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一八三章 安排

第一八三章 安排

    “落?”仁回想起落。{手.打/吧Shouda8首发}自己也三年没有再见过落。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如果他真的再背叛的话,组织中便只剩下七人!

    落离开了阴影组织。急步如飞。轻风在耳旁呼呼和呱着。李家一家人,为什么要杀别人一家?他们做了什么?为什么你们不肯放过他们?虽然心里很乱,但落还是决定,先观察之后再做决定。让自己要不要刺杀。

    狼关心着小曦,刚才被那几人的打闹。小曦与狼并没有怎么吃饭。而且昨天晚上,小曦也没有吃饭。“不。小曦不饿。”小曦眼中的泪水从眼中流了出来。“怎么哭了?”狼不知道小曦为何要看,看着小曦哭泣。狼的心里也满是担心。

    其实这次的任务让落执行。是老人的意思。“让落去吧,三年前狼的死或许让他的心里已经对组织看法有些改变,如果他此次能够完成。必然是好!若是他无法做到。他也会像狼一样背叛。”

    “傻瓜。”狼看着小曦哭泣的泪水。“别哭了。木头人不是告诉你了吗?木头人的伤不重。过两天就会好起来。只要小曦可以开心,不被别人欺负,木头人就会开心。看着你被别人欺负,木头人真的心好痛。”

    听着木头人说的话。“小的时候便要经历生与死的挑战。受的伤一定是很重很重。小的时候自己却是开开心心无忧无郁的生活着。木头人没有亲人。没有人可以关心他。可是自己却有父母。还有好小云。自己什么都不做。每天都是开心的微笑。每天都会有父母还有小云的关心。可是与小曦相比,木头人真的好苦。”小曦有些忧伤的看着狼。

    看来落是接受了。/虽然他不是很愿意。但他却并没有否决此次的任务。追杀令是代表此次的任务非常重要,就算是杀手死在这次的任务之中,也要完成此次的任务。仁从手中拿出了块小小的木牌。

    “不错。李家并不像枝家。李附是习武之人。”想起枝家,老人不由的有些叹息,一切的错便是从自己决定要刺杀枝家开始。组织二十人,现在也只剩下了八人。或许应该算七人。因为落,可能也会走上狼曾经走过的路。不过老人也知道。刺杀李家比刺杀枝家容易。之所以会开始选择刺杀枝家,目的便是要引出在枝家背后那人。可是最后自己却丢进了大半的棋子。李家虽然李附习武,但武功绝对不是落的对手。

    “李家?”落看着仁。只是说了两字。这次的任务便是刺杀李家李附。仁已经将这次的任务告诉落。已经三年没有再杀人的落,以为自己可以就这样平平静静的活下去。不再拔出自己的剑。心已生锈,又怎可再拔出最为锋利的剑。

    ——————阴影组织中--————

    “哦。”齐葶听着自己女儿的关心的话,没有再想另一个孩子(李梦君)。自己擦了擦自己眼角已经流出的泪水,做出了一副微笑的样子。“没事,娘的身体很好。不要担心。你刚刚回家,我们还是先去见见你爹爹吧!”齐葶勉强可以让自己微笑。而小蝶虽然很担心自己的娘,可是看着她笑了,小蝶也不会懂太多。只要看着自己的娘开心就可以。

    “娘,你怎么了?怎么好像很难过的样子?你身体不舒服吗?”李梦蝶看着齐葶的脸上有些痛苦和难过,便很是关心和心疼起来。

    “我听说,李家唯一的女儿是雨剑门落雨的二弟子。她这几天好似出师回家。若是让落前去,这次的任务……”仁有些担心落杀不死李家。反而是被李梦蝶与李附两人所杀。这样组织便会再次的损失掉一人。

    “木头人,你的伤。”小曦看着狼躺在床上。很是担心。“小曦去给你请大夫。”小曦担心的脸蛋上,想要转身出去。狼叫住了小曦“小曦。”狼很少叫小曦的名字。听着木头人在叫自己。小曦停了下来。又走在了木头人的身边。“还饿吗/”

    “时间!”接过追杀令。既然追杀令已出。这些年从刺杀的目标中可以看出,这是自己唯一一次接到过追杀令的目标。或许此次的任务很是危险。

    既然如此,又何必再问。落没有说话,此次的任务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完成。已经三年没有再杀过人的剑,或许已经不能再杀人。三年来落一直都生活在狼以前生活的小屋里。作用为杀手,冷清是杀手最喜欢的地方。“追杀令?”

