没了,似乎是在为这里发生的事情感到痛心。乌云笼罩在海上。

    长发在风中飞舞,周佩的力气渐弱,她两只手都伸上来,抓住了秦桧的手,眼睛却逐渐地翻向了上方。老人目光通红,脸上有鲜血飚出,纵然已经老迈,他此时扼住周佩脖子的双手依然坚定无比——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这么多年来,他一切一切的谋算都是基于君王的权力之上,如果君武与周佩能够认识到他的价值,以他为师,他不会退而求其次地投向周雍。

    如果周雍是个强有力的皇帝,采纳了他的许多看法,武朝不会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若非武朝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他不会向周雍做出壮士断腕,引金国、黑旗两方火拼的计划。

    他已经提出了这样的计划,武朝需要时间、需要耐心去等待,静静地等着两虎相争的结果出现,即便弱小、即便承受再大的苦难,也必须隐忍以待。

    可周雍要死了!

    这是他怎样都不曾料到的结局,周雍一死,短视的公主与太子必然恨死了自己,要发动清算。自己死不足惜,可自己对武朝的谋划,对将来振兴的计算,都要就此落空——武朝千千万万的黎民都在等待的希望,不能就此落空!

    “嗬嗬嗬嗬嗬——”

    剧烈的疼痛中,老人的口中血液于唾沫混在了一起,从狰狞的口中飞出,他用力扼住周佩的喉咙,将她朝着平台外的海上推去!

    好在公主曾经投海自尽,只要她在周雍过世之前再度投海,江宁的太子殿下不论生死,朝廷的大义,终究能够掌握在自己的一边。

    周佩的意识逐渐迷离,陡然间,似乎有什么声音传过来。

    小平台外的门被打开了,有人跑进来,微微错愕之后冲了过来,那是一道相对纤瘦的身影,她过来,抓住了秦桧的手,试图往外掰开:“你干什么——”却是赵小松。

    她的话才说到一半,目光之中秦桧扭过脸来,赵小松看到了些许光芒中那张狰狞的插着簪子泛着血沫的脸,被吓了一跳,但她手上未停,又抱住周佩的腰将她往回拉,秦桧腾出一只手一巴掌打在赵小松的脸上,随后又踢了她一脚,赵小松踉跄两下,只是毫不撒手。

    秦桧一只手离开脖子,周佩的意识便渐渐的恢复,她抱住秦桧的手,用力挣扎着往回靠,赵小松也拉着她的腰给了她力量,待到力气渐渐回来,她朝着秦桧的手上一口咬了下去,秦桧吃痛缩回来,周佩捂着脖子踉跄两步逃离栏杆,秦桧抓过来,赵小松扑过去死命抱住了他的腰,只是连连喊叫:“公主快跑,公主快跑……”

    秦桧揪住她的头发,朝她头上用力撕打,将这昏暗的平台边上化作一幕诡异的剪影,周佩长发凌乱,直起身子头也不回地朝里头走,她朝着小房屋里的架子上过去,试图打开和翻找上头的盒子、箱子。

    后方穿来“嗬”的一声犹如猛兽的低吼,狰狞的老人在夜风中陡然拔出了脸上的发簪,照着赵小松的背上扎了下去,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少女的肩头被刺中,摔倒在地上。

    晦暗的光芒里,风声急骤,秦桧的下半张脸上全都是鲜血,他通红着眼睛,朝里头周佩这边走过来,双手颤抖着朝自己腰间摸索,他拿出一把匕首来,摇摇晃晃地走向周佩,周佩打开的那些木盒里,全是无用的纸笔。

    “……为了……这天下……你们这些……无知……”

    他的双目通红,口中在发出奇怪的声音,周佩抓起一只盒子里的砚台,回过头砰的一声挥在了他的头上。

    秦桧踉跄两步,倒在了地上,他额头流血,脑袋嗡嗡作响,不知什么时候,在地上翻了一下,试图爬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

    这个时候,赵小松正在地上哭,周佩提着砚台走到秦桧的身边,长发披散下来,目光之中是犹如寒冰一般的冷冽,她照着秦桧仍下意识握着匕首的手臂上砸了下去。

    她连日以来心力交瘁,体质虚弱,力量也并不大,连续砸了两下,秦桧放开了匕首,手臂却没有断,周佩又是砰的一声砸在他的头顶上。昏暗的光芒里,少女的哭声中,周佩眼中的泪掉下来,她将那砚台一下一下地照着老人的头上砸下去,秦桧还在地上爬,不一会儿,已是满头的血污。

    听到动静的侍卫已经朝这边跑了过来,冲进门里,都被这血腥而诡异的一幕给惊呆了,秦桧爬在地上的面目已经扭曲,还在微微的动,周佩就拿着砚台往他头上、脸上砸下去。见到卫兵进来,她扔掉了砚台,径直走过去,拔出了对方腰间的长刀。

