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75

    “嘛,理由的话,还是有的,虽然有点牵强。“

    庄明歌用力一跳,躲开几支射过来的箭矢,身体自由落地,落在另一颗大树之上,然后再起跳了出去,又躲过一连串的箭矢,射在他落脚处。

    起起伏伏间,犹如豹子一样窜出去很远。

    “你看,我们现在应该在地狱魔女的幻想空间中,简而言之,就是幻境吧。“

    “说的没错,然后呢?”

    卡琳弯弓搭箭,嗖的一声射出一道璀璨的光华,随后就是轰然巨响,森林远处的地面炸裂,掀起的气浪咆哮着将附近十几头半人马全部撕成碎片。

    “于是我就在想啊,既然是幻境,应该有脱离出去的方法才对,任何一个魔法都会有死角,破绽,即使在强大的魔法也不可能完美。”

    庄明歌说话间已经跑出去很远,但森林广阔无比,重复的景色让人厌烦。

    “实际上我认为幻境和梦境十分相似,只不过一个是自己无意识操控着,一个是被人有意识的操控着,有时候我甚至认为,幻境其实就是别人的梦境罢了。”

    轰隆!

    突然间,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原本晴朗的天空快速被乌云笼罩,大雨倾盆而下。

    黑色的雨点落在大树上,森林中,树上干,枝叶上顿时发挥了惊人的杀伤力,仿佛一把把利刃,直接贯穿留下了一个个坑坑洼洼的小洞。

    庄明歌奔跑的时候只好撑起一个圆形结界,将所有的雨点都挡在外面。

    密集的雨滴落在庄明歌的结界上,发出了金属敲打时的声音,仅仅十几秒钟,结界摇摇欲坠,庄明歌不得不加大魔力的输出。维持结界。

    但黑色雨点所带来的麻烦远远超出庄明歌的想象,一些坚实的树干被雨点滴答在上面,顿时变得千疮百孔,根本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庄明歌刚踩上去,树干顿时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嚓声,直接断裂。

    庄明歌失去平整,直接从空中摔落下去。

    噗通一声。溅起无数落叶。

    “疼疼疼疼……”

    强忍着全身传来的痛楚。庄明歌急促的说道:“既然这里是别人的梦境,自杀的话,会不会脱离这个梦境,我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是自我了断。我们的大脑深处就会做出不是自杀的判断,搞不好真的可以离开这个梦境。”

    庄明歌敲了敲自己的大脑。

    “反正在这里也逃不了,不如尝试一下。”

    卡琳若有所思的站起来,将手中华丽的长弓拉成满月,一支暗金色雕刻着无数花纹的箭矢出现在她的手上,箭尖对准呼啸而来的半人马们。

    “会长。你觉得这个办法,有几分把握可以脱离这个幻境。”

    “我不是说过了吗,一半吧。”庄明歌不确定的说道。

    “我知道了,那么,我在外面等你哟,会长!”

    卡琳微微一笑,射出箭矢。如同一道璀璨的流光,又仿佛从天而降的流星。咆哮着冲击过去,带着令人匍匐和颤栗的力量,和地面顿时发出剧烈的碰撞,一股沛然不可抵御的力量冲天而起,一股可怕的龙卷风席卷了四面八方,无数半人马被席卷进去,然后化作飞灰。

    这股力量爆发出来,强大到不讲任何道理,掀起的气浪如同山崩海啸,让江湖倒流,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不管是半人马,还是百年巨树,在这股力量的面前渺小如蝼蚁,轻而易举的被连根拔起。

    这一箭,耗尽了卡琳所有的魔力,造成的效果如同数百颗导弹齐齐爆炸,杀伤力惊人。

    卡琳身体一软,躺在了庄明歌的怀里,她手中的长弓化作点点星屑,缓缓消失。

    她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仿佛将要离开人间的重度病人,“约定好了,在外面见面,会长!”

    “嗯!”

