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赘婿 > 亡灵医者编号2

    第一章

    好累啊……

    视野飘过的,依稀是那硝烟与血腥的气息,他已经恍恍惚惚地望了好久,但主掌死亡的神祗并没有过来带走他的意识,这样的期待,真是太久,也太卑鄙了

    于是他就这样恍惚地坐了起来。

    他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还可以坐起来,但无论如何,这恍如是一种条件反射,就像是一觉睡得太久,睁开眼睛感到无法动弹,但过一段时间,终究还是要坐起来的。

    夜晚,令人微感寒意的原野,他觉得这个世界有些难以被理解,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情景呢?那么真实的情景应该是什么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能反应过来,应该有荆棘堡,有战火有硝烟,有不计其数的士兵,有血海肆流,有格蕾丝……但他们统统没有了。他能够确定那些不是梦,尽管曾经有过懦弱的时候,但多年的磨砺,其实已经将他的精神打造得犹如磐石一般,对一切都有着坚定的认知。但眼前的也不是梦,这片草坡、后方的树、前方远处的的巨大城池,天上的月亮,这里是……耶鲁。

    莱茵帝国北方重城耶鲁,他自父母去世后到十五岁前曾居住的处所。十五岁时姐姐在帝都继任下伯爵的名衔,他也因此南下,而后各种阴影与重压便无声无息地蔓延而来,曾经想来,那些阴谋与算计,各种因缘际会犹如命运在背后推动的伟力,他于是也只能随波逐流,浑浑噩噩的,再也没有回到过这片处所,只是在七年战争末期,听说这里受到班度斯的进攻,整座城池毁于一旦,他没有见过城破时的样子,但无论如何,不该再是眼前的这幕情景。

    此时明月已升上树梢,从这处山坡朝下望去,耶鲁的城墙一如往昔般延绵在视野的前方,朝着左右两个标的目的环抱出去,城门处依旧可见进出的人群,火把的光芒在昏暗的夜色里延伸往远处的森林,城市的光则在另一边泛动开来,市集、平民区、贵族区,火把与油灯的光芒在城市里连成一片,乃至于最引人注目的那座巨师塔里照射出来的魔法光芒。稍稍回头,位于山麓之上月桂哨塔的灯光也是远远的闪烁着。

    一切的一切,都是曾经记忆的那副模样。

    看看自己的手,就连此时的自己,都变回了曾经十几岁时的样子,恍如十几岁的他来到城外游玩,在山坡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做了一个漫长的梦,醒过来时,就如同眼前这般,望着那在记忆未曾改变过的耶鲁。

    然而那恶梦究竟结果是太过真实了,他也早在梦度过了会被幻象所蒙蔽的年纪。如今浑浑噩噩地坐了好久,他下意识地挥了挥手――那属于少年人的手――不多的魔力开始回馈这一简单动作所蕴含的讯息,后方十多米远的那棵大树树枝轻轻摇了一下,一片一帮炼金学徒们有关爆炸对炼金的意义,之所以觉得有需要提起这个,因为前几天她在试验产生了一次规模相当可观的爆炸,将她的头发热失落了一小半,于是她便只好无奈地将一头海浪般的长发剪成了短发。

    “……不要认为爆炸就是失败,就证明谁谁谁的水平低下,作为一个炼金师,你们要有灵活的头脑和敏锐的观察力,要善于从一切的蛛丝马迹里发现值得你们敬畏的工具。炼金术说到底,就是一门操控爆炸的学问,你设置一个法阵,组成一个装置,最终就是为了让它爆发出来,告竣杀伤的效果,所以即便实验失败,往往爆炸的效果就能证明炼金师的能力,他们既然有能力实现某个规模的不成控爆炸,那么距离可控,其实仅有一步之遥了,爆炸就是实力的证明,你们今后也要学会观察……”

    “那……导师,如果我们把很多很多的魔晶石放在一起引爆,岂不是可以告诉他人我们是传奇领域的炼金师了……”

    “闭嘴!不要找碴,爆炸只是一个证明,没叫你刻意去追求不成控的爆炸……”

    塞西莉亚不爽地扔过去一支炭笔,啪的打在了后方少年的额头上,马上众人便笑了起来。塞西莉亚看了那少年几眼,班上顺眼的学生不过两三个,这个名叫沙迦的少年虽然资质差,但用心水平上还不错,只是前两天没来上课,今天居然敢跟自己开玩笑了,最讨厌人小鬼大的小孩子,并且今天他背后还背了一把大剑……这是在干嘛……

