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赘婿 > 2012及第三集小结

2012及第三集小结

    常常会看见一些说法,关于断更或是更新的,例如不久前有人问,《隐杀》以前常常断更,是不是为了照顾出版而做让步,我就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说法呢,其人信誓旦旦,说你书里说的。

    但事实上我却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隐杀在台湾出版时都快要写完了……但我的确说过照顾出版的事情,所谓照顾出版是增加了一个后篇以补足书的内容,但是这个后篇是完本后过了近一年才写完的,所以怎么会有为了照顾出版而断更的事情呢……

    而事实上,确实有一些出版的书,为了照顾出版而压缩网络更新,以让出版走在网络发表之前。在之前这是一个很普遍的事情。所以思路其实就很清楚了,因为别人都这样做,牵涉到断更,所以我隐杀后期写得慢,加上隐杀出版过的事实,就会自然而然地在别人脑海中形成因出版而断更的逻辑线,甚至在对方脑海里形成“你书里自己说过”的“事实”。

    在一个某种风气肆虐的普遍环境下,人们往往会因为这个环境脑补出许多的东西,然后在看着某一个单体时,自然而然地加进去。

    有时候我更新了,就有人问,你最近为什么更快了呢?或者反之你最近为什么更慢了呢。我就很疑惑,需要这么多理由吗。我有时候看见有人说:香蕉更新了,月初了或者月底了又来抢月票了。我就很疑惑,那时候我有求过票吗。

    为了月票而更新,为了游戏点卡而更新,为了打赏而更新。为了出书而断更,为了这样那样而断更……这一些状态,似乎是很容易让人理解的事情。唯独让人们无法理解的是,为了写出了好东西而更新,为了写不出满意的文章而断更。以什么为本体都可以。唯独以文章本身为本体,很难被人理解。

    我是一个比较奇怪的人,在很多事情上,不存在毅力可言,譬如说玩游戏吧。要么玩极简单的,要么玩极复杂的,玩极简单的是放松,玩复杂的是为了考虑其中的规律,有多少的变化。但我不喜欢具体的数据,我喜欢将一个事情的大致轮廓做成自己能够理解的样子,放进自己的心里。然后我觉得懂它了,就不玩了。我玩得最久的是《文明》一类的游戏,不挑战巅峰,但希望能以自己的脑袋融化它,做成自己的轮廓以记住。

    这样说或许有些难以理解。那么譬如魔兽世界,我从内测时候开始玩,最喜欢的开各种小号,研究每一种职业能越几级挑战精英,譬如当初常常用惩戒骑去杀高两级的精英,假如这个精英很厉害。能打过去就很高兴。我那段时间每天玩两个小时魔兽世界,是我很喜欢的消遣,到了开70级的时候。我最高级的战士号是54级。

    我喜欢考虑各种事物的内在规律,但并不强求物理上的绝对正确,只是以自己的方式去理解和记住它。常常在旅游的时候,我不喜欢拍照,照片对我意义不大,我喜欢记住当时的感觉。记在心中。所以在很多的时候,参观景点与走在某个陌生地方的大街上对我区别不大。我能够感受自己在一个新地方,就能理解它们。我常常会记得小时候发生的许多事情,发生时的感觉,但对于参与的人的名字,我常常会忘记。

    时至今日我可以用这样的眼光来解构我自己,当我觉得理解了一件事并且它没有更多概念上的变化以后,我就会对此失去兴趣。所以从小到大,我做很多事情都难以坚持长久,跑步啊、练气功啊,之类之类的。

    这些年来能够坚持下来的,真正令我感到自豪的,除了生活这个大而化之的概念以外,就只有写书。

    因为写出来了,满意了,所以发出去,不能满意,那就不发。这些年来,对我而言是唯一的理由和概念。

    为什么你更新了呢?因为写出来了啊。

    为什么没更新呢?因为最近写不出来,写得很不好。

    很奇怪对不对?

    我觉得这是很简单的事情。我从来没有为了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而写书,这是令我感到自豪的一件事。当然在此以外,偶尔看看月票推荐票什么的,兴之所至,花十分钟开始求票,确实也会增加许多的动力和乐趣,譬如很多人说香蕉你这段情节真好看啊,月票打赏哗哗哗的来,我就会想,我还要写出这样的情节来,或者想着:让你们惊叹地还在后头呢……

    但在我开始码字的时候,我的脑子里,绝对没有那些东西,我不是因为任何其它的东西,譬如想要月票这样的念头,码出这一章或是那一章来的。

    2012年其实是乏善可陈的一年,写赘婿第三集的各种困难与纠结贯穿这一年的始终,除此之外反而没什么可说的。回首看看第三集开始于11年的十月多,我也确实是用了一年的时间完成了这一集,所以2012的小结,也就跟第三集的小结放在一起了。

