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赘婿 > 永久保存的单章一个

永久保存的单章一个

    这是篇杂文,起床看了些东西有感而发,若觉得沉闷,则可以不看。

    有些东西要说一下。

    我常去贴吧,因为赘婿的贴吧没有盗贴,所以虽然其中也许有一些人是去盗版网站看完书就到贴吧聊天的,只要他们不会表现出来,我愿意将之当成是我的读者。我很在乎读者对每一章的看法,以让我能够在下一章对可能的错误做出调整,所以我从来没有存稿,每章写完就发,然后希望看见反馈。

    然后每一次我更新加快的时候,去到贴吧,就能看到一些……十分乱七八糟的东西。

    赘婿贴吧的禁盗版,其过程中经历过一次很大的波澜,当中的波折有些人也许知道,有些人不知道,我在《我的世界树》里提起过,这里不再细述。我在这里说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是指有人去质疑赘婿吧为何没有盗贴,因为他们从其它贴吧来,其它的贴吧发盗版已成惯例,他们以为,这就是贴吧存在的唯一意义,这种已成惯例的东西,不是我要说的。

    但是有一些人,会将盗版视为他们的“权益”,有其合法合理xìng的“权益”,是他们有资格有立场去做讨论的“权益”,当时赘婿吧停止盗贴的时候,就曾有一类这样的人,要在我面前“据理力争”,认为他们看盗版的权力我这个作者都不能干涉,他们要在这上面实行“mín zhǔ”,认为作者耍了什么小手段,勾结贴吧吧主蛮横地禁盗贴,他们甚至要投票。

    他们在我的面前要为了强拿我的东西的合理xìng而投票!

    当时在贴吧,我发了三个关于盗贴的帖子,有人赞同有人反对,到底是不是大多数站在我这边我不知道,我愿意相信是。我现在至少相信有大部分读者,哪怕他是看的盗版,会觉得禁盗版是作者的权力。而不认为盗版是别人天经地义的利益。但当时。至少在发那三篇帖子时,我没有这样乐观的看法,我是读鲁迅长大的,深知许多嘴上大义凛然爱国爱人民的人为了三毛五毛的既得利益会有怎样的态度,我以为自己大抵也会像其他的很多作者一样,去贴吧说上一通,然后被读者赶走。当时的出面,是为了表达立场,后来能有成果,我很高兴。

    但其中那些扭曲的东西,并不能让我高兴起来,扭曲的并不是盗版的存在。而是有少数的一拨人,因为盗版的存在,其人生观上都有了问题。其中的两个表现就是,在之前,有人已经在那儿论证盗版对作者好,似乎表现得我还应该去感谢他,在之后,有人认为那是他们的“mín zhǔ”和“权益”。

    在街上有人卖包子。包子摊的主人是个瞎子。只能靠人自觉来赚钱,这边有十个人。他们为给不给钱内部投票,通过之后,他们认为不给钱拿走包子是完全mín zhǔ的一件事,当他们每天免费拿成了习惯,他们将之当成自己的权益来维护。为什么,他们内部投过票了,他们理直气壮。

    就好像我以前说过,有个包子铺老板免费发包子,人太多,有的人拿到,有的人拿不到,觉得自己损失了利益的人,情急之下把人包子铺给砸了,这新闻不久以前发生过。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站出去?为了利益还是为了以一人之力禁绝盗版?国人做事,总有一种思想,你这样能做到什么,就例如贴吧没盗版,难道你还能打光天下间所有盗版?既然不能,就认为应当什么都不做。我们总是太聪明,太明白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如果不是为了禁绝盗版,那直观地看去,这人当然是为了利益了,但事实上,我最近测智商是一百四十五,我不是傻子。在这个游戏里,作者高调地站出来,获得不了什么金钱上的利益,我一清二楚。我从来没有为了这两者出来说话。

    我希望看到变好的可能,变好的趋势,厌恶的是扭曲的人生观,人生观扭曲了,什么都不会变好。

    盗贴摆在那儿,有人看,这很正常,我禁绝不了它,只有将来有一天,国家能够做到这个。但也许我写得好,能够让读者看正版,能够让读者在每次我更新的时候,花上几个步骤,去登陆账号,选择订阅,我能够让他们感到这是值得的。

