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赘婿 > 至《阳谋》阶段…… 作者:京城浪子厚脸皮

至《阳谋》阶段…… 作者:京城浪子厚脸皮

    至《阳谋》阶段,各方势力极其倾向性分析报告,附今后发展展望

    赘婿走到“阳谋”这一章,第一个争议性剧情出现,各种关于剧情方面的讨论层出不穷。高人们各抒己见争论不休,既然如此,我也借着这个风抬举一下自己,把我自己对于本次阳谋的分析报告拿出来,博大家一笑。以下正文。

    分析态势,首先要分清现在的各方面势力都有哪些。总体来看有,在织造局内放出乌家的布开始褪色了的消息,这么大的事谁敢贸然决定,必然会要求查验货物是否真的褪色,乌家如果承认褪色还好说,织造局上书请失察之罪并说明经过,罪过不算太大,然后苏家在京城的布置发动,乌家处于极度被动状态,但还有断尾求生的可能,即使求生也会元气大伤,损伤的部分被苏家薛家和其余小家族吃掉,因为苏家占先手,所以吃掉的比较多。如果乌家不承认褪色呢?搪塞过去?好吧,即使真的骗了织造局,但是织造局的领导心中不可能没有疑虑,别忘了,皇商大会已经过去一个来月了,乌家当初献上去的样布还在织造局或者内务府备案呢,再等几天一查验就知道了。真到那个时候,乌家在贡品上以次充好并且试图掩盖的论调就坐实了,你乌家一介商贾,还差点把织造局的领导拐带进欺君之罪的大案里,织造局的领导在上书请罪的同时,不把乌家的“罪行”添油加醋才怪,结果如何,不言而喻。这仅仅是苏家最简单的一记手段,是打击面最小的一个方法,这里仅是举例,如果想扩大打击面,有更多的方法。

    接下来,重点所在,分析的是现在宁毅摊牌了,结果如何。

    摊牌之后,结果只有两个,1.乌家妥协了,2.乌家不妥协。乌家妥协了就不多说了,说说乌家不妥协。

    这里首先说说,樟脑球同学的设想,直接让织造局把苏家满门抓起来严刑拷问栽赃陷害等等,这些论调基本上来说是不可能的,织造局不是东厂锦衣卫,根本没有抓人的权利,知府衙门的人也不是傻子,你砸几十万两几百万两要灭你对头满门的事谁也不敢做,而且就算那边真是傻子,康王世子公主的眼睛可是雪亮的,人家可以什么都看见了(该让他们看见的),你真以为能一手遮天?宋朝(或者类宋朝的武朝)那个时间段,风闻奏事可是很厉害的,没事御史们还要给你折腾点事出来呢,何况有了真凭实据。

    好了,不靠谱的说完了,说说靠谱的。乌家不妥协,那么就一定要在10天内保证自己的翻盘行动完成,否则有很大可能全家死光。

    这里要提到一个问题,就是乌家不是一个个体,而是一个由几十上百人(应该还要多)组成的家族,是一个群体,不会以某个人某几个人的好恶和一时冲动做出决定的。

    继续说正事。乌家如何在10天内保证翻盘行动完成(还不到10天,表现诚意各种手续起码需要几天的时间,所以某天内乌家还没有表达诚意的反应就可以直接视为放弃了,这个某天可能是三天,可能是五天,谁知道呢)?那么,乌家可能会有如下的行为。

    1.去京城开始打点。但是这是最不智的选择,因为这种打点,几天之内,基本上可以说连主官的面都见不到,更别提让他找机会展开行动了。时间一到,苏家用出最简单的办法,在江宁织造府把消息一捅,一切恢复到宁毅摊牌前,没有任何改变,苏家没有任何损失。

    2.去织造府主动请罪。这个也很不智,套用香蕉的话,没有经过任何打点,这不是请罪,这是领死。

    3.收买苏家二房三房?苏家宗族大会已有定期,再如何收买,也很难提前了。即使开了宗族大会,大会上直接摊牌,真有人觉得那些宗族的老狐狸都是吃干饭的?会看不出哪样对苏家有利?

