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32

    荆棘鲜血路,西昂已经顺利的走到了一半的路程。

    为此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为了争取时间,尽快登顶,他的左臂骨骼断裂,虽然经过了治疗魔法的紧急治疗,但一天内已经无力挥动这只手臂。

    如果谨慎一点的话,是不可能受到这样的伤害。

    一切都是为了争取有限的时间。

    坑掉了所有人的诺亚成为了生还下来的选择们怨恨的对方,受到了可怕的攻击,被打的节节败退,吐血倒飞了出去。

    “没时间了,你们对付他,我先去登顶。”

    狮心队的君天涯将自己的两名队员扔出去,随即冲上了小路,快步前进。

    庞大的压力排山倒海的袭来,几乎在踏入荆棘鲜血路的一瞬间,就被可怕的压力直接冲垮,弹飞出去。

    身体稍微晃了几次,保持住自己的平衡,他开始登顶。

    他的速度很快,不比西昂慢。

    几个呼吸间,就走出了很长的距离,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追上西昂了。

    “别想跑,你这个混蛋。”

    如果不是他突然出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诺亚根本不可能一举坑掉这么多人,甚至连狮心队都处于淘汰的别院。

    不管如何,这个人都不能够获得冠军。

    路程走过一半,空气改变了。

    更加可怕的压力如同冲破了堤坝的洪水,一波波的冲了过来,君天涯觉得自己的身体瞬间变得无比沉重,就连呼吸都困难起来,稀薄的空气令他随时都有可能窒息。

    他抬头看向走过三分之二的路程,几乎快要停下来的西昂。恼怒的眼神中也闪过一丝敬佩,只有踏上这条荆棘鲜血路的人才明白,所面对的压力究竟大到什么地步。

    在他的身后,是魔女塞西莉亚。

    优雅的魔女不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自己的从容和冷静,她落后君天涯不过三步的距离,随时都有可能超越。

    呼吸很平稳,似乎没有想象中的急促。

    仿佛正在散步,狂暴可怕的压力对于她来说。如同扑面而来的轻风。吹拂起她的头发,绝美的脸庞勾勒出一丝笑容,令无数学生沉迷了进去。

    这就是塞西莉亚,绝代魔女的风采。

    “怪不得连会长都忌惮这位魔女,真是太厉害了。”君天涯死死的咬着牙齿。向上前进,每走一步都会有更加可怕的压力冲击下来,仿佛随时都会被冲垮,一路滚下去,他强忍着可怕的压力,身体颤抖着继续前进。

    “那么。我先走一步了。”

    与此同时,魔女塞西莉亚已经赶了上来,打过一声招呼后,迈着轻松的步伐超越了君天涯,继续前进。

    君天涯苦笑不止。

    魔女超过他之后,在他的身后就变成了另一个女子。

    尤夏.汉姆斯。

    王冠队选出来的登顶代表,荆棘鲜血路太过于狭窄。如果一窝蜂的全部登上去,很容易造成交通堵塞。甚至会全军覆没,所以每一支队伍都会派出一个代表。

    王冠队在诺亚刚才的袭击中,被重点照顾,能够顺利逃出来的只有两人,一个是尤夏,另一个是文森特家族的代表。

    在尤夏的身后,是凯文.格拉汉姆,性别不同如何谈恋爱队在刚才的袭击中受到的伤害最轻,逃出来的包括凯文在内,一共有五人。

    是现在仅存队伍中,人数对多的队伍之一。

    凯文.格拉汉姆的速度很快,双脚交替,轻轻松松的就追上了尤夏,和她并肩而行。

    尤夏奇怪的看了这位男子一眼,低着头继续前进。

    “需要帮忙吗?”凯文问。

    “谢谢,不需要。”尤夏冷静的回答,可怕的压力让她瘦小的肩膀轻微颤抖起来。

    凯文叹了口气,不由分说的拉住尤夏的手,带着她一起登顶,几乎将二分之一的压力完成承担下来。

    尤夏没有拒绝,任由对方拉着自己的手,“为什么要帮助我?”

