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83

    “呀啊,这真是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惊喜啊。”

    黑衣男子一边鼓掌一边说道,他微微眯起了自己的眼睛,笑起来的眼睛,只剩下一道弯弯的月牙状。

    “我对你们的工作刮目相看了,莱德里兹博士,你比我想象的还要优秀。”

    他伸出手想要抚摸光电马,却被光电马躲开。

    “抱歉,这个孩子有些怕生。”提格尔.莱德里兹不带丝毫歉意的说道。

    “哪里的话,是我太鲁莽了。”

    黑衣男子抚摸着自己的秀发笑了起来,女性化的脸上不知何时戴上了一层其他人都看不见的寒意,被光电马避开的缘故许多人都知道。

    不是怕生,而是自己修习的魔法。

    那是最接近死亡魔法,曾经一度被列为禁忌的魔法,但最终又被解封,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多少人愿意修习的超级强力魔法。

    黑暗魔法。

    长期修习黑暗魔法,随着黑暗魔法的造诣加深,身上诡异不详的气息就越发严重起来,普通人的话还好,顶多就是有些看这个人不舒服罢了。

    但拥有魔力的魔法师,或者魔兽,凶兽,看到他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他这个人,而是身上那诡异可以吞噬一切,将万物都化作黑暗的养料,威力强大,但却偏偏受到无数人厌恶的可怕黑暗魔力。

    也许在其他人的眼睛里,他只不过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魔鬼罢了。

    “莱德里兹博士,剩下的金属球体内部,都是这样的光电马吗?”黑衣男子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只不过笑的越发诡异了。

    “是的。大约还有一百二十七只光电马。”

    “那就请把它们全部打包好,我会在今夜尽快的把它们运送出去,毕竟我们的计划快要开始了,缺了这批光电马的话,我们也会很苦恼的。”

    “唉,这些全部都要?”

    “是的,请尽快!还是说,有什么问题吗?”

    提格尔.莱德里兹摇了摇头。说道:“没有问题。这些都是好孩子,请珍惜它们。”

    “啊咧,莱德里兹博士真是有趣呢,明明实验的时候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它们惨叫死去,无动于衷。现在却偏偏要我们珍惜它们,你这是伪善吗?”

    黑衣男子讽刺的说道。

    “随你喜欢,我只是觉得如果因为一些愚蠢的计划死掉的话,太浪费我们十二年的努力了。”莱德里兹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一个无情的家伙。

    “既然研究成果已经出来了,这种光电马应该要多少就能制造多少吧。”黑衣男子说道。

    “话虽如此,但制造这些光电马耗费的时间和财力太大了。死掉一个都是浪费。”

    “没关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以及金钱!”

    黑衣男子的目光落在了光电马的身上,眼中贪婪和暴虐一闪而过。

    提格尔.莱德里兹厌恶的看了他一眼,挥挥手叫过一个人,让他们尽快的把这些光电马包装好,然后让黑衣男子运走。

    做完这一切后。提格尔问道:“也许我不应该问这个话题,毕竟你们出钱我们出力。当初的约定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不过此时不同彼时,我想要问一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这些光电马到最后,还能够活下来多少!”

    他顿了顿,严厉的说道:“别把我当笨蛋,回答我的问题。”

    黑衣男子摊开手说道:“莱德里兹博士,我们组织有着严格的规定,不允许让你们透露一点的信息,请不要为难我。”

    “一点都不允许吗?”

    “是的。”

    “我想,虽然你们不在乎金钱和事件,但如果我们集体罢工的话,你们也应该很会苦恼吧。”提格尔.莱德里兹面无表情的说道:“以你们的手段,确实可以重新召集一批科学家进行研究,但在等待十二年,也不是你们愿意看到的结果吧。”

    黑衣男子顿时一窒,仿佛被戳中了痛楚,露出了阴冷的表情。

    “莱德里兹博士,你知道你现在究竟在做些什么吗?”

    “当然。”

    “等待你们的下场会很残酷哟。”

    “所以我才等到研究成果出来的时候跟你摊牌,光电马所有的资料,还有其他一些研究的资料全部都在这里……”

    有着棕色长发的博士指了指自己的头部,“我想,魔法就算是在神奇,也不可能控制一个人的思考吧。”

    黑衣男子眼神越发阴冷,空气仿佛结冰了一样,温度快速下降。

    周围的气氛都凝固了起来,任何踏入这个圈子的人都会感觉到手脚冰凉,呼吸急促,心跳过快,甚至有种窒息的错觉。

    那是极度强大的气场,给别人带来的压迫感。

    过了不知道多久,黑衣男子突然笑了起来,空气回温,紧张的气氛顿时消散,黑衣男子笑咪咪的宛如一只狐狸。

    “真是让人困恼呢,莱德里兹博士,这一次你赢了,说吧,你想要知道什么?一些简单的事情我还可以告诉你,但太过核心的问题,我拒绝回答。”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毁灭某个东西。”

    “那个东西是什么?”

    “莱德里兹博士,你不是魔法界的人,说了你也不知道,而且根本不会明白那个东西到底强大到什么地步,为了防止机密被泄露,我们一概以那件东西来称呼它。”

    黑衣男子露出请别让我为难的表情。

    提格尔.莱德里兹想了想问道:“你们毁灭了那个东西之后呢,要称霸世界吗?”

    “哈啊?”黑衣男子仿佛听到了非常有趣的东西,忍不住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快要流了出来,“先不提你为什么会想到称霸世界这种幼稚的东西,你真的以为我们可以毁灭那个东西吗?”

    黑衣男子拍了拍手。认真的说道:“我就直白的说了吧,莱德里兹博士,我们组织虽然强大,但比起那个差的太多,我们现在的行为就如同蚂蚁撼大象,想要获胜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不要说毁灭了。也许一百年甚至两百年后,我们才可以做到这一点。”

    提格尔.莱德里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们的组织。到底是什么?”

