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49

    庄明歌觉得难以接受。

    如果某一天,一个喜欢自己的人站在自己的面前说,“我喜欢你,喜欢的你不行,喜欢的的没办法,世界上我最喜欢你,所以……我要给你带绿帽子。”

    庄明歌是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一幕。

    换位思考,他觉得这位叫做莱拉的王应该已经快要气爆了吧。

    至少庄明歌接受不了这样的爱。

    “克莉娅.库鲁斯。”

    王发出了愤怒的嘶吼,恐怖的杀气排山倒海般的从消瘦的身体内释放出来,可怕的杀气扭曲了空气,干涉了现实。

    “我明白了,你在挑衅我的尊严,你在踏溅我的感情,你不配成为我的未婚妻。”

    克莉娅老师轻声笑了起来,“你误会了,莱拉.奥斯卡休塔,我这么做,都是因为我爱你啊,我爱你到无法自拔啊,莱拉。”

    庄明歌很想矮油的叫了起来,然后义正言辞的训斥老师,你就消停一点吧,你不说话会死啊,你不刺激他会死啊,口口声声爱什么的,你就不能正常一点吗?

    但王的可怕杀气,几乎撕裂他的身体,纯净的魔力倾巢而出,保护庄明歌近乎崩溃的身体,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克莉娅似乎注意到庄明歌的窘境,不屑的说道:“看样子你真的想要和索菲娅开启王战呢,莱拉。”

    “王战就王战!!!”

    莱拉如同受伤的野兽,撕心裂肺的咆哮起来。他双眼赤红,成为王之后,这是他所受到最直接,族剧烈。也是最令人难以接受的侮辱。

    “不就是王战吗,谁怕谁。”

    他一指庄明歌,杀气暴增,“我现在就杀了他,当着你的面将他碎尸万段,克莉娅.库鲁斯,我要你后悔,我要你这辈子都不得安宁。后悔到生命的尽头。”

    庄明歌苦笑不止,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

    我只不过是来打酱油的,你们就不能放过我吗?

    就在他承受不住王的杀气,肌肤都快要裂开时。克莉娅突然向莱拉出手了。

    “你还真是喜欢说大话呢,区区一个投影,你真的以为可以在我的面前杀掉我可爱的学生们,莱拉.奥斯卡休塔。”

    她念咒的速度几乎是庄明歌的几倍,在一秒钟内就完成了一个复杂的咒文。

    高速吟唱。

    这是魔法界最出色的一种技巧。利用对魔法咒文的熟悉,一秒钟内以极快的速度念出咒文,是勤学苦练派的技巧。

    除了高速吟唱之外,还有这压缩吟唱。和双重吟唱两种短缩念咒文时间的技巧。

    压缩吟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利用对魔法的熟悉。只吟唱出几个关键字,然后施展这样的魔法。这可是天赋派专有的技巧,没有天赋,就算是再怎么勤学苦练也不行。

    最后就是双重吟唱了。

    将两种不同的念咒穿插念出,一瞬间使用两个魔法,可以说是这三种技巧之中最难的一种,魔法界掌握着这种技巧的人,不超过五十个。

    比起双重吟唱,其他两种高速吟唱和压缩吟唱就简单的多,即使如此,掌握这种技巧的人,大约是千里挑一。

    克莉娅念出的魔法是神秘系的代表性魔法.幻想具现化

    她一招手,一把奇异的长枪就出现在她的手上,枪身超过三米,通体是金黄色,枪尖锈迹斑斑,有鲜血滴落,长枪的枪身上到处都是恐怖的魔法咒文,其中光是几个代表性的魔法咒文就让庄明歌心惊肉跳。

    撕裂,痛楚,杀死,崩灭,灵魂坠落,无尽迷失……等等几个魔法咒文所展现出来的意思,让庄明歌知道这把武器绝对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莱拉.奥斯卡休塔眼瞳几乎收缩成针状,死死的的盯着克莉娅老师手中的长枪,脸色扭曲,愤怒几乎突破天际。