    在这个氛围里,盗贴网站的存在,太多了,禁不掉是现状,可它们不具备合法xìng,它们为了钱损害作者的利益,有一天国家或者是盛大或者是作者起诉,它们要被打掉,这个里面的逻辑,就很清楚。

    可在这样的氛围里,有另外一些人。他们一看,哎,香蕉书写得不错,我很喜欢你的书,然后……当然要让更多的人看到它,他们随手发出盗版,以侵害作者利益的形式表达他们的喜爱,然后也获取许多人的赞美,“楼主好人”,“楼主辛苦了”,“楼主一生平安”,等等等等,在这样的趋势下,他们进一步形成自己的逻辑和理论依据,“反正盗版遍地都是,我这样还扩大了作者的影响,作者也是该感谢我的。”“你是作者,不是应该有人喜欢就感到高兴吗,我这么喜欢你了,你凭什么想着一点点正版的利益。”“大家都支持我,显然我做的是对的。”

    如此这般,我能够看到这些在根本上已经扭曲了的对错观与人生逻辑。

    这些东西看在眼里,会让人感觉到头皮发麻,这是哪里的社会价值观,他们喜欢我的书哎,不是为了钱,是为了喜欢。他们打心眼里认为这种表达喜欢的方式是正确的,完全忽略掉了第一个步骤,就是他们将我的东西免费拿过去了。他们想,我为作者好,让更多人看到作者的书是不是可以增加作者的影响力?我觉得是对的……他们就发了盗版。

    最可怕的是他们打心眼里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问题。打心眼里没有感觉到扭曲……这最可怕。

    那个包子是我的啊!

    你凭什么在那儿旁若无人地讨论怎么把别人的东西免费发出去?

    嗯,写这个东西是因为贴吧里又开始有人讨论发盗贴的必要xìng,讨论其正确xìng,讨论作者能从中获得怎样的利益。他们做出假设“如果作者能够从中获得什么什么,我们贴吧是不是应该发盗贴……”

    从一开始有人为我cāo心、为我好,这或许是一种很好的心情,但从一开始你们有没有发现,包子是我的。你出去。可以说好吃,你不能因为好吃,就站在老板的包子摊前向行人招手:“大家快来吃啊,这个包子很好吃,免费。”有些人,是什么时候把包子的免费当做一种不需要讨论的事情的呢?

    我常在书里写我自己的人生观,赘婿里有。暂时停掉的异化里对于对错逻辑说得更多,看书人或许更多是消遣,但我也希望有些人能够在夹缝间看到一些我想要表达的东西。人生在世,有着简单的、随波逐流的人生观并不是什么大事,盗版满地,看了也就看了。因为在另一个禁掉盗版的可能xìng里,他们也会随意地看正版,很多事情觉得无能为力的时候,不做也就不做,当彭宇案这类事情遍地的时候,不扶街上的老太太老爷爷,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从不提倡学雷锋。不提倡当英雄。因为不值得为他人而死,至少在眼下。不值得。

    但是我希望保留有变好的希望,这个希望,存在于我们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对的,为什么不对,我们能够看得清楚,一些基本的东西,不要被扭曲。我一贯希望跟人说,不要做力所能及之外的事情,但我们生于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如果无法移民,也许只能保持让其变好的期待。有些东西,我们不用付出代价,我以前就想过,我们唯一可以不付出太多而坚持的,是说话。

    我是一个写手,说深了,是作者,我当初去贴吧发关于三个盗贴的帖子,因为我希望别人看到我的态度,它不见得能改变社会,但说了话,就有人能够看到,往大势上施加一个力气,力气会撞回来,但总会有人感受到。我发帖之后,不再有人会宣扬盗贴为作者好,哪怕是那些憎恨我的,认为我损害他们“正当权益”的人,后来若是要说话,顶多也是说我不看你的书,劳资看其他人的正版,或者我以前没钱时看盗版,现在看正版了还是不看你的,我曾经看见过几次类似的言论,许是想让我后悔。