    庄明歌握着她的手,不停的点头。

    最终,卡琳的身体完全透明,碰的一声消失在庄明歌的怀里。

    与此同时,地狱魔女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

    “啊咧,以为自杀就可以脱离我的幻想空间吗,真是幼稚的想法呢,那个女孩叫卡琳.席格兰对吧,席格兰家族的天之骄女,将要注定要成为魔法界顶尖强者的人,可惜,死的太不值得了呢。”

    庄明歌对此报以冷笑,竖起一根中指说道:“藏头露尾的家伙,等学院长回来,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噩梦。”

    地狱魔女也冷笑着说道:“只会依靠别人的废物,还以为你是一位优秀的学生会长,看样子是我走眼了呢。你这样的人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一心依靠他人,没有丝毫进取之心的废物,让你这样的人成为圣罗兰的学生会长,我还真是担忧圣罗兰的未来,不过无所谓了,这应该就是圣罗兰最后一个学园祭了,过了这几天,应该就没有所谓的未来了吧。”

    “随你怎么说,白银顶尖强者欺负我一个黑铁阶位魔法师,也不嫌丢人,而且圣罗兰有没有未来,你这么一个白银级别的魔法师可说了不算。”

    庄明歌毫不畏惧的和她对骂,嘴炮谁不会啊。

    “不过是活了半个世纪的老处.女,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王吗?”

    地狱魔女被气的浑身发抖,“竟然敢……竟然敢……易.巴雷特,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一定要让你尝尽世界一切痛苦啊啊啊啊!”

    周围的景色随着地狱魔女的愤怒,瞬间改变了。

    庄明歌眼前一花,来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方。

    那是一片阴沉看不到丝毫光芒的天空,处处是岩浆和裂缝的大地,周围寸草不生,远处群魔乱舞,是恶劣。也是最可怕的地方。

    “欢迎来到岩浆地狱!易.巴雷特!”地狱魔女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就会让你知道,地狱究竟可怕到什么地步。”

    庄明歌淡淡的说道:“我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你过家家,再见了,地狱魔女,不,应该是再外面相见吧!”

    扑哧!

    庄明歌的右手宛如利刃,切过自己的胸口。掏出了心脏。然后捏碎。

    下一秒钟中,他闭上了眼睛,毫无生气的尸体衰落在岩浆内,化作飞灰。

    虽然兵行险招,但效果不错。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庄明歌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圣罗兰,依旧是站在圣乐大街的某个角落,和地狱魔女相遇的地方。

    卡琳就躺在自己不远处的墙角,脸色苍白,一丝血迹顺着她的嘴角滑落。但眼睛里满是笑意,“好慢了,会长!”

    “抱歉,因为嘴炮,稍微晚了一点。”庄明歌赶忙解释了,身体却一动不动,仅仅的盯着距离自己不过五六米的地狱魔女。

    “虽然我曾经对你有极高的评价。但我承认,我依旧小看你了。”

    地狱魔女笑着拍了拍手。一头波浪的金发随之摆动,“你的出色和果断在同龄人之中称得上是顶尖,能够和你媲美的寥寥无几,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乖乖的死在这里吧,易.巴雷特。”

    庄明歌看着地狱魔女的背后,突然笑了起来,“这可说不定,我的救兵终于来了呢。”

    地狱魔女拉亚玛.阿西尔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你觉得这种劣质的手法能够骗到我吗,你是在小看我吗?”

    “是吗,我可不觉得我的小弟是在骗你!”

    突然间,一个憋着笑意的戏谑女声从地狱魔女的背后响起,她的身体蓦然一僵,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十几米外的地方。

    “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依旧在你背后哟。”戏谑的女声如同附骨之疽,甩都甩不掉。

    地狱魔女大惊失色,连续换了几个地方,发现神秘的女声跟在自己的背后,偏偏自己的魔力也好,感知也好,都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是地狱魔女有生以来,第一次输的如此难堪,浑身上下毛骨悚然,汗毛倒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脏跳动过快,血液加速流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呻吟,仿佛一只看不见底大手,死死的抓着她。

    她本人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一只大手握在手里,如同笼中的小鸟,无法逃离。

    手脚冰凉到感觉不到任何温度的地狱魔女,僵硬的站在原地,脖子如同坏掉的机器,咯吱咯吱的扭过头,看到一个学生打扮的少女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色充满了戏谑的笑意。

    “你是……谁!”

