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81

    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学园祭,第三天的夜晚。

    某一条繁华街道的餐厅内,座无虚席,人满为患。

    海拉尔.阿尼姆坐在玛利亚罗斯的面前,将这几天的调查一五一十的说了起来,以绝对客观的态度,没有参杂一丝个人的色彩。

    对于这种事情,他早已经轻车熟路,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工作了。

    报告无非是学院长的去向,学院的反应,学生们的态度等等几个方面,但管中窥豹,即使是微小的事情,也足以反应出整个圣罗兰目前的状态。

    “这么说,索菲娅.夏尔斯提亚真的被困住了。”

    玛利亚罗斯.卡塔力,这位魔法议会史上最年轻的议员,搅拌着咖啡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真是难以置信。”

    “我个人认为可能是陷阱。”海拉尔.阿尼姆冷静的说道。

    “这么说,确实有可能。”

    “根据我这几天的调查,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似乎完全没有在乎这一次的危机,要说他们被蒙在鼓里,这是不可能的,以圣罗兰的情报,这种重要的事情早已经送到了那个王的手里,说不定是她在演戏。”

    海拉尔.阿尼姆保持着自己一贯的谨慎,金色的短发配合坚毅的面孔,散发着令人信服的说服力。

    玛利亚罗斯赞同的点了点头,“说的也是,陷阱的可能性大概在百分之六十以上。”

    “那么,要撤退吗?”

    “为什么?”

    海拉尔.阿尼姆没有想到会被这么问,顿时愣了一下。

    玛利亚罗斯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放弃的话太可惜了,“虽然有陷阱的可能,但万一是真的呢。如果成功的话,我们就拥有插入这个圣罗兰的理由,失败的话,无非是耗费了一些财力物力而已。”

    对于财大气粗的魔法议会来说,这种损失和收获根本不成正比,完全可以尝试一下。

    “但是如同真的是陷阱,我们这么做会引起那位大人对魔法议会的敌视。”

    “我们魔法议会窥视圣罗兰,注定会和索菲娅闹僵。敌视什么的。根本不值一提,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我会为这次行动负责的。”

    玛利亚罗斯野心勃勃的说道。

    如果成功了,她就会从一个普普通通的议员一举成为最具有权力的议员,能够左右魔法议会和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的议员。

    “太危险了。”

    “放心吧。我会有分寸的。”

    与此同时,在两个人的身后,一个正在喝酒的男子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低声喃喃道:“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他等两个野心家离开餐厅后,才缓缓的站了起来。走进餐厅的男厕所,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位魅力佳人,不顾掉了一地眼球的准备上厕所的男子们,笑咪咪的结账,走出了餐厅。

    望着漆黑的夜晚和满天的繁星,艾莉拉伸了一个懒腰。“去找小弟聊一聊吧,圣罗兰居然还有这么有趣的事情。真是令人兴奋。”

    ……

    “什么,恐怖袭击?”

    严格来说,应该是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的学园祭第四天凌晨三点左右,熟睡的庄明歌突然被人吵醒,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全副武装,化身成为女武神的湖之精灵,以及和她对峙的某个无节操前任地狱领主,艾莉拉.梦魔。

    “啊,你醒了。”艾莉拉看到庄明歌站起来,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笑容,接着一股脑的将自己打听到的事情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庄明歌。

    这才引起了庄明歌的惊讶。

    “恐怖袭击是真的吗?”

    “从魔法议会那两个人的嘴里说出来,不可能是骗人的。”

    艾莉拉果断的说道。

    “这么说,真的有人要袭击圣罗兰了,居然大胆到这种地步,到底是什么人?”

    “不知道,那两个人没有说。”

    艾莉拉也百思不得其解,只有王才能了解到圣罗兰究竟恐怖到什么地步,对于敢在虎须上挑衅的人,她也抱着一定的好奇心。

    究竟是狂妄无知的无脑者,还是胸有成竹的阴谋者。

    不管哪一个方面,都非常的有趣,真的十分有趣。

    这次袭击,就让我看看吧。

    她幸灾乐祸的想到。

    庄明歌完全没有注意到艾莉拉此时的心情,他深吸了一口气,联系上了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的两位副院长,凯因谢尔.克法以及马利特。

