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76

    魔器的主人指的自然是地狱魔女,拉亚玛.阿西尔。如果对方没有解除和魔器订立下的契约,就算是拿到魔器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也就是说,这个魔器在我的手里只是废铁?”

    庄明歌哭笑不得的问道。

    “正是如此,呐,解除契约,我可以放过你,怎么样?很划算的交易吧。”前任地狱领主艾莉拉笑咪咪的对拉亚玛提出了建议。

    “我可以拒绝吗?”拉亚玛.阿西尔反问道。

    “当然可以。”艾莉拉微微一笑,阴森森的说道:“如果你真的敢拒绝,我就让你尝尽人世间所有痛楚后杀掉你,直到这个魔器再也无法复活你为止。”

    地狱魔女打了一个冷颤。

    这个女的说的是真的,她没有跟自己开玩笑。

    从艾莉拉的眼神中,拉亚玛.阿西尔看到了尸山血海般的杀气,那是经历过了可怕的战争,看到了自己所没有看到的景色,即使是地狱也无法掩盖她最深沉杀意。

    是最恐怖的敌人。

    比身为地狱魔女的自己,还要了解地狱可怕,见识过真正地狱的家伙。

    “我……我知道了。”

    拉亚玛被吓到了,老老实实的说道:“我会解除契约,请不要杀掉我。”

    艾莉拉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在地狱魔女的脸色啪啪拍了几下,“真乖,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奴隶了,一切以我为尊,明白了吗。”

    “是的,我明白了。”

    自己无法违抗这个人,她的可怕和自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次元。拉亚玛.阿西尔无比悔恨的想到。大脑的理智告诉她,违背这个人,自己可能会万劫不复。

    艾莉拉解除了对方的封印,拉亚玛感受到体内久违的魔力,明明只是几分钟而已,却有一种已经好久不见的感觉。

    ——要不要立即逃走,如果发动那个的话。

    拉亚玛.阿西尔不经意的触碰到艾莉拉的眼神时,刚刚从闹hi里升起的想法如同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顿时熄灭的无影无踪。

    ——不可能。自己不可能从这个人的手里逃走。

    虽然是很没有出席的想法,但拉亚玛.阿西尔接受了这样的答案,老老实实的解除了和魔器的契约。

    她低声念着古老的咒文,死神的救赎发出了诡异的光芒,手中的镰刀鲜红如血。最终全部汇集在刀尖,滴落出去。

    艾莉拉一把夺过魔器,扔到庄明歌,“好了,签订契约吧,它从现在属于你了。”

    庄明歌随手把魔器放在了卡琳的手里。

    “会长?”

    “收下吧。这是会长命令!”庄明歌一直在懊悔,因为自己的缘故,卡琳也被拖了进来,甚至差一点死掉,所以庄明歌才想要补偿。

    有这个魔器在手里,卡琳将来也可以躲过几次危机,一路成长起来。

    “我知道了。既然是会长的命令,我就收下了。”

    触及到庄明歌的眼神。卡琳顿时明白了对方的决意,珍重的把魔器收起来,然后签订了契约,挂在自己的胸口。

    “作为交换,会长请收下这个吧。”

    卡琳从自己的左手褪下了一个古朴的戒指,放在庄明歌的手里,自从认识卡琳的时候,庄明歌就看到了她手中的戒指,没有想到居然会交给自己。

    “这是什么?”

    “是守护之戒,我们席格兰家族的秘宝之一。”

    秘宝说白了,就是宝物,可以是魔器,可以是魔导器,也可以是藏宝图,或者其他的东西,是一个家族,势力底蕴的体现,也是身份的象征。

    庄明歌不太明白守护之戒究竟是什么,但艾莉拉不同,她比庄明歌的眼界开阔的多,一眼就看出了守护之戒的珍贵。

    “死神的救赎换到了守护之戒,虽然有些不对等,但也不算亏本。”

    庄明歌没有想到守护之戒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历,甚至和死神的救赎比起来也仅仅差了几个等级。

    至少是魔法界顶点的宝物了吧。

    卡琳主动解释道:“守护之戒在三百多年前,曾经是一位王为自己爱人制作的宝物,代表了一个王对自己爱人的守护,王之下,没有一个人可以破坏守护之戒,更不可能伤害到守护之戒守护的人。”

    虽说如此,但毕竟是一件死物,拥有可怕的缺点。

    对幻术之类的魔法没有太多的防御性。

    否则卡琳也不会被地狱魔女拉入幻想空间,差一点死亡。

    不过在物理攻击和诅咒攻击,能量攻击面前,具有可怕的防御性,如同卡琳说的一样,王之下,没有一个人可以越过守护之戒,伤害到带着守护之戒的人。

    算得上一件了不起的秘宝了。

    当然,比其实用性,死神的救赎更胜一筹。

    庄明歌没有矫情的收下了守护之戒,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却被一边的艾莉拉取笑道:“好像恋人交换信物一样,真是令人羡慕嫉妒恨。”

    庄明歌顿时脸红了。

    艾莉拉却不依不饶的说道:“呐,呐,小弟,我们也来交换信物吧,我把自己交给你,你把童贞交给……好痛!”

