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20

    “等等,会长,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吧。“游离子风中凌乱了,眼角一抽一抽的,死死的盯着庄明歌说道。

    一边的卡琳也眯起眼睛,笑的十分危险,“会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能够给我们仔细说清楚吗?”

    庄明歌顿时感觉压力很大,没有想到自己心血来潮的邀请会遭到卡琳和游离子如此激烈的反应,连忙笑着解释起来。

    “你看,我们学生会到现在为止,还只是有三个人而已,学生会书记,学生会会计……等等职位空闲,很不妙吧,我也是为了学生会着想,争取早一天让大家都轻松下来,填补这些空闲的职位,让学生会尽早的丰满起来,而且……”

    他抬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仿佛看戏的禁忌魔女,“特莱古瓦尔同学也应该很烦躁吧。”

    “哈啊?”

    “自己这幅面孔,即使不愿意,也不停的会有诸多的蜜蜂扑上来,围绕在自己的身边不停的转悠,很烦吧,每天过着这样的生活,既然如此,不如加入我们学生会如何,加入学生会后,你就是学生会的成员,那些被你迷惑的学生也可以冷静一下,有更多的借口拒绝他们,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不是吗?”

    庄明歌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说出这样的话。

    卡琳和游离子也冷静下来,思考庄明歌话中的意思。

    禁忌魔女冷笑道:“会长大人说的好像看穿了我的内心一样,未免太主观了一点吧,我什么时候说过讨厌这样的生活了。”

    “但绝对不喜欢吧。”庄明歌说道。

    “不,我很喜欢,玩弄这些愚蠢的学生。可是我的乐趣之一呢。”

    “面具,还没有脱下来哟。”

    “什么?”禁忌魔女身体微微一颤,下意识的低下头。

    庄明歌指着她的脸,说道:“假如真的喜欢,就不会戴上面具了吧,不正是因为讨厌这样的生活,才戴上面具,遮住自己的脸。降低自己的魅力吗?”

    游离子恍然大悟。一拍手说道:“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真是敏锐的观察力,会长。”卡琳微笑,优雅的赞叹了一句。

    蕾垭.拉朵因.特莱古瓦尔忍不住笑了起来,带着浓浓嘲笑的意味。“我还以为学生会长是多么可怕的一个人,原来也只不过是一个笨蛋啊。”

    她无视了游离子愤怒的目光,嘲讽的说道:“我戴上面具就是讨厌这样的生活,你到底长着什么样的脑袋才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我啊,之所以戴上面具。是因为我父亲大人的要求,因为我的魅力太过于可怕,就连白银法师都无法抵抗,所以带戴上面具保护自己。”

    “红颜祸水,会长也应该听说过这具来自于东方的古话吧,在我刚获得魔力种子,展现出自己魅力的时候。我就遭到了一名白银法师的袭击,要抓我回去做侍妾。父亲大人杀掉了这个白银后,特意做了这张面具,保护我自己。”

    庄明歌顿时明白自己对禁忌魔女的了解完全错误了。

    “这么说,其实你很喜欢利用自己的魅力玩弄他人,这么说我错了?”

    “大错特错。”禁忌魔女蕾垭说道。

    “那就由我来询问一下吧,特莱古瓦尔同学,你为了自己的乐趣,玩弄他人,导致永井豪同学差一点死亡,这件事情,应该如何结尾。”

    庄明歌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

    “什么?”禁忌魔女蕾垭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反驳道:“这件事情和我无关吧。”

    “啊咧,无关?怎么可能,刚才特莱古瓦尔同学不是说过了吗,最喜欢利用自己的魅力来玩弄他人。”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这句话,这是会长说道,我没有承认。”有关这件事情,蕾垭打死都不会承认,一旦承认,自己的名气就彻底的毁掉了。

    “那么【玩弄这些愚蠢的学生,可是我的乐趣之一呢】这句话,应该是特莱古瓦尔同学你亲口说的吧,不用狡辩!”