    “你居然用他来对付我,克莉娅.库鲁斯。”

    “放弃你的杀气,滚出我的房间,否则我就斩杀你的投影,莱拉.奥斯卡休塔。”

    克莉娅脸色冰冷的说道,身体都在颤抖。

    “朗基努斯之枪虽然可怕,但还杀不得我的投影。”

    莱拉满脸杀气的盯着庄明歌。

    “那就试试看吧!”克莉娅毫不犹豫的刺了出去,朗基努斯之枪,传说中杀死了神子耶稣的武器,拥有弑神的属性,带着可怕的诅咒。

    记得圣母玛利亚将神子耶稣生到这个世界上,魔法界的灾难开始了。

    耶稣的力量毫无疑问强大到了极点,成长起来的耶稣几乎让魔法界崩溃,好几个王联手起来也不是神子的对手,输的一塌糊涂。

    后来魔法界利用阴谋诡计,杀掉了神子,要不然这个世界早已经是教廷的天下了。

    不过神子的力量强大到无可匹敌,人类根本杀不死耶稣,所以魔法界制造出了朗基努斯之枪,利用耶稣的大意,杀掉了他。

    克莉娅手中的武器自然不是真正的朗基努斯之枪,而是幻想出来的幻想武器,连本体威力的十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不过面前的王同样不是本体,而是投影。

    所以克莉娅才有信心对抗莱拉。

    两个人斗在一起,基本上就没有庄明歌什么事情了。

    莱拉要专心应付朗基努斯之枪,庄明歌顿时松了口气,可怕的杀气消退,他连忙后退,生怕一不小心就卷入这种可怕的战斗中。

    魔力翻滚,杀气狂潮,手持朗基努斯之枪的克莉娅老师如同传说中的女战神,凛冽的英姿不可侵犯,枪尖直刺,目标是莱拉的咽喉。

    作为一位王。纵使只是投影体,对魔法的了解依旧不是其他的魔法师可以比拟的。

    地风火水四种元素在他的手中被演绎的出神入化,他一挥手,无数道狂风撕裂空气。化作咆哮的风暴之龙,咬向克莉娅。

    右手屈指一弹,一道火焰弹出,火焰化作不死的凤凰,从天空降落,企图拥抱克莉娅老师,将她烧成灰烬。

    右脚轻轻的在地面一踏,地面顿时化作沼泽。困住了克莉娅老师的行动。

    同时眼瞳中留出一滴眼泪,却化作了滔天洪流,淹没了克莉娅。

    庄明歌被狂暴的魔法逼退,一路退出了简单石柱搭起来的房间。不知道踩碎了多少花朵,双脚踏进一条小溪内,海洋之心顿时跳动起来。

    “莱拉.奥斯卡休塔!”

    他可不是喜欢等待战斗结果出来的人,海洋之心的跳动,让庄明歌顿时有了一种可以战胜一切的信心。

    庄明歌的咆哮不但引起了克莉娅老师的注意。就连莱拉都向他的方向投去了杀气凛然的目光,看到庄明歌的瞬间,却微微呆了一下。

    因为在庄明歌的身边,出现了太多的水精灵。

    数百。还是数千,一眼数不尽的水精灵围绕着庄明歌打转。整个庭院内的所有水流都受到庄明歌的操控,不停的聚集在庄明歌的面前。化作一个个美丽的水精灵。

    水精灵们身穿铠甲,手持利刃,宛如军队一样,将庄明歌保护在中心,然后用充满杀气的眼瞳死死的盯着莱拉。

    距离庄明歌最近的一个水精灵举起手中的长剑,高呼道:“吾等何人。”

    “水精灵军团!!!”所有水精灵齐声咆哮,声动云霄。

    “吾等职业为何?”