    “啊咧,这可是禁忌,我们的组织为了不让人发现,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取,不过二十年前。一群好事的外人喜欢称呼我们为……尘骸尸骨!!!”

    黑衣男子微微一笑,“那么,莱德里兹博士,你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没有了。”

    “哦,那就换我发问吧,莱德里兹博士。你有些奇怪,过去的十二年里,你曾经有无数次机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却从来都没有问过,为什么今天会突然关心起我们的组织,你应该不是担心世界,担心未来的这种人吧。”

    黑衣男子尖酸刻薄的说道:“说到底。莱德里兹博士,你只不过是自私自利的渺小人类。用那句话来形容你,最恰当不过了,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

    提格尔.莱德里兹博士冷漠的说道:“没错,世界如何与我何干,根本轮不到我来操心,我自私自利,但我的女儿确实我的心头宝贝。”

    黑衣男子了然的点了点头,“我知道,那位和你一样有着漂亮头发的小姐吗,那可真是一位活泼可爱的小姐呢。然后呢,为了那位小姐,你就开始忧国忧民了?”

    “怎么可能!”

    提格尔.莱德里兹冰冷的嗤笑了起来。

    “我只不过是不愿意让我的女儿在毁灭世界的名单上,看到我的名字罢了。”

    “真是伟大的父爱,连我都被感动了呢。”

    黑衣男子认不出感叹起来。

    对此,提格尔笑的越发冰冷,如同黑衣男子了解他一样,他也了解这个大过了无数次交道的黑衣男子。

    冷血,暴虐,看似温和的表情下,到底隐藏着何等扭曲的心灵,博士仅仅是窥视到其中的一角,就觉得手脚冰凉。

    这个人,是没有任何人类感情的怪物。

    他只不过是披着人皮的异类罢了。

    “话说回来,莱德里兹博士,零号监狱里的那个人,你们最近有交谈什么吗?”

    “那个第一个完美计划的人类?”

    提格尔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提起这个人,但还是老实的回答道:“没有交谈什么,依旧疯言疯语,我们之间的谈话可以说是毫无进展。”

    说到这里,博士不由叹了口气,“有时候真想让你们好好的教训那个家伙一顿呢。”

    黑衣男子顿时哭笑着说道:“这是不可能的博士,那个家伙对于我们来说,可是毒药啊。”他低下头用自己才能够听到的声音说:“没错,那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毒药,无药可救的毒药,大天使长加百列啊。”

    ……

    学园祭第四天,凌晨四点。

    和两位副院长通话结束后,庄明歌再无丝毫睡意,虽然两位副院长都已经保证了会启动圣罗兰的一张底牌,将来犯之敌一网打尽。

    但在没有得知这种底牌到底是什么之前,庄明歌还是有些隐隐的不安。

    当然,这种不安被身边的艾莉拉耻笑为杞人忧天。

    “我啊,虽然不太清楚圣罗兰到底有多少张底牌,不过我可以肯定这个学院有着巨大的秘密,是魔法界目前除了学院长之外,再也没有人知道的巨大秘密。”

    艾莉拉身为前任地狱领主,论见识,甚至比人间的王还要略胜一筹。

    她说的话自然引起了庄明歌的注意。

    “巨大的秘密?”

    “没错,超级大的秘密。”艾莉拉用双手比划了一个超级大的圆圈,“我啊,甚至怀疑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真的是一所学院吗?”

    “你什么意思?”庄明歌茫然不解。

    艾莉拉娇媚的一笑,绕道庄明歌的身后,伸出两只洁白的手臂拥抱了他,柔软的胸部轻轻的贴在庄明歌的背部,努力挤压。

    “如同字面上的意思,我怀疑,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这所学院成立之初,根部不是为了魔法的传承而建造学院,而是为了隐藏某个秘密而特意建立了这个学院,也就是说,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仅仅是为了隐藏秘密的借口而已。”

    庄明歌悚然一惊,如果这种事情是真的话,就太骇人听闻了。

    魔法界成立了数百年,如今跻身成为魔法界顶级庞然大物的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仅仅是一个借口,一个掩饰某个秘密的假象。

    也就是说,魔法界所有人都被如今的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戏耍到了今天。

    “不……不可能吧。”庄明歌都不敢相信了。

    “啊咧,你似乎忘记了我的身份呢。”

    “前任地狱领主,如同地狱通缉犯。”

    “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吧,小弟,我在地狱的身份是地狱领主没错,但我同样是梦魔族的圣女啊。”

    庄明歌就先不吐槽明明是地狱的梦魔,去非要冠以“圣女”之名,但圣女究竟是什么东西啊圣女。

    “简单来说,就是梦魔族下一任族长的意思。”

    艾莉拉说出来的话震得庄明歌耳鸣眼花。

    “正因为是下一任的族长,我才有机会偷到莉莉丝大人也看重的宝物,逃到人间,正因为是下一任族长,我才知道,圣罗兰根本没有表明上这么简单,它比你想象的还要强大无数倍,这一次的敌人根本不足为虑,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与其担心那些没用的东西,不如跟我合作吧,趁着圣罗兰遭到袭击,所有人都在抵御外敌的时候,你跟我一起探索圣罗兰的秘密如何?”

    庄明歌的眼睛徒然变得十分锐利,扭头盯着艾莉拉,仿佛要看穿了艾莉拉的内心。

    “怎么了,用这样可怕的目光盯着我。”艾莉拉笑着说道。

    “我在想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你真的是因为投了那位大人看重的宝物而逃到人间的吗?”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艾莉拉目光有些躲闪的问道。(未完待续)