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一八九章 庭院(第二更)

第一八九章 庭院(第二更)

    陈家在江宁是大家族,这一处位于半山腰上的别苑建得漂亮而大气,宁毅赶过去前方时,云竹与锦儿早已到了,正在大门附近的院子里等着他,宁毅从后方呈现,拍了拍两人的肩膀:“两位公子长得好俊,跟我上次见过的两位姑娘有些像,不知家中有没有妹妹什么的,可以介绍给我”

    他跑过来开个玩笑,云竹回过头,却是显得开心:“有个叫云竹的,公子要么?”

    旁边的锦儿则是面色不善一她原本面色就不善,听了云竹的话就更不善了:“这位公子长得也俊,跟我上次玩过的姑娘有些像,莫非那是妹妹?”

    锦儿以往在金风楼,淫词秽语或者各种粗鄙的话自然也是听过的,只是她平素自然不这样话,此时明显不爽,话完,云竹却是微微瞥了她一眼,锦儿哼地将脸转到一边。她比云竹几岁,扮起男生来,更显得有些,宁毅看着禁不住笑起来:“ru臭未干的萝卜头知道什么玩女人,对了,先前看们跟柳青狄吵架了,怎么回事?”

    云竹看看锦儿:“立恒别逗她,刚刚柳青秋即是因为这事让人生气的。”

    “嗯?”

    “其实倒也没什么,我们原本扮了男装过来,那柳青狄自然认得,知会了他身边的那位姑娘,过来叫姐姐,嘴里又没辙没拦的,故意挑事,然后柳青狄跟他的两个朋友也过来些怪话,我们当初如何如何”今天是不是要表演什么的……”

    她到这里,婉然一笑,在眼前的男人面前,自然无需做出太过委屈的样子来”上几句,对方也就会明白。宁毅点了颔首,这次他邀了云竹过来,原意自然是一同过来看看热闹,但其实江宁上层一点的也就是那么些人,柳青狄能够认出锦儿,不定还会有人认出她们来,虽然已经从了良,对自己内心是无愧的,但如果是散心之时遇上些这种事情,终究让人心生不忿。

    “应该一道过来的,却是我没考虑到了……”

    “关什么事。”原本柳青秋过来挑衅,就是直接挑破她们的女子身份,因此锦儿也在为了宁毅刚刚的招呼而生气,这时候听得宁毅报歉”却又转过了头来,蹙眉打断他的话,“被人认出来就认出来,又有什么关系,我们以前…………自己就有那个身份,改不失落了”以后知道没有了就行,过来找事的是那个榫青秋”又不是,干嘛要报歉……哼,什么文人才子,死缠烂打不要脸”待会用诗文打败他让他名声扫地也就行了。”

    “用不消这么狠,名声扫地……,并且为什么是我出手?”

    “都报歉了……”

    “可了不是我的事。”

    “我随口罢了。”锦儿一向是实用主义者”可以要节操的时候就留下,节操碍事的时候就扔失落,此时想想,又不爽了瞥了云竹一眼,“并且她有妹妹介绍给……”

    听她这样,宁毅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吧好吧,服了。”他笑着又道,“不过为什么不亲自去打败他。”

    “我也想,可那不是打不过么。”

    “我教几首诗词,跟他比试也就行了。”

    “的诗词……我怎么可以用?”

    “固然可以,譬如昨夜风疏雨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宁毅曾经做过一段时间广告设计、策划,因此各种字体写得不错,诗词自然也接触很多,只是后来便渐渐忘记,但这一两年来接触各种古文,于这些接触过的工具自然又能记起更多,这时候不带抑扬抑扬的顺口下去,一首词还未完,锦儿就已经瞪大了眼睛,压低了声音紧张地道:“等等等等,我我我、我记不住啦,等我去拿纸和笔来……”

    宁毅笑着挥手:“待会再吧。”

    云竹也拉住了锦儿的手。她虽然也已经习惯了宁毅无所谓的性格,但自然觉得这样的事情不对,刚刚的文句锦儿未曾记住,她却是大抵有了个概念,眨着眼睛回味一阵,问道:“立恒,后面呢?”

    “后面的太监了。”

    “嗯?”云竹听不懂,一脸纯粹地望着他,宁毅想想:“应该是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这是好词,只是听起来应是女子所作……”云竹轻乒道。

    锦儿也颔首:“绿肥红瘦…………这句子好溧亮……”

    “咳,我时候,有个尼姑从我家门口经过……”