    “果然我还是不能放着有困难的女性不管。”

    如果这句话是从其他的男性嘴里说出,尤夏也许会认为他在追求自己,但是凯文.格拉汉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基佬,同性恋主义者。

    而且还有着响亮的外号……女性挚友。

    能够拥有这样的绰号,显然和他的行为有着很大的关系,为人细心,热情,对女孩子,不论美丑都一旦遇到困难,都会无私的帮助。

    所以他才是女性挚友。

    如果他的性取向可以正常一些的话,现在应该是拥有着众多后.宫的人生赢家。

    虽然他现在也拥有很多后.宫。

    传说中,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有许多的女孩子在默默的等待,等待他回心转意,喜欢上女人的那一刻,甚至还有一些学生并不建议他有许多的男后.宫,愿意加入其中。

    这种淫.靡的事情怎么可以原谅……不对,是怎么可以同意。

    在获得了【女性挚友】这个令人羡慕嫉妒恨的绰号时,他同样被冠以了【男性公敌】这样令人呢哭笑不得的称呼。

    在凯文和尤夏的身后,是快要全军覆没仅剩一个人的科学魔法队领队,他的周身开启了一层淡绿色的光芒,可怕的压力冲击下来,瞬间被减弱了很多,前进的速度没有想象中的慢。

    当然,最耀眼的无疑要数真理队的邪恶巫女帕莉艾尔。

    她是最后一个登上荆棘鲜血路的人,毫无疑问是最后一名,但令人奇特的是她如同坐火箭一般,在几秒钟内就甩掉了科学魔法队的领队,冲开了凯文和尤夏的阻挡,一路风风火火,快的令人惊讶。

    “躲开躲开躲开,我赶时间。”

    这位邪恶巫女没有半点先来后到的自觉。一路超越了许多人,随后又将君天涯甩在身后,直奔前方的魔女塞西莉亚。

    “啊咧,追上来了呢。”

    “哼,马上躲开,我赶时间。”

    “这可不行,我也很赶时间啊。”

    两个人的关系很紧张,甚至可以说是恶劣。互不谦让。奋起直追站在所有人面前的西昂。

    “西昂.夜魅,我追上你了。”塞西莉亚笑了起来,“虽然你很优秀,但你的实力太弱了。”

    “躲开,西昂.夜魅。”邪恶巫女帕莉艾尔冷酷的说道:“这是我和魔女的交锋。没有你插足的余地。”

    西昂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逼近的两人,灿烂的笑了起来,“真是傲慢了,塞西莉亚,帕莉艾尔。可惜的是,我是不会退缩的。”

    他额头渗出大量的汗水,身体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被庞大的压力压垮。

    “就让你们看一看吧,我究竟可以做到什么地方。”

    他转过身体,看着近在咫尺的顶部,看着空间可怕的皱纹。一咬牙大步垮了上去。

    咔嚓!

    一道透明的涟漪扫过他的身体,右臂瞬间粉碎。

    西昂强忍着剧烈的痛楚。不闪不避,大步前进,眨眼间就拉开了剧烈,保持着第一的优势,一马当先,一骑绝尘。

    “开玩笑,你疯了吗?”邪恶巫女帕莉艾尔第一次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魔女塞西莉亚眼瞳微微收缩,死死的盯着西昂的背影。

    剩余的几个人也纷纷对西昂投以错愕的目光,没有人可以想到为了第一名,他居然付出了这样可怕的代价。

    右臂粉碎并不算是太多的伤害,但如果一路不闪不避的走过去,身体肯定会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甚至连魔力种子都有可能受到冲击。

    西昂高高在上,突然停下脚步俯视着所有人,“荆棘鲜血路,没有鲜血,没有荆棘,怎么可能登顶。”

    随即,他大步踏出,一路强势登顶。

    “恭喜,你是第一个登顶的人,这是你要的东西。”早已经在空中花园的顶部等候多时的卡琳走上来,将一颗水晶球交给西昂。

    “你受的伤很严重,需要立即治疗。”

    “不用了,我有办法。”西昂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一个装满绿色液体的瓶子,打开瓶盖,一饮而尽。

    刹那间,所有的伤势不治而愈,粉碎的右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细小的伤口逐渐消失,几秒钟过后,西昂就生龙活虎的从地上爬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后,伸了一个懒腰,“真好。”