    “我,我当然是小弟的姐姐了,唔……严格来说,是二姐吧!”

    来人能够轻易将白银巅峰级别魔法师戏耍到这种程度的人,毫无疑问自然是曾经的地狱领主,可以媲美王的艾莉拉.梦魔。

    对外的名字是艾莉拉.兰西克。

    早在庄明歌看到她憋着笑意出现在地狱魔女的身后,而她本人却没有丝毫察觉的时候,庄明歌就知道自己安全了。

    在她戏耍地狱魔女的时候,庄明歌赶紧跑过去扶起躺在墙角的卡琳,看样子她率先出来后,似乎和地狱魔女交手了,输掉后,被打的站不起来。

    庄明歌又是愧疚,又是心疼。

    “你没事吧,卡琳!”

    “没事,有些脱力罢了。”卡琳微微摇头,惊异万分看着艾莉拉的表演,心思百转千折。

    庄明歌自然清楚她在想什么,不过没有得到艾莉拉同意之前,他不好意思把艾莉拉的身份抖出来,只好安慰道:“艾莉拉是学院长的秘密武器,一般人我不告诉她。”

    卡琳顿时扑哧笑了起来,如同百花齐放,美不胜收。

    似乎玩腻了这种游戏,艾莉拉轻易的制伏了地狱魔女,对于一个地狱领主来说,一个白银级别,比拟上位恶魔,甚至还略有不如的魔法师,实在没有什么好玩的。

    她轻轻拍了一下地狱魔女的肩膀,就封印了她的魔力种子,把她变成了一个空有一肚子魔法知识,却无法使用的普通人。

    “小弟,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了。”

    “嗯,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

    “是爱啊,因为我对你的爱超越了界限,超越了时间和空间,一旦你有危险,不论多远我都可以察觉到,所以才会匆匆赶来拯救你,没错,这一切都是命运的选择,只要有爱,就算是天使我也杀给你看。”

    艾莉拉.梦魔热血澎湃的说道。

    “那么,实话呢?”

    “其实我在你的身上留下了一个魔法印记,一旦你陷入危险,魔法印记就会提醒我,所以我就来了。”

    艾莉拉不好意思的饶了饶头,嘿嘿笑着说。

    庄明歌叹了口气,“是这样啊,不管如何,你救了我,我非常的感谢,谢谢你啊,艾莉拉。”

    “没关系,你可是我的小弟啊。”

    “怎么没关系,你都流鼻血了。”

    一阵吵闹过后,庄明歌让艾莉拉治疗受伤的卡琳,结果艾莉拉本人表示自己对治疗魔法没有什么天赋,庄明歌也只是一些简单的治疗术,止血愈合伤口方面有着不错的效果,但对于卡琳现在这种情况,就不太管用了。

    不过他还是先给卡琳施展了几个治疗术,减轻了她的痛楚。顺便走到地狱魔女的面前,伸手不客气的在她的胸口摸索了几下……

    “小弟,你在做什么,对胸部有爱的话,姐姐我可以给你随意的摸。”

    “会长,即使是俘虏,你做这样的事情……”

    “不对,我只是在找这个。”

    庄明歌掏出那个可以让死者复活的吊坠,在卡琳和艾莉拉的面前晃了一下。

    “死神的救赎?好东西啊。”

    艾莉拉是地狱领主,对于这种东西并不陌生,看到庄明歌手里的吊坠,也不由的感叹起来。

    “这是什么?”卡琳并不认识这个。

    庄明歌解释道:“能够让死者复活的道具,死神的救赎,是魔器!”

    “死者复活?”卡琳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在魔法界,这可是超级稀有的魔器,说是价值连城也不过。

    如果真的流传到外面,足以掀起魔法界的战争。

    “安心吧,这个东西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强大,死神不可能留下这么可怕的漏洞。”

    在这里,抡起见多识广,没有一个比得上艾莉拉,她可是地狱的领主。

    “第一,这个魔器只能够复活半个小时以内死亡的人,第二,这个魔器一次只能复活一个人,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个魔器只能复活魔器的主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