    无论在哪个年代,魔法与武技都是社会的主流,这两样工具的修炼讲究一些普适的基础,但在基础之外,想要成长,终究还是需要各种不合个性的工具,学校之带着古怪兵器或者魔杖之类上课的是常态,因为很多武技的流派都讲究与兵器培养感情什么的,每天剑不离身,当作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来呵护。不过这少年以往根本不修剑技,干嘛忽然带把剑来。

    并且从这里看起来,那把剑也真是太大了,十三岁的少年样貌清秀,平时也没怎么熬炼,看起来身材更是偏瘦,一米四左右的个头,而那把巨剑高过一米八,他坐下之后,背后简直像是立了一颗大树――难怪他今天要坐在最后头,并且那也简直是一棵树,这根本是把木剑。

    剑技的初学者往往用木剑,怕伤人伤己,然而少年背后的那截木头却也显得古怪,半棵树木随便削削砍砍,粗糙得一塌糊涂,侧面一根带着叶子的枝条还没有削失落,树叶绿得晃眼。有的处所还有树皮,握柄看来也是粗糙得扎手,估计就是这两天才开始做,如今距离完工还远。

    不过,最无聊的倒不是这把巨剑的粗糙,一般来说,走巨剑路线的武者,剑法沉稳刚猛,首先熬炼的就是力气。将巨剑每天背在身后,也是随时熬炼的意思,若是木剑,几乎所有人用的都是极为沉重的木料,核桃木、精金木、青桐树等等等等,然而对方背后这根木头,塞西莉亚一眼就能认出来,它在北方这边比较罕见,属于南方的一种比较稀少的木种,名叫柔檀树。

    这柔檀木虽说稀少,却其实不名贵,退回去几十年是一种比较鸡肋的法杖用木料,但最近也已经被淘汰了,它的魔法适应性还是不错,但其实不结实,并且最大的特点是有够轻,考虑到北方这帮孤陋寡闻的家伙见识不广,眼前这少年使用柔檀木制造巨剑的理由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太重了他背不起来,因此选择很轻的木料,又要让一般人认不出,所以才能拿来吓人。要在北方找这么一大根柔檀木,足够做上百根法杖的,虽然价格不贵,但也真是难为他了。不过除吓人,这柔檀木估计也没有其它的什么作用了,可以想见,一旦上了斗技场,这巨剑用力一砸,若不是断了剑柄,便一定会飞起漫天的木屑,唯一的作用就是吓人一跳。

    塞西莉亚在学校教了三年书,对沙迦也花了很多的功夫,倒也知道对方家庭的状况,了解他家里那个天才姐姐用的就是一把巨剑,少年到了这个年纪,估计是想要模仿一番,却摆出这种无聊的架势来。

    她的性格卑劣,本想冷笑几句:“你也筹算开始练四界纵横了么?”但考虑到打人不打脸,或许这孩子真的对自己的姐姐很在意,终于还是保存一点作为大人的节操,继续上课,不去理他。

    啧,最讨厌这种年纪的破孩子了。

    三、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当你讨厌一样工具的时候,讨厌的工具却往往会自己靠过来。

    塞西莉亚是炼金学的老师,没需要对对方的武技指手画脚,将在课堂上看见的沙迦背后的那把巨剑抛诸脑后,下学之后,她收拾了工具,一路往回家的标的目的走去。

    耶鲁贵族学院的师资尚算雄厚,一般成为学院教师的城市分派到一处很好的住址,塞西莉亚原本也有的,不过两年前她在家里做实验引起了一次爆炸,差点将整栋别墅都给掀翻,从此她的生活就变得比较朴素了。

    以那次爆炸的规模而论,塞西莉亚的炼金评级估计可以接近二十级,若真有二十级的炼金大师到耶鲁来,就算夷平几栋房子,学院方面估计也会笑眯眯地帮着重建。可惜两年前的那次是一次真正的失误,她的魔力回路共鸣了一整个仓库的魔晶石,几乎将她数年来所有的积蓄付之一炬。

    这样的事情算她自己活该,于是也没体例要求学院方为之买单,后来那房子经过一番修缮,到如今只能算是可以住人。以塞西莉亚的收入,本也可以请几名仆人帮着打理什么的,可是她的积蓄花光之后,购买各种材料做实验之类的花销就足以将她逼成穷鬼。好在她算是比较随遇而安的性子,早几年随着佣兵团四处驰驱也是吃惯了苦头的,日子也就这样过下来。