    仁想起与老人的谈话。如果这次的任务落接下,他就不会死!可若是他不去/。或许现在仁与落便是一场生死之战/。

    “今晚之前。全家!”这次的任务便是刺杀李家全家。拿过追杀令牌。今晚之前刺杀李家一家,落离开了组织。自己能做到吗?落发现自己在听到仁的话之后。心里已经开始放弃。以前的任务只是刺杀目标人一个人而已。可是这次的任务却是要刺杀李家一家人。追杀令既出,就必成而归。若是做不到,说明自己将会是死人。

    “如果落连李家都无法对负,落就不是居狼之下,组织中第二的杀手。李梦蝶虽然是落雨的第二弟子。可她必竟只是一个女流之辈。既便是落雨本人,也不一定会完全的有把握胜落。江湖之中,混乱的根源可以由枝家开始,同样也可以由李家开始。一步棋既然已经成为错误。就应该重新而布!李家的那女孩子,不可能会有落雨强!即使是与李附连手,只要落知道这是任务,他不应该让李家的活在这世上。”

    而此时。在另一处!

    “若是落做不到!”仁只是想像着这一种可能。三年前仁便知道,落可能对组织已经不再是像以前那样忠心。或许落他会背叛。

    “平静了三年,以为可以从此平静下去。为什么是我?”落现在不想杀人。因为狼的死让落已经对组织没有任何感情可言。这里就是一个冰冷的无情的地方。“这不是你应该问的问题,也不是你会问的问题。”仁面无表情的看着落。在组织中,仁对谁都是如此。面无表情。除去对老人是尊敬之外。

    “可是你却被他们打伤了。他们把木头人打的都站不起来了。”小曦很是心疼的看着狼。“木头人你怎么笑了?”有些奇怪的看着狼的脸上在笑。

    “木头人小的时候便要经历生与死的挑战。每天都是如此。这些伤,真的对木头人不算什么。你真的不饿吗?刚才你只顾着开心,并没有吃太多的东西。”狼对小曦的关心,已经超越了自己。看着小曦摇头的样子。狼知道,小曦现在不是不饿,是不想吃。若是小曦不愿意,狼也不会让强迫小曦做小曦不想做的事。

    狼闭上了双眼,既然已经决定。接下来就是尽快的养好自己的身体。才可以接受自己对自己更为残酷的训练。小曦看着狼入睡之后,便守在了狼的身边。静静的看着狼入睡的样子。小曦的脸上不时是担心,但嘴角却又挂着些丝丝的喜悦。‘第一次可以这样看着木头人睡觉。第一次可以不是木头人守护小曦,而是小曦守护在木头人的身边。小曦好想就这样一直看着木头人,可是却又担心你的伤。木头人的伤好了,小曦就不能再这样守在木头人的身边了。不过小曦还是希望木头人可以尽快的好起来。’

    小曦没有再打扰狼,刚才受了如此重的伤,狼需要的是好好的休息。这样身体才可以更快的好起来。狼知道,时间已经不能再让自己如此担搁下去。自己已经失去了三年的时间。必须得珍惜现在的每一刻。只要努力相信自己还是可以做回曾的那人。也可以更好的保护小曦。

    “木头人,你伤得这么重。你不担心你,可是你却还在关心小曦,小曦不是不开心。只是心里有些高兴。”小曦看着木头人躺在床上起不了身,可是他却依然在乎的只有自己。心里说不出是高兴,和是心疼。

    “这世上就不应该再有此人的身影。既然是我养活他,既然他要背叛,他同样与狼一样。成为死人!”老人想起狼,心里很是怒火。如果当初狼不背叛。或许事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让自己步步为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