    魔法阵展开的画面中,是两位副院长睡觉用的房间。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学生会长。”凯因谢尔副院长打开床头的灯,戴上眼镜问道。、

    另一边的马利特副院长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是的,两位副院长,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询问两位大人,实际上我刚刚听说了,有人会在学园祭的时候袭击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两位副院长顿时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凯因谢尔副院长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温和的说道:“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啊,没错,实际上在学园祭还没有开始时,我们圣罗兰的情报人员就收集到了一条奇怪的信息。”

    “奇怪的信息。”

    “是的,是用一种非常古老的魔法联系方式发出来的信息,偶然间被我们截获,经过了一翻破解之后,我们发现这是一封密信。”

    马利特副院长接着说道:“信中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寥寥十几个魔法文字,而且采用了十分古老的锁密手法,我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才破解出来,全文翻译过来,大概的内容是学园祭第七天,麦克白行动开始。”

    麦克白是著名的编剧威廉.莎士比亚的作品,和李尔王,奥赛罗,哈姆雷特其名,被称为莎士比亚四大著名悲剧。

    庄明歌对这个大名鼎鼎的杯具故事,也有着一定的认识。

    苏格兰国王邓肯的表弟麦克白将军,为国王平叛和抵御入侵立功归来,路上遇到三个女巫。女巫对他说了一些预言和隐语,说他将进爵为王,但他并无子嗣能继承王位,反而是同僚班柯将军的后代要做王。

    麦克白是有野心的英雄,他在夫人的怂恿下谋杀邓肯,做了国王。为掩人耳目和防止他人夺位,他一步步害死了邓肯的侍卫,害死了班柯,害死了贵族麦克德夫的妻子和小孩。恐惧和猜疑使麦克白心里越来越有鬼,也越来越冷酷。麦克白夫人神经失常而自杀,对他也是一大刺激。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麦克白面对邓肯之子和他请来的英格兰援军的围攻,落得削首的下场。

    和莎士比亚一贯阴暗的心里相符,剧中的麦克白一出场即心怀异志,弑王篡位,为了巩固王位,又残暴屠杀人民,使全国血流成河,置社会于混乱,陷人民于水火,可谓与理查三世是同样的暴君。这样的暴君,其痛苦与覆亡乃罪有应得。

    庄明歌不明白的是,麦克白明显不是一个好结局,为什么敌人还要使用麦克白来当做这次行动的名称。

    是因为麦克白其实是一位弑王者,还是因为他们知道这次行动根本不会成功,明白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和麦克白非常的相符。

    如果是前一种的话,庄明歌不得不赞叹敌人的大胆和果断。

    居然敢对王举起手中的武器,这种事情在魔法界可不多见,曾经挑衅王的存在,大部分都已经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即使如此,他们还敢对王举起武器,不管是疯子也好,傻瓜也好,都会震惊魔法界。

    如果是后一种的话,庄明歌就迷惑了。

    为什么要进行这种完全是送死行为的行动,是为了向魔法界宣示自己的存在,还是为了警告什么。

    “副院长,敌人究竟是什么人?”

    “不知道。”

    凯因谢尔副院长首次露出了苦笑,“实际上我们只解惑了这一封加密信,有关敌人到底是什么人,我们一概不知。”

    “我们现在就是在盲人抓象啊。”马利特感叹的吐出一口气。

    庄明歌冷静的问道:“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副院长大人。”

    “冷眼旁观。”马利特冷酷的说道:“我们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传承数百年的时间,可不是区区一些跳梁小丑就可以挑衅的,我们这一次决定动用圣罗兰的一张底牌,把所有敢对圣罗兰伸出爪子的人全部一网打尽,告诉他们,圣罗兰可不是什么人都敢踩的。”

    凯因谢尔副院长温和安慰庄明歌,“我知道你很担心圣罗兰,不过不要紧,我们圣罗兰数百年来,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区区小事不值一提。”

    庄明歌体会到了一句话。

    站的高度不同,所看到的景色也不同。

    曾经自己因为学院长的失踪就赶到惊慌失措,这一次又因为学院会受到恐怖袭击而失了方寸,但在两位副院长的眼睛里,这些都不过是小打小闹,风轻云淡,浮云而已。

    看样子,自己确实应该好好的培养一下自己的涵养和养气功夫了。

    至少不管是任何事情,都应该做到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境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