    从学院的教学区往自己的住处回去的路上会经过一个小湖,这里来的人不多,算是她很喜欢的一处秘密场合,金黄的夕阳洒在湖边的树林里,一颗颗的树木显得生机盎然。她已经在学院的食堂当打包了一份饭菜,这时候在湖边的一棵大树边坐下,打开盒子开始用餐。湖面上闪着金黄的鱼鳞状波纹,然后,她也就再度看见了那个开始进入青春期的死小孩。

    他拿着那可笑的巨剑,正在湖边的空地上舞动着。

    从小就没有太高的武学天分,沙迦自小时候便没有进行过太严格的训练,这时候臂力不足,就算是柔檀木制成的巨剑,也挥得极为艰难,究竟结果那巨剑的个头长达一米八,粗糙的握柄肯定也不是很好拿。塞西莉亚吃着工具看了一阵,眼角抽搐,但那孩子大概自觉有趣,嘿嘿哈哈的喊了几声,不时俯下身来喘气,最后双手拿着那剑“呀――”的一声横舞起来。

    那身体转了一圈,又是一圈,速度逐渐加快。塞西莉亚这时抽搐的已经酿成了嘴角。

    这是大陆上流转甚广的初级武技的一种,往往用于大规模的战阵冲杀,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武神涡旋”,更多的则直接叫做“大风车”或者“绞肉机”。

    这武技很笨,无非就是拿着一把巨剑拼命转,巨大的惯性致使它没有足够的应变能力,但作为重剑战士,在许多处所使出来还是相当凶猛的,手臂的长度加上近两米长的大剑,如果已经练出了斗气,这飞快旋转的巨大涡轮转到人群里也真是相当惊人,往往一扫就是一大片。

    对这武技正确的应对体例是先避其锋芒,比及对方转完了,头晕脑胀新力未生,逮着一刀剁死。检验对方武技熟练水平的最高标准,也是这人转了许多圈之后能不得尽快回复过来。眼前这破孩子自然还用不着什么检验体例,他的背后究竟结果有个伯爵府,这等简单的武技,虽然刚开始练,步法与发力还是正确的,也亏得他能够吃力地转了好几圈,并且越转越快。

    然而这几圈转了之后,他口“啊啊啊啊啊――”的喊声,就不再是最初那英武的大喊,而是布满慌张的意味了。

    “啊啊啊啊――停不下来了……”

    也不知是他第几次练,但旋转之后,竟还真的把这一招的气势给使出来了,当他将一招使圆之后,就看见他被那把大剑给拖着在湖边拼命乱转,大剑之上,竟还隐隐有了微量的魔法共鸣。

    沙迦原本就是练治疗魔法的,那把大剑也是适合制造魔杖的材料,慌张之下,治疗魔法自然而然地通过武器共鸣出来,手上又在使着战士的武技,接下来也就可想而知了……

    只见他被那巨剑拖着,飞离了地面,在空划出一道弧线之后,连人带剑,砰的一下失落进湖里。

    那把巨剑浮在水面上,人扑腾两下就沉下去了。

    如果是核桃木这些材料制作的重剑,一定会直接沉下去,这剑不出所料的轻到能浮起来……

    面对令人无言的一幕,塞西莉亚有些犹豫要不要出手去把人救起来,因为初学者使完这一招之后肯定整个脑袋都不清醒了。不过,在她犹豫的时间里,失落在湖里的孩子倒也已经抓住了剑身上的那根小树枝,随后从水里挣扎着爬出来,将半个身体都抱在了木剑上,当作了救生艇。

    他哇哇哇的吐了好片刻的水,随后手足并用的往这边划过来,待到人上了岸,即是精疲力竭地躺在了草地上,夕阳洒下来,这边隐隐听见他说了一句:“头好晕……”

    塞西莉亚将一颗肉丸塞进嘴里,缓缓咀嚼着。

    不久之后,休息够了的少年站了起来,拿起了木剑,艰难地背在了背后,随后朝着这边行了个礼:“塞西莉亚老师。”

    “你这是在干嘛?”