    空中花园的顶部是一个只有一百平方米的平台,周围有六个石柱,从这里俯视下去,可以讲所有的景色一网打尽,无尽的花朵从四面八方俯身朝拜者这个平台,绽放于虚空的花朵们娇艳美丽,令人流连忘返。

    “那么,我走了。”

    留恋了几秒钟,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西昂顺着石板路匆匆疾驰而下,几乎在一眨眼间就甩掉了所有人,一路向着终点前进。

    “可恶,那个家伙。”

    “我都差一点忘了,夜魅家族的特有产品。”

    能够起死回生的生命之水,只要有一口气,不论多么严重的伤势都可以治愈的生命之水,令无数家族和势力垂涎的生命之水,一瓶价值亿万的生命之水。

    看到西昂活蹦乱跳的选手们一个个憋着劲,努力登顶。

    邪恶巫女和魔女塞西莉亚几乎是同事登顶,顾不上歇息,拿着水晶球一路疾驰下去。

    随后是君天涯,在之后是凯文和尤夏,最后才是科学魔法队的领队。

    通往第三中转站后,前方就是终点了。

    庄明歌站在学生会的顶部,法师塔的最顶层,吹着狂风,微微眯起眼睛,联系上了刚刚从空中花园走下来的卡琳.席格兰。

    “会长,已经准备万全了,所有人正在向你所在的方向移动。”

    庄明歌微微点头,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开始吧,最后的环节。”

    他联系上广播室,通过广播室,将自己的声音传遍整个学院。

    “诸位,我是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学生会会长,易.巴雷特,失去资格的队伍,你们不甘心吗,中了陷阱的队伍,你们不甘心吗,不甘心的话就给我动起来,现在我以学生会长的名义,下达第一届飞行大赛最后的环节,败者复活赛!”

    庄明歌豁然站起来,大声吼道:“这是会长命令,所有失败的队伍从现在开始,全体出动,凡是可以击败进入最后环节的任何一支队伍,就可以复活,并且第一个抵达我面前的队伍,就是胜利者,现在,败者复活赛,开始!”

    一瞬间,整个学院,掉针可闻。

    在沉寂了三秒钟之后,滔天欢呼瞬间响彻云霄,惊呼撕裂天空,惊叫粉碎大地,无数队伍疯狂的行动起来。

    “这是最后的机会,目标,冠军候补队伍!”

    “反射阻挡在我们面前的队伍,一路杀无赦。”

    “我们就是极限,挑战极限吧。”

    “真相只有一个!”

    “让我们的钻头突破天际啊啊啊啊啊!”

    学院内,一片沸腾。

    一支支队伍冲天而起,如同蝗虫过境,铺天盖地,一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人群遮天蔽日的扑了上来,令所有人头皮发麻。

    “这是要我的命啊!”

    领先所有人的西昂一抬头,就看到了远方天际的一片可怕的乌云。

    实际上他很清楚,那根本不是什么乌云,而是由参赛者组成的乌云,向自己疾驰而来,毫无疑问,自己是距离冠军最近的人,只要打掉自己,距离冠军不要更进一步了?

    一时间,几乎有五成左右的队伍,向着西昂袭来。

    太可恶了,太不讲道理了。

    所有进入最后冲刺的队伍对庄明歌的恨意一瞬间飙升到了极点,不论是魔女队,王冠队,真理队,还是其他的队伍,气的几乎快要爆炸。

    原本还有机会获得胜利的机会一瞬间被对方蛮不讲理的打得支离破碎,所有人都觉得庄明歌太不是东西了,太缺德了。

    败者复活赛,败你妹啊,这不是典型的坑人吗。

    只要看到天边那由人组成的乌云,几个队伍的人都就头皮发麻。

    “给我们停下。”

    “不要跑。”

    “可恶,抓住他们!”

    铺天盖地的咆哮从天空的远方远远传来,空气都剧烈的震动起来,原本还相互警惕,盘算如何阴掉对方的几支队伍相视苦笑,邪恶巫女帕莉艾尔捂脸道:“分开逃,能不能获得冠军,就看我们的手段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