    啪!

    庄明歌毫不犹豫的给了这个变态一记手刀,“别说这些奇怪的事情,变态,怎么可能把那种东西交给你啊。再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我会给姐姐告状。”

    明明艾莉拉和西莉尔是契约关系,明明西莉尔的魔力种子来自于艾莉拉,但在西莉尔的面前,艾莉拉似乎没有太多的主导权,反而扮演者弱势者,庄明歌虽然奇怪这种关系,却没有多嘴问为什么。

    总之,如果艾莉拉对自己变天,庄明歌只要向姐姐告状就可以了。

    “对了,我有一个东西交给你,小弟!”

    艾莉拉收起自己的变态行为,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恶魔棋子,就像国际象棋那样的棋子,拉起庄明歌的手,放在他的手心里。

    “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一定要随时带在身上。”

    “这是什么?”

    “恶魔游戏的棋子!”

    “恶魔游戏?”

    “简单来说,就是恶魔之间的游戏,可以将敌人拉入和你同一水准的游戏,假如下一次在遇到白银级别的魔法师对你出手,你就将魔力输入到这个棋子,隐藏在里面的魔法就会发动,将对方的实力就会掉落到和你同等的水平,这样一来,你就有机会胜利了。”

    艾莉拉笑咪咪的解释道。

    哦哦哦,这简直就是救命魔器啊。

    庄明歌紧紧的握着这个奇妙的恶魔棋子,“这个东西,有没有什么限制,比如和对方的距离是对方,对方究竟强大到什么地步,才会失效。”

    艾莉拉含笑说道:“问得好,恶魔棋子的有效范围是一百米,可以同时对复数的敌人使用,但一旦超过十个人,第十一个人的实力不会有任何改变,这一点请牢记,顺便说一下,恶魔棋子对王没有任何作用。”

    王所代表的就是魔法,只手可遮天,跺脚可裂地,吹口气就能够引起十二级风暴,打个喷嚏都能淹没一个城市。

    他们从某个意义上来讲,已经不算是人了。

    许许多多的宝物,在王的眼睛里,只不过是有趣的玩具,仅此而已。

    庄明歌知道恶魔棋子对王无用,也没有太失望。

    艾莉拉感叹的说道:“恶魔棋子在地狱也是非常流行的游戏,像是这样的棋子随处可见,真正厉害的是恶魔王棋,在地狱也只有寥寥几个大人物能够制造出来的超级魔器,就算是王,也不能避免。”

    ……

    另一方面,北欧某个不知名的城堡内。

    在一座大厅的王座上,一个看不请面孔的男人静静的坐在王座之上,沉寂的思考着,周身的魔力犹如大海潮汐般,起起落落。

    恍惚间,甚至还可以听到恶魔的嘶吼,天使的悲鸣,可怕的诅咒,刺鼻的血腥气,以及深邃看不到底的黑暗。

    “来人啊。”

    多了许久,这个男子睁开了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轻声说道。

    碰!

    大厅禁闭的大门突然被一股狂风吹开,澎湃的气流犹如可怕的风暴,咆哮着吹了进来,却止步停在男子的面前,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迫,无法在前进一步。

    一个冷艳的女子在狂风中出现了,跪伏在男子的面前。

    “伟大的王,是你在叫我吗?”冷艳的女子用清冷的声音说道。

    “是你啊,亚丽沙.阿鲁卡隆尔卿,地狱魔女失败了,她没有杀死圣罗兰的学生会长,我允许你出手,替我杀掉那个男子。”

    “你的命令就是我的意志,但是伟大的王,如果我出手的话,很容易引起王战,这个没有关系吗。”

    “王战?”男子咬碎了自己的嘴唇,流出了鲜血,刺鼻的血腥味大增,散发着一股尸山血海的味道,“无所谓,王战就王战,你以为我会拒绝那个人吗?别让我失望,阿鲁卡隆尔卿,失败的话,你就不用回来了!”

    “是的,我的王,莱拉大人,我一定会为你带回来胜利。我保证。”

    冷艳的女子说完,身体化作一道咆哮的风暴,瞬间离开了大厅,消失在天际。

    下一秒钟,王再次开口。

    “来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