    4.收买其他家族联手对付苏家。这个靠谱,但是可行性不高。这么大的动作,苏家不可能收不到一点风,只要收到一点风声,苏家这边马上捅消息,其他家族躲乌家还躲不及,谁还敢跟他联手,嫌自己家族命长是吗?

    5.看了一个帖子,说嫁女到苏家二房或者三房,这个太好笑了。嫁女儿过去能改变任何问题吗?权利该交给大房还是交给大房,该给苏檀儿还是给苏檀儿,就因为嫁个女儿过来,就要把权利交给被嫁的那一房?拜托,你不是来谈判的,没有提任何条件的资格。

    现在的情况如下

    1.苏家:握着最大的杀手是时间,苏家可以让乌家连延期交货都做不到,几乎没有任何反应时间(最多十天)的面对可能会被抄家灭族的命运。注意,是“可能”会被抄家灭族,当然也可能不会,但是谁敢赌?

    2.乌家:最缺的就是上下打点的时间,有了这个喘息的机会,虽然依然可能会被抄家灭族,但是这种几率会减小很多,也就是说,苏家对乌家最大的威胁,就是可以让这个几率增加,具体增加多少,谁也说不好。

    3.薛家及其他各家:虽然隐隐觉得有点问题,但基本还被蒙在鼓里,如果有任何机会,无论对苏家还是乌家,都会高高兴兴的落井下石不手软。

    4.其他略。

    乌家现在,相当于坐在了赌桌上,一边是相信苏家,这样苏家有一定几率的可能让其被抄家灭族的几率降低(真绕嘴),另一边是不相信苏家,然后苏家一定会去提高其被抄家灭族的几率。如果你是家族掌舵人,你会如何选择?如果你不是掌舵人只是一个宗族大会的成员,只是一个亲族,你又会如何选择?跟他们拼了?说说简单,其他人会跟着你一起头脑发热吗?

    以上是我关于情势的分析,以下是几句题外话。

    首先,关于乌家是否是欺君。欺君之罪的定性很模糊,很多时候是全屏皇帝的心情或者好恶来判定的。

    现在乌家的行为摆在这里了:用一种布争得了皇商的特供权,然后转头说,我交不出这种布,因为忽然发现这种布会褪色。这种行为摆在这里了,是什么性质全凭嘴说(不要提一个月供货一次这么不靠谱的建议,给皇帝穿得衣服,不算上朝的龙袍,即使是普通衣服,各种刺绣描绘贴花,也要数百人忙活两三个月。而皇帝的龙袍,要千余人半年以上的合作才能完成。一个月,也就是一只袖子吧,这根本是说笑啊)。这种事,如果由内务府的人,在皇帝高兴的时候,当个笑话说给皇帝听,也许皇帝会一笑置之。但如果皇帝通过其他渠道已经看到了样布充满期待,或者在内务府之前,某个太监,某个侍卫,某个妃子,哪怕某个路过的宫女,相互之间八卦这件事的时候“不小心”被皇帝听到了,八卦的时候再加上什么“别是别有用心吧”“不是正缺钱打仗吗”一类的不着调的论调,或者某御史上朝的时候突然爆料义正词严,那皇帝会有什么反应,就谁也不知道喽。建设总比破坏难,建设要找专人去做专项活动,而破坏,也许只是路过的蝴蝶扇一下翅膀,吹一阵风而已,不是吗?

    其次,关于苏家能做什么。前面已经说过很多了,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最后,关于宁毅的名誉问题,完全不需要考虑。因为作为上帝视角的很多读者,都认为宁毅其实什么也没有做。而实际上,宁毅确实什么也没有做,人们会猜测,会疑惑,但是,宁毅依然是那个书生宁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