    “吾等是替王扫除一切障碍之军团,吾等是替王清理一切敌人之军团!!!”

    “吾等的敌人在哪里。”

    “在前,在前,在前!!!”

    惊人的杀气搅动云空,空气发出哀鸣,手持利刃的水精灵军队将矛头对准了莱拉.奥斯卡休塔,没有丝毫的畏惧。

    “吾等不死。”

    “吾等不退。”

    “吾等不悔。”

    三呼过后,所有的水精灵一拥而上,如同最可怕的军退,爆发出的战斗力,即使是莱拉都为之侧目,心惊不已。

    更加令他愤怒的是,这个水精灵军团,让他想到了一个难缠的家伙。

    “七海咆哮,海洋之主,莉洁罗提.赛特。”

    他清楚的知道,水精灵军团就是这位王的禁卫军,是这位王的臣子,是这位王最大的杀手锏。在百分之七十都是海洋的地球,七海咆哮,海洋之主最所有王里面对难缠的一位。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水精灵军团。

    占据着如此大面积的海洋,她和其他人战斗的优势太大了。

    水精灵军团,只要海水不枯竭,要多少有多少,随时都可以再生,征战四方。

    就算是其他的王,也不愿意在海洋之上和这位海洋之主对战。

    现在她可怕的杀手锏出现在了一位少年的身上,莱拉就算是杀气在炽烈,也不得不思考一下同事和两位王作对的下场。

    王,无人可敌。

    但如果和两位王进行王战,就算是他,也有可能陨落。

    一念至此,莱拉可怕的杀气终于略有收敛,被困的克莉娅趁机斩碎风暴之龙,撕裂烈焰火凰,高高跃起,同时分开洪流,脱困而出。

    看到庄明歌的瞬间,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原来如此,水精灵军团啊。”

    她感叹的时候,水精灵军团已经和莱拉发生了激烈的碰撞。

    所有的水精灵悍不畏死的向莱拉发起了冲锋,纵然莱拉并不把这一点水精灵放在眼睛里,但水精灵军团视死如归的气势,还是震慑了这位王。

    脱困的克莉娅老师投掷出朗基努斯之枪后,击退了莱拉几步,同时双手做出拉弓射箭的架势,一把华丽的绿色弓箭出现在她的手里。

    繁琐的魔法咒文布满弓身,诉说着弓箭的不凡。

    传说中精灵一族的至宝,但这个亚人种早已经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界内。再也找不到了,他们的弓箭……月光之音,吸纳月光的光华,凝结出月华箭矢。就算是恶魔都畏惧。

    被锁定的莱拉甚至有一种已经被射穿的感觉。

    箭矢离弦的瞬间,没有人可以夺过去,莱拉也不例外。

    他弹指在自己的面前展开了数百重的防御魔法阵,结果被一箭射穿,包括他的心口,箭身带着飞溅的鲜血,从他的后辈飞射出来,化作漫天的光屑。消失在空气中。

    莱拉的心口被射出一个大洞,鲜血如同扭开的水龙头,源源不断的流出,明明是投影体。却真实的可怕。

    他平静的盯着庄明歌和克莉娅老师,冷酷的说道:“这一次,是我输了,但是我诅咒你们,易.巴雷特。克莉娅.库鲁斯,我诅咒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我诅咒你们今生不能结合,我诅咒你们相互背叛,我诅咒你们猜忌对方。我诅咒你们永远也不能生活在一起,我诅咒你们。我诅咒你们,我诅咒你们!!!”

    一连数声诅咒。如杜绝啼血,充满了怨恨。

    他的身体碰的一声化作飞屑,消失不见。

    庄明歌终于松了口气,他很想走过去啪的一巴掌甩在克莉娅的脸上,大声的训斥道:“这样你就满意了,这样你就满足了,这样你就高兴了吧!”