    “哦,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沙迦看了看后方,随后抹了抹如水草般的头发,“我在这里等老师你啊。”

    “哦。”大概是有炼金术或者魔药学上的难题要找她询问了,这也不是第一次,她的班上原本也就两三个学习认真的家伙。塞西莉亚点了颔首,片刻之后盖上饭盒起身:“走吧。”看沙迦浑身已经湿透,却是得先让他去洗个澡才是正事。

    两人绕过湖边,一前一后的往塞西莉亚的住处那边过去,走了一阵,塞西莉亚忍不住回头道:“你又对剑术感兴趣了?”

    “也、也不是啊,可是他们说这样子会比较帅气,女孩子会比较喜欢。”果然。

    “你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嗯。”沙迦颔首,“老师你觉得我练剑时候的样子帅气吗?”

    “傻气。你的剑在水上都能浮起来,并且……家里没钱吗?居然自己做……”

    一般来说,专门卖剑的店铺也会有大量的木剑出售,专为初学者准备,做工精美实用,各种规格的都能找到,只有那种平民家的孩子,才会自己削了木剑来练,并且就算是完全不会手工的家伙,都不至于削出一把这么难看的剑来。

    “可是店里卖的那些我都拿不起来,我找了好久才找到这根,老师你看,这么高都不是很重哦。一般人又认不出来,肯定会被吓到的。”破小孩,恬不知耻。

    会被笑死才对。

    自己是个成年人了,没需要跟这种不知生活疾苦的贵族孩子认真,眼看着被掀去半边屋顶的小别墅在望了,塞西莉亚便给沙迦指了洗澡间的位置,自己到屋顶平台上去吃饭。这平台自己是二楼的一个房间,房顶被掀失落了,她后来弄个棚子,自诩很有品位,夏天可以坐在这里纳凉。

    吃过晚饭,夕阳渐没,沙迦也已经洗完澡了。虽然作为老师她有需要关心一下学生的用餐情况,但自己这里没有贮存什么吃的,问了也白问,于是只用魔力为他将衣服蒸干,期待沙迦出来,开门见山道:“这次有什么问题,快点说吧,快点替你解决了,你还得回家吃饭。”

    “真的可以快点解决吗?”

    魔力提取了衣服里的水元素,但衣服显得皱巴巴的,这也是魔法不得很好地取代生活诸多物件的缘故。沙迦整理着衣服,样子倒还显得清秀,抬头问道。塞西莉亚皱起眉头:“你能问出什么我解决不了的问题,小破孩……”

    “嗯,我今天在那边,是专程等着老师你下学的。”

    “我知道啊。”

    “我想泡你。”

    “……”塞西莉亚抬起头来。

    “不是,勾引你……”

    “……”

    “也不是……呃,塞西莉亚老师,我很喜欢你,想让你当我的女朋友,将来能够嫁给我。”

    夕阳在天边洒下最后的余晖,房间里的孩子很是认真地鞠了躬,他虽然是贵族身世,但并没有什么颐指气使的高傲性格,一张清秀的脸,此时只是显得恳切和认真。

    上一世的时候,他对许多工具都在犹豫着,哪怕上了床,一直都在一起,他也一直在疑惑着老师会跟那时的自己在一起的理由,直到后来她为了救自己而死,到最后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没能真正坚定的说出这句话来。记得那时候她身受重伤,他哭着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她也只是笑了笑:“我怎么知道呢……”

    人生之的许多事情都未必来自于规划,未必能清清楚楚,但往往最初觉得是阴差阳错,苟且偷生,一直下去,也就成了一辈子。

    固然,如今的塞西莉亚愣了片刻,随后抬起了头,望向屋顶,好一会儿才深吸了一口气:“泡我?勾引我?噢?”

    “呃,那个……那个是幽默感啦。”

    “可是……”塞西莉亚望了沙迦一眼,“求婚的话,不是要跪下来吗?”

    “哦。”沙迦点了颔首,立即要单膝下跪,然而他已经将那一米八的巨剑绑在了身后,这一下却是跪不下去,一时间有些难堪地将那巨剑解开了,正拿在手上准备放到一边,却见塞西莉亚严重光芒一闪,并起两根手指,陡然划了过来,正切在那大剑之上。

    砰――

    一颗炮弹砸烂了衡宇一楼的窗户,从那里射了出去,摔在十余米外的草地上。

    窗户里,身材火辣的袖发女郎从那儿不爽地望出来:“这才叫幽默感……给我滚蛋,精虫上脑的破小孩!”