    写第三集的时候,我面临一些困难,当时大概的思考是这样的:

    第一,由家往国方面的转变,如何能做到润物细无声,各种各样的人物、大局,如何出现。

    第二,武侠、江湖的情节怎么自然地扩大到读者的视野里去。

    要做好这两点,费了我极大的力气,一般人恐怕很难想到其中的艰难。就好像一开始出现陆红提、武侠桥段的时候,有人说,历史才子文里怎么能出现这个呢,这个怎么写,不看。他们很难理解着明明是某个模板的,在我这里为什么会忽然跳到另一个模板里去,因为我没有用模板,模板对我而言,是很无聊的东西。

    可为什么很少人那样大杂烩地写。读者看一本书,往往一个可以想象的模板一开始就决定了,出格也出不了多少。因为真的很难,由家事往国事写,又要不引起读者太大的惊动。溶入武侠、江湖又要跟周围的整个世道显得贴切,而不是完全的瞎说,整个铺垫和展开的过程其实是不容易的。

    就好像很多人写异能文,如今异能文最让人诟病的一点就是当某个人有了异能之后,忽然隔壁的阿黄也变成异能界的十大高手了……一个环境、套另一个环境。渐进式的展开,是非常费力的事情。

    但因为费力而不写,在我看来是更加难以理解的一件事,写书当然是写得越来越厉害,越来越有提高的,因为费力就不写,那不是一辈子都写不好了吗。譬如我。才二十七岁的年纪,我费了十多年的力气,将我的写作能力提高到目前的这个样子,怎么也不可能觉得这就是我的极限吧,到我四十岁的时候跟二十七岁的时候一样。那是一种耻辱。、

    当然,如果写不好,那是没有理由的。费力,又无论如何要求写好,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写慢一点。走一步看一步,写好了再发出去。

    现在总算可以稍微松一口气。到目前来讲,我可以说第三集写得很圆满,很不错。很多大小场面的烘托构造,情景人物的徐徐展开,到了我目前能力可以掌握的巅峰,那么以后再写到类似的东西时,我就可以写得更好。

    嗯,在这里表扬一下我自己。

    不过事实上第三集刚刚开始的时候只有几个构思是确定的:1、杭州;2、地震(因为我想写一个地震的灾难场景。可能是世界末日之前看太多这类片子)3、会有一个mm(当时没有确定是西瓜什么什么的,就是暂定一个方腊那边的mm。会武功,如此而已)4、宁毅掀飞桌子,提着椅子坐在那个牛x哄哄的老头面前看着他:“我来接人的,今天有人说一个不字,我杀你全家。”然后拍拍他的手,到人接出来,一枪打爆他的头。

    然后就有了整个第三集。

    其实历史上的方腊起义并没有这么久,历史上方腊十二月占杭州,笠年二月被童贯破城,原因跟粮草补给之类的东西有很大的关系,但两个月的时间实在没什么戏可唱。所以让方腊在秋天刚到的时候占领杭州,占了秋收的便宜,让他们能多坚持一阵,也让宁毅在霸刀营埋下一颗炸弹。

    陈凡这个人源自《南水浒》,在《南水浒》里,方腊这边最厉害的四个人分别是陈凡、方七佛、杜红红与方百花,杜红红并不打算让她出现了,等于是化用成了刘西瓜。

    第三集里有一些小bug,但不影响故事的整体框架,以后或许会做些修正,但恐怕网络版不会再改。

    各种有关于国家、民族的务虚式讨论,都源于纯粹自我的逻辑方向。这类事情放在文章里算是吃力不讨好,因为目前拿这种问题随便放到一个论坛或是讨论区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并且大部分人可以洋洋洒洒自成体系。在我而言,除了一些让人老是讽刺的“意识形态问题”这样的理由属于绝对正确的范畴,其余的都是解析角度不同的问题,觉得有参考意义的可以看,觉得无聊的可以跳,觉得难受的可以忍,忍不了的……那就没办法了。

    最后花几分钟拉票,毕竟双倍月票的最后十二个小时了,估计许多人月票是压在手上到这个时候的,不用再犹豫了,给我啦^_^

    接下来应该不会断,第四集之初当然是一些生活戏,然后宁毅该换汴京副本了。敬请收看第四集*盛宴开封。

    “我的前面是聪明的敌人,后面是无能的同伴,我必须同时与这两者搏斗。而且我自己也不是众望所归的目标。”

    ——田中芳树《银河英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