    看到对方还想要矢口否认,庄明歌微笑的对卡琳点了点头,卡琳伸出自己的右手,缓缓展开,手掌心静静的躺着一个黑色六角形结晶。

    影音留言石。

    禁忌魔女脸色大变,气愤的说道:“居然使用这样的方法,学生会长,你太卑鄙了。”

    庄明歌轻笑着反驳道:“说到卑鄙,也是智慧的一种,我知道这样的方法其实上不来台面,不过比起你恶劣的兴趣,还稍差一筹。”

    禁忌魔女脸色僵硬,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她少吃这样的亏,不但是因为她的魅力可怕,更是因为她比起大胸部的女人,更多的营养全部集中在脑袋里。

    上天赐予了聪明的大脑,恶魔赐予了她魔性的魅力,她一直以来都享受着众星捧月的生活,仿佛活在天上,对任何事情,任何人都是围绕着她打转,一路高歌,风生水起的生活让她几近迷失了自己。

    所有的男人在她的眼睛里只不过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宠物,高兴的时候就给一点阳光,不高兴的时候就一脚踹开。

    庄明歌的当头一棒直接把她打下了云层,坠入凡间。

    在感觉到锥心的痛楚和无与伦比的屈辱后,她那可聪慧的大脑开始运转起来,想尽办法搬回目前的劣势。

    她是禁忌魔女,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被一个小把戏难住。

    “我承认,我失言了,会长,你打算怎么做,想要当着全院学生的面,揭穿我的真面目吗?”

    “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想。”庄明歌看着和刚才截然不同的禁忌魔女,仿佛焕发了新生一样,一双高傲的眼瞳充满了可怕的智慧。

    对方好像一瞬间破茧化蝶,变得更加可怕了。

    “会长大人千方百计抓住我的把柄,却从来没有想过揭穿我,那么,你的意思是,你想要利用这个把柄威胁我了?”

    “怎么可能。”庄明歌失笑起来,对卡琳点点头,卡琳无奈的叹了口气,把手中的影音留言石仍向禁忌魔女蕾垭。

    “这是什么意思?”蕾垭接住影音留言石,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

    庄明歌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我说啊,我可是学生会长,利用学生的把柄威胁学生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出来,我还没有卑劣到那种地步。”

    顿了顿,他又说道:“特莱古瓦尔同学,我们今天之所以找你来,目的其实很简单,也非常的单纯,我知道你是华菲特的未婚妻,对于将华菲特挤下台的我抱有很大的敌意,不过啊,能不能在你报复的时候,直接冲着我来,不要牵扯到其他的学生。”

    禁忌魔女眼皮微微一颤,没有说话。

    庄明歌继续说道:“因为要报复我,想要我出丑,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这种手段太下作了一点吧。”

    “虚伪。”

    庄明歌微笑,也不辩解,“虚伪也好,伪善也好,我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事情而牵扯到他人,希望你也可以这样,好吗?”

    禁忌魔女没有立即答应下来,反而左顾右盼的说道:“撒,谁知道呢。”

    “特莱古瓦尔同学。”庄明歌冷淡的扫视了她一眼,“这不是请求,而是命令哟。”

    禁忌魔女愣了一下,说道:“这种命令会不会强人所难了,这可不是学生会长应该做的事情吧。”

    “你的回答呢,同意,还是否决。”

    “我说,这种命令真的很强人所难,我……”

    蕾垭.拉朵因.特莱古瓦尔被镇住了,话音吐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去。

    可怕的压力从那个人的身上散发出来。

    学生会长易.巴雷特,从他的身上,蕾垭感觉到了可怕的压力,仿佛被囚禁了万年的凶兽盯上,一波波可怕的压力让她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仿佛无尽的压力加深,就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明明是一个小小的人类,蕾垭却好像看到了一只可怕的凶兽死死的盯着自己。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那种恐怖的压力几乎击溃了禁忌魔女的心神,她在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手脚冰凉,仿佛灌注了铅块一样沉重。

    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呻吟,仿佛无法承受这股可怕的压力,欲纷纷崩溃。

    这就是学生会长,那个击败了白银法师的学生会长,王的第一骑士。

    何……何等的可怕。

    蕾垭甚至感觉如果在这样下去,自己绝对会被压死。

    “你的回答呢,特莱古瓦尔同学。”

    冰冷的声音仿佛从天际传来,被拉到很长,明明是一秒钟说出来的话,等庄明歌说完,禁忌魔女却感觉到自己过了数年。

    “我……我……明白……了。”

    “很好。”庄明歌满意的点了点头,压力瞬间消散,这是庄明歌从学院长索菲娅那里得到了一点小技巧。

    将魔力转化为可怕的威压,威压这种东西看起来飘渺,但其实是气场的升级版,真实存在。如果学院长将自己的魔力转化为威压,一瞬间就足以将禁忌魔女压成肉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