    “哈哈哈哈……好痛……”抱着巨剑,沙迦在草地上艰难地笑了几下,塞西莉亚那一下的力量不止是将他轰出来,也有使出暗劲呵护着他的身体不至于真的受伤,但究竟结果还是痛得。黑暗,这孩子在草地上歇了一阵,随后跳起来说道:“塞西莉亚老师,窗户我会赔给你!”赶紧跑失落了。

    居然被个可恶的贵族孩子剖明了。

    今天是无聊的一天,塞西莉亚如此做了结论。

    四、

    如何背剑,是一个很是严肃的命题。

    姐姐的那把大剑“横城”有将近两米长,而姐姐一米八的身高,其实相差倒也不多。横城的剑鞘是糅合了炼金术高级转变的一块磁黑铁,可以收缩舒展,配在姐姐的盔甲后方,有数十斤的重量,横城放上去,便会哗的展开,将剑锋扣死。

    大陆上使用重剑的剑士很多,通常来说,都是斜在身后连结三十度到十度的角度,如果有人把剑完全横起来,跟身体呈一个十字架,那么多半是在耍帅,也有在战斗开始前,摆出这样的姿态来暗示自己很,兼对敌手的轻蔑的。巨剑的作用通常是砸,剑锋为了适应巨大的碰撞,不成能弄得很是锋利,有的用布就可以包起来,但总的来说,都得有个可以背的工具。

    自己目前一米四,而这根木头有一米八的长度,凹凸不服,粗糙难言,要专门做个剑鞘或者用来包裹的工具就很麻烦。因此沙迦眼下正在伯爵府的院子里煞有介事地调剂着用来绑巨剑的皮带。皮带绑在腰上,到时候巨剑插进来,一米八这么高,到时候自己反手拔不出来,一定会显得……很有幽默感的。

    他无聊的想着。

    那把任谁看了城市嘴角抽搐的巨剑就摆在一边,靠近剑柄的处所一根小树枝显眼地招摇着,下面一片树皮,上面三片叶子。从这里走过去的府下人都为之侧目,窃窃私语,不久之后,管家查尔斯过来。

    “沙迦少爷,是准备开始练剑吗?”

    “哦,是啊。”回答得干脆爽利。

    “安吉丽娜小姐以前用过的木剑还没有扔失落,用不消帮你拿过来?”

    “不消了,我有武器了啊……”

    “……就是这把吗?”

    “嗯,我自己削的……固然,还没有完工。不过他们说一个真正的剑手要与自己的剑朝夕相处,所以我决定从一开始就自己做。”

    “这木料……”查尔斯摸了摸下巴,“以前是用来做法杖的。”

    “我知道啊。”沙迦将皮带绑紧,抱着巨剑想要往皮带里放,但剑身太粗了,放不进去,于是他调剂者弹性和宽度,“这样我就可以魔武双修了。”

    “魔武……双修……”

    查尔斯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对这个家庭还是很有热情的,譬如家里出了一个天才的安吉丽娜,就意味着往后伯爵府的荣耀不会少。他也知道作为姐姐的安吉丽娜未必会对沙迦这个弟弟有什么敌意――主要因为沙迦少爷作为敌手真是太弱了――因此他对沙迦还是有尊敬的,见他想要努力高昂,横竖再怎么高昂也不成能对安吉丽娜小姐造成威胁,因此到想要提点一两句,作为一名十五级的战士,他在这些事上随便说一两句也能让初级的武者受益匪浅,但沙迦此时的回答,简直让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感觉。

    他固然不成能在这里大吼一句:“魔武双修是不成能的!这是常识!常识!”

    于是缄默片刻,他终于也只能点颔首,做出感动与勉励的态度走失落了。

    查尔斯是突破了关键的十四级武者……

    沙迦整理着自己的装备,没有回头看离开的管家。以前却是不知道查尔斯有这么厉害,不过,前几天回来,却是一眼就看明白了。

    伯爵府除查尔斯,另外还有几个好手,只是不知道哪些是父亲留下来的直系,哪些是姐姐能掌握的人,哪些是帕特里克叔叔放置的卧底。不过说起来,有心算无心,帕特里克叔叔留在自己身边监视着自己的人大概不会少。几年之内,自己都欠好在人前真正的出草惊蛇,将他们清理失落。不过,这把剑虽然看起来乱七八糟,但自己说的话,却是真的。

    这简直是自己给自己准备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