    我说了,我是读鲁迅的,深知一个趋势的力量之大,不怎么相信自己能够做成事情。当初朋友说“那个不对”,要我去贴吧声援,我也只想过说一说,表达了立场就算,并没有对后来保持太大的期待。但是后来的这些反馈,让我很高兴,看盗版,终于不再是这些人口中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再是理所当然的权益,这让我相信,我们说话,也许真的是有用的。

    一亿人说话,就能改变一个国家,但那个不是我要做的事情,我只要做我自己能做的就行了。我在贴吧发帖后不久,盛大恰好弄了一个许多作者联名的要求打击盗版的活动吧,我当时写作陷入低cháo,没有去参加,也不怎么知道。后来我上Q,有个人加我,不无讽刺地问:“你不是反盗贴的斗士吗,为什么这个没去参加?”我想,这个人是不是搞错了一些什么。

    我从来不是什么斗士,我从不做比你们更多的事情,我只会作为一个普通人的立场,说我可以说的话。“我到网络上,要做一个与我平时不一样的人,见到对的东西,说它对了,见到错的东西,说它错了”,我仅仅说话,看到了再说,在某些浪漫的想法里我也相信,也许秉承这样的想法,能够改变世界,但改变世界的,当然不是我一个人。学雷锋你会死,而说话不会,在这个我们每个人都感到无能为力的社会上,或许也只有说话能算得上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

    说得多了,总会有所改变。

    《一代宗师》里叶问学拳,师父给他一句话,叫“凭一口气,点一盏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们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灯,点亮了,有人看到,回响也会有的。

    所以在网络上,我总是喜欢说话。为对的东西说一说话,对错的东西骂一骂娘,至于当斗士,我从不作此打算。

    回响已经有了,它还在不断过来,只是有时候,就会渐渐的变弱,在书里,在其它的地方,我就会继续的说起来。

    这次我发出帖子,想要证明一下自己的成绩,就有人到贴吧说要发盗贴增加人气什么的,甚至于要投票要mín zhǔ,这是一个从根本上就没有讨论立场的事情,那是我的包子,再喜欢的人,也没有将其免费吃掉的正当xìng。

    你可以说既定事实,可以说哪里有盗版,甚至可以去建立贴吧,专为损害我的利益发我的盗贴组织人去看,我无能为力,吹不圆你也拉不长你,但是在我这里,你们永不存在这种事情的正当xìng,因为那是对错观从根子上的扭曲。不管你们心中是如何为我好,也没有立场去讨论这个事,这是基本的对错观。

    这些东西,当有些人忘记了,这本书,下本书,当我看到,想起来,都会不厌其烦再次、再次地说起它。事情可以时过境迁,我站的地方,不会变。

    我希望有成绩,我也希望别人的支持,但不会希望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不希望人们因为我“上道”而给我打赏、给我投票,我这么认真地在写书,有很多人在看,很多人在支持我,我能够从中看见其真诚,看见大家真正的、对书的喜欢,因此,我才能够有紧迫感,写出更好的东西来。在这件事里,我从未追求任何非分的、不该属于我的东西。

    这一篇东西,其实对于大部分读者来说,是没必要看的。当初贴吧发帖,我也没有放到书里来,但事情过去这么久,各种言论的一拨一拨,我决定放一篇东西到书里,让很多读者能够看到,能够知道,并且多少理解这些事情。

    有关正版,倒是没必要再长篇大论了,那不该是一件能被讨论的事情。扭曲的基本对错观在我看来是一件大事,但现实如何,随波逐流则只是小事,我的一本书,哪怕五六年,恐怕也就几十上百块,对于每个人,无非是这个数而已,下楼买烟成了习惯,下楼买点卡则未必,真说白了,恐怕就是个懒得麻烦,说不到什么家国天下上去。

    当然,我仍旧将看了正版视为平等交流的唯一前提,我也希望大家订阅我的书,会觉得值得。

    长篇大论下来一看,四千多字,好吧好吧,我去关小黑屋码字了,灵感是有的,晚上十点到十二点左右应该能出下一章……(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