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二二七章 围城(一)

第二二七章 围城(一)

    我说的体例可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送小雨去上了班,在和她的老板经过长时间的谈判之后,我终于有了一个拿两份工资的女朋友了(刘一笑那不还有一份吗)呵呵,贪财贪财。

    那是需要你配合的,不过你不要怕,没有痛苦的,并且我会尽量照顾你的!(我固然是全程陪同啦)

    浑浑噩噩的上了班,让你早上二三点才睡,还做了一个怪梦,你能清醒吗?现在我脑子里想的就是今天最好不要有什么人惹到我!否则我难保会不会就地给他个难看。

    好吧。小雨有点无奈的说。

    知道什么叫狗尾续貂吗?知道什么叫越抹越黑吗?有些事你不得解释,越解释越说不清楚!小雨现在就是以一种“我还不知道你”的眼光看着我,我冤!

    我一口气说了十分钟,然后发现原来我和今天早上的那个同事一样,也是不竭的回忆呀!幸亏后来没骂人家……

    别慌别慌,我的目的是什么?哦,就是想让小雨既想起来又不离开我。别慌别慌,小雨看着你呢,你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一点点小事都办不来?别慌别慌,我叫不紧张……

    见到了小雨,我突然发现我还真傻!我来干嘛的?来问小雨的?我怎么问呀?

    这就多了。好比……

    那我应该从什么处所开始呢?小雨又回复了她一脸清纯的样子,哼哼,我可是知道在这下面有颗如何跳拖的心!

    汗!是不是我又表错什么意思了?我在心里默想了一遍我说的话,大汗!不会让她误会我用什么少儿不宜的体例吧?

    那么哪些事才是我“曾经经历”过的事呢?小雨才不睬我在边上偷偷的发恨呢。

    小雨,你愿意和我就这样过一生吗?

    为什么小雨老是盯着我看?我早上洗脸了呀?唉,那谁,你干嘛不作声呀?还有,你脸怎么又红了?你不是受不了这个刺激要晕过去吧?你到是说话呀!

    小雨同志,我让你想起来后,你不会不要我了吧?不可!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这样吧,我们也玩过也吃过也逛过,效果都不大,要不你再去上个班试试?

    你误会了,小雨!我只是想和你一起重新经历一下我所能想到的你曾经经历过的事!不是要和你那什么啦!……啊!!

    长考了半天的我出了这个后来悔得我肠子都青了的馊主意。

    那你是什么意思!咦,声音变大了?

    小雨同志,你想念过去吗?她想得起来吗她?!

    倒!我问的什么呀?怎么搞的和求婚一样!睡眠不足害死人呀!这样说话谁受得了呀?果然,小雨脸红的那叫一个快!

    ……从我进公司这么一段时间给我的感觉来看,我以前的生活确实是很空虚的,(空虚你也说!)可是正因为有过去的这么一段不开心的工作,才让我进一步的体会到了现在的快乐,(做个保险有快乐吗?没觉得!除每个月发银子的那天……)于是我有了一种觉悟。就是人失去什么都没关系,但不得失去过去!好比你没钱,你可以去挣;没有朋友,可以去交;没有家庭,可以去建。(台下有人叫了:不得没有父母吧!)下面那位伙伴说的是一种观点,可我们想一下,有哪个人是没有父母的?又有哪个人最后不是失去他们了?所以说因为我们终将失去他们,我们更应该保存下美好的过去!过去的就过去了,永远不得回来。有人说要留住时间,但好象现在还没人做到。而目前能留住时间的只有回忆了!可能回忆是甜的,也可能是苦的,但我们没有体例选择,只有去面对,因为每个人都是只活一生,而这一生都是由自己活的。不成能因为快乐,所以你记忆,因为痛苦,所以忘记吧?!没有苦,哪能体会到甜呢?象我吧,以前……(以下长达十分钟的自白)

    听完了那个同事的分享(不得再叫人家家伙了!),我直奔小雨家绝尘而去。固然,是开着我的摩托,你们不会想我是跑的吧?当我傻呀?

    在我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不过我还是想去看看小雨的意思。

    你才失忆好呢!小雨怒了,如果是换个黑点的环境,大概眼里的怒火可以照明了吧?

    死落英,你说什么啊……哇,声音好小,还好我耳力好。

    我早就愣了,哪还管他在说什么呀?!对哦,没有苦,哪能体会到甜呢?

    这人吧,越是不想什么就越是来什么,我看着小雨,慌慌张张地问了一句连我这个神经大条的人自己都给吓一跳的话:

    不是,不是,我就是想问问你,如果我有体例让你回忆恢复的话,你别管是什么体例,总之你愿意吗?(这下我说的够明白了吧?)

    小雨同志,你想恢复记忆吗?这能说得出口吗?!

    好吧,归正你是我男朋友嘛,对不对?小雨又小声的接着说。

    人睡眠欠好的时候,心情也不会好,心情欠好吧,看什么人都不顺眼。你看,那个台上的家伙,说的都是什么呀?烦不烦呀你?早点说完了我们不就结束了吗?我还要去找小雨呢!你丫的满嘴冒泡的说的是什么呀?我听都听不清!

    小雨同志,你现在这样失忆好吗?山瑞都知道欠好!(不知道山瑞的朋友请举手……)

    集中耳力,我总算听明白这位老兄在讲什么了,虽然我本意是想听听他到底还要讲多久,没想到他今天讲的这个心情分享(公司早会的一个栏目),居然是讲回忆的,呵呵,听听!

    没说?哦,没说你掐我干嘛?!归正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要再掐我,你看我,我,我……还真不敢把你怎么着!

    死落英,谁说要和你那什么啦!

    可我万万没想到,还没到晚上,她老板就打德律风给我了,小雨捅篓子了!

    你用什么体例呀?(为什么声音那么小?)

    不是啦,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啦!

    我说的意思不是你想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觉得是不是失忆比较好啦!(我又慌了!)

    呵呵,好逸恶劳不可是我的专利呀!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