    她提着长刀转身回来,秦桧趴在地上,已经完全不会动了,地板上拖出长达半丈的血污。周佩的目光冷硬,眼泪却又在流,露台那边赵小松嘤嘤嘤的抽泣不停。

    周佩愣了半响,垂下刀锋,道:“救人。”

    龙船前方的歌舞还在进行,过不多时,有人前来报告了后方发生的事情,周佩清理了身上的伤势过来——她在挥舞砚台时翻掉了手上的指甲,此后也是鲜血淋淋,而颈项上的淤痕未散——她向周雍说明了整件事的经过,此时的目击者只有她的侍女赵小松,对于许多事情,她也无法证明,在病床上的周雍听完之后,只是放松地点了点头:“我的女儿没有事就好,女儿没有事就好……”

    ——从头到尾,他也没有考虑过身为一个皇帝的责任。

    ……

    周佩杀秦桧的真相,从此往后可能再难说清了,但周佩的杀人、秦桧的惨死,在龙船的小朝廷间却有着巨大的象征意味。

    八月十六,负责禁军的统领余子华与负责龙船舰队水军大将李谓在周雍的示意中向周佩表示了忠心。随着这消息的确定和扩大,八月十七,周雍召开朝会,确定下达传位君武的旨意。

    她在先前何尝不知道需要尽快传位,至少给予在江宁奋战的弟弟一个正当的名义,然而她被这样掳上船来,身边可用的人手已经一个都没有了,船上的一众大臣则不会愿意自己的群体失去了正统名分。经历了背叛的周佩不再鲁莽开口,直到她亲手杀死了秦桧,又得到了军方的支持,方才将事情敲定下来。

    由于太湖舰队已经入海追来,旨意只能通过小船载使者登岸,传递天下。龙船舰队仍旧继续往南飘荡,寻找安全登岸的时机。

    传位的旨意发出去后,周雍的身体每况愈下了,他几乎已经吃不下饭,偶尔糊涂,只在少数时候还有几分清醒。船上的生活看不见秋色,他偶尔跟周佩提起,江宁的秋天很漂亮,周佩询问要不要靠岸,周雍却又摇头拒绝。

    就这样一路漂流,到了八月二十八这天的上午,周雍的精神变得好起来,所有人都明白过来,他是回光返照了,一众妃子聚拢过来,周雍没跟她们说什么话。他唤来女儿到床前,说起在江宁走鸡斗狗时的经历,他自小便没有志向,家里人也是将他当做纨绔王爷来养的,他娶了妻子妾室,都未曾当做一回事,整日里在外头乱玩,周佩跟君武的小时候,周雍也算不得是个好父亲,事实上,他渐渐关心起这对儿女,似乎是在第一次搜山检海之后的事情了。

    “我不是一个好爹爹,不是一个好王爷,不是一个好皇帝……”

    他这样说起自己,不一会儿,又想起早已去世的周萱与康贤。

    “……我年轻的时候,很怕周萱姑姑,跟康贤也聊不来话,我很羡慕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也想跟皇姑姑一样,手下有些东西,做个好王爷,但都做不好,你爹爹我……巧取豪夺抢来别人的店子,过不多久,又整没了,我还觉得厌烦,但是……就那么一小段时间,我也想当个好王爷……我当不了……”

    他的目光已经渐渐的迷离了。

    “他们……让我继位当皇帝,是因为……我有一对好儿女。我真的有一对好儿女,可惜……这个国家被我败没了。小佩……小佩啊……”

    他唤着女儿的名字,周佩伸手过去,他抓住周佩的手。

    “好多人……好多人……死了,朕看见……好多人死了,我在海上的时候,你周萱奶奶和康贤爷爷在江宁被杀了,我对不起他们……还有老秦大人,他为这个国家做过多少事啊,周喆杀了他,他也没有怨言……我武朝、周家……两百多年,爹……不想让他在我的手上断了,我已经错了……”

    他鸡爪子一般的手抓住周佩:“我没脸见他们,我没脸上岸,我死之后,你将我扔进海里,赎我的罪过……我死了、我死了……应该就不怕了……你辅佐君武,小佩……你辅佐君武,将周家的天下传下去、传下去……传下去……啊?”

    他说了几遍,周佩在眼泪中点了点头,周雍不曾感觉到,只是目光茫然地期待:“……啊?”

    “……好!爹……好。”

    周佩哭着说道。

    “……啊……哈。”

    周雍点头,面上的神情渐渐的舒展开来:“你说……海上冷不冷……”又道,“你和君武……要来看看我……”

    又过了一阵,他轻声说道:“小佩啊……你跟宁毅……”两句话之间,隔了好一阵,他的目光渐渐地停住,所有的话语也到这里打住了。

    至死的这一刻,周雍的体重只剩下皮包骨头的五十多斤。他是害的整个武朝的子民落入地狱的无能皇帝,也是被皇帝的身份吸干了一身骨血的普通人。死时五十一岁。

    建朔朝的天下,至此,永远地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