    宁毅与云竹、锦儿在这边笑,其实此时别苑傍边也已经来了许多人,院子的一侧其实也是靠近山腰间的一处lu台,修了栏杆,植了树木、花圃,这里是山腰间视野最为开阔的处所,一眼便能望见白鹜洲与远处的石头城,许多抵达的富商、学子正在院落间或厅堂里聊天话,其中自也有陪同了他们过来的青楼女子。既然是踏青,固定的行程自然不会是在眼下的这处别苑,别毙后方的那一片山林其实也是陈家的财产,待大伙聚集之后,还是要一同爬山远足的。这时候赶来的人陆陆续续的达到,宁毅也已经看到了柳青狄,看到了曹冠,甚至看到了绮兰、骖渺渺,先前跟在柳青秋身边那位女子与绮兰了一会儿话,朝着宁毅这边指指点点,绮兰对着宁毅羞赧地笑,那女子便也欠好意思地笑着福了福身,宁毅跟锦儿在那边以两个男人的态度八卦着这件事。

    “这女人很明显对我有好感。”

    “臭美,我以前也是这么跟人打招呼的。”

    “可我不合,我是宁立恒,绮兰那么崇拜我”刚才肯定跟她了,她一听,跟柳青狄比较一下,应该会觉得还是搭上我比较好……,哎”我觉得我们可以用泡他妞的体例来报复柳青狄。”

    “泡他妞?”锦儿听不太懂。

    “嗯,就是挖他墙角。”

    “好像…………可以吗?”锦尼想想,微微有些期待。

    “应该没问题,怎么我也是个名人……”

    “嗯,泡、泡上了再把她抛弃失落,始乱终弃!”

    “怎友这么邪恶……”

    其实宁毅倒没这么肤浅,起这个,不过是逗逗最近筹算泡云竹的锦儿罢了,锦儿最近苦于不知道怎么对云竹姐下手女人该怎么喜欢女人,她一颔首绪都没有,不知道怎么开始,究竟结果要亲近她们也够亲近了,每天晚上睡在一起呢。从青楼中出来,对两个女人之间可以做的一些事情,她其实反却是明白的”但那只是身体上的,精神上该怎么开始,却根本不知道。

    其实若真是同性恋,总得有一个该有些真正男性化的想法才是。只是在锦儿这边,她将云竹姐当作需要被呵护的女子,对自己,其实也是当作彻完全底的女性来看的”就算女扮男装那也只是好玩”决不会在心中将自己当作男人。因此她对云竹的感情,也只是儒慕、喜欢、敬佩融合在一起的感觉。但无论如何,这时候听得宁毅起泡妞,却是感兴趣起来”抱着取经的态度与宁毅商量一番。

    旁边的云竹无奈地看着这没正形的两人,她自然能看出宁毅在开玩笑”锦儿不定却是有些认真了,偶尔向宁毅翻个白眼,待宁毅给她一个“安心”的目光,她才将心思转到一边,细细参悟起那绿肥红瘦的文句,随后,却是低声地唱了几句,有人过来时,刚刚停下。

    过来的是一脸大胡子的秦绍谦身旁跟了个十三四岁的萝li,身后是他的那位跟班胥虎。从那萝li少女身上的衣服看来,这也是一位青楼女子,他前天才回来,立刻就带了个萝li在身旁,真称得上神通广大,介绍之时,秦绍谦倒也其实不在意,道:“这位是绿姑娘。”

    那绿姑娘望着元锦儿,大概是认识:“是……锋儿姐姐?”

    锦儿神色古怪,看看绿,看看秦绍谦,一拱手,有些心不在焉地道:“,在下不是元锦儿,是元锦儿的哥哥,元宝儿。”显然是因为被认出来,她倒也不肯做太多遮掩。

    那绿福了一福:“宝儿哥哥好。”

    宁毅此时也在看看绿看看秦绍谦,片刻之后,秦绍谦才反应过来:“哦,绿,是这样,她今年才十四岁,我昨夜去鸣翠楼,那边便要给她梳拢挂牌,这不是作孽么,所以我就把她买下来了,心想她正好可以配给虎现今妾室,不过虎他怕老婆,不肯要,那就只能我带着了……”

    后方胥虎有些欠好意思地mo了mo眉毛,秦绍谦却是一脸豁达,无事不成对人言的样子,宁毅心想这家伙前天才回家,昨天就跑去青楼买姑娘,这也真是够豪迈的。

    秦绍谦既然过来,秦绍和其实也已经到了,只是以他的身份,陈洛元是亲自过去迎接的,这时候应该在一边的院子里话,据除秦绍和,驸马康贤今天也来了,想来一帮文人士子既然要比拼文采,剑拔弩张,那么可以倚老卖老当裁判的大儒也是要来几个的,康贤这人身子骨一向硬朗,又喜欢凑热闹,很少错过这等盛会。

    待会可以过去跟他们打招呼,让康贤与秦绍和一起给柳青狄鞋宪心中这样想着,那边的院落间,陈洛元等人已经朝这边出来,随后,周邦彦、李师师等人也终于跟着呈现,想来人已经到得差不多,接下来也就到了踏青玩闹的时候了。至于这踏青游玩的途中会踏出的火气,那都是见怪不怪的固定节目,只看几多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