    可惜,当他看到失魂落魄的克莉娅老师时,顿时叹了口气,千言万语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转身离开了。

    留下的,只有克莉娅老师一个人凄凉的身影。

    他直到现在也想不通,为什么克莉娅老师口口声声的说着自己爱着那个人,偏偏要对他出手,给他带绿帽,把一切变得如此的……不可挽回。

    女人啊,你究竟是什么奇葩的心理?

    ……

    “很简单,是在报复啊。”

    游离子一脚踩着茶几,一脚踩着地步,大声的说道:“被爱背叛的绝望,化作漆黑的深渊,无法挽回,永远都是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然后在绝望之中走向毁灭,爱极生恨,做出了无可挽回的错事,这就是爱啊!”

    “所以说,我完全听不懂你的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庄明歌捂脸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找游离子商量,就是一个错误。

    想不通的庄明歌吃过午餐后,返回学生会,看到先自己一步回到这里的游离子,就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于是,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不明白吗,我讲的很清楚了吧。”

    “不不去,一点也不清楚,还有,请不要用这种文艺的方式来说明,最好通俗一点,我对这样的表达方式,很容易理解。”

    庄明歌的说法召来了游离子的嘲笑,“你真是不懂爱呢。”

    “这和爱没有关系吧,还有,放下你的脚。”

    游离子哼了一声,不过还是乖乖的放下自己的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凹陷了进去,“简单来说,就是空虚寂寞冷后,因爱生恨而导致了这件事情的发生,我问你,假如你有一个未婚妻,你非常的喜欢她,但她却长时间不理你,你会有什么感觉。”

    庄明歌确实有未婚妻,不过是单方面的,他从来都没有承认过,所以也不了解这种感觉,若有所思的说道:“大概很难过吧。”

    “没错,正是如此,未婚妻不理会自己的感情,你当然会难过,如果某一天,你的未婚妻说要和你一起约会,你十分期待,并且跃跃欲试,期盼了好几天,等待了好几天,结果那一天她因为有事不能来,放了你鸽子,你的感觉呢?”

    “伤心,绝望?”

    “不要用疑问句来回答我啊。”游离子吐槽。

    “我又没有谈过恋爱,我怎么知道这种心情啊。”庄明歌反驳。

    游离子没有理他,继续说道:“就连你这个外行都知道伤心,绝望,那么被放鸽子的本人会有什么样的感觉,你能体会吗?”

    “不能。”庄明歌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随后又反问道:“你能体会?”

    “大家都是女人,就算是不能体会,也可以猜测出大概。”

    游离子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丝毫不顾庄明歌囧囧有神的目光,一个劲的表达自己的看法。

    “女人的心灵其实非常的纤细,有可能因为一句话就会受伤,改变整个人生,被所爱的人,所相信的人背叛,傻傻的等着一个不会来的约定,她在经历过伤心和绝望的拷问后,心灵就黑了。”

    “这么容易就黑了。”庄明歌无法理解。

    “所以不是说了吗,女人的心灵很纤细啊。”游离子看了一眼什么也不动的庄明歌,摆出一副轻蔑的目光,仿佛在说像你这样的人,永远也无法获得女性的爱。

    庄明歌很不爽的给了她一个爆栗。

    “好疼啊,混蛋。”

    “继续说。”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女人的期望和期待化作一空,绝望和伤心交织,理所当然的想要报复那个男人,不管什么样的做法都敢做出来,区区戴绿帽有什么好惊讶的,因爱生恨,恨不得杀掉对方的例子比比皆是,你太大惊小怪了。”

    庄明歌被游离子一脸淡然的样子搞的精神恍惚。

    女人都是这么可怕的生物吗?

    因为长时间不理会,就做出这么可怕的事情。庄明歌表示自己无法接受啊。

    他随即想起了丽伊拉,西昂的那位姐姐大人。

    虽然没有承认过,不过丽伊拉一直认为他是自己的未婚妻,加上自己长时间没有理会她,